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身行业疫情下生存现状调查

收入结构单一,意味着将面临收入清零风险。重度依赖线下课时费、售课提成的健身教练,已在长达1个月的疫情中断掉了收入来源。

2022-04-23 10:00 来源:精练GymSquare 0 6893


再次错过整个春季旺季,正让健身行业面临巨大的生存挑战。


这场卷土重来的疫情,已袭卷了包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苏州等为代表的全国一、二级健身市场。


以受疫情影响最广,且暂无大面积复工消息的上海为例,全市线下健身场馆的闭店周期已接近2个月,对于大量承租单位属于个人或是商业地产的门店,要在无现金流收入的情况下,承担难以预计的房租成本。


健身教练更为弱势,复工的遥遥无期让他们再次陷入困境。收入结构单一,意味着将面临收入清零风险。重度依赖线下课时费、售课提成的健身教练,已在长达1个月的疫情中断掉了收入来源。


反应2022年疫情下全国健身行业生存现状刻不容缓。


精练GYMSQUARE旗下中国健身行业研究团队「精练研究院」,已面向全国受影响健身房发起调查,旨在反应全行业生存现状,以及为从业者提供发声窗口。


截至目前,共分别收到111份来自健身房场馆主,以及226份来自健身教练的问卷调研结果。调研对象所在的核心城市包含上海、广州、深圳、成都、苏州等受疫情影响最大的健身市场。


结合从业者深度定性访谈,我们总结出这份《2022疫情特刊|健身行业生存现状调查》,供全行业在疫情特殊时期下作为参考。


大部分受疫情影响场馆主,可能已经持续了长达1个月的闭店。


截至4月17日,本次问卷调研的健身房经营者中,共有29.7%表示闭店时长已达到1个月,还有18.9%表示,闭店时长已超过1.5个月。


另外,当前已有3.6%的经营者选择彻底关闭门店。


“经历这次疫情后,也许有20%以上的健身房会倒下,并更接近于末尾淘汰。”——上海某健身公司从业者


当然,也有27.9%的场馆已在本轮疫情下复工,具体的复工进程则各不相同。


即便已经开门营业,但大部分门店的营收只恢复了20%-40%,这在已复工健身房中共占到35.5%。至于恢复程度达到80%甚至接近100%的则只有少量比重,具体为12.9%。


在谈到对于本次疫情对门店构成的最大挑战时,「房租人员成本」位列第一,占比达到75.7%;其次是对现金流储备压力,占比68.5%;第三则是市场拓展受阻的担忧,占比60.4%。


对于线下重实体投入的健身房而言,房租人员的成本问题依然是最大压力源。


以一线城市为例,健身工作室的房屋租金交付形式通常为「押二付三」或「押一付六」,因此,在疫情刚开始前刚刚结束上个租金周期,且未交付下个周期租金的场馆主或许相较幸运。


相反,如果刚处于创业投入期就遭遇疫情,处境则十分艰难。


“今年3月开业,开业第一个月营收全部交房租13万,结果从4月4日停业到现在,一分钱未入账且即将发工资,可能会出售一部分我自己的股份来支撑经营。”——成都某健身工作室从业者


面对本轮疫情的自救措施中,「和房东商讨减租事宜」、「减少人员成本」的比重几乎并列靠前,占比都超过45%。


「开源节流」无疑是应对疫情关键,而这都要求经营者去主动争取。


3月31日,国资委发布《上海市国有企业减免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房屋租金实施细则》,但这份主体针对国有企业的房租减免细则,对于大部分健身场馆来说很难应用。


在主动商讨减租的成果上,最终只有15.3%的场馆主表示有收到房租减免的帮助。


在所有自救措施中排名第一的是「开展线上健身业务」,占比达到47.7%。


从近两年的验证来看,这也许不是一项能直接带来大量现金流的业务,但却是疫情当下和会员间保持连接,以及补充教练员收入的很好方式。


本次调研中,总共有32.4%的经营者认为「必须要做线上健身业务」。


“作为俱乐部经营者,已尝试将三大核心业务拓展只线上。首先是销售业务,通过抖音渠道进行预售;其次是基于线上直播授课的私教业务,大部分都使用会议软件进行;最后是8-16人团操小班课,以线下课程10%的价格进行销售。”——上海某大型俱乐部经营者


对于仍在封控期的健身房经营者来说,也并非都选择在解封后立刻恢复营业。


根据问卷调研结果,分别有7.9%、3.9%的健身房经营者表示,即便疫情解封但依然会暂缓复工,甚至直接闭店。但绝大多数的选择是立刻复工,占比88.2%。


“我会在解封后立刻复工,但同时筹备别的出路,如果新项目做得好,就不从事健身了。可能我比较悲观,就算不封控,当经济衰退时大家的健身意愿也减少了,因此我会考虑做点能让人愉悦的生意,比如咖啡、按摩等。”——成都某健身工作室创始人


有关用户回流方面,全国健身房经营者的预期也有所集中。预期用户回流60%-80%,共占到46.1%。


另外,用户回流40%-60%和回流80%-100%的预期在比重上持平,都为19.7%。


传统私教这一现金流来源,依然是大部分场馆主在今年更倾向于开展的业务,比重占到65.8%。


以及受访经营者对小团课的倾向已超过了团操课,前者比重达到36.9%,后者为31.5%。


在业务规划上还值得一提的是,相比2020-2021年大热的瑜伽、普拉提(23.4%),已有更多经营者选择倾向于孕产、青少年、老年等新人群内容(27%)。


对于今年门店经营策略的调整,「探索收入渠道」、「加强内部培训」的比重考前,分别占61.3%和48.6%。


相比之下,「拓展门店规模」、「招募更多员工」的比重排名靠后,分别为26.1%和21.6%。


很显然,比起拓展规模,更多人会在今年选择继续修炼内功。


我们在最后收集了经营者对未来3年行业发展的信心,其中,持「非常看好」的占比22.5%,持「一般看好」的占比60.4%,持「不太看好」的占比13.5%。


相信具体落到各个城市,又会在信心层面产生不同的答案。


“自今年3月疫情扩散后,比起上海,深圳的场馆主是更为积极乐观的——虽然封城时间长达6周,但确实是有盼头的。然而到了上海这边,虽然初期并没有宣布封城,但后续无止境封控,其实会让很多场馆主心理落差加大,信心反而会相对更低。”——深圳、上海某健身公司从业者


在所有受本次春季疫情影响的健身教练中,正完全处于停工状态的占比为45.1%,而线下停工转向线上健身工作的教练仅占到24.3%。


除了已经复工回归健身房工作的教练外(23.9%),还有一部分教练(6.6%)正在从事非健身行业工作。


在疫情扩散面积更广的上海,同样有很多健身教练自发参与到自愿者队伍,帮助协调社区核酸检测、物资发放等工作,同时也有教练选择成为配送员,配送城区内生活物资,并挣得一部分收入。


“上海这轮疫情来临后基本宣告失业,现在给自己小区的居民做配送服务,能补贴我自己的一部分收入也有社会公益性质,这比起全市范围内的配送更轻松,点对点压力也更小。”——上海某工作室私人教练


很多仅靠线下课时费作为唯一收入渠道的教练,正面临收入清零的困境,当前有39.4%的健身教练表示「几乎没有收入渠道」。


而在和健身相关的收入中,26.1%属于已经复工的教练,至于能够从线上健身获得收入的只有25.2%的比重。


除此以外,从非健身行业获得收入的教练员占比15.5%,其他还有场馆经营者补助(6.6%),以及亲戚朋友帮助(7.5%)。


具体的收入变化上,共计有35.8%的教练表示,都经历了收入减少80%-100%。


收入减少<20%的只有8.8%,而在面临收入减少的教练人数上,也随着减少幅度的增加而增加,呈阶梯增长。


3月以来,对于全国受疫情影响的教练来说,生存情况都不容乐观。


我们也统计了教练员的应对策略。其中,65.5%的教练选择在当下修炼内功为复工做准备,这一选择比重最高。


“对于疫情我可能已经习惯了,不像第一次疫情那么惊慌失措,除了探索收入渠道方面,当前也在自主学习抖音内容的运作技巧。因为模式已经完全转变,内容消费习惯已完全趋于视频类,健身也是一样。”——上海某俱乐部团操教练


如果要说能带来直接收入,从事副业可能是为数不多的收入来源,36.7%的教练选择当下从事副业。


“比起当教练,做社区配送单位时间产出肯定是更低的,我的跑腿费是商品总价10%。现在将近10小时的工作收入,其实比不上之前工作室3小时的收入,再加上租电动车的成本和住青旅的成本,整体收入不算多。”——上海某工作室私人教练


线上健身不算是疫情下获取直接收入的最好方式,但依然有32.7%的教练正在经营线上健身。


问起具体原因,87.8%的教练表示是处于留存已有健身会员的目的,32.4%为转行博主做准备,另外也有20.3%旨在从线上获取相关收入。


“从2020年疫情到现在,做线上健身都不是为了赚钱,也很难赚到钱。相比之下,把留存作为目的更重要,我平均一节线上课堂中有40人,高互动人群占80%,甚至因此吸引到了包括央企在内的收费课程邀约。”——上海某自由团课教练


维护好现有的会员关系,也是复工后高效转化的前提。


针对疫情下会员维护的问题,除了在线健身之外,通过给予健身交流服务来做维护的教练居多,占比63.3%。但另一方面,选择不主动维护会员的教练也有18.6%的比重。


对于疫情过后的收入预期,认为自身收入恢复40%-60%的教练占比最多,为23.9%;紧跟其后的是收入恢复60%-80%,占比21.2%;预计收入恢复20%-40%的教练人数排名第三,占18.1%。


而认为自身收入能恢复到80%-100%的,仅仅只有14.2%。


总的来看,健身教练对疫情后收入恢复也不算乐观。


在本次被调研的健身教练中,共有13.3%认为经历本次疫情后,将会离开健身行业。


至于在目前不选择离开健身行业的教练中,共有44.9%选择在疫情后依旧从事当前教练工作;33.2%会探索业内的晋升可能;17.9%可能在健身行业创业;以及4%辞职待业,寻找行业内的新机会。


经历新一轮疫情也让健身教练对用人单位有了新的考量。


社会保障这项要素名列前矛,占比68.1%,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健身教练,会对五险一金等基本保障主动做出要求。


其次是薪酬待遇(67.7%),相比之下,选择晋升空间(40.3%)、培训体系(36.7%)、工作环境(38.9%)、工作强度(18.6%)的教练人数明显少了很多。


同样谈到对健身行业未来的信心,但相比健身房经营者,健身教练的信心反而更为充足。


持「非常看好」的健身教练占比42.9%;持「一般看好」的占比38.9%;持「不太看好」的占比12.8%;持「非常不看好」的占比5.3%。


“也许短期内不会有特别大的爆发,因为会员不会立刻复训,但长期来看,当疫情趋于稳定,伴随消费潜力的释放,相信健身行业会有进一步的增长。”——深圳某工作室团课教练


最后,我们也针对性地总结了即将到来的三大趋势,以供参考:


行业马太效应愈发明显


经历本次疫情后,相信马太效应会更加显著。


从2021年开始到2022年上半年,依然有不少连锁健身品牌加快了开店步伐,并且也有更多精品工作室开始接手倒闭门店,进一步拓展连锁规模。


疫情依然在加快行业的洗牌速度,抗风险能力弱的,以及服务竞争力更低的健身房将继续被头部品牌吞并。


经营者趋于谨慎


经历多轮疫情的洗礼,从业者对开店将持更谨慎态度。另外对于新的业务探索,也会持理性对待。


因此也能稍作判断,如门店点位的恶性竞争现象将进一步减少;门店业务细分化成为经营趋势;以及在疫情反复下,用人策略也会趋于「按兵不动」的状态。


「线上能力」成为教练职业板块重要组成


与其等待客观环境变好,当前环境需要健身教练更快塑造自身价值。


其中,线上会成为教练未来职业板块的重要组成——把线下的资源整合起来转化为线上,这对现代教练来说是重要功课之一。


因为背后不只在于疫情下的求生问题,也决定了教练员未来在运营线下服务的同时,通过线上获客的能力。


本文转载自精练GymSquare,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2022疫情特刊|中国健身行业生存现状调查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