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毅的担忧真来了 越南足球到底有多强?

当年中国惨败泰国的时候,范志毅曾说:“也许后面就要输给越南了。”当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或许在心痛,或许在愤怒。然而如今发生的一切告诉我们,这话好像要成真了。

2019-01-11 10:00 来源:腾讯体育 0 3680


禹唐体育注:

扎耶德体育城体育场东看台上,2000多名越南球迷点亮了手机的电筒。红色海洋中闪耀着点点繁星,让人想起了半个月前的美亭体育场。


12月15日晚,越南富国岛万人空巷。这个盛产东南亚第一调味料鱼露的地方,近几年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但是在这一天,当地人几乎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聚在街头守着电视一起观看“铃木杯”决赛第二回合越南vs马来西亚的比赛。


富国岛的经济水平远还不及岘港、芽庄那些旅游业发达的城市。低矮的小木棚里,你总能看到十几个人围在一个电视机面前。机器大多是盒子一样的显像管电视,那场面像极了80年代家家户户围坐在一起观看中国女排五连冠的样子。


最终,越南队1-0击败马来西亚,总比分3-2获得冠军。胡志明市变成了不夜城,人群在疯狂庆祝。几乎所有人穿着的、挥舞着的东西都是红色的,那是越南国旗的颜色。


当年中国惨败泰国的时候,范志毅曾说:“也许后面就要输给越南了。”当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或许在心痛,或许在愤怒。然而如今发生的一切告诉我们,这话好像要成真了。


足球成第一大运动举国关注


越南队亚洲杯首战赛前3小时,扎耶德体育城体育场外就已经能看到众多身穿红色T恤的球迷,胸前那一颗黄色的星星显示了他们越南球迷的身份。


他们上一次站在这个赛场还是43年前,看台上的年轻人那个时候大多没有出生。但现在,他们在现场用自己的方式为球队助阵。他们构筑红色的海洋,阵仗甚至超过了前一天中国的比赛。这是亚洲杯开赛以来最有特色的一次球迷亮相。


尽管他们最终还是输给了比他们更加优秀的伊拉克队,但越南队这支本届杯赛平均年龄最小的球队在比赛中展现出来的自信,足以令人惊叹。


如果二十年前问越南人最喜欢什么运动,当地人一定会告诉你:武术、象棋、藤球或者赛牛。但近几年,足球已经成为了越南人最喜欢的运动。


铃木杯决赛那天晚上,越南人举着国旗,乘坐当地最常见的摩托车,在街上尽情狂欢。越南政府看到这个场面,甚至一度担心他们的国家会成为世界足球流氓的又一个滋生地——因为这样的场面,他们从未见到过。


那一天,无论他是否关心铃木杯,都无法忽视越南街头的火热景象。


三浦俊也曾经在2014年10月就任越南队的主教练,2016年被解聘。他回忆起在越南的那段生活,每每球队赢球,从赛场到酒店平时20分钟的车程,赢球后甚至要开4个小时,因为越南人民都会到街头疯狂庆祝。越南足协甚至曾经叮嘱他不必亲自开车,并为他配了私人司机。当时这位司机多次交通违章,但是只要指着三浦说这是“国家队主教练”,警察都会放行。这也体现了足球在越南的地位之高。


随着越南足球的崛起,有国家队比赛的日子似乎成为了全国的节日。去年在常州进行的亚青赛决赛,大量越南人来到常州为球队现场助威,整场比赛上座率达到6200人,这个数字超越了上届杯赛。为了方便在越南国内的球迷关注比赛,美亭国家体育场内架起了大屏幕,球迷可以来到这里一起观战。那一天,就连一些医院都破例打开电视直播这场决赛,为了预防病人看球情绪太过激动,甚至在诊室备好了急救设备。


这是越南人对足球的疯狂。


他们对于足球的热情和痴迷不仅于此。越南队此前征战铃木杯,还从未在主场赢过比赛。2018年的铃木杯小组赛越南vs菲律宾比赛前,越南足协运来了40块巨大的圆形石头围在他们的美亭国家体育场外面。他们大兴土木,希望用这种方式改变风水,帮助越南国家队获得比赛的胜利。


富豪支援青训 越南足球得益


本届亚洲杯,平均年龄最小的球队是就是越南队,仅23岁。这个数字尽显越南队青年军气质。


2016年U19亚青赛,他们晋级4强,首次挺进世青赛;2017年U20世青赛,他们与法国、新西兰、洪都拉斯同组,在新西兰身上收获了队史第1分;2018年,他们在成绩上迎来收获,亚足联U23锦标赛闯入决赛;亚运会闯入四强;东南亚杯夺冠。亚洲杯首战,伊拉克89分钟的任意球绝杀,3-2击败越南,才终结了他们2年间18场国际A级赛的不败纪录。


他们有几乎全亚洲最优秀的年轻球员,横向比较甚至超越了亚洲很多传统强国。


越南足球从去年开始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最重要的原因在于12年前越南足协兴起的青训潮,发起人是越南首富段元德。这个富可敌国的首富旗下的嘉莱黄英集团出资和阿森纳深度合作,创建了嘉莱黄英-阿森纳JMG足球学院。其前身嘉莱黄英足球学校早在2001年就成立了,和国外成功足球俱乐部合作是这个足校采用的新的青训模式。


不过,这次合作不是让足校只挂着这些豪门俱乐部的名声,却没有任何收获。阿森纳教父温格亲自推荐了格拉琛-纪尧姆担任青训总监,整个足校的体系采用了法国的青训模式。阿森纳队还会定期出访越南,加强跟足校的交流,甚至带来了科斯切尔尼这样的球星跟越南的孩子们一起训练,更提高了足校的孩子们对于足球的热情。


嘉莱黄英-阿森纳JMG足球学院坚持前往英格兰拉练,并且和当地的英超梯队进行热身,对方都派出最强的阵容,如此高质量的热身有助于年轻人迅速的提高自己的水平。像“越南梅西”阮公凤、阮俊英、梁春长、阮文全都是嘉莱黄英青训营的成果。因为嘉莱黄英的成功,其他俱乐部也效仿他们的模式,比如河内FC就选择和日本进行深度的合作。


“我想我们越南足球近几年成功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的青训,除了嘉莱黄英足校,PVF的成功也不容忽视。”来自越南电视台的记者潘国孝在接受腾讯体育采访的时候这样表示。


PVF(越南足球天赋与发展基金会)不同于嘉莱黄英推崇国外青训模式,他们更注重结合越南足球自身的发展模式,培养本土精英。“PVF是由越南最大的不动产巨头VIN GROUP出资建成的,但它没有任何的盈利性质,所以是基金会。像何德征这样的球员就是出自PVF。他们虽然更注重挖掘越南足球自身的发展模式,但也不是完全不接受外来的东西。2017年他们就签下了吉格斯作为总监,2018年总监换成了特鲁西埃,这在当地都引起了非常大的关注。”潘国孝特别提到,PVF之前曾拿下越南乙级联赛的冠军,按照惯例应该升入甲级联赛,但是为了锻炼年轻球员,他们放弃了升级的资格。这一点也凸显了PVF对于青训的重视。


来自前澳大利亚SBS电视台的名记斯科特上个月刚刚前往了位于红河三角洲的PVF基地,据他的描述,那个基地规模大设备齐全,堪称他迄今为止见到的最豪华的基地:“我曾经研究过很多国家的足球发展,越南这个基地的所有设备都是最为齐全和先进的,还有配套的游泳池等一系列休闲设施,来到这里你就明白,为什么越南年轻人的足球水平会提高的这么快。”数据显示,这里亚洲目前最好的青训营。


联赛+青年锦标赛 体系远超中国


拥有9.3万人口的富国岛不算大,但在这里你能看到很多灯光球场。同是旅游圣地,这场面让人想起了泰国的清迈。


说到越南足球,潘国孝最引以为豪的还是他们的联赛体系,尤其是青少年的各级联赛:“没有这些青年各级的国内联赛,就没有现在这支年轻却强大的越南队。”


越南从2012年起正式成立国内超级联赛,他们一直在努力把联赛做的更好。初期一度也出现过欠薪等情况,但是越南足协加大力度彻查清理这些问题,短短两年就基本清除了这些不健康的东西。


目前越南联赛分为4级,顶级的V联赛共有14支球队,第二级别的甲级联赛属于半职业,共有10支球队,也会有升降级制度;第三级的乙级联赛,有22支球队;第四级还有丙级联赛。目前越南在前两个级别的联赛发展得非常好,后面两级则依然出现参赛球队不固定的情况,尤其是丙级联赛,也的确有球队因为资金问题难以维持,2016赛季甚至出现了只有4支球队参加的情况。“因为整个联赛体系太大了,越南毕竟不是一个富有的国家,能够让那么多企业参与到足球中。越南足球的发展更多集中在青训培养上。”潘国孝这样表示。


正是因为越南对于青训的重视,他们各个年龄段每年都会进行锦标赛,按照地域划分打预选赛,每个区域前两名参加决赛阶段的比赛。“青年锦标赛的审核甚至比联赛还要严格,从来不会因为什么其他的备战都进行调整,无论是球员还是球迷都已经习惯了在固定的时间去观看青年锦标赛,因为很多联赛球队的梯队也会来踢青年锦标赛,所以受关注程度不亚于我们的顶级联赛。”潘国孝说,“国家队的很多年轻球星都是在这些比赛中被打造出来的”。


政治撬动足球 日韩助力发展


越南队抵达阿布扎比的第一天,上午入住下午就来到扎耶德体育场进行了第一堂训练课,有趣的是,除了越南电视台的两组记者前来现场拍摄训练之外,看不到其他越南记者。“我们的确来了很多记者,但多是摄影和文字记者,他们都在等待我们拍摄的素材来进行报道。”潘国孝这样介绍。


在训练开始前二十分钟,就有两名供职于韩国报纸的记者到这里,之后又来了一家韩国的电视台。而他们想要采访的对象是越南的主教练朴恒绪。


朴恒绪执教过K联赛球队,也曾在韩国青年队和国家队都有过执教经历。但毫无疑问他的教练生涯第二春是在越南开启的。


曾辅佐希丁克的朴恒绪从荷兰人那里学以致用,执教越南队后战绩优异,率队铃木杯的夺冠,更是让他成为了全越南的英雄,越南人甚至高呼要归化他。目前,他和越南队的合约签到了2020年,越南足球的野心也已经到了世界杯。“不过现在参加世界杯对我们来说可能还太早了,如果能够进入世界杯最终外围赛(12强赛)对我们来说就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了。”潘国孝这样介绍。


亚洲杯首战,越南2-3遭伊拉克绝杀。赛后发布会上,朴恒绪一度打断新闻官,希望能够多留一些问问题的机会给越南和韩国记者。发布会结束,他走下台与每一个越南记者握手。“他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教练。”一名越南记者说。


朴恒绪在越南的表现也引起了韩国政界的关注。铃木杯夺冠之后,韩国总统文在寅专门发表了贺电,称“韩越两国是朋友关系”。去年3月,朴恒绪带领越南队回韩国踢热身赛,当时文在寅甚至亲自到训练场接见,这件事情也引起了韩国国内的关注。毫无疑问,朴恒绪和足球成为了两国政治的一个纽带。


无独有偶,去年10月,日本足协和越南足协续签了合作伙伴协议,为期三年。这次签约是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越南总理的日越首脑会谈之后促成的。这在日本足球对外的一系列合作中,级别规格也是相当高的。日本将会同越南进行教练、媒体市场营销、裁判等方面的交流,对男女足和梯队、联赛进行交流辅导,甚至在体育医学、足球设备管理都提供相关的辅助。


足球撬动政治,在越南足球发展的背后,不仅仅有金钱的辅助,政治力量介入也加速了他们的发展步伐。


问到潘国孝他们对于这次亚洲杯的期待,作为记者,他们的想法更加冷静:“因为我们同组的对手太强了,其实小组出线难度还是很大。但是因为U23亚洲杯和铃木杯的成功,整个队伍信心的提升非常大,我们期待能够再次有奇迹发生。”


本文转载自腾讯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范志毅的担忧真来了 越南足球到底有多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