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与NFT的碰撞,是机遇还是挑战?

尽管其他领域在NFT的尝试上都取得了或大或小的成功,但对电竞而言,与NFT的相遇是机遇还是挑战,目前还难以下定论。

2022-03-24 14:00 来源:《电子竞技》杂志 文/鹿梵妮 0 23774


今年3月,G2 Esports宣布延迟发布基于Solana区块链的NFT收藏品“SamuraiArmy NFT”。

 

早在2月份披露的信息里,该系列共有6262个NFT,每一件都有随机生成的资料图片,购买者将获得独家访问权和俱乐部的其他特权。未来,这个项目将会拓展到包括游戏、漫画、音乐在内的更多形式。

 

G2电竞俱乐部的CEO兼创始人Carlos "Ocelote" Rodriguez说到,“NFT是G2战队长期以来一直在努力做的事情,这次双方的合作不仅让G2战队的传奇历史时刻不朽,还可以回馈给粉丝,让他们拥有不可替代的G2纪念品。”

 

尽管其他领域在NFT的尝试上都取得了或大或小的成功,但对电竞而言,与NFT的相遇是机遇还是挑战,目前还难以下定论。

 

入局渐深

 

从2020年知名电竞俱乐部OG推出粉丝代币之后,电竞和NFT的碰撞正在越来越频繁。

 

2021年3月,OG再次与NFT平台Nfity Gateway合作推出一系列包含各类IP内容的NFT产品。

 

3个月后,赛事公司WePlay Esports于6月2日推出了三款包含不同数字内容的NFT代币产品。G2也于6月3日和NFT平台Bondly展开合作,推出了包含Top时刻、俱乐部IP艺术作品及音乐等内容的NFT产品。


2021年9月,T1电竞俱乐部DOTA2分部Swappable合作推出了包含操作集锦、战队Logo、选手照片、战队荣誉瞬间等等内容的NFT系列藏品。发售定价在当时约为60美元。其中一款NFT藏品的价格,在半年后涨至6000美元。

 

据资料显示,在2018年至2020年之间,电竞行业与NFT的交集还没有如此之多,到2021年3月伴随着Roblox(罗布乐思)游戏公司以直接交易的方式登陆纽交所之后,电竞行业与NFT的合作次数达到了66次。

 

NFT的全称是“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包括JPG和视频剪辑形式)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 ,可以进行买卖交易。事实上,我们可以简单地理解为,NFT作为一项技术,可以将一些数字化的内容变成“数字化的藏品”。


举两个简单易懂的例子,假如说你有一张2003年国家发行的纪念邮票,而那年正是中国载人航天飞船第一次发射成功,你有幸让杨利伟在这张纪念邮票上签了名,那么这张邮票就会变得独一无二,其价值也变得与普通的纪念邮票不同,是无法复制的,而且并不能撕成两半分给别人。


再比如,你是一位电竞爱好者,你有幸获得某游戏公司为你量身定制的一款游戏皮肤,这款皮肤不仅可以在游戏内使用,也可以在任何虚拟空间中进行展示。


这两个例子充分解释到了NFT的几大特点:独一无二的存在、可追溯、不可分割、所有权、稀缺性、可转让性。简单解释,就是用技术创造的“数字藏品”。这也是为何我们通常将NFT产品视为“数字藏品”的原因。

 

被觊觎的藏品经济

 

从2017年诞生,NFT领域就诞生了无数的拍卖奇迹。比如登陆交易市场的区块链产品“CryptoKitties” (加密猫)曾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为发行商Dapper Labs创造了超1100万美元的收益,其中一只编号为896775名叫“Dragon”的加密猫更是拍出了高达27万美元的价格。


而在著名的拍卖行CHRISTIE'S(佳士得)曾经拍卖过一幅价值6934万美元的数字化艺术品以及价值290万美元的“一条推特”。

 

2021年3月11日,CHRISTIE'S(佳士得)在线上首次举办了数字艺术品拍卖,此次拍卖的作品是美国平面设计师Beeple的一幅作品,是作者耗时13年,每天创作一幅,共5000幅画像拼成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


此后NFT市场逐渐得到世人的认知。Nike、Adidas等运动品牌也纷纷基于自己的球鞋IP推出了一系列成功的NFT产品。

 

可能和电竞最像的莫过于NBA在NFT领域的尝试。2020年10月,NBA与此前“CryptoKitties”(加密猫)的发行商Dapper Labs合作,将球星们的视频集锦NFT化,推出一款名为“NBA Top Shot”的收藏游戏。

 

资料显示,自发售以来,共有超过26万名买家参与到交易里,“NBA Top Shot”的销售总额超过了5.6亿美元,其中勒布朗·詹姆斯致敬科比的扣篮瞬间以高达38.7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让NFT“再出圈”的“NBA Top Shot”这款收集游戏里,球迷和收藏者们可以通过游戏化的方式获得正版的NBA球星高光集锦NFT产品,并且在平台内进行交易。与实体印刷的球星收藏卡不同的是,“NBA Top Shot”的球星收藏卡除了文字和图片之外,还有GIF或者短视频等3D动态的呈现方式。

 

游戏中的NFT收藏卡分为三类,分别是Common(普通)、Rare(稀有)和Legendary(传奇),价格也会根据卡牌的球星和稀有程度以及编号来决定。知名度越高的球星或是越关键的Top Shot(精彩进球),其卡牌的价格就越高、数量也会越少。


这款NFT收藏游戏的销售量一个月内从3000万美元增长到2.5亿美元,玩家数量则是从2万增加到20余万人。

 

不容易的藏品之路

 

不管是从NBA代表的北美商业体育联盟借鉴联盟化的蓝本,还是将其作为运营的标杆,从近来的动作看,电竞领域的操盘者们因为手握各种IP以及类似的精彩瞬间,似乎是希望和NBA一样依靠NFT获取利益。


尽管NFT技术带来的数字化产品更容易被“源生”于互联网的电竞粉丝接受,同时电竞粉丝也确实肯为一些相关的衍生内容买单,但电竞和NFT合作的前景仍然不明朗。

 

事实上,除了T1发布的NFT产品有明显的增值外,其他电竞相关的NFT产品并未呈现出明显的增值空间。而且,只隔了一年,G2将要发售的产品里就捆绑了一系列关于俱乐部运营的特权。一方面,对于G2将要发售的NFT产品,我们不能将之单纯视为一个数字藏品,而更像是会员制下的一个数字铭牌。另一方面,G2如此选择,可能恰恰在于,单纯的藏品身份并没有受到认可。

 

这恰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就像是NFT只能通过技术让其一个精彩瞬间变成可交易的商品,但价值仍然来源于精彩瞬间一样。在版权界定、二级市场等问题之外,最关键的问题可能是那些电竞IP、赛事里的精彩瞬间到底有多大价值,能否被视为藏品以及能否在电竞社区里快速建立起共识。这恰恰决定了作为发行方的IP拥有者们能够创造多大收益。

 

事实上,从郁金香到茅台、房子、球鞋,再到NFT产品,其背后往往伴随着共识以及强烈的情绪。而一件商品一旦进入到收藏的领域,其价格便完全由市场上的交易决定。

 

简单说,比如将Faker的一张照片做成NFT产品,那么首先要看有多少人想要收藏,收藏的意愿有多强烈以及这些人的经济状况。这样,Faker的照片才能在正式或非正式的拍卖和交易里不断升值。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其藏品的身份以及愿意参与进来获取增值收益时,外部的炒家就会介入,进而扩大交易的规模。

 

而只要市场上交易的资金量足够,那么一些交易平台、评估机构等市场服务机构就会顺势诞生。交易的便捷会进一步推动市场变得更繁荣,并进入一个不断自我强化的增长阶段。

 

带着这个逻辑,我们回到“NBA Top Shot”的例子上。


首先,“NBA Top Shot”证实了球迷们确实会将NBA以赛事和球星作为内容的NFT产品视作一款数字藏品,并且提供了交易的平台,催生了一个专门的二级市场,并且在这个市场里交易的球迷和资金的数量都不断增长。


到这里,“NBA Top Shot”系列的NFT产品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数字产品。


反观电竞领域,G2的例子表明,可能那些电竞相关的NFT们还在完成第一步,即从商品转变为藏品。除了交易的数量和质量外,可能尚未形成稳定的社区文化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以《英雄联盟》社区为例,IG、FPX、EDG三支获得过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队伍里,只有FPX证明了俱乐部的流量与关注并不完全和明星选手挂钩,IG则在失去明星选手后,失去了大量的粉丝。

 

“唯冠军论”之下,可能最有价值的NFT产品反而是当届的冠军奖杯。而G2敢于在NFT领域进行连续的尝试也可能由于其观察到过往的运营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粉丝黏性。不管如何,这是一切的前提。

 

今年年初,美国的人气YouTuber“Logan Paul”花费350万购入一整箱未开封的初版Pokemon游戏卡牌,后来被证实为假货,从而成为一场闹剧。但这场闹剧背后,数字只是改变了藏品的形式,并直接不改变藏品的价值。


在电竞机构想要推出自己的NFT产品之前,不妨先设想一下,实体的明星卡片,价值几何?


本文转载自《电子竞技》杂志,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电竞与NFT的碰撞,是机遇还是挑战?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