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经纪:行业变革迎来千亿蓝海

体育经纪人在如今的职业化竞技体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促使职业竞技体育市场能够规范、高效率运转,主导了体育产业链。

2016-06-23 16:37 来源:卓弘咨询 0 50566

禹唐体育注:

体育经纪人在如今的职业化竞技体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促使职业竞技体育市场能够规范、高效率运转,主导了体育产业链。体育经纪业属于体育产业中的服务业,在体育产业发展较为成熟的国家,体育产业增加值占GDP一般在2%以上,美国逼近3%,而体育服务业在整个体育产业中占比超过50%,美国超过70%。2015年美国GDP为17.42万亿美元,体育产业规模达到4410亿美元,体育经纪业规模约为450亿美元,占整个体育产业的10.20%,占GDP的0.26%。


1、国外体育经纪


海外的体育经纪盈利模式十分成熟,主要包括赛事经纪、运动员经纪。目前全球体育产业产值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如此辉煌的业绩,离不开体育经纪。体育经纪人在如今的职业化竞技体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促使职业竞技体育市场能够规范、高效率运转,主导了体育产业链。


作为体育产业发展至关重要的一环,体育经纪业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之后形成了一批颇有影响力的体育经纪人和体育经纪公司。这些体育经纪人和体育经纪公司掌控各项体育赛事资源,网罗各行业的运动巨星,发挥着贯穿打通整个体育产业命脉的作用。


海外的体育经纪盈利模式十分成熟,主要包括赛事经纪、运动员经纪。赛事经纪是体育经纪的主体,同时也是与体育营销结合最为紧密的一环。盈利主要来自于商业赞助开发、媒体转播权开发和相关产品的开发。由于体育消费的大众性,全球企业赞助市场有60%-70%的资金流向了体育产业。


根据福布斯统计,2015年以四大职业联赛为首(NFL、MLB、NBA、NHL)的北美体育赛事经纪收入在450亿美元左右,预计到2019年将达到约540亿美元,而其中最大的助力是由于媒体转播收入的大幅增长。据估计,2015-2019年北美体育赛事收入同比平均增长率为4%,而媒体转播收入同比平均增长率为7.24%。商业赞助开发、媒体转播权开发和相关产品的开发三分天下,占据了体育赛事经纪收入的构成主体。


运动员经纪是较为传统的体育经纪,针对运动员个人。盈利来源主要包括运动员工资抽成4%左右,比赛奖金收取10%左右,广告代言等商业开发项目上足球经纪人抽取15%,存在转会的运动中抽取转会费的10%左右。


其中广告代言是高收入运动员最重要的一部分,2014年世界体育明星广告代言排名前十的总收入超过6亿美元,而这也是运动员经纪抽成最多的部分。运动员经纪的另一个盈利大头是转会费用的抽成,平均比例为10%左右。近年球员的转会身价水涨船高,2016年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球员转会身价前十名总和将近12亿欧元。


2、国内体育经纪


国内优秀运动员的经纪人资格由国家行政机构垄断,运动员的商业开发能力较差,与国外著名运动员和体制外的优秀运动员的收入相差巨大。


中国体育运动员是“举国体制”的培养方式,基本上都是从少年体校到市专业体校,再到省专业队,最后入选国家运动队。进入国家运动队的运动员,其工资和培养费用全部由国家支付,训练由各运动项目的管理中心负责,运动员基本被其运动项目的管理行政机构买断了职业生涯,奖金、肖像权、商业利益的分配都要归其运动项目的管理中心和体育总局管辖。


因此,国内优秀运动员的经纪人资格由国家行政机构垄断,运动员的商业开发能力较差,与国外著名运动员和体制外的优秀运动员的收入相差巨大。以“单飞”后的李娜为例,其2013年以1.245亿的收入排名体育运动员榜首,大概是林丹收入的4倍,孙杨收入的6倍。


另外中国体育赛事的控制权是由该运动项目的行政管理中心和该运动项目协会掌握,但其实行政管理中心和协会是一家,管办结合,由体育总局统筹管理。各项赛事的水平在体制管理下一直没有显著的提升,观赏性一般,市场化开发薄弱。


中国体育经纪人才匮乏,经纪业务难以为继。2011年首批国家职业资格体育经纪人考试举行,到2013年全国只有600余人获得国家体育经纪人(三级)资格,截至2014年,累积获证人数为1169人。据统计,我国专职运动员与专业体育经纪人之比不足3000:1,专业体育经纪人才十分匮乏。


行业集中化程度低,组织结构散乱,是我国体育经纪产业的典型特征。1997年上海成立第一家体育经纪公司——希望国际体育经纪有限公司,2003年全国有近200家体育经纪公司,2008年,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体育经纪公司超过600家,其中北京市有160多家,上海市有100多家,广东省有80多家,浙江省有30多家。到2013年,作为体育产业最为蓬勃发展的北京达到了838家,数量是2008年的5倍多,但仍呈现集中化程度低,行业组织结构散乱的特征。


2015年福布斯公布全球排名前十的体育经纪公司里有5家公司是独立的体育机构,47家公司里只有10家涉及多种运动项目。但我国目前的体育经纪公司大多是把体育经纪作为辅助从属业务,专业做体育经纪的大公司非常稀少。中体产业作为国内从事体育经纪业务的龙头企业,在体育经纪业务一直没有过多发展,2012-2014年体育经纪业务收入徘徊在4000-5000万左右。


3、政策松绑,资本涌入


2015年被称为中国体育产业资本元年,伴随着资本的进入,对完善相关制度建设的呼吁越来越多。自1995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颁布,体育正式作为一个产业在国内开始发展,但此后的20年体育商业化发展并无太大起色。


目前新一届领导班子对体育发展异常重视,体育产业终于迎来发展契机。2014年10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2平方米,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5亿,这无疑让经济转型过程中颇显迟疑的国内资本大鳄们看到了体育发展的方向。


2015年被称为中国体育产业资本元年,伴随着资本的进入,对完善相关制度建设的呼吁越来越多。当年2月在我国积弊已久的足球行业率先改革,最高层面的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此后行业上下协同在短时间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中超赛事推到了顶级水平。


2016年1月职业化程度较高的篮球业也开始响应,体育总局批复成立由中国篮协、各俱乐部共同出资组建的CBA联赛公司,联赛管办分离方案得到批复,逐步将商务权、赛事推广权、竞赛组织、裁判选派等办赛权授予CBA联赛公司。预期后续改革将会更加深入,体育各细分行业和板块将逐步受益。


随着资本的巨大投入,国内体育赛事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和市场化开发,最有代表性的便是足球。2015年9月体奥动力以80亿买下中超联赛2016-2020年的媒体转播版权。随着巨量资金的进入,运动员收入和转会费迎来井喷式增长。


薪金方面,中超总薪水由2008年的4亿元涨到2014年的17.81亿元;转会费方面,2014-2015年国际足联转会匹配系统(FIFATMS)统计中国联赛冬季转会支出为8550万美元,但到2015-2016年冬季转会期间,中超联赛转会投入暴增至3.53亿美元,排名全球足球联赛之首,创造了世界记录。


目前中国体育产业处于急速发展的初期阶段,体育产业的国家财政支出逐年增长,相对应的,2007-2013年体育产业的平均增长率为惊人的20.61%。也正是由于处在初级阶段,产业结构十分不合理,体育服装鞋帽和体育用品制造霸占着体育产业,而体育服务业只占整个体育产业的20%左右,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从GDP的角度推算,2015年中国GDP为67.67万亿,若未来10年以平均6%的速度增长,到2025年中国GDP将达121.19万亿,以体育产业占GDP的2.5%,体育经纪业占体育产业6%的保守方式估计,到2025年体育经纪产业规模将超到1800亿。


综合来看,体育经纪业将成为一片千亿的蓝海市场,同时也是体育产业布局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发展体育经纪业务的公司在未来体育产业大爆发的黄金时期将会掌握话语权,夺取丰厚的利润。


本文转载自卓弘咨询,图片来自网络,原标题:体育经纪,行业变革迎来千亿蓝海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