【晚评】只有功利主义才能救中国足球

足球管理者的功利主义,确实可以毁了中国足球。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只有功利主义能够拯救中国足球。

2014-10-12 17:00 来源:凤凰体育 0 46450


10日晚,中国男足在武汉以3比0击败以残阵出战的泰国队,打破了8年“逢泰不胜”的尴尬纪录。这一局明显的“复仇”之战不禁让人想起了不久前的仁川亚运会,中国以0:2惨败于泰国,而女足的止步于半决赛门外,亦让中国足球创下亚运参赛以来的最差纪录。


毫无意外,一大波口水再次喷向了中国足球,但中国足球最无敌也最吊诡的地方正在于此:你正在喷的人,其实根本不负主要责任,甚至连次要责任都谈不上,而真正该负责的人,却早已经尿遁。论精神面貌,国奥这次无可指摘,技术水平太次,则是当年低下的青训和狭窄的选材空间就已经落下的病根,至于被中超外援挤压生存空间,其实远非主因——何况,反过来想一想,和大牌外援共事,何尝不是给这些球员提供了从小到大难得的接触国际较先进水平的机会?


足球是个系统工程,而系统工程的效果,往往有着极强的滞后性,所以评价起来总是显得有些刻舟求剑。2005年,足球报做过一份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调查,在调查总结中该报持悲观态度表示,如果情况没有改观,十年之后就没有会踢球的人了。


十年后结的果,是十年前就种下的因。那么,十年前发生了什么?2004年,虽然职业联赛在阎世铎的张罗下从甲A升级为中超,但在国家队层面却出现了全面溃败,国奥“超白金一代”未能晋级奥运会,女足在雅典奥运会上0比8负于德国,亚洲杯亚军这块仅有的遮羞布,也很快被几个月后国足无缘世界杯预选赛决赛圈的失败扯下。而在联赛这边,“升级”也没能消除旧的bug,无论是俱乐部与足协的“政治斗争”,还是层出不穷的比赛丑闻,无不愈演愈烈。


毫不夸张地说,2004年,进军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后燃起的足球虚火,已然烧尽。糟糕的成绩和口碑,让足球在当时成了一个人们避之不及的行业,即便是再大胆的家长,将孩子送入足球学校之前,恐怕都要犹豫再三。


足球人口萎缩,当时就已开始。2014年国字号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并非这一届领导所能掌控。所以,当任领导在挨骂的时候,也只能哀叹一声,“我的前任、前任的前任和前任的前任的前任是极品”了。


现在国字号球队的表现和2004年相比,只有更烂,但情况比之当年又有不同。


一方面,虽然成绩更没法看,但蔡振华还是男女足一个不拉地在现场观战,习总更是一再表达了对中国足球的热切期待,就差没把国足变强加入“中国梦”的行列了,高层的明确支持已经催动了包括教育部和体育总局等各部门拿出扶持足球的多项政策与行动,这种场面,是十年前足管中心以区区局级单位的身份想都不敢想的。


另一方面,虽然中国足球口碑糟糕,但托习总吉言,联赛的人气与投资者的信心还是居高不下。老百姓这边,也有了两个新认识:一是国足与联赛不划等号,国家队踢得再烂,不妨碍联赛关起门来乐;二是足球还是个值得从事的行业,别看球员天天被人骂成狗,不妨碍人家赚大钱啊。


无论是改骨龄、选材标准的简单化还是联赛运营的急功近利,足球管理者的功利主义,确实可以毁了中国足球。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只有功利主义能够拯救中国足球:多个部门加入到了发展青少年足球的政府工程,政绩当前,无形中促进了部门之间的合作与竞争,至少从效率的角度来说,会出现明显的提速;而最高层的持续关注、联赛不错的“钱途”和校园足球的普及,也会逐渐影响家长们对支持孩子的兴趣与择业意向的态度,进而扩大中国的足球人口。


只有现实主义甚至功利主义,才能拯救中国足球。徐根宝偏居小岛“十年磨一剑”式的理想主义,不是一般人所能效仿的,在一个绝大多数人都要整日为稻梁谋,都要为生存殆精竭虑的国度,要发展足球,就得让更多人看到投身这个行业的希望与保障。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国足球不怕一输再输,更不怕当着领导的面输,怕的反而是高层领导没有坐在场边,哪怕是捏着鼻子观战。


(声明: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禹唐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