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超级赛紧盯亚洲市场 赞助商热衷羽毛球项目

一个在中国无人不知的运动项目;一家全力进军中国的食品赞助商;一位中国人最为熟悉的大童话家。羽毛球、曲奇、安徒生,本周在欧登塞举行的丹麦羽毛球公开赛上成功“合体”。

2015-10-20 08:35 来源:广州日报 0 44470

 

禹唐体育注:

一个在中国无人不知的运动项目;一家全力进军中国的食品赞助商;一位中国人最为熟悉的大童话家。羽毛球、曲奇、安徒生,这最为国人熟悉的丹麦三宝,本周在欧登塞举行的丹麦羽毛球 公开赛 上成功“合体”,目标一致地锁定中国市场。

 

丹麦三宝之羽毛球:


中国与丹麦在体育上最大的共同之处莫过于羽毛球项目。中国羽毛球多年以来一直当仁不让地雄踞世界霸主宝座,而丹麦作为欧洲传统羽毛球强国,早在90年之前便出现了首个羽毛球俱乐部。


历年以来,丹麦培养出的羽毛球名将位列欧洲之冠,当今的世界羽联主席、丹麦人拉尔森正是奥运会历史上首位羽毛球男单金牌得主。在560万人口当中,丹麦的羽毛球人口达到35%,即将冲破两百万大关。在这么一个拥有深厚群众基础以及历史传承的羽毛球强国举办公开赛,民众的关注度以及办赛的专业程度之高可想而知。


在2009年之前,丹麦公开赛就如深闺中的美人,外人知道她的好,可惜始终未能一亲芳泽。终于,丹麦羽协与承办城市欧登塞发现了症结所在,从7年前开始,两者联合出资,每年邀请来自亚洲五大羽毛球强国的媒体前来采访报道,“美人儿”决定掀开神秘面纱。


在最初的5年,中国、马来西亚、印尼、印度、日本平分秋色,各有一家媒体获得邀请。除了比赛本身,丹麦人充分利用赛事的间隙安排各种宣传欧登塞的活动,也让亚洲媒体获得了解该地人文、经济、民生的宝贵机会。一开始,他们对于各国的受邀媒体一视同仁。


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尤其是中国游客的增长,主办方对中国媒体也就是本报记者越发“偏心”,几乎每个活动都带着明显的打开中国市场寻找商机吸引游客的野心与目标。从2013年开始,丹麦方面开始加大邀请中国媒体的力度,根据主题的不同,去年邀请了两名专注环保题材的记者,今年则请来了与食品有关的杂志撰稿人。

 

在世界羽联每年举行的12站最高级别的超级系列赛中,只有丹麦公开赛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走在最前端,把地球另一端的亚洲媒体请到了丹麦。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对于邀请亚洲媒体的举措赞赏有加,因为羽毛球是为数不多的丹麦与亚洲国家的体育方面的共同点。


经过连续7年的宣传,丹麦羽协确实收到了理想的效果,每年的这个时候,关于比赛不仅局限于丹麦本地,远在亚洲也有大面积的密集式报道。


丹麦三宝之安徒生:


丹麦公开赛曾经由哥本哈根以及奥胡斯承办,自从落户欧登塞之后,丹麦羽协认定了这是最适合不过的举办地。位处菲英岛的欧登塞离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大约两个小时车程,是童话家安徒生的出生地。


安徒生一直是欧登塞最大的卖点,尽管这位童话家70年的人生中只有少年时代在这里度过,但是,从收藏手稿与剪纸的出生小木屋,到少年求学的贫民学校旧址,再到母亲当地浆洗衣服赚取生活费的河畔,沿着旧城石板路上一个个脚印,210年之前安徒生在这里度过的14个年头历历在目。


欧登塞政府愁的不是这座城市的知名度,因为但凡到哥本哈根观光的中国旅游团,几乎无一例外都会顺道到此一游。可是,正因为两座城市距离太近,无论是旅游团还是如今日益增加的自由行背包客,他们往往更多选择一日来回。


菲英旅游局从2012年开始介入对亚洲媒体的接待,尤其重视中国媒体的反馈意见。两年前,本报记者从菲英旅游局获得的数据,是中国游客的年入住率不到2000个晚上。对于安徒生故乡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让人满意的数字,毕竟这位童话家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


仅仅两年,欧登塞已经不需要为此愁白了头,因为中国游客的数量呈几何级别迅速飙升。以位处市中心的四星级“第一酒店”为例,中国队连续两年选择在比赛期间居住在这里,记者到酒店吃早饭的时候发现每种食物均标注着中文名称。一开始,还以为这是因为中国队的关系,事实并非如此。


酒店的服务生告诉记者,因为中国游客越来越多,他们时常会询问食材的类别。确实,要不是中英文双语注明,有机脱脂酸奶、草莓大黄酸奶、森林果莓酸奶和纯酸奶在外形上还真是让人傻傻地分不清。


从2012年开始一直负责亚洲媒体接待工作的菲英旅游局市场部负责人吉塔曾经请本报记者录制一个简单的视频,内容是讲述对欧登塞这个安徒生故乡的印象。她表示,难得来了中国媒体,必须抓紧机会了解更多反馈信息,因为中国市场是丹麦各界致力开发的重点。


可是要找准门路并不容易,毕竟中西文化差异让丹麦人很多时候拿捏不准力度,往往闹出弄巧成拙的笑话。于是,羽毛球名将皮特·盖德一度被视为丹麦商界趋之若鹜的“中国通”,他甚至在丹麦公开赛期间以特别嘉宾身份在当地商人的聚会上讲解与中国人的相处之道。吉塔今年不用发愁了,因为旅游局顺应潮流招入一名中国雇员,发微博与微信从此零障碍。


丹麦三宝之曲奇:


丹麦曲奇在中国深入民心,这几乎成为国人探访亲友的首选礼品。2015年之前,安徒生是丹麦公开赛的最大卖点,今年被新成员丹麦曲奇抢去不少风头。


丹麦公开赛以往只有一个冠名商,今年增加为两个,加入赞助的正是曲奇企业。开赛当天,记者拿到的媒体包中分量最重的礼物就是一个曲奇礼盒。组委会给林丹送上的生日礼物中也有一盒曲奇。


秩序册上其中一篇双语文章,描述丹麦曲奇如何通过赞助羽毛球队达到双赢。以丹麦头号男单约根森为主角的曲奇品牌宣传海报,几乎遍布赛场各个角落。不过,最抢眼的也是最有趣的,莫过于丹麦队员的胸前广告。约根森等主力的球衣上大大地印有“皇冠丹麦曲奇”6个汉字。


“我和我的队伍现在拥有了强大的合作伙伴,我们的赞助商是一家在亚洲市场占有很大份额的企业,而丹麦羽毛球在亚洲尤其是中国拥有很高的认知度,所以我认为两者强强联合,是非常明智的做法。”约根森说。


约根森今年5月随丹麦队来到东莞参加苏迪曼杯,在与赞助商签约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被打造为头号球星。他在8月的雅加达世锦赛上淘汰了林丹,最终收获铜牌,这也是欧洲男单选手近年来的最佳成绩。


丹麦丹尼诗特色食品有限公司CEO艾瑞克表示,羽毛球是一项国际性的运动,它所体现的激情、活力、挑战与旗下皇冠丹麦曲奇的品牌主张高度契合,“我们赞助这样的体育赛事,有助于全力打造我们的品牌形象,提升整个行业的影响力。”他并不否认胸前广告以中文呈现正是针对中国消费者,在短短的半年间,他已经看到了明显的效果。


丹麦羽毛球队是从今年二月开始与曲奇企业联姻的,双方的首次合作期为三年,除了今年5月的苏迪曼杯之外,明年的汤尤杯以及后年的苏迪曼杯,任何丹麦国手在参加团体大赛的时候均需要穿上印有“皇冠丹麦曲奇”中文胸前广告的战袍,即使拥有个人赞助商的队员也不能例外。


尽管丹麦队在苏迪曼杯上未有佳绩,但是赞助商真切地感受到羽毛球项目在中国的热度,该品牌从签约国家队到逐渐扩散至个人,如今已成为6名国手的个人赞助商。艾瑞克表示:“以往我只是关注足球新闻,现在更关心羽毛球的赛况。在赞助丹麦队之后,我们之间并不仅是球队与赞助商的一纸合同,很多队员经常会短信告诉我比赛成绩及身体情况,我觉得大家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值得一提的是,鲍伊/摩根森等5名双打选手获得了另外一个曲奇品牌的赞助,结果,他们因为赞助商冲突而未能参加苏杯。由曲奇引起的纠纷即将得到圆满解决,鲍伊等人也顺利回归国家队。


这起事件也让外界猛然发觉,羽毛球成了曲奇企业争抢的香饽饽。这无非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看中了羽毛球在拓展中国市场的桥梁作用。上任仅两周的丹麦羽协CEO杰森透露,关于曲奇的不愉快事件已经过去,他非常庆幸在寻找赞助商越来越困难的今天,羽毛球队因为被中国大众所熟知而出现“供不应求”。

 

本文转载自广州日报,原标题:丹麦超级赛紧盯亚洲市场 赞助商热衷羽球成福音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