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体育、中超、CBA,被称为中国体育传媒教父的马国力,究竟如何看待这些热门话题?

从央视体育新闻组组长到央视体育中心主任,在央视的20多年中,马国力是央视体育频道从无到有的、逐渐成熟的关键人物,被业界称为“央五教父”。

2016-04-06 15:10 来源:禹唐体育 0 85987


禹唐体育注:

从央视体育新闻组组长到央视体育中心主任,在央视的20多年中,马国力是央视体育频道从无到有的、逐渐兴盛的关键人物,被业界称为“央五教父”。2004年11月,马国力兼任BOB(北京奥林匹克转播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半年后,马国力正式借调为BOB任首席运营官,为全世界电视转播商提供服务。2008北京奥运会结束后,马国力选择跳出体制,加盟盈方,担任盈方中国总裁。而上周,马国力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四次转身,正式入职乐视体育,出任副董事长一职。

 

在就任的第二天,马国力出席了今年的斯迈夫大会,并于下午在媒体间接受了媒体采访。面对媒体,年过花甲的马国力娓娓而谈,乐视体育的布局思路究竟是怎样的?中超版权费究竟是不是过高?他对CBA又有着怎样的看法呢?今天,禹唐就带着大家来看看马国力先生对以上种种热点问题的思考。


马国力在参加斯迈夫大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


第四次转身,为何会选择乐视体育?

 

或许仍有许多人会纳闷,为什么马国力会从盈方中国董事长转投乐视体育呢?实际上在最终选择加盟之前,马国力也曾表示过自己有所顾虑,因为随着乐视体育的业务版图急速扩张,必然会影响到行业既有企业的种种利益,并且其对人力的需求所带来的人才流动也常常使行业受到震动。那么马国力既然最终会下定决心加盟“蒙眼狂奔”的乐视体育,除了满足自己对互联网体育时代的好奇心外,自然也有着其他更为全面的考虑。

 

在谈到选择加盟的原因时,马国力提到了自己的“情怀”——乐视体育工作间里年轻人们忙忙碌碌的身影让他这个做媒体出身的“老人”倍感亲切,仿佛回到了往昔在电视台工作的年代。作为一手创建央视体育频道的“中国体育传媒教父”,马国力对这样的氛围自然也是青睐有加。同时,这样的忙碌与热情同样还出现在乐视体育高管团队的身上。从贾跃亭、雷振剑,再到其他高管,年轻、聪明、勤力以及热情都是他们共有的特质。

 

有了人和氛围当然还不足以构成马国力加入乐视体育的充足理由,就像我们之前提到的那样,在过去两年体育产业日新月异的发展道路上,数字媒体所扮演的角色正愈发重要,而这,自然也吸引着媒体出身的马国力。


 

与互联网公司相比,电视台虽然有着内容制作上的优势,同时又是影响力更大的平台,但其自身的属性决定了其只有一套有效播出时间(指的是有足够的观众与广告价值的播出时间)为六个小时的频道,因此或许电视台对于奥运会、世界杯这样的赛事电视台可以不留余力地进行报道,内容制作上的水平也非常高,但它却没法顾及整个中国体育的发展。

 

没有那么多的有效播出时间,电视台自然也就没有足够的财力来购买版权。当然就马国力自身而言,即使身在央视时,也希望自己能够花高价买下许多国内外赛事的版权,然而因为种种条件限制,这样的愿望就只有在跳出体制后,才能借助企业来达成。

 

“不光是乐视体育,包括腾讯体育、PPTV、阿里体育在内的众多数字体育公司,在中国市场上都承担了发达国家传统电视台的角色,他们为赛事、组织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没有他们的搅动,政府再发几个文件,恐怕也是悄无声息的。”马国力如此说道。


有一个例子可以证明离开数字体育公司,政府的文件或许并没那么大的影响力。早在2010年,国务院就曾发布过一个名为《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的指导意见》的文件。当时这个文件是体育总局经济司和发改委等商议起草了近十年才由政府发布的,但发布后在中国体育界并没有引起多少反响。而46号文件之所以产生了重大反响,自然离不开数字体育公司的大力投入。


 

随着乐视体育业务版图的不断扩张,雷振剑也有了更多与马国力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在双方一次业务谈判临近尾声时,雷振剑突然提出想邀请马国力加盟乐视体育,倍感吃惊的马国力虽然犹豫再三,但最终还是欣然应允。

 

在如今的乐视体育中,作为副董事长,马国力主要负责顾问、建议等职能,利用自己的经验给予一定的指导,并在人脉上利用自己的优势对乐视体育的发展产生帮助。此外,马国力自己也可以在全新的互联网环境下实现持续的成长与学习。既然乐视体育给了这么一个平台,自己也不用再身处一线进行打拼,马国力表示面对邀请,不妨一试。

 

“乐视体育不拿版权是不行的”

 

众所周知,乐视体育对国内外赛事版权的购买力度之大在世界范围内也是较为罕见的。就在前天,乐视体育还正式成为了CUBA的独家全媒体战略合作伙伴,他们的版权地图还在持续高速扩张。事实上,对版权的不断收购也是人们对于乐视体育最为深刻的印象。

 

“乐视体育确实购买了很多版权,它不拿是不行的。乐视体育是个只有两年的公司,所以他们需要内容来给终端、给自己的用户提供一个使用自己产品的理由。用户为什么要用你的手机、看你的电视、听你的消息?乐视体育必须要有这些内容。像这样一个新公司,可不就靠钱来砸吗?”马国力笑着说道。


 

而在拿下版权后,如今各方的关注焦点都已转到了如何将手中的版权进行更有价值的运营以实现版权购买方的变现上,这个问题不仅关乎版权购买方自身的利益,其实在这个问题背后,也蕴含了对中国体育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担忧。

 

如若众多互联网公司以高价拿下版权,但又没法实现盈利的话,那么这不仅会伤害版权购买方的利益与主动性,对于国内外赛事方、对中国体育产业的长远发展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毕竟今后资本在进入到这个行业前,必然会有更多的顾虑。


 

而在版权运营的问题上,乐视体育创建了一个非常有特点的生态环境,并结合自身丰富的产品链,描绘了一个未来的图景,在这个图景中,乐视体育的产品将持续刺激用户进行消费。有了版权基础,有了人才,有了资本的支持,也有了理论上的盈利模式,马国力对于乐视体育的未来持有相当积极的态度。经过种种因素的综合考量,马国力最终选择加盟乐视体育。

 

媒体市场VS资本市场

 

中超5年80亿的版权费究竟贵不贵?乐视体育2年27亿的独家新媒体版权贵不贵?贵、值、或是便宜,自然是基于对产品价值的考量,而在中超版权价值究竟该如何判断的问题上,马国力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他的视角是通过媒体市场与资本市场之间认识模式上的差异来展开的。

 

我们先来看媒体市场,中超5年80亿的消息一出,社会各界一片哗然,万万想不到中超版权价格已经到了如此高的地步,直到今天,媒体与用户对这个价格所发出的质疑声仍是不绝于耳。他们的质疑声在客观上印证了媒体市场并不认可中超拥有80亿的价值。举个例子,根据通常经验,如若第一年体奥动力10亿的版权费能够分销八到九成,那么他们一定会在春节前就完成分销,但是今年的情况却不是如此。换言之,媒体市场并不认可这个10亿的价格。


 

虽然在中超版权销售上也有着资本的政治性因素,就是说,既然体奥动力已经花了高出媒体市场所认可的价格买下赛事版权,那么一旦无人购买而砸在手里,势必会立刻使这个“泡沫”破灭,从而极大地打击中国足球产业与体育产业的良性发展,但我们或许还可以从资本市场的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

 

当我们用资本市场的眼光来看待中超的版权费时,或许这个价格就要更显理性。与媒体市场看重当下相比,资本市场更看重未来。以乐视体育为例,如今乐视体育已经围绕中超的赛事IP进行了全方位的商业价值开发,虽然第一年、第二年难免面临亏本的困境,但如果利用这两年的时间,将用户群扩大到3000W-5000W,那么第三年开始实现部分收费后,将有相当可观的收益预期。

 

马国力举了个例子:“如果中超以后真的有单场付费,并且用户超过了500W,那么我们就可以计算一下单场的收益。如果中超比赛单场收费十元,在如今快捷支付手段以及年轻人们强大的消费能力的支持下,500W户收看,那么一场收益就是5000W。”


 

我们先不谈这个数字精确与否,这个例子说明至少资本市场所看重的消费模式,在理论上是可以成立的。退一步来讲,即使五年内这个模式仍未实现盈利,但从第六年开始,或许就无人能够取代这个模式了。也就是说乐视体育通过与体奥动力的合作,拿下中超版权,其实就是奠定了未来十年二十年内中超就会在乐视体育平台上播出这么一个前景,而对于这点,资本市场无疑相当认可中超目前的版权费用。

 

不过这也不是说毫无风险,事实上,任何基于对未来的期望所做的投资都是一种赌博,但马国力认为,目前看来,这种模式成功的可能性要大大超过风险。

 

告别盈方,但不会离开CBA

 

在盈方的八年,是马国力第一次真正从体育媒体深入到了体育市场,在这八年间,马国力与他出色的团队一起,实现了赛事运营上的扭亏为盈。而在这其中,他也与篮协现任的领导们有了深入的接触。


 

与足协一样,目前对于篮球改革的呼声相当之高,外界对篮协的行为处事有着很强的质疑声,但在马国力看来,目前的篮球管理团队,是现行体制条件下,最为出色的一拨人,虽然未来的篮球改革势必也会像足球改革那样逐渐深化,但他认为真正能做到长久的还是这拨人。

 

无论是公开场合还是私底下,马国力曾多次表示无论自己身在何处,对于CBA,他不会轻易离开。在去到乐视体育后,马国力表示他们将更深地介入今后的CBA赛季。但同时,马国力也希望经过这一年多的版权争夺战后,各方可以更为冷静地看待版权价格——尽管事实上明年的CBA版权仍有可能卖出天价。

 

然而与足球项目相比,马国力认为篮球项目在中国市场的消费市场要更为初级。首先,相对而言偶然性更强的足球项目更具刺激性,同时在世界范围内也拥有着数量更大的拥趸。其次,足球彩票必然会放开,博彩与足球的密切联系将带动足球产业进一步发展。而与足彩相比,篮彩要更为复杂,涉及到让分时也更难被确定,同时,鉴于我国历史上还未开放过篮球彩票,因此在博彩这一块上也是足球的变现能力更强。


 

若CBA将来的版权费过高,那么有限的市场必然难以消化成本,而CBA的盈利模式也就很难被确定。因此,从篮管中心到媒体、中介公司以及市场推广等,这些涉及CBA产业链的上下游的组织不妨用更开放的心态、更长远的目标,更多地考虑如何让CBA的产业价值最大化,而非杀鸡取卵、竭泽而渔。

 

而对于乐视体育而言,无论最终CBA版权花落谁家,乐视体育始终会是一个大的播出平台。在围绕着中超版权构建起其自身的生态社区后,乐视体育在争取CBA版权时也将有更多的优势可言。

 

结语:


虽然马国力已经年过花甲,但这位中国体育产业的见证者与亲历者仍对事业充满着热忱与好奇,也渴望着为中国体育产业发挥自己的余热。就禹唐的经验而言,马国力也是在面对采访时回答地最为坦诚的嘉宾之一。



无论是乐视体育,还是中超、CBA,都是中国体育产业中不得不提的要素,与之前的传统媒体时代相比,如今的中国体育产业可谓是日新月异,纵使我们离大规模盈利的黄金时代还相距甚远,但只要找对方向,那么我们就能在康庄大道上稳步前行。

 

而在寻找发展的方向时,我们可以在沿途看到诸多分岔路,有些分岔路仍然通向目的地,当然也有些道路会通向沼泽泥泞。然而没有尝试,自然就没有成功,未来可期的诱人蛋糕,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马国力加盟乐视体育对他自身而言是一种尝试,而乐视体育的“生态链”则是另一个层面上的尝试。我们无法看到所谓的大势所趋,也不能断言这些尝试终将如何。我们只能看到这些尝试成功的可能性。


既然有可能成功,何不一试?


本文系禹唐体育原创,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