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不及男选手5% 女子电竞真死了?

对于从电竞女队“逼向”电竞女团的“林妥妥们”来说,这个最好的电竞时代,不是来了,而是已经不在了。

2019-03-15 14:00 来源:腾讯体育 0 5174


禹唐体育注:

“大家好,我是林妥妥。一个会唱歌、会跳舞、会吃鸡、会打LOL的全能无敌美少女…”坐在镜头前的崔玥,精致的小脸、卷过齐刘海、穿着红色的京东队服,身为JDG女队的打野,她在微博上的认证是“京东星宇艺人”。


林妥妥已经快一年没有打过正式比赛了,上一次打比赛还是去年的6月份,JDG女队参加了"京东杯"的开幕式,和现场的参赛队来了一场友谊赛。由于近两年,国内女子英雄联盟赛事消失殆尽,连参加一场这样的友谊赛,对林妥妥来说,也成了奢求。


“为了准备那场比赛,训练了很久,还是怀念有比赛的时候,一天训练13个小时,连妆都没时间化,街都来不及逛的日子,那才是电竞啊!”现在的林妥妥,一周要上几个才艺补习班,学学唱歌、跳舞,每天下午3点开始在直播间和粉丝互动。


S8总决赛,IG在韩国夺得世界总冠军。那一天,林妥妥和队友们一起在网吧守着看直播,夺杯的时刻,她们高声地喊了出来,“中国电竞,牛!最好的电竞时代来了!”


但对于从电竞女队“逼向”电竞女团的“林妥妥们”来说,这个最好的电竞时代,不是来了,而是已经不在了。


“电竞女队,1米65,能歌善舞”


林妥妥来到京东,是2017年的3月。京东女队刚一成立,就陷入了舆论的旋涡。


在《英雄联盟》分部的男性队员招聘上,京东战队的要求是S7赛季大师以上,而女队,国服钻石V以上即可。不过,除了电竞水平之外,还要求身高165cm以上、五官端正,拥有唱歌跳舞等才艺者优先录取。


“这是选电竞选手吗?”“女生打什么职业?”一时间,她们被这种声音笼罩,行内还给她们编了一个顺口溜,“电竞女队,1米65,能歌善舞”。


2015年,林妥妥18岁,当时她在一家男子半职业队做领队,管理一些战队的日常事务。耳濡目染之下,她的游戏水平也达到了顶尖水平,“那个时候就觉得打职业也好幸福,特别梦想自己可以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我读大学的时候,写了一篇结业论文,我和我的电竞梦。”怀着这样的电竞梦林妥妥参加了职业女子战队的试训。由于电竞市场中,英雄联盟的女子赛事并不固定,战队也起起伏伏。京东女队已经是林妥妥待过的第三支女队了。


“我之前的女队,打得好好的就散了,大概经历过了2到3次解散,基本上给了笔遣散费就散了,最初出来打比赛的队友好多都坚持不下去了。”


京东女队的负责人,京东星宇艺人主管童欢说,京东女队成立初期就定位在了多栖发展的电竞女团上,“想给她们一个好的发展,让她们成为更多元的公众人物活跃在电竞圈,对,打比赛只是一方面。”


随着女子比赛数量的锐减,电竞女团的发展方向只能延伸到比赛之外。另一名女队员魏晗 (ID:懋懋)去年发了张专辑,里面有一首单曲叫《去年夏天》,“还有什么等待,还有什么悲哀 这故事中的人不够精彩”其中歌里的这15秒在抖音上被广泛传播,奉为“神曲”。在抖音上,懋懋有80万个粉丝,认证的信息是音乐人。


无法消除的性别歧视链:游戏不敢开语音


RE女子战队,全称是Rare Element Girls,翻译成中文就是稀有元素,在电竞领域,女性的确是一种稀有元素。过去两年,RE女子战队王者荣耀分部几乎包揽了全国所有女子比赛的冠军。


在电竞综艺《终极高手》中,队长郭玉君(ID:女骑)在和男队员的较量中使用李白拿下了一波“四连超凡”。“我就要向大家证明,女生打电竞不比男生差!”尽管如此,女骑仍然没有通过节目第一期的“ID争夺战”。对于女骑来说,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淘汰”,“我也去男队青训试过,没人要的”。


在从事电竞职业选手之前,女骑是一名重型机车的摩托车骑手,“很少有女生能驾驭得了三四百斤的重型机车,这个比例和电竞圈的男女比例差不多,很悬殊。”


平时单排打游戏的时候,女骑从来不开队内语音,“人家一听你是女生,态度就不一样了,难听的话,听过太多了,比如,我用脚都可以打爆你!”


RE女队的教练陆平(id:情书)曾经是一名王者荣耀的职业选手,成为女队教练后,每天约训练赛成了他最难的事,“没人愿意和女队打训练赛。约赛群里,明明都加上好友了,快开打了,知道我们是女队,就说不打了,很尴尬。后来没办法,我们就只能假扮成一个男队,每个人都有一个专门的男号训练。”


在情书看来,RE女队的实力放到全国比大概可以达到中上水平,“T1是KPL队伍,T2是次级联赛的队伍,我们差不多就是T3向T2努力的水平。”


在英雄联盟等端游项目中,女队的赛训情况则更为艰难,她们甚至连五排训练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林妥妥说:“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是单双排练习,或者5V5的灵活组排。有训练赛的时候,基本一把游戏15到20分钟之内就结束了,如果每天都在进行约战的情况下,可能要打1到2个月,才能赢上一场。胜率连1%都不到。”


“虽然在职业圈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在我认识的男生里80%都是打不过我的。”每次在训练赛被“完虐”时,林妥妥和队友们也要花上很长的时间调整自己的心理。


无联赛+无赞助 电竞女队两年解散九成


京东星宇艺人主管童欢是电竞圈的“老人”了,他曾是国内第一批女子电竞队的经理。亲历了女子电竞发展的童欢认为,女子电竞的繁荣确实早已不再。


“最早中国开始有女子电竞队是在2013年,旺盛期应该在2015年。2015年前后,全国差不多有超过100支比较活跃的女子战队。当时算是有一些官方的大型赛事,有超过50支参赛队伍。到现在国内还在活跃女子战队不超过三家。”童欢说。


赛事的稀缺,商业模式的失败,竞技水平的下滑,让电竞女队的数量急速锐减。存活下来的电竞女队也走向了泛娱乐的道路。


童欢分析,“就跟传统体育一样,女子和男子的市场价值差距很大,即使是女排、女足、女相对比较好的项目,还是没法和男子的市场比。归根结底是商业性和观赏性限制了女子电竞的发展。”


韩懿莹(ID:miss)、张翔玲(ID:小苍)、李葳(ID:Vivi)、杨泽琪(ID:琪琪)…..几年前,这些名字成为了中国女子电竞选手的骄傲,但从2017年开始,已经很少有女职业选手的名字能够让大家熟知了。曾经和miss、琪琪共事过的童欢说:“


几年前,整体的电竞水平还没有那么高,大家对观看的需求没有那么大,女子电竞的存活空间还是很大的,近年来男子电竞的进步水平太快了,可能女性就跟不上了,对女子电竞来说,她们存在一个上限较低的问题。”


KA战队是如今国内“活得最好”的电竞职业女团。她们的老板、曾开设过艺人经纪公司的沈梅峰在2016年便决定将娱乐圈女团模式套入KA的发展架构中。在一片不被传统电竞从业者看好的声音中,开始摸索电竞女团泛娱乐模式。


沈梅峰“赌对了”。


在电竞女团哀鸿一片的环境下,KA开发出自己的综艺节目,出版以女团为蓝本的漫画,如今更是和日本知名电竞公司DMM公司达成合作,双方将就日本绝地求生女子赛事展开合作,并将他感兴趣的选手招至KA日本分部麾下。


赛事越来越少,没有变现通道、粉丝流失,电竞女队旺盛了三年之后,被市场“逼着”走向了电竞女团。


工资不及男选手5% 女团赚钱全靠打赏+商演


相比起男队,电竞女团的平均年龄要更大些。童欢说,“男队员的天赋会更早地被发掘,而我们招女队员的途径更多地是去高校的电竞社,年龄越大,她们的顾虑可能也会更多。”


更惨淡的现实是,女子电竞选手的工资甚至不及男选手的5%。


童欢说:“如果平行的跟男选手相比的话,大概连5%都不到。现如今LPL的一线职业选手不说顶端的,中游的,年薪都是在百万,而女子选手的年薪普遍在10万左右,刚刚能够生存而已,也就比大学生刚毕业出去打工好一点。”


“几乎是靠梦想在撑着的,在我心里,电竞始终是一个很神圣的职业。”林妥妥说,“女队的待遇都不是特别好,拿了冠军,我当时花了20块钱买一套手链就非常开心了。一天13个小时,吃饭只花上可能20-30分钟时间,其他时间全部都在约训练赛。赢了比赛去逛街买一些女孩子的饰品什么的,女选手的快乐其实很简单。”


现在,林妥妥大部分的收入都来源于不定期的商演和直播间的打赏收入,“我的直播间有那么一两个女粉,感觉大部分还都是我的颜粉,看不看我的技术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


下一站,女子电竞驶向哪里?


男性用户虽然是电子竞技的主要用户群,但随着移动电竞和电竞娱乐化的发展,女性用户占比逐渐得到提升。移动电竞的代表项目中,《王者荣耀》的女性用户比例超过54%。


在《终极高手》节目中走红之后,RE女队一下子得到了玩家们的关注,她们的官博经常能够收到女玩家的私信,“你们队还招人吗?我也很想去打职业。”


前不久,RE女队还收到了来自李宁的赞助,还有一些大牌美妆产品的合作邀约。RE女队的领队李沐子(ID:沐宸)认为,“我曾经也是一个职业电竞女选手,我始终觉得女子电竞有存在的必要,女性所具备的商业化价值也更大,它可以跟更多产品的结合,有更多的形象特征。”


这一点,坚持做电竞女团的童欢也认为,女子电竞并没有死去,只是在等待着下一个爆发点。“其实还是有很多适合女生的电竞项目,比如,《球球大作战》,这些项目里有很多的职业女玩家,如果以后电竞也像足球、篮球、排球等传统项目在大赛中出现时同时有男、女两个平行的赛事时,这可能就是女子电竞的下一个发展机遇。”童欢说。


本文转载自腾讯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逼”向女团:收入不及男选手5% 女子电竞真死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