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风险究竟有多大?掏出真金白银的赞助商们该怎么办

日本媒体曾推测,东京奥运会的推迟举行将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为60亿美元。除了给日本自身带来的财政消耗等外,与东京奥运会相关联的赞助商、供应商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调整。

2020-03-26 10: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记者/姜鑫、阿茹汗、郑淯心 0 2328


禹唐体育注:

随着日本首相安倍晋三3月24日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达成一致,东京奥运会将推迟至2021年举办,关于东京奥运会取消与否的争论终于有了结果。


“我们进行了长达6年的准备,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意味着从头再来一遍,当然第二次准备时或多或少会提高效率,但我们已经签订了很多合约,重新签约绝非易事。”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在24日的记者会上谈这一变动带来的影响。


与取消相比,延期举办对于筹备了六年的日本来说,或许是更好的结果。同样关注这一消息的,还有为奥运会赛事提供保险服务的慕尼黑再保险公司等保险机构。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据奥组委要求,奥运会需引入保险机制分散风险。多次承保奥运会的德国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也承保此次东京奥运会。据接近慕尼黑0再保险的人士透露,慕尼黑再保险为东京奥运会提供了“数亿欧元”的风险保障。也有消息称,如若取消,慕尼黑再保险或将面临5亿美元的赔偿。


有保险行业从业者表示,目前东京奥运会是延迟而不是取消,具体会如何赔付还需要看保单具体内容。


引起市场关注的正是赛事活动取消险。对于财险公司来说,这是一项颇为传统的保险业务,欧美市场更为发达。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保险品种,又覆盖了奥运会面临的哪些风险?


此外,日本媒体曾推测,东京奥运会的推迟举行将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为60亿美元。除了给日本自身带来的财政消耗等外,与东京奥运会相关联的赞助商、供应商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调整。

 

何为赛事取消险


据了解,赛事取消保险承保由于保险合同条款列明的意外事件的发生,使预定的赛事不能如期在指定地点举办或彻底取消时,导致主办方遭受损失,由保险人根据合同条款的约定进行赔偿。赛事取消分为完全取消、放弃、部分取消、推迟、中断、重新选址和缩减等七种情况。


这类保险属于行业定制保障,一般来说承保时需要双方谈判定制,可以涵盖的范围包括大部分常见的突发或偶发情况:恶劣天气、意外事故、恐怖袭击、核、生物或化学攻击、传染病疫情、城市骚乱、城市交通系统故障、停运以及行业罢工等,而这些条款在一般的保险条款中是属于除外责任的。


一位保险从业人士表示,赛事取消保险通常采用“一切险”的方式承保,即承保除了列明除外责任之外的事故导致赛事取消的风险。在赛事取消保险单中通常列明的除外责任包括:赛程变化、资金缺乏、场馆准备不足、己知传染病、故意行为、核风险、生化污染、战争/恐怖主义等,其中恐怖主义可以在一定条件下获得保障。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劳合社是最早介入赛事取消保险领域的公司,但在1990年以后,其他保险公司也陆续进入该市场。


在2000年以后,赛事取消保险开始在我国出现,但由于多数主办方资金有限、保险意识薄弱、保险公司缺乏经验和数据等原因,赛事取消保险在我国发展较慢。2001年6月23日,“世界三大男高音紫禁城广场音乐会”于北京故宫举办,人保财险曾借鉴劳合社的保险条款,为其提供风险保障,首次在我国引入了赛事取消保险。


而2003年“滚石”演唱会因“非典”取消,成为我国首例类似保险发生的索赔。


据了解,“滚石”演唱会原定于2003年4月4日在北京举行。3月19日,应国外演出方的要求,主办方北京时代新纪元公司与中国人保和中国平安两家保险公司签订了一份最高赔偿限额为415万元人民币的保险合同,保险条款包括赛事取消保险和公众责任险,3月底,演唱会因疫情取消,两家公司最终为其支付了250万元的理赔款。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在2003年,中国举办第4届女足世界杯,并为此投入近9000万元,但在“非典”影响下异地举行,有人估算间接损失可达2.8亿元,但由于没有引入赛事取消险,仅得到国际足联92万美元的直接损失补偿。


近年来,我国赛事取消险开始出现在体育赛事中,但不少保险公司均采取赞助的形式来实现,保费收入并不好核算。

 

奥运会风险知几何


举办奥运会一直被日本视为刺激经济的重要支柱,东京奥运会的命运可谓随着新冠疫情的发展“一波三折”,东京奥运会各个核心相关方的态度几经转变。


高盛此前分析称,如果是直接取消,那么日本恐将面临600亿美元的总损失,包括旅游、消费和出口等在内。而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估算称,来自国内外游客的奥运需求会消失,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将损失1.7万亿日元,包括波及效果在内则损失3.2万亿日元。根据东京奥组委在2019年底公布的最终预算显示,和奥运会运营直接相关的经费为1.35万亿日元(约合126亿美元)。


除了给东京奥运会按下暂停键的新冠疫情,奥运会还面临哪些风险呢?


站在保险公司角度看,奥运会筹备及举办期间奥运会组织者、主办方及参与奥运会活动的各类机构和个人主体及社会公众有可能面临的自然或人为因素导致的突发事件造成的损失风险,都可以看做是奥运会风险。


从100多年的奥运历史来看,除自然因素外,由于政治、经济等原因,奥运会面临的风险愈加复杂。据有关统计,史上共有3届奥运会因战争取消,有一届易址举办,有4届奥运会遭到大规模抵制,两届奥运会遭到直接的恐怖袭击,还有多届奥运会都受到过抵制和恐怖袭击的困扰,例如1904年第3届奥运会,为庆祝美国圣路易斯市百年大庆,将原定于在芝加哥举行的奥运会易址至圣路易斯市,与世界博览会同时举行;1996亚特兰大奥运会,来自外地的班车司机不认识路,致使载送运动员的班车无法按时到达赛场;1988 年汉城奥运会曾遇到暴乱;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曾遭遇罢工;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则遭遇了恐怖主义袭击。


另外,运动员、裁判员、工作及服务人员的意外伤害事件在赛事期间也时有发生。但对于大型赛事组织者来说,可能面临的最大风险是赛事取消导致的财务风险,原因在于电视转播收入已经成为现代大型运动会的主要收入来源。以奥运会为例,奥组委通常的收入来源包括:电视转播权收入、门票收入、赞助收入及其他收入。其中,电视转播权收入是奥运会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引入保险机制分散风险成了奥组委的选择。历届奥运会的主办国组委会都通过向商业保险公司购买赛事取消保险的方式,规避不可预测的财务风险。资料显示,1988 年后除悉尼和雅典奥运会外,所有夏季和冬季奥运会都购买了赛事取消保险。而据中国原保监会数据,北京筹备和举办2008年奥运会刺激近3000亿元的保险需求,由此产生的保险费将达3亿元。中国人保更是表示,曾经为北京奥组委量身定做了包括综合责任险、车险、财产险、人身意外险等保险服务。据了解,中国人保的奥运保险保障体系覆盖了整个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活动、人员和财产,其中,包括有奥运大家庭在内的大约15万相关人员(其中4万多名奥运大家庭成员、11万名注册志愿者),近8000辆机动车和北京和京外的所有奥运场馆。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国际奥委会发言人曾表示,国际奥委向慕尼黑再保险集团购买保额高达41.5亿美元的保险,覆盖北京奥运会、温哥华冬奥会和伦敦奥运会。此后的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慕尼黑再保险为赛事利益相关方承保,保额达2亿美元。


“东京奥运会推迟在历史上并不多见,具体如何理赔还要看保单中的细则。”一位保险从业人士表示,这种大型赛事取消险都是需要根据赛事举办的时间、天气、赛事特点等一一核定,如何理赔并不好预测。据了解,2018年,慕尼黑再保险集团曾为平昌冬奥会提供保险,理赔金额达2.5亿美元。


而有了保险护航的奥运会,在遇到意外情况后,也有多次理赔发生。例如,由于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等国家对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抵制,造成观众不愿观看比赛转播,购买转播权的电视网络蒙受了巨大损失,保险公司也为此支付了成百上千万美元的赔偿。亚特兰大百年奥运公园爆炸案产生了高达1000万美元的索赔,最终的赔偿金由组委会购买的责任保险进行赔偿。


此次新冠疫情的爆发,也给保险公司在这一险种的风险因子定价带来新的思考。据了解,911恐怖袭击后,恐怖主义风险开始从赛事取消险中排除出来,赛事取消险费率也有所提升。


一位财险从业人士表示,新冠疫情的持续,也使得类似风险再度被重视起来,同样也需要企业注重风险管理问题。例如在春节期间,不少旅游景区、主题公园因为疫情封闭,如若提前引入风险保障计划,便可以分散部分经营风险。

 

掏出真金白银的赞助商们该怎么办


东京奥运会官网显示,这届奥运会的赞助商分为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2020年东京奥运会金牌合作伙伴、2020年东京奥运会官方合作伙伴、2020年东京奥运会官方供应商等四级, 共计80家赞助商。

 

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是最高级别的赞助商,包括可口可乐、爱彼迎、阿里巴巴、宝洁、松下、三星等14家国际企业;下一个级别的赞助商共15家,包括佳能、富士、三井不动产等。

 

这些赞助商企业对于东京奥运会的期待在遭遇延期后又将如何调整?又将如何评估和减少损失?阿里巴巴、可口可乐两家顶级赞助商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均表示,尊重延期举办的决定,但是对于下一步计划,双方均未透露。

 

阿里巴巴:支持延期举办

 

“阿里巴巴作为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全力支持2020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的决定。”日本东京奥运会确定延期后,3月25日阿里巴巴方面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如是称。

 

阿里巴巴是东京奥运会顶级合作伙伴之一。2017年1月,阿里巴巴宣布加入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赞助计划,成为“云服务”及“电子商务平台服务”的官方合作伙伴,以及奥林匹克频道的创始合作伙伴。

 

阿里巴巴拥有的全球合作权益将覆盖2018年平昌冬奥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以及将于2024年、2026年和2028年举办的夏季和冬季奥运会。彼时,有媒体根据此前奥运会全球合作伙伴赞助费的惯例推测,阿里巴巴将为此付出至少8亿美元,这一数字并未得到阿里巴巴方面的确认。

 

阿里巴巴为了这届东京奥运会到底掏了多少真金白银,目前不得而知,但是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必将打乱阿里巴巴的既有计划。

 

2019年12月16日,阿里巴巴举行了奥运营销既新活力计划发布会,阿里巴巴首席市场官董本洪彼时表示,阿里巴巴对奥运会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将在2020年4月15日开始倒数100天倒计时,进行密集营销。包括“五大应用联动”“1分钟活力挑战”和“百款奥运独家爆款”等。

 

这些营销计划将如何调整?是否有备用方案?针对这些问题,阿里巴巴方面并未做出回应。

 

可口可乐:尊重推迟决定

 

可口可乐与奥运会的合作源远流长。2005年可口可乐与国际奥委会签署全球合作伙伴协议,双方将原协议的期限延长12年,由2009年延续到2020年结束,该期限内就包括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这也使得可口可乐成为世界上连续赞助奥运会时间最长的公司。可口可乐也将为奥运会提供现金以及实物等赞助。

 

2019年,可口可乐再续协议,将双方合约延续至2032年,这次可口可乐还拉来了蒙牛,并与国际奥委会三方签署了历史上首份联合全球合作伙伴协议。蒙牛也“曲线”进入奥运会全球合作伙伴名单。

 

对于东京奥运会的延期举办,可口可乐方面向记者表示,“我们尊重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将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的决定,我们知道这一决定旨在保障所有人的安全和健康,符合公众的最大利益。作为奥运会历史最悠久的赞助商,可口可乐将继续与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携手,共同致力于成功、安全的奥运会。”

 

蒙牛与可口可乐联合于2019年签订的协议,权益是否也会覆盖东京奥运会?对此,蒙牛方面向记者回复称,由于与机构之间签有保密条约,不便回复。

 

凯撒旅游:票务处理有待奥委会具体安排

 

凯撒旅游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奥委会辖区独家票务代理及接待服务供应商。根据该公司官网资料,2020年东京奥运会门票申购已经于2月7日结束。门票分配为抽签制,中签申请人才可以购买门票,门票一经售出不可退票。

 

凯撒旅游客服人员3月25日解释,东京奥运会门票已经完成申购及抽签,但是由于奥运会延期,票务该如何处理还未有具体安排,有待国际奥委会及东京奥组委下一步处理。

 

在凯撒旅游的官网网站上,设有“东京奥运会”这一子栏目,该网站客服人员向经济观察网记者介绍,目前门票申购已经结束,若想要观看比赛,还可以购买该旅行社的“观赛套餐”。目前网站上依然有多个自由行、参团游的项目。例如,一款“圆梦东京——助力国家队5天4晚自由行(团体击剑比赛门票+往返机票+旅游意外险)”自由行项目的费用为7599元/人起,出发时间仍标为2020年7月28日、7月29日以及7月30日。

 

目前为止,这些项目仍然在售,客服称还可以正常购买,但是奥运会延期举办会带来哪些具体变化,还不得而知。


本文转载自经济观察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东京奥运会承保方“躲过一劫”?奥运会风险究竟有多大?掏出真金白银的赞助商们该怎么办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