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鲁鸣“平反”了,那信兰成呢?

亚锦赛11天,中国男篮主教练宫鲁鸣先是被球迷起了各种绰号,亚锦赛还没有开打,他似乎就已经是中国篮球的罪人,能打进前四已经是奇迹。夺冠以后,有良知的球迷说,我们欠宫指导一个道歉。

2015-10-09 08:35 来源:苏群的篮球世界微信公众号 文/苏群 0 60405


禹唐体育注:

亚锦赛 11天,中国男篮主教练宫鲁鸣先生感受了从地狱到天堂的奇妙经历。他先是被球迷起了各种绰号,亚锦赛还未开打,他似乎就已经是 中国篮球 的罪人,能打进前四已经是奇迹。夺冠以后,有良知的球迷说,我们欠宫指导一个道歉。宫鲁鸣在网络上被“平反”了,那么信兰成呢,他会有这样的待遇吗?


网络是个奇妙的所在,它是虚拟的空间,却像一个实体的法庭,而且有成千上万的法官。这个“法庭”并无真实的卷宗,却有着无上的权力,更由意见领袖一呼百应。


如果意见领袖率领大多数“法官”落棰宣判,甚至众口一辞,那么“被告”一定死无葬生之地。宫鲁鸣就有了这样的经历,好在“宣判”的虚拟的,他照样当他的主教练,并且如愿拿回了冠军,无须申诉即获“平反”。


但中国男篮夺冠并没有改变对信兰成的“判决”,他依旧是中国篮球的罪人,那条著名的对联“谢天谢地谢亚龙,信神信鬼信兰成”仍然高悬网络的庙堂。


我最不喜欢人云亦云。在这次中国男篮夺冠的过程中,信兰成有过功劳吗?我无法进行理论化的总结,不过有两个方面,据我所知没有信兰成做不到:一是周琦、赵继伟来自信兰成重点打造的国青男篮,二是郭艾伦归队。


2009年是中国男篮的断代之年,之前是“姚时代”,之后在亚洲被伊朗踩在脚下,天津亚锦赛恰巧也是信兰成重回篮管中心当主任后第一个大赛。我记得的是,中国篮球圈(包括专业圈和媒体圈)得知信兰成要从奥组委竞赛部重回篮协,圈里一片黯然,其中包括我在内。李元伟要退休,他是一个被人留恋的好官,大力发展CBA联赛,锐意改革,而信兰成的标签是保守,与媒体隔绝。


信大人命运之不堪,伴随的是2009年姚明受大伤退出国家队,而他上次卸任之际,是中国男篮在美国世锦赛名落孙山,只得第12名,加上大郅被开除出国家队,恶名伴其左右(实际上开除大郅的是体育总局,和篮协没有关系),复任后天津失冠,直至2014年,所发生的事件包括中国男篮在伦敦奥运会一场未胜,仁川亚运会大意失荆州输给日本只得第五。


中国篮球界,我没有见过第二个比他更倒霉的官员,自钟添发以后,中国篮球在“姚时代”前后加起来差不多10年的倒霉期全让他赶上了。


信兰成和李元伟是截然相反的两种官员,他们俩理念不同,为官之道不同,进而成死敌,也是众所周知。2013年中国队兵败马尼拉之后,我曾在8月15日写过一篇文章《信兰成和李元伟》,对这两人的身份与立场做过剖析。


“不管信兰成如何冷漠,李元伟如何亲善,他们有一点是相同的:作为篮管中心的主任,中国篮协副主席,他们都服务于同一个政府机关的同一个执行部门。换言之,他们都是在同一个体制内干活。体育总局打造的这个‘铁笼’如此坚固,还没有人迈出一步。李元伟和信兰成的不同,在于如何对待这个‘铁笼’。”


这两人最大的理念区别在于,李元伟主张联赛市场化,大力发展联赛,打造从联赛到国家队的“金字塔”,而信兰成是体育总局“奥运战略”和“举国体制”的坚决执行者。


我个人非常反对“举国体制”和“奥运战略”,主张大球市场化,联赛好了,国家队才成有源之水。但是在2013年我和信兰成有过一次深入的交流,得知他从2009年兵败天津后所做的一些事。


那几年他的大部分精力都在“国字号”队伍上面,尤其是建立了从U16到U19的四级梯队,吴庆龙、王怀玉、范斌都是他器重的教练。在国家队最惨的年代,U16一鸣惊人夺得亚青赛冠军,同一批队员在2011年U17世青赛夺得第七,这批队员又参加了2013年U19世青赛,其中的核心球员包括赵继伟和周琦。


更多的年轻后生也在国青队成长,比如胡金秋、范子铭、赵岩昊、付豪等,未来他们也将会是中国男篮的核心力量。目前中国篮球“国字号”球队除了两支男女一队,共有7支青年队,每个队的教练就像从一年级带起的班主任,一路往上。


有篮协的人告诉我说,那几年信兰成几乎不过问联赛,甚至发奖都不去,但他经常跑秦皇岛的训练基地,去看国青队的训练。各级国青队的基地除了秦皇岛,还有总局篮球馆的三楼,和篮管中心也就一公里的距离。


细心的人可以发现,CBA联赛这几年规则几乎没有改变,包括我呼吁了很久的“单外援”政策,信大人就是不改,为什么不改?有人跟我说,外援政策不是信兰成一个人说了能算,20家俱乐部老板本身意见不统一,上赛季第四节不是已经开始实行单外援了吗?


两年前兵败马尼拉以后,信兰成跟我说:联赛那些队员,一年才打多少场球?打进季后赛也就四十多场,可我的国青球员一年有100多场。那时候李宁已经每年4亿投入联赛,按规定有一部分会留给青年队和女篮。


信兰成说,每年每支青年队的投入都以百万计,让他们出国打比赛,和高水平队伍较量。宫鲁鸣告诉我,他之所以看上赵继伟,就是因为几年前曾作为领队带国青去澳大利亚打过比赛,那不是亚青赛,也不是世青赛,而是众多交流比赛的一部分。


张云松是北京青年队教练,他说现在的青年队和他当年打青年队时可大不一样,比赛太多了,赵继伟和周琦就是打出来的。这一点赵继伟予以证实,他说,自己打亚锦赛不怯场,得益于打世青赛,从15岁打起,几乎每年打一次,他的对手(比如爵士队的埃克瑟姆)后来参加NBA选秀,都是前十几位。


然而特别讽刺的是,赵继伟在辽宁一队基本打不上球,他们有哈德森,还有郭艾伦和杨鸣,连郭艾伦都一度抱怨打不上球,要防守让他上,要进攻就不用他。那么联赛和国青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古怪的对比呢?


郭艾伦比赵继伟他们早一届,也是亚青赛和世青赛上打出来的,你要说2012年不带王哲林是个错误,但那届的确带了郭艾伦,他在2010年就进了集训队。郭艾伦桀骜不驯,攻强于传,因为有“血书事件”曾被剔出国青队,我跟信大人说:小郭是个人才,中国惟一的美式后卫,一定要给他个机会。我以为他会反对,没想到他非常赞同。


今年亚锦赛前,郭艾伦赴美治伤,归国后一直在国奥,差一点没有回一队。据我了解,在整个过程中,信兰成一直在做各方工作,最后让郭艾伦顺利回到国家队,最终为夺冠立下汗马功劳。


信兰成是个非常排斥媒体的人,而且在CBA联赛的改革方面无所作为,因此名声不佳,但这和中国男篮堕入低谷没有必然关系。信兰成天生不是一个改革派,反过来说也是个守旧派,但正因为守旧,他起用了宫鲁鸣。


宫鲁鸣所用的一套,和“姚时代”之前紧密相联,主张训练、爱国,反对宗派主义和小团体。在亚锦赛上,宫鲁鸣的哲学大获全胜,中国男篮面貌一新,不过,背后支撑他的却是人见人弃的信兰成,在“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虚拟网络中,又作何解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也没有绝对的人。李元伟苦于没有足够的时间实现他的理想,但信兰成在某种方面与他并非绝对对立。比如马赫在2006年女篮世锦赛一败涂地,李元伟以辞相威胁保住马赫,才有了后来的奥运会第四;去年宫鲁鸣在亚运会输给日本队,信兰成保住了宫鲁鸣,才有了亚锦赛冠军。


不管你改革还是保守,体育就是体育,体育有其自身的规律。李元伟重联赛,希望通过准入制让各队重视青年梯队,但很多球队敷衍了事;信兰成重“国字号”,任由双外援肆虐CBA,但他培养的青年队员在联赛没有机会,却在国家队开花结果。


我多么希望李元伟和信兰成合二为一,尽管他们是死敌。


本文转载自苏群的篮球世界微信公众号,原标题:宫鲁鸣“平反”了,信兰成会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