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改革雷声够大,但雨点呢?

昨天,清华大学与中国足协共同举办了中国足球论坛,与上午反响平平的讨论内容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下午中超数支俱乐部的管理层人员对目前足球资本市场的吐槽所引发的强烈共鸣。

2015-11-10 15:10 来源:禹唐体育 0 48507


禹唐体育注:

日前,德国男足公布了最新一期国家队大名单,今年夏天从意甲转投土超的前拜仁锋霸戈麦斯入围。在接受土耳其媒体采访时,戈麦斯表示很庆幸当初没有选择来中超踢球,尽管这里很有钱,但不是踢球的地方。戈麦斯对中超的这种认识或许已与当前中超实际水平有所出入,但我们也不禁要问,中超何时才能摆脱外界对其“有钱”、“低水平”的印象呢?


在上周六举办的第六届财新峰会的体育产业论坛上,引起现场最大反响的发言人我想大概就是魏纪中魏老了。身兼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以及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的魏老虽然年近80,但面对公众确实敢于直抒己见。

 

在魏老看来,所谓的“体育产业的春天”一直存在,之前只不过是因为政府机构对有限体育资源把控地太过严格。那么以中国足球为例,虽然足改方案已经出台了许久,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也开了不少,但目前看来还是仍未全面落实。

 

用魏老的话来说就是“上层放开了,中层还没有放开”——中国足协的会员是各地方足球协会,而各地方足协则是各地方体育机构的事业单位。也就是说,一个名义上的民间组织,它的会员还是政府的,那么这个民间组织恐怕就很难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民间组织。


 

不过一旦足协成为真正的民间组织,那么它与政府的关系还能像现在这样进行深度的合作与沟通吗?会不会出现像各地方消费者协会那样的无力局面呢?足协成了真正的民间组织后,如何对其工作成果进行考量与监督?再出现卡马乔那样的事件谁来对此负责呢?球迷心中一系列的问题目前为止也仍未得到有效的解答。

 

我们再来看地方足协的情况,以重庆为例,现在,重庆足管中心是自收自支单位,场地、资产等什么都没有。对此,重庆市体育局副局长张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总局领导说,对于足协改革,体育部门要“扶上马送一程”,首先他们要为地方足协找好“马”,让足协有资源,资源可以从政府、社会,可以成立足球事业基金会,用财政、体彩可以撬动社会资源,以此来搭建平台——那么在禹唐看来,目前地方足协对这次足球改革仍存有疑虑的点就是在于其自身存在的正当性以及生存能力的问题上。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随着中超的商业价值持续获得提升,地方俱乐部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已经从依赖逐渐向独立进行着过渡,经济上的独立性给地方俱乐部带来的是政治上的独立性。因此,我们的思路就转向了如何能使地方足球俱乐部获得足够的经济独立性,换言之,如何保证其尽可能地在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获得长足的盈利增长呢?

 

昨天,清华大学与中国足协共同举办了中国足球论坛,与上午反响平平的讨论内容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下午中超数支俱乐部的管理层人员对目前足球资本市场的吐槽所引发的强烈共鸣。吐槽的内容呢归结起来就是自己俱乐部生存不易,改革红利一点都还没尝到,中国足协拜托你动作快一点,开了那么多会可以开出个可以具体落实、真正利于俱乐部发展的内容来吗?


 

按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助理张四化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中国足球政策的雷声够大,但雨点是一点都没见着”。到目前为止,虽然体奥动力“启航”发布会也开了,5年80亿元的版权费也被讨论了好久,但具体到各俱乐部的分配方案则是至今未见,而各俱乐部能否参与到分配方案的制定中去也仍是个未知数。

 

在分红问题上,原先足协所占的36%究竟该如何分配也是一个热议的话题。随着近年来中国足球特别是中超球队大搞“军备竞赛”,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客观上各俱乐部的运营成本都大大增加。

 

不说恒大国安这样的大俱乐部,我们就以河南建业为例,根据其俱乐部助理总经理王中仁先生的说法,像他们这样的中小型俱乐部如今每年的运营费用已经从之前的1亿人民币上涨到了2.5亿人民币。

 

而用辽宁宏远足球俱乐部总经理黄雁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如今的中超俱乐部都是富二代,都是老子有钱,我们自己是无法养活自己的”,要知道这可还是发生在青训做得相当不错的辽宁足球身上。有趣的是,黄雁先生还特意提醒今年强势冲超成功的延边俱乐部要做好大成本投入的心理准备。

 

所谓的5年80亿的版权费如果在现行的分配制度下,前两年分到各支俱乐部手中的也只不过四五千万人民币——还不到一个千万欧元级的外援身价而已。对于恒大上港这样的俱乐部而言,其助推力或许没有外界热炒的那么大——当然这毕竟也好于如今的收入状况。


 

外援的身价是高,本土球员的要价也不低,孙可、吴曦等人6000万、8000万人民币的身价中的水分究竟有多少,相信大家也心知肚明。而就普通球员而言,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他们的年薪要求若为300-500万人民币,那么这些数字都是税后的,俱乐部还需为其支付45%的税,因此俱乐部运营成本的水涨船高也是可见一番,更遑论安保、场地等等运营内容的投入了。

 

我们还是拿魏老的话来说,在这个国内最先提出“体育产业”与“奥运经济”概念的“体育产业之父”看来,目前中国的体育还谈不上“体育产业”,我们只能用“体育商业”来进行描述。其理由自然也与俱乐部的高层们一样,中国体育还未拥有产业化的生态环境,而是仍处于投入大于产出的前期发展阶段中。

 

要想中国足球真正得到长足进步、足球产业获得良性产业生态,那么就离不开各方的努力,无论是中国政府、足协、教育部、体育总局还是各俱乐部、各学校乃至各位足球爱好者都需要投入其中。

 

要想真正淋到雨,光靠雷声自然是不够的。


本文系禹唐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