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雪上项目发展不平衡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无论是成绩、影响力抑或是吸引力,越野滑雪等冬季运动中的基础大项在国内与自由式滑雪等技巧型项目相比均落了下风。在北京联合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后,打破项目发展不平衡的困局显得更为重要。

2016-01-25 11:10 来源:人民网 记者/刘硕阳 0 20256


禹唐体育注:

1月23日中午,第十三届全国冬运会(以下简称“十三冬”)结束了越野滑雪男子自由式15公里以及女子自由式10公里项目的决赛,解放军队的王强与黑龙江哈尔滨队的李馨分别将这两个项目的金牌收入囊中。然而这两场金牌之争的“风头”却被不远处的单板滑雪U型场地男子个人预赛抢走。无论是成绩、影响力抑或是吸引力,越野滑雪等冬季运动中的基础大项在国内与自由式滑雪等技巧型项目相比均落了下风。在北京联合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后,打破项目发展不平衡的困局显得更为重要。


项目发展不平衡


越野滑雪在全国冬运会期间遭遇的种种尴尬,同样作为基础大项的高山滑雪也“深有体会”。十三冬上,这些项目的参赛选手几乎就是国内从事此项目的全部运动员,“运动员少、水平参差不齐、普遍水准偏低”是这些基础大项的“通病”,其中高山滑雪项目的比赛更是处于“只要报名就能参赛”的窘境,而且越野滑雪本就不多的人才储备也正在萎缩。


“随着训练设备、方式方法的更新,目前国内越野滑雪项目的发展总体是向上的态势,但受场地等条件的制约,参与的青少年并不是很多。”郑树君是十三冬黑龙江哈尔滨代表团的成员,作为有着多年越野滑雪执裁经验的裁判,谈起越野滑雪项目的现状多少有些痛心。


相比之下,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等优势及潜优势项目并没有人才方面的担心。“空中技巧这个项目我们基本不用下去选材,都是别人主动向我们输送、推荐。”沈阳体育学院竞技体育学校校长刘大可介绍,作为培养出徐梦桃等诸多空中技巧项目人才的单位,沈阳体育学院在该项目上一直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如今,沈阳体育学院空中技巧项目的一、二、三线队已经达到30人左右的规模。“空中技巧等项目不适合大众开展,因此我们选材一直秉承‘少而精’的原则,打造‘高精尖’的队伍。”刘大可表示。


不过,缺乏亮点、难有突破则是空中技巧、U型场地等优势项目的“隐疾”。刘佳宇时隔8年再夺全国冬运会单板滑雪U型场地女子个人冠军值得敬佩,但也要得益于蔡雪桐等竞争对手的纷纷失误。而徐梦桃的受伤,让张鑫凭借两周动作便获得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女子单人冠军,这在国际赛场上是很难实现的。


项目各有难处


“中国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上的整体实力非常强,十三冬的赛事组织工作也非常好。”担任本届全国冬运会空中技巧项目裁判的国际雪联官员阿尔贝托称赞道,然而随后他话锋一转,“但是如果要找出一点改进的空间,就是中国选手的动作难度还不够高,这或许是他们未能在索契拿到金牌的原因。”


阿尔贝托的话点到了痛处。两年前的索契冬奥会上,中国男子、女子空中技巧项目的阵容均堪称豪华,其中女队由徐梦桃与李妮娜领衔,男队则由齐广璞和贾宗洋组成双保险。4人在决赛前两轮中均以高分分别进入到女子、男子最后的4人决战,却均因外国选手最后一跳中超高难度动作的超水平发挥而败下阵来,与金牌失之交臂。如何将高人一筹的个人实力转化为得分上的优势,是中国空中技巧队始终未能寻找到的答案。十三冬女子空中技巧比赛中,只有徐梦桃和孔凡钰选择了三周台的动作,“求稳”成了中国空中技巧等优势项目的选手更上一层楼的普遍阻碍。


而对越野滑雪等“弱势”项目来说,运动员苦、教练累、器材贵、条件差几乎成了每次冬季项目比赛都要拿出来说一说的老问题,在郑树君看来,解决这些问题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越野滑雪不能像空中技巧项目一样走‘高精尖’的路子,请高水平外教并出国训练,要想取得长足的发展还是要先在普及上下功夫。”


自己曾担任裁判的一场青少年越野滑雪比赛给郑树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本的小孩子摔了3次跤,照样领先我们一大截拿了冠军,我们在基础上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而2022年冬奥会的申办成功让他看到了希望,“希望借2022年冬奥会的东风,以及各种青少年上冰雪的活动,越野滑雪能够在青少年中有所普及。”


项目认知度待提高


在全国冬运会上备受冷落的越野滑雪,在国际比赛上受到的是怎样的待遇?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尽管从山下的阿德列尔小镇前往比赛场地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路程,需要换乘大巴、缆车等4种交通工具,但赛场的观众席上基本座无虚席,赛道两侧站满了观众,使得运动员比赛全程都是在观众震耳欲聋般的欢呼声中进行。


国内外为何反差如此之大?“国内对滑雪的认知程度不高”,这是黑龙江省高山滑雪队教练任立刚找出的原因。认知度不高的背后是滑雪文化的缺失,郑树君介绍,在欧洲,越野滑雪是人们滑雪健身的主要方式之一,“在欧洲最流行的就是大众越野滑雪,背起一副雪板前往大自然的雪地中滑行是非常普遍的健身方式,而国内的大众滑雪运动场地还是以建在山上的雪场为主。”


越野滑雪文化的盛行,使得卢森堡、列支敦士登等国都诞生过越野滑雪的世界顶尖高手,相反,文化的缺失令这项大众运动在国内成了“少数人的游戏”。因此在郑树君看来,普及运动、扩充人口、培育文化是发展越野滑雪的题中应有之义。


领悟文化同样也是突破空中技巧等优势项目困局的“药方”。作为极限运动,空中技巧、U型场地等项目本身的文化内涵便包括挑战极限、展现自我。在“难”和“稳”的选择题上,不少国外选手选择前者,便是极限运动精神的体现。上届全国冬运会男子U型场地男子个人冠军张义威夺冠后怒摔雪板,称“不愿因对手失误夺冠,更愿凭自身难度胜出”,一两年之后,张义威便已成长为该项目的世界顶级选手,他的成功并不是巧合。


本文转载自人民网,原标题:雪上项目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