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在雾霾中跑北京马拉松

或许,如而等甘愿做人肉吸尘器出街,在很多人看来不可思议,甚至愚不可及,那也无妨。毕竟,这种“自虐”虽然于己不利,却也无害他人。

2014-10-20 15:45 来源:新京报、红网、现代快报 0 65616


2014年的北京国际马拉松在一片雾蒙蒙中结束了,伴随着雾霾、伴随着争议。有人指责北马的赛事组织方,为何不暂停或推迟该赛事,而组织方给出的回应是:因北京马拉松赛事规模庞大,今年有46%的参赛选手来自国外及国内其他地区,组织管理工作涉及方面众多,赛事延期、改期的难度巨大,请社会各界及各位选手予以理解。


其实没人逼着你在雾霾中跑马拉松,决定权在每个人手中。或许,如而等甘愿做人肉吸尘器出街,在很多人看来不可思议,甚至愚不可及,那也无妨。毕竟,这种“自虐”虽然于己不利,却也无害他人。


北马“遇霾改期”没那么简单


毫无疑问,在雾霾中跑马拉松确实不是种愉快的体验。不过,对赛事组织者和比赛选手来说,这都是件很无奈的事情。改期对一个3万人参加的大型国际赛事,可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如果一旦因为天气原因临时改期,其不良影响或许更甚。


像北马这样的大型国际赛事,需要动员和协调的部门及方方面面非常多。从赛事组织方来说,今年的北马志愿者就有3100人。如果算上安保、医护等方面,赛事动员的人员恐怕更多。


一个城市马拉松比赛路线长达42.195公里,这意味着要对城市40余公里的道路进行交通管制,并要提供相应的安保。在比赛中,每个路口都有数名警察值勤,而在沿途路线上隔不远就有武警站岗,维持秩序,避免社会闲杂人员进入比赛主干道。


把这些不同部门、不同身份的人组织起来,本身就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大家都按照预定的日期动员起来了,其他的事情都为这一天的比赛让路了,却又临时改期,恐怕会造成更大的混乱。这还未将赞助商因素考虑在内。


北马更是一项社会活动


不能不说的是,北马不是单纯的官方活动,本质上也是一项社会活动。这就牵扯到比赛中的另一方——选手。因而,比赛改期,并不是赛事官方能决定的事情。


参加北马的本地选手只是其中一部分,有大量的外地、外籍选手。非本地选手在北马这样的知名国际赛事中占比一向很高。有的来自山东东营,有的来自福建晋江,可以说是全国各地的基本都有。外籍选手也是随处可见。他们大都提前安排好了行程,预订好了往返的车票机票。若比赛轻易改期,不啻为一次违约,恐怕会带来大量的民事纠纷。


再说了,很多人为参加这次比赛已准备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短的从7月份报名开始,到现在也有3个月的时间了。


参加马拉松比赛不是简单地跑跑算完,每年都有不少人在比赛中“跑崩”了而不得已退赛。为了能挑战自我完成比赛或取得好的成绩,往往需要为此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绝大多数选手都为比赛付出很多,哪会因为雾霾轻易放弃。有一位跑友的“战袍”上赫然印着几个大字“人生处马”。北马都成了这位跑友的人生大事,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如果比赛就此改期甚至取消,谁又该为其人生负责?


也正是因为北马是一项社会活动,所以不可避免成为大众的秀场。有人扛着盾牌出现,有人戴着天使的翅膀跑步,有人年年推一个铁环,有人打扮成孙悟空。这都很正常,就是图一乐子,无需过度延伸。


参赛或弃赛,选择在个人


昨天有雾霾是事实,有人因雾霾没参加比赛,有人参加了比赛却戴了口罩,也都是事实。不过,另一方面的事实则是,昨天参加比赛的选手仍然非常之多,戴口罩的也只是很少一部分人。比赛现场的气氛丝毫看不出受选手退赛的影响。


保护自己是一项天然的权利,人们都有选择保护自己的方式的自由。放弃比赛和戴口罩参加比赛都是如此。不过就事实而言,戴口罩跑马拉松也是件相当痛苦的事,憋得慌、跑不快。据悉,很多跑在前面的选手,几乎没有戴口罩的。


根据北马的报名要求,参加比赛的都是成年人,是弃赛还是在雾霾中跑完全程,大家都会做出充分的利弊权衡。在比赛前一晚,赛事官方给每一位选手都发了预警短信,提醒敏感人群实在不行就放弃比赛。其实并没有人逼着你在雾霾中跑马拉松,决定权在每个人手中。或许,而等甘愿做人肉吸尘器出街,在很多人看来不可思议,甚至愚不可及,那也无妨。允许并尊重别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选择,也是文明社会的一条底线。毕竟,这种“自虐”虽然于己不利,却也无害他人。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有关这事的争吵,多是不跑步的替跑步的操心。至于说,顶着雾霾跑马拉松会形成不良的示范,更是无稽之谈。长期跑步的人都对雾霾的危害有清楚的认知,一般有雾霾的时候,就停止训练。昨天的比赛是不得已而为之。雾霾的危害早已是社会常识,一场比赛就会改变社会的观念恐怕也太玄了一些。


当然,无论是赛事官方还是选手,都不希望在雾霾中比赛,而且雾霾对北马的形象也会有影响。所以,马拉松跑完了,“霾”还是得加紧“治”。


专家呼吁:建立赛事气象灾害预警机制


梅西、内马尔等世界一流球员在“鸟巢”遭遇雾霾袭击的一幕过去还不到十天,作为国际田联金标路跑赛事之一的北京马拉松赛又在19日遭遇雾霾天气。重度污染天气已在金秋十月连续袭击了中网、环北京职业公路自行车赛、南美超级德比杯以及北京马拉松赛等多项顶级国际赛事。


北京某体育文化公司执行董事潘浩呼吁,应当成立运动赛事环境预警联动机制,确认大型赛事,尤其是户外运动项目的分级预警和推迟或延期的红线标准,以及各相关部门联动的要求,确保公众参与运动的身心健康,确保运动项目健康的社会形象,避免出现形式主义的运动,引导民众正确理解运动目的和作用。


北京欧迅体育副总裁姚振彦认为,突发公共卫生状况、突发公共交通问题等事件,我们都有了相应的紧急应急措施来有序应对。为何对面临灾害性天气的体育比赛就束手无策呢?今年十月北京在连续遭遇到雾霾袭击的条件下,连续举办了一批在国内外都有极大影响力的赛事,暴露了我们的缺陷,希望能够尽快建立起灾害气候条件下大型体育赛事相关的应急机制,出台相关的应急政策,避免气象灾害下举办大型体育赛事引发健康伤害。


北马不仅仅是一场马拉松


北京马拉松之火爆或许远超你想象。在一个四线小城市的QQ群中,早在几天前就因为北京马拉松的活动而热闹起来,一部分幸运者已到北京现场参加活动。没去的人倒不是首都路途遥远,而是北京马拉松实在太过火爆,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即便报名费从120元涨到200元,依然挡不住长跑爱好者的热情,以至于要让赛会组织方进行摇号抽签的形式来限制参赛人数。据说100个摇号者的中签率是14个,所以说能去北京现场跑马拉松的人都是幸运的。


把长跑印象再往生活中延伸下。现在微信朋友圈中,用跑步软件来晒运动里程数的分享截图是根本停不下来,末了还要附上一张大汗淋漓后的个人大头照。同时也能经常接到同事朋友相约去跑步的邀请。动作简单的长跑运动不再是校园中“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不堪回忆。相反,在生活中已经有不少人把它当成减压健身的有益方式。而作为国内顶级的马拉松赛事,北京马拉松自然受到跑友们的深度膜拜。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把北马当成一次简单长跑来看待。在此次马拉松之前,就已经有电子商务网站开始打起了这次跑步盛会的噱头。高端的如全掌气垫跑步鞋、GPS运动手表、压缩衣裤等,低端如止汗带、水壶,都已经提前打响了营销战。相关交通、住宿餐饮以及广告推广等,都进行了阵地争夺战。现象级的北京马拉松,让线下的产业者们亢奋不已。

  

北京马拉松的全民参与,应被认为是全民体育产业的蛋糕已经做大。这不仅仅是数万人所凝聚的热情,在国家层面上,已经有对体育产业大推力的政策。今年9月份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推动大众健身。中国数十年经济的发展,早就具备了发放体育消费的红利。而拥有百年波士顿马拉松历史的美国,每年在体育产业达到了3000亿美元的总额,远超好莱坞美国大片的年产值。反观中国在此只有几百亿元的产值。

  

体育产业中美之间的差距倒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市场将会起到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后起发力应该不是问题,中国老百姓对于健康的迫切需求将大力推进此项产业的进行。跑步作为最为简单易行的运动方式,具备发展的无限可能,而一些人才也开始春江水暖鸭先知。譬如2002年亚运会万米长跑冠军孙英杰,现在就已经经营着一家跑步俱乐部,生意很是不错。而她本人也是北京马拉松的拥趸者。

  

“诺奖陪跑者”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也是个马拉松爱好者,而在日本长跑几乎是国民运动,产生过很多奥运冠军。对比来看,即便北京马拉松是花团锦簇,但是全国性的长跑氛围还是处于萌芽阶段。而对于这个蓝海产业的开发,恐怕也不仅仅是跑步者一个人的事。


本文来源:新京报、红网、现代快报,禹唐体育编辑整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