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不说“esports”

2021年法国有940万15岁及以上的互联网用户对电竞感兴趣,比上一年增加了160万。

2022-06-23 14:00 来源:《电子竞技》杂志 文/杰德 0 4359


5月31日,法兰西学术院(Académie française)要求禁止使用包括“esports”在内的一些游戏相关术语,因为它们都是英语单词,应该把“esports”替换成“jeu video de Competition”。


这个1635年由红衣主教黎塞留的学术机构,主要任务是规范和完善法语,几个世纪以来都在监测着法语的发展。虽然对公众没有约束力而只对政府工作人员有约束力,虽然很多人都只是当成有趣甚至有点搞笑的事情来看,但这从侧面说明了“esports”确实深入法国社会。


法国电竞的面貌


这个周末的BLAST,Natus Vincere以2比0击败Team Vitality获得BLAST春季总决赛冠军,也是他们在2022年的第一个大赛冠军。被叫“小蜜蜂”的Team Vitality虽然未能夺冠,但这半年来不能说它“输”了。


Team Vitality是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电竞俱乐部,是2013年Fabien Devide与Nicolas Maurer凭借一万欧元启动资金组建的。它以FPS项目起家,有使命召唤、彩虹六号、CS:GO等分部。


到了2018年,其MOBA项目的英雄联盟分部在世界舞台表现亮眼,不仅双杀卫冕冠军,还给夺冠热门RNG制造了很大麻烦。这一年,它得到了超两千万欧元的投资,创造了欧洲电竞俱乐部的最高融资数额。


2022年的这半年里,尽管各个分部没有带来冠军,但“小蜜蜂”可是风头不小。


4月23日,法国总统、总统候选人马克龙穿着印有“小蜜蜂”队名的连帽衫出现在勒图凯投票点。


那是一件官方商店售价为35.99 欧元(约人民币254元)的法国国旗颜色连帽衫,从上到下依次是色调很深的海军蓝、白色与红色,白色部分有两行字,上面用更大字体印着“Team Vitality”,下面则是较小的“PARIS”。


如此特殊的时间点,如此特殊的场合,可以说马克龙想要从年轻群体中获得选票才特意穿上这件连帽衫。他曾在采访里表示,希望法国能够举办大型国际电竞赛事,例如CS:GO的Major、英雄联盟的全球总决赛、DOTA2的国际邀请赛等。


两天后,马克龙成为20年来首位成功连任的法国总统。又过不到两个月,法国DOTA2选手Ceb在推特说自己受到邀请,与马克龙进行会面。历来政客在选举中做出的许诺不能全信,可显然电竞在法国社会里是有点影响力、有点分量的。


法国电子竞技协会与媒体收视监测公司Médiamétrie从2017年就开始量化法国不同类别的玩家和电子竞技爱好者,衡量他们随着时间的推移的演变来找出趋势。2021年,法国存托银行也开始支持这个项目。


最新版的《法国电竞晴雨表》把法国划分为12个区域进行采样,以4573名15岁及以上的互联网用户为主要样本(代表法国人口),以577名15岁及以上、已经熟悉电竞的人为二级样本(不代表法国人口)。


结果表明,2021年法国有940万15岁及以上的互联网用户对电竞感兴趣,比上一年增加了160万。其中,160万人只玩电竞游戏(比上一年增加了30 万),520万人只看电竞比赛(比上一年增加了70万),260万人既看电竞比赛也玩电竞游戏(比上一年增加了60 万)。


这份调查把电竞观众分为三类,按观看比赛的频次来区分:每月少于一次的有370万人,减少不明显。每周观看一次到每月一次的有150万人,增加不明显;每周至少观看一次的有260万人,比上一年增加了惊人的110万。


这份调查也把电竞玩家分为三类,只玩游戏而不打排位与比赛的人、打排位而不打比赛的人、过去一年打过比赛的人,这里的“比赛”指没有注册但有组织的比赛。


第一类只玩游戏而不打排位与比赛的人占样本的19.8%,因此外推为970万法国人,比上一年减少了60万,性别分布均衡。他们玩得最多的游戏类型是赛车街机类(26%)、射击类(21%)、大逃杀类(18%)、体育模拟类(16%)、格斗类(8%),几乎看不到MOBA。


只有40%的人算是电竞消费者,只有8%的人过去一年参加过现场活动,只有6% 的人过去一周在网上看过电竞比赛。他们主要观看FIFA(32%)、使命召唤(25%)以及堡垒之夜(23%)的比赛,接下来才是英雄联盟(13%)与魔兽世界(7%)。


第二类打排位而不打比赛的人从样本占比外推为270万法国人,跟上一年相比几乎没有变化,仍是由三分之二的男性组成,只是15-34岁的比例下降了9%,现为57%。他们玩得最多的游戏类型是射击类(29%)、大逃杀类(27%)、体育模拟类(16% ),然后是赛车街机类,接着才是MOBA。


其中,电竞消费者比上一年有所增长,占比64%;有14%的人过去一年参加过现场活动;有17%的人过去一周在网上看过电竞比赛。他们会看FIFA(31%)、堡垒之夜(30%)、英雄联盟(22%)、使命召唤(20%)以及火箭联盟(16%)。


第三类过去一年打过比赛的人从样本占比外推为150万法国人,跟上一年相比有所增加,仍是几乎完全由男性组成,15-34岁占比94%。他们玩得最多的游戏类型,MOBA无疑是第一(70%),其次是射击类(51%),再次是以火箭联盟为代表的体育街机类(24%)——过去两年,火箭联盟经历了明显增长,形成对比的是他们对大逃杀类项目逐渐失去兴趣。


这类人算是100%的电竞消费者,尽管这一年很少有活动向公众开放,还是有44%的人参加了现场活动,而有81%的人过去一周在网上看过电竞比赛。就像他们所玩的游戏类型一样,他们观看最多的比赛是MOBA类下的英雄联盟(76%),接下来才是CS:GO (34%)、火箭联盟(26%)、VALORANT(20%)以及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13%)。


法国电竞不归体育


20世纪90年代末,电竞概念开始形成,跟它在其他国家一样,法国电竞发展没有公共机构的参与。直到2010年后,电竞被越来越多媒体报道,法国公共机构才认可电竞、同电竞有了联系。


虽然现在能说电竞在法国社会有点影响力、有点分量,但它并不是被所有部门接受,比如法国在线游戏监管局(Autorité de Régulation des Jeux En Ligne)以及法国体育部。


谈到国家的电竞发展,首先会联想到的是韩国。在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隶属于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KeSPA)成立,依托于政府背景,各大财阀入局,构成了“KeSPA+战队+电视台”的格局,使电竞能够成为一个支柱性的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电竞的立法并非早期就有,而是近些年来才有专门针对电竞的法律法规,例如2018年年底《代理游戏处罚法》(关于振兴游戏产业的法律部分修改法律案)通过——此前韩国职业电竞选手假赛入狱其实是按照韩国的《国民体育振兴法》体育项目假赛行为的条目进行处罚的。2019年的“Griffin事件”也暴露出韩国对于电竞选手的保护是有法律漏洞的。


在韩国电竞强势的时间里,其实法国走出了不少杰出的电竞选手,比如魔兽争霸3选手ToD、星际争霸2选手Lilbow等,不过那段时间法国电竞并不归于体育。


电竞与体育运动间的界限始终没有得到明确划分,法国体育部并不认为电竞是体育,或者说并不希望电竞被视为是体育,直到现在他们对电竞也没有大多兴趣。随着电竞得到奥委会的认可,他们的态度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恰恰是在法国,最早有了专门针对电竞的法令。


2017年5月7日,关于组织电竞比赛的2017-871法令、关于受薪选手地位的2017-872法令出台,对合同签约年限、职业选手年龄等进行了明确规范——有些报道总是会说法国政府支持电竞发展,更准确地应该是说,法国体育部外的一些部门支持电竞发展。


2015年,《数字及电子产品管理法》的发布才使电竞成为被法国政府认可的体育项目,但在里面补充解释写道“政府将尽可能宣传其竞技作用,并为可能的负面影响考虑,进行及时疏导来确保这一领域的经济活力”。


有意思的一点,这个《数字及电子产品管理法》是法国政府参考网民通过网络提交的大量相关提议而给出的指导方针。电竞正是在网上被点赞最多的决议,超过十万人参与,最终使电竞不再是仅供在线博彩的行业而是成为体育项目。


当时主管数字经济的国务秘书表示,电竞产业有权保留特有方式,成为正式项目意味着政府介入。后来,法国政府确实介入了,只是并非通过法国体育部,而是经济和财政部、内政部、劳⼯部在推动着法国电竞的制度化——上面提到的2017-871法令是由内政部所监督的,2017-872法令是由劳工部所监督的,而在经济和财政部的提倡下,法国电子竞技协会成立了。


2016年,法国政府方面与电竞的“私人参与者”坐在一起开会,根据参与者的说法,“其目的是建⽴⼀个法律框架”。法国电子竞技协会受到经济和财政部的管理,其架构为:最上层是有总裁、副总裁以及秘书长的董事会,下面是有12名民选成员的执行董事会。


这12名成员是从版权方(包含两个工会)5人中选出4名代表,从俱乐部、联赛、主办方、媒体、制造商等60人中选出4名代表,从职业、半职业、业余选手等3000人中选出4名代表。可以说,非常罕见地,选手也能坐上谈判桌。


法国电子竞技协会的主要任务并不是把电竞往体育方向上推,而是定义、限定和量化法国电竞,为行业提供清晰可靠的数据。还有像2015年《数字及电子产品管理法》补充解释提及的,它要成为对话者,为可能出现的公共问题,比如游戏成瘾等,提出解决方案,对抗那些有害影响。


虽然法国不说esports,但它对电竞做好了准备。


2019年,法国政府方面发布了2020-2025年的电竞战略。


第一是促进负责任和具有社会价值的电竞实践的发展,简单说是让更包容的电竞成为社会纽带。


第二是支持创建相关培训课程,特别关注高水平选手,为大学前后的高潜力玩家设置适应电竞的培训课程,并且监测电竞培训需求的发展。


第三是实施支持法国电竞玩家发展的政策,包括给电竞行业的参与者提供支持和融资解决方案、鼓励形成结构化和有竞争性的法国电竞产业。


第四是增加法国电竞生态系统对行业参与者和投资者的吸引力,这里最重要的一项应该是使电竞成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和残奥会国家遗产计划的组成部分。


负责介绍2020-2025年法国电竞战略的官员道:“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到 2025 年使法国成为欧洲电竞的领导者,并成为世界上走得最前面的国家之一。”


应该说“小蜜蜂”背后的法国电竞正在给出区别于韩国的另一种发展思路。


本文转载自《电子竞技》杂志,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法国不说“esport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