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育产业能否实现完全的市场化运营?

作为一种舶来品,体育产业成熟的商业模式都来自于欧美发达国家,无论是英超之于足球,还是NBA之于篮球,亦或是四大组织的拳王争霸赛之于拳击、NFL之于橄榄球。

2016-03-01 15:10 来源:禹唐体育 0 93734


禹唐体育注:

随着中国体育产业的飞速发展,这个行业目前的市场化进程也常常被拿来与欧美发达国家的体育产业现状进行对标。作为结果,我们会发现虽然资本正以一种高速的状态投入至中国的体育产业,但这个行业的市场化进程却远远跟不上资本的投入速度。那么我们真的能寄希望于中国体育产业实现完全的市场化运营吗?

 

据禹唐观察,中国的体育产业界对市场化进程的呼声可以说是从未停歇,这点也很好理解。作为一种舶来品,体育产业成熟的商业模式都来自于欧美发达国家,无论是英超之于足球,还是NBA之于篮球,亦或是四大组织的拳王争霸赛之于拳击、NFL之于橄榄球。因此对于国内的多数体育产业从业者而言,很自然地就会将欧美国家的成熟运作模式来与国内进行对比,而一旦我们将两者进行对比,那么国内的种种不足就很自然地暴露而出。


 

不客气地说,这种不足是全方位的。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赛事组织方排列赛程的不够严谨、看到我们的官方组织公信力奇缺、看到我们的赛事包装推广的专业性欠佳、看到经纪市场的杂乱无章、看到球员的职业素养仍需提到、看到裁判的专业水平不足甚至看到球迷的不理智行为屡屡出现。

 

不过我们也应该清楚地意识到,这些不足之处是我们拿刚成立发展不久、仍处于“婴儿期”的中国体育产业与发展了近百年、最成熟的欧美体育产业中的顶级媒体产品进行对比后凸显而出的结果,而事实上这些顶级赛事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极为罕见的。因此一方面,我们要更多地对当下的中国体育产业怀有宽容与耐心,而另一方面,正是有了这些在世界体育产业中金字塔顶端般的存在,我们才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所在。



说到裁判的专业水平不足的问题,我们也不禁联想到近期CBA季后赛中屡屡出现的争议判罚。无论是京疆大战中补判李根的技术犯规并执行三次罚球还是辽粤大战中被热议的班琦,都引起了全国球迷的热议。虽然怒斥裁判们为黑哨是毫无道理的,但裁判包括技术台等环节中所出现的相关人员职业水平欠缺的问题也是有目共睹的。

 

为此,苏群还特意撰文一篇,以一贯的冷静客观进行发声,为中国体育裁判员赢得了更多的理解与尊重。除了更多的宽容外,文章中苏群提到的“国情不同”则引发了我们的共鸣:“每年CBA季后赛都临近‘两会’,先是地方两会,再是全国两会。两会要求稳定,不要发生重大社会事件,更不允许恶性事件,这个责任不要说裁判、篮协,连体育总局都吃不了兜着走……北京是全国两会的重地,如果五棵松炸了锅,谁都无法收拾。这就是中国的国情,CBA有很多‘国情’,比如挑战录像就是国情,FIBA只是让裁判有选择录像仲裁的权力。”


 

苏群还提到了一件事儿:“当年山西队和北京打季后赛,山西球迷围堵北京队大巴,王老板公开说要到北京现场观赛,媒体把这事炒得沸沸扬扬。为了避免北京主场出事,北京市公安局牵头,联合文明办、体育局开会,并把山西省公安厅、山西体育局都叫到北京,要求比赛推迟,因为同时还会有国安的足球赛,北京的警力无法维持两个赛场的安全。在会上,有人曾建议,今年的CBA就不要打了,照这样下去怎么防范都可能出事。最后的决议是北京和山西的比赛推迟一周,因此广东队为等总决赛歇了整整9天。但没有球迷知道,那届CBA极有可能没有冠军,就停在山西和北京的2-2。”

 

从这两件事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部分球迷的不理智行为难辞其咎,但另一方面也体现出了我们当下的体育文化与其说球迷像NBA现场球迷那样注重娱乐化、商业化的元素,将体育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还不如说是在将现场当成是情绪的发泄地以及“人对人是狼”的现实写照。


 

这是怎样的体育球迷文化与观赛氛围?一方面,中国的球迷身上蕴含着欧洲足坛那种“死磕到底”、“不死不休”的元素(当然说足球流氓还不至于),另一方面,我们又要求着美国职业体育中的娱乐化元素。除了球迷外,我们还应关注到更大范围内出现的“国情差异”——精英阶层对于体育的态度差异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个意涵。在这点上,之前苏群提到的两个事件就是很好的例证。体育产业在中国社会中能有像欧美发达国家那样的地位吗?我想总体而言,这种差异也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你把目光放得更远,你就会看到这并不单是体育产业的生存发展环境,而是与整个中国社会的生存发展环境相关。从习总书记巡视人民日报、新华社到近日任志强的微博被封,都表明目前中国社会整体还处于需要被规训的状态下,而被视作生活调剂品的体育产业自然也不能例外。


 

事实上,我想关注中国体育产业的人士也并不是真的想要完全的市场化——例如他们会赞成中超与CBA限制外援人数以提供国内球员生存与发展空间,从而希望中国国家队在国际赛场上有所斩获——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有劳工证的限制,但总体而言市场化程度仍相当高的英超也因为英格兰球员在国际赛场上的碌碌而为而受到了英国国内众多球迷的诟病,那么这真的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思路?此外,中国的多数球迷在习惯上也并未真正适应市场化——就像很多人惊讶地问我们中超居然还要付费观赛那样。

 

由此可见,或许完全的市场化运作也并非我们当下就真正希望实现的,而“市场化”本身并不具有价值判断,简单地说,我们并不能说完全的市场化就是好的,实际上你如果完全按市场化的思路在中国做体育产业相关的事业,你会发现其中的艰难远超你想象——无法生存,谈何发展与变革?


 

因此,我们真正想要的是将国外的先进技术经验加以挑选并引进,同时结合中国的真正国情来进行有机结合——就像当年张之洞提出的“中体西用”一样,不同的是,体育产业并不像政治那样具备完全的独立性。至于如何判断中国体育产业与中国整体社会的大环境与趋势,以及如何在国外先进的体育产业中进行元素挑选并加以引进,就是各个企业与组织的本事了。

 

从长期来看,政府对经济的影响力在未来15年会越来越弱,市场的力量、企业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体育产业也将结合着多数人群消费能力与需求的不断增长,市场化的进程也将持续推进。

 

当体育真正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时,就是我们真正收获硕果之际。


本文系禹唐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