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袭疑云笼罩 欧洲杯为法国摊开安保考卷

开赛前便已爆发的冲突在赛后不断升级,英国《镜报》称,“比赛一结束,就有俄罗斯球迷开始冲向英格兰球迷区进行攻击,甚至一些女人和孩子也遭到踩踏。”

2016-06-15 10:16 来源:中国青年报 文/梁璇 陈婧 0 25274


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的法国马赛维洛德罗姆球场,英格兰队领先的局面被别列祖茨基91分钟的一个头球打破,俄罗斯人将比分扳为1∶1,彻底断送了“三狮军团”解除48年欧洲杯赛首战不胜“魔咒”的希望。


对于积怨已久的两队,这个赛果无异于火上浇油。开赛前便已爆发的冲突在赛后不断升级,英国《镜报》称,“比赛一结束,就有俄罗斯球迷开始冲向英格兰球迷区进行攻击,甚至一些女人和孩子也遭到踩踏。”而在赛场外,约有20名英格兰球迷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其中两人有生命危险。《太阳报》指出,“俄罗斯球迷的行径非常残暴,甚至有人使用了刀具。”欧足联发表声明称:“足球世界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暴力行为,欧足联会展开对球场内外冲突的调查。”


冲突并非不可预料。从当地时间6月9日起,两国足球流氓便和当地警民多次发生冲突,警察甚至动用了水枪和催泪弹,马赛海滨附近的街道碎酒瓶散落一地。甚至有英格兰球迷酒后高唱“ISIS(伊斯兰国),你们在哪儿?”挑衅恐怖组织——据《镜报》此前报道,警方在巴黎恐怖袭击嫌疑人萨拉赫·阿卜德斯拉姆的手提电脑中发现了一份恐袭计划大纲,显示IS恐怖分子计划在欧洲杯比赛期间袭击英格兰球迷,“袭击方式包括自杀式炸弹、枪击以及用无人机运送化学武器等”,这一未遂恐袭计划的时间正好指向北京时间12日凌晨的这场B组小组赛。


安保问题关注度超越足球


“大型体育赛事的主要风险源有两个,恐怖分子制造的恐怖袭击以及球迷引起的骚乱事件。”中网公开赛首席安保顾问、伟之杰安保集团总裁者美杰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在者美杰看来,由于人员大量聚集且容易被比赛左右情绪,球迷闹事是体育赛事安保中最常见的风险。恐怖袭击的风险则主要集中在人群密集场所或地标建筑、体育场馆等“硬目标”上。“不过,现在赛事场馆的安全管控较严,恐怖分子也许会寻找更薄弱的‘软目标’下手。”


继去年1月总部设在巴黎的《查理周刊》遭遇恐怖袭击后,去年11月13日,巴黎又遭遇连环恐怖袭击,死亡人数接近200人,其中一处发生爆炸的地点就在今年欧洲杯的决赛场地法兰西大球场外。据巴黎警方透露,当时,袭击者欲携带炸弹进入球场,被安检人员识破后,袭击者便立即引爆了炸弹。当时正在球场内看球的法国总统奥朗德紧急撤离。这一事件后,法国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此后,“大型购物中心和地铁站都设点安检,穿的大衣被要求解开,带的包要开包放入探测器扫描。”在法中国留学生唐甜(化名)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今年5月,法国国民议会同意将紧急状态延长到7月底,覆盖欧洲杯赛和环法自行车赛的举办时期。


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全球范围内关注足球的人数达35亿,而观赏度仅次于世界杯的欧洲杯也将成为全球球迷关注的焦点,据官方数据显示,本届赛事预计通过直播“累计观众有望突破70亿”。可在欧洲杯赛的赛前发布会上,有关赛事安保的提问几乎占了2/3,欧洲杯组委会主席兰伯特回应称,“将对球迷使用双重安检程序,力保欧洲杯赛正常举行”。


根据兰伯特的介绍,在设于10个城市的比赛场馆,当球迷进场时,会先在外围进行第一次安全检查,“看看是否有人携带武器、爆炸物等危险品”,在他们进入看台前,将进行第二次安检。兰伯特进一步解释,组委会已经作好了实施B计划和C计划的准备,“不排除将部分比赛调整时间,或者放在没有球迷的空球场内进行的方案”。


“100%的预防措施并不意味着0%的风险”


尽管法国方面一再允诺当地有足够的安保能力,但美国和英国还是先后发出旅行警告,认为法国在欧洲杯赛期间遭恐怖袭击的危险性极高。


就在欧洲杯开赛前,法国安全部门披露,在负责欧洲杯安全的9万名安保人员中,有82人有恐怖组织背景。据法国媒体引述国内安全总局(DGSI)文件称,安保人员中有3500人属于外聘人员,这82名背景存疑的人,正是在法国安全部门逐一检查身份信息时发现的。


“从5月到7月,法国将举办法网、欧洲杯和环法自行车赛3项大赛,给安保带来巨大压力,这就需要动用除警察经外的保安公司的力量,一旦人手不够,就要从社会上的其他渠道借用,接纳兼职安保,而这部分人员身份不易确认。”者美杰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


此外,在者美杰看来,目前法国反恐形势的另一大难点,在于不少当地人被恐怖组织渗透,难以排查。据媒体报道,策划了《查理周刊》案的库阿什兄弟和11月13日恐怖事件的两名杀手阿米莫尔和穆斯塔法伊都出生于法国,皆为在法国长大的二代移民。法国内政部长曼努埃尔在今年1月表示,仅在叙利亚活跃的圣战者之中,18岁左右的法国公民就有数十人。


今年3月,法国驻华大使顾山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坦诚,当前欧洲所面临最严峻的两大挑战是“恐怖主义潮”和“难民潮”。但顾山大使强调,“移民问题与恐怖袭击没有直接联系,尽管有的人倾向于把二者联系在一起”。


顾山大使表示,“法国举办欧洲杯赛,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赛事。许多中国游客也为此准备来法国,我们欢迎他们。”他强调,法国有能力举办这样的赛事,“一个例子是,去年12月,就在恐怖袭击发生不久后,巴黎承办了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1),包括习近平主席在内的19国国家元首参加了这次会议。所以,保障大型赛事的安全这是我们能做到的,我们也的确会这么做”。


不过,即便法国对于欧洲杯赛期间的安全形势早已严正以待,但谁也不能说现在的法国就安全了。《纽约时报》引用法国内政部长伯纳德今年5月下旬的一段话说:“我们必须对法国人民袒露事实:0%的预防措施意味着100%的风险,但100%的预防措施并不意味着0%的风险。”


暴恐阴影下 体育将证明“生活仍在继续”


如今,巴黎街头巡逻的士兵在哥伦比亚广播电台的文章,已被视作新常态下当地旅游的一部分,“就像卢浮宫一样”。3年前还在西非打击恐怖分子的朱尔斯警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当时有人告诉他他会在巴黎街头做反恐巡逻,他不会相信,但现在“这就是现实”。


据法国安全部称,因没有足够警力去保护自发组织看球的群众,所以这次欧洲杯赛禁止在酒吧和餐厅架设大屏幕,球迷可到各个城市设立的安保措施严密的球迷区观赛。这一举措多少影响了酒吧和餐厅的生意。上海体育学院教授、赛事运营专家刘清早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本来举办体育赛事是为了宣传国家正面形象、拉动旅游业和服务业,但在新的安全形势下,单是提升的办赛成本和安全风险就足以对世界顶级体育赛事带来很大冲击”。


“若产生问题,确实会有损法国的形象与安全。”总部设在巴黎的“国际战略研究所”主任帕斯卡尔·博尼费斯表示,举办欧洲杯对法国来说就像一次考试,但若“考好了”,“对法国的安保工作将是巨大的经验和肯定”。


在者美杰看来,这是一张新试卷,“随着IS恐怖组织的壮大,恐怖袭击已经进入常态化,现在大型体育赛事的安保形势确实非常严峻。”在他看来,过去的战争主要是国与国之间“有游戏规则、按常理出牌”的战争,但现在要面对的,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恐怖分子,“他们要达到的就是让人谈虎色变的效果”。这种矛盾的变化,BBC的评论文章《陷入困境的法国需要一届成功的欧洲杯》同样提及,“从历史上看,国际足球赛事的组织者通常最关心的安全问题来自足球流氓而非恐怖主义,但世界已经变了,体育也必须随之改变。曾经在体育范畴内显得不合时宜且有些突兀的安保做法,现在反而让人安心。毕竟,许多人来到这里会不可避免地为潜在的风险感到紧张,但他们也会感到自豪,因为他们用行动证明了生活仍在继续。” 这也是法国坚持举办欧洲杯赛的原因。


在今年欧洲杯赛开幕前夕,法国官方发布了一款能发出安全警报的手机应用Saip。“在出现安全事件或可疑情况时,向附近的人发布警报信息,提供建议和对策。”去年在法兰西大球场经历了暴恐事件的中国留学生林格飞(化名)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当初到法国留学就有到现场看一次欧洲杯赛的愿望,去年发生的两起恐怖袭击事件还不足以让他害怕和动摇,“我下载了这个Saip软件,准备看球的时候开着,希望最后能顺顺利利把它删掉。”


“别忘了,我们还是2024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申办城市。”法国这个国家对体育的执着,从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接受BBC采访的观点可见,“遭遇暴恐事件后,最重要的,是动员法国人保持乐观的情绪,我们不想放弃我们的生活方式,这就是给恐怖分子最好的回击,而体育赛事独特的凝聚力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本文转载自中国青年报,原标题:恐袭疑云笼罩 欧洲杯为法国摊开安保考卷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