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专业:“黄金时代”的豪赌

电竞火了。 电竞行业的迅速火爆成了催促电竞专业向前的皮鞭,全国的电竞专业都想乘上电竞发展的东风。

2019-01-10 10:00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文/王可 0 2590


禹唐体育注:

水晶炸裂,比赛结束。


The shy(姜承録)离开了座椅,揽住了一旁激动到痛哭的rookie(宋义进),他轻轻拍着rookie的后背,嘴上的笑容渐渐显现,队员一个个扑了上来,环抱在一起,哭声、笑声交织呈现。工作人员将ig战队的队旗披到了rookie的背上,赛场内一片欢呼,掌声不断,这一刻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结束,来自中国的ig战队捧起了冠军奖杯。


同样激动的还有另外一群人,11月25日,在合肥共达职业技术学院(下文简称"合肥共达")的教学楼下,历时一个多月的准备,王者荣耀高校联赛如期举行。王聪特意提前整理好了发型,用发蜡仔细固定住了每一根发丝,只为在今天的比赛解说中表现出最好的一面。他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一手握着麦克风,寒风的呼啸下,手指渐渐发白。


王聪,安徽省王者荣耀高校联赛合肥共达场的解说,同样也是合肥共达电竞专业的大一新生。


朋友们曾打趣说王聪的名字中间缺少一个"思"字,特别是当王聪在朋友圈晒出那张来着电竞专业的通知书时,这种打趣更显得奇妙而又富有戏剧性。


这似乎是无意的巧合,但却有了戏剧性的结局,事实上高考之后,王聪不止一次的在朋友圈里立下"豪言壮志"——"中国电竞我来了"。


吃螃蟹的人


"看心情",高频词。


大多时候"看心情"是一种模糊不清、敷衍了事的万能回答,但从王聪,这个来自重庆忠县的十八岁的男孩口中说出时却带有着重庆人特有的豁达与乐观。王聪总能用"看心情"简单概括他游戏代打时的收费标准或是游戏交友原则,毕竟除了"看心情",他很难用别的词语来表现自己在游戏中的随心所欲。


游戏世界的随心所欲只会更加衬托出现实生活的限制重重,当王聪不断重申"看心情"时,他正站在合肥共达职业技术学院的操场上。这个有三所职业学校共存的校区,占地面积329.22亩,面积仅仅是他们的合作对象--合肥工业大学的十分之一。这所位于合肥郊区的学校,距离合肥市市中心约16公里,四周荒凉而又寂静。教学楼的南面,一人多高的荒草扎堆站着,在深秋寒冷里稍露颓势,只草尖儿低垂;田里的收获早已流转至农人的餐桌,只留下土地的真实面貌,裸露坦诚;空气中漂浮着不知名的小黑虫,聚聚散散,然后一切重归寂静。校区中心的五层教学楼是附近最高的建筑。天气好时,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从学校的南端看到北端,毕竟这周围除了学校就只有农田。


魔幻而又现实的是,这所略显空旷萧索的学校里隐藏着安徽省高校首个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电竞专业。显然,这个专业的栖所远离人们的视线中心,远离热闹喧嚣的赛场,像是离群索居。


不同于过去人们对价值观的纠结,或带有某种高高在上的批判,电子竞技开始登上主流的舞台。不像远古时代人类在第一次吃螃蟹时涉及生死的神秘主义,在今天,它不过就是一道“菜”。电子竞技在这个时代堂而皇之地被印上了"菜单",而由此衍生的电竞专业不过就是旁边的一道小菜而已。


这一切是资本的力量。


不需要将时代的时针用力回拨,只需向后回望十年,2008年,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三十个年头,距离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的体育项目已经过去了五年,电子竞技行业的发展依旧如履薄冰。政策的打压与世俗的鄙夷,让这个行业发展缓慢。


也正是2008年,7月19日,让王聪一直铭记的日子,那天他拥有了人生当中第一台电脑。一台"海尔"牌的电脑,配置一般,但却开启了王聪的游戏人生。2008年,"偷菜"成为最流行的游戏,王聪也身在其中,每天在偷与被偷中乐此不疲,这个简单而又火爆的游戏成为那个暑假王聪游戏的起点。随后的日子,魔兽、星际、DOTA、红色警戒陆续出现在王聪的电脑桌面,"我玩的游戏挺多的,连4399里的游戏我几乎都玩过"。


同一时间,另一群人在经历在别样的游戏人生,他们隐匿在喧闹的网吧里,背负着不学无术的网瘾少年的名头,在泡面的气味与键盘的敲击中进行着训练,度过着不被承认的青春,这是十年前电竞俱乐部的残酷写照。


但这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也是快速发展的时代,不同于过去行业发展的缓慢进程,现在一项技术的发展带来一个行业的兴盛,这个过程被缩至短短几年,甚至几个月。智能手机普及后,随之而来的是游戏直播的兴盛,赛事、解说、周边一起涌入市场,资本的力量让中国电竞的冰山显露,而人们突然发现,冰山之下居然需要这么多人才。


有着同样敏锐视觉的除了市场,还有政府。2016年9月,教育部公布了《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设置管理办法》,“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赫然在列,电竞正式被纳入职业教育的范畴。


菜品上齐,客人就绪,电竞专业的饭桌上等待“吃螃蟹的人”。


总要有人成为“第一个”,锡林郭勒职业学院成为中国第一家宣布开办电竞专业的学校,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正式将电子竞技第一次带到了我国全日制本科高校中,就连蓝翔都开设了电竞相关的专业。


在安徽,电竞行业的发展前景让合肥共达抓起了电竞专业这只螃蟹。专业申请的重任落到了电气信息工程系主任吴国凤的肩上,尽管吴国凤多年从事计算机研究,同时作为合肥工业大学的副教授,但你还是很难想象这位“奶奶级”的系主任申请下来了安徽省第一个电竞专业。“电竞游戏这一块,我们这个年龄了解不多。”谈起对电竞的了解程度,吴国凤直言不讳。但专业申请,吴国凤心中自有定夺。


2016年共达获得省教育厅的申请批复,紧接着是校内电竞专业的建构。谁来教?怎么教?是一个专业创办不得不迈过的门槛,电竞专业刚刚兴起,教材、师资都缺少完备的体系。校企合作似乎成为了合肥共达最好的选择,专业建立的过程是双向寻找的过程。“要有实体,要有企业,不能是一个框架”这是吴国凤对合作企业的最低要求。


经过层层筛选与他人推荐,依托国内上市游戏公司电魂网络的中竞教育成为合肥共达的合作对象。


2017年,万事俱备,只欠招生。


电竞专业生存物语


22人。


这是合肥共达职业技术学院第一年电竞专业招生人数,与招生简章上100人的目标差距极大。


如同可以预见结局的青春剧,一群学生凭借着对电竞的喜爱一腔情愿地选择报考,父母阻拦,朋友嘲笑,在坚持梦想与现实困境中挣扎不已。但现实不是青春剧,这个故事大多数的主角最终会听从父母的建议选择一个"靠谱"的专业,在大学中好好学门"手艺",只有极少数的人会真正投身到这个"不被看好"的专业。这也很容易解释为什么报考时学校招到了四五十人,而最后只有22人出现在电竞专业的课堂上。


"专科学校的总盘子变小了,大家更多会选择公办的学校,还有学费比较贵。"吴国凤叹气道。电竞专业的很多学生来自于农村或是县城,一年17800元的学费对于很多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生源较少也成为了预料之中的事。


“电竞不是教你玩游戏,而是进入互联网行业的通行证”,这是学校的教学楼、食堂处处可见电竞专业的招生、转专业广告。学校也不止一次重申电竞专业的全称是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来共达学电竞,并不能让学生成为职业选手。


18岁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正是朝阳的年龄,但这个年龄如果放在一个电竞选手身上,他已经足以成为赛场上的一名"老将"了。这个年龄能够通过学习电竞专业成为职业选手的只有极少数人。成为游戏主播、解说、数据分析师或是游戏赛事策划师成为这个专业学生毕业后主流的选择。


学校的专业课程设置也印证了这一点。学生的课表上除去每所大学都有的公共课,剩下的便是电竞理论、电竞心理学或是游戏案例分析这些电竞“后台”人员需要掌握的课程。校企合作的方向也指明:根据入学时签订的协议企业会推荐学生到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及互联网行业进行实习与就业,而具体的岗位则是看同学们的选择。


在自我介绍的PPT上王聪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清晰,一名游戏解说。尽管个人解说经历上只有"王者荣耀高校联赛安徽共达站解说"一项,但这并不妨碍王聪对自己的职业进行规划。学过编导、空乘、表演,参加过播音主持的艺考。在做解说上,播音主持艺考的经历为王聪加分不少。


如果人生顺利似风帆一往直前,没有分支与转折,王聪大概在大学继续学习播音主持或是婚礼司仪策划,将自己艺考的优势发挥到最大。但现实却是英语成绩的不过关,"我英语真不行,真是打瞎,"对自己英语成绩这点,王聪丝毫没有避讳,"如果英语成绩好的话,我会去试试中传。"尽管艺考成绩过了线,但最后王聪还是选择夏季高考,并在所有的志愿上填写了电竞专业。


2018年入学的王聪是共达电竞专业的第二批学生,也是第一批省外生源。大一的课程主要是电竞理论与公共课的学习。和本科生不同,王聪并没有任何考证的打算。环顾这个学校你会发现与学习相关的只有大量专升本的广告。“说实话,学电竞的有几个爱学习的会跑到这儿。”对于这种学习氛围王聪见怪不怪,而他自己将学期目标放在了练好普通话上。


早上停尸房,下午敬老院,晚上疯人院,这是王聪对自己寝室作息状态的描述,这也是大部分电竞专业学生的作息时间。将自己定义为“精致”的王聪认为自己的生活状态与同专业学生相比似乎有些“不合群”:会用发蜡整理好自己的发型,和妈妈用同一个牌子的补水护肤产品,为了避免“职业病”的产生每日进行健身,再加上规律的作息让王聪显得格格不入。


同样格格不入的还有曹欣怡,17级电竞专业也是整个电竞专业唯一的女生。精致的妆容,时尚的打扮,你难以相信这是一位电竞专业的学生,而更愿意认为她可能是一位主播。确实,曹欣怡做过主播,但由于"懒"而没有进行下去,“懒得聊天,懒得开机”这是曹欣怡对自己的描述,"我不会聊天,容易把天聊死"。但这位将“懒”作为自己标签的女孩,却认为游戏解说或是游戏主播将会是她未来的选择。


未来成为游戏主播或是解说并非是没有退路的选择,曹欣怡的舅舅拥有一家服装厂,父亲也在其中工作,学服装设计是曹欣怡父亲对她最初的期望,“可是我不喜欢,我喜欢打游戏”。


曹欣怡也并非一开始就是这个“唯一”,由于开学时另一位女生放弃电竞,转到会计专业后,曹欣怡才显得如此特殊,“动过转专业的念头,因为就我一个女生,感觉就很孤独”。


“我很想参加一个比赛,但是不敢参加,因为就是一个女孩子,游戏没有男孩子打得好,”曹欣怡说。实际上这位自称“游戏打的不好”的女生,也可以在王者荣耀中打到星耀1的段位。但参加了比赛,曹欣怡更多的时候是坐在替补的“冷板凳”上。


在寝室没事干的时候,曹欣怡就反复化妆,然后等上一个小时,再把妆卸掉,再重新化,循环往复。


大多数的时间,这群学生都会忽视公共课的学习,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专业课的放弃。在这个专业,几乎每一位学生都会经历一次游戏赛事的全过程。中竞教育派到合肥共达的专业课老师胡亚雷将其归为电竞专业的实训课程。同学们需要组织一次游戏比赛,从前期策划、宣传到后期的数据分析。“这种实训开学的时候有一次,让我们整个电竞专业的学生一起策划一个比赛,这个策划可能和别的活动差不多。”17级崔阳旭说。


虽然策划的是小型策划活动,问题却连连,崔阳旭不止一次提到目前学到的专业知识在游戏赛事的策划中“不太够”。按照学校"2.25+0.75"的培养方案,2019年10月份,大三的崔阳旭需要进行实习,“不是很够,还是需要自己去看一些东西”崔阳旭再次重复道。


“不是试验品,而是成功品”


“我刚进学校的时候,觉得我(游戏)很强,”崔阳旭笑着说,“后来发现大家都很强。”


在合肥共达的电竞专业,你可以轻易找出王者荣耀游戏中荣耀王者段位实力的同学。在这里学习的学生大都会认为自己有一点天赋。


 “一半是天赋,一半是努力”是王聪对自己的评价。这个靠着一半天赋的玩家关注着每一场游戏的胜负,赢了“乐一乐”,输了“仔细分析”,凭着“天赋与努力”王聪可以轻易在王者荣耀的赛季中打到王者段位60星。


王聪在王者荣耀中最常打辅助位,这与现实生活中朋友所说的“脾气好、稳重”似乎有些关联。不同的是,王聪在游戏中从不是什么求稳的辅助,更多是偏“莽”,“莽的时候比较多,确实有好处,就不能怂知道吧,团战就在胜负之间,要果断”。


莽的不止是王聪,还有王思聪。人们在描述一段历史时,总喜爱寻找一位“英雄”式的人物来开启这段故事的大门,他们或突破重围,或力排他议。而在电竞行业的崛起之中,王思聪的名字被反复提起,有人冠以他“英雄”的称号,有人称他为“最莽”的老板。2011年王思聪在微博上提出了他的八字宣言:强势进入整合电竞。随后是收购ccm战队,将其更名为ig,并全面提高电竞选手收入,在他的带领下,国内电竞选手收入大幅提高。


2018年,王思聪投资的ig战队获得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冠军,电子游戏这项在中国存在了近30年的娱乐项目终于在2018年强势占据流行文化的鳌头。


Boom!宛如平地惊雷,中国电竞的冠军从未像ig的胜利这般轰动,这不止成为战队的胜利,更是吹响了电竞行业胜利的号角。


电竞火了。


电竞行业的迅速火爆成了催促电竞专业向前的皮鞭,全国的电竞专业都想乘上电竞发展的东风,合肥共达也不例外,但现实的师资力量、课程安排、学生个体认知等各个方面却让专业发展不得不放慢脚步。


与合肥共达合作的中竞教育由杭州电魂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世人陈芳、天津颐博数码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管镜淇于2017年共同投资创办。这个创办仅一年多的公司目前与多家学校进行了合作,共达是合作配置与投入最优的一所。胡亚雷表示:“现在有全职教师在授课的只有共达一家。还有一些学校是短期的授课、网课之类。”


没准备好的还有学生。


17级崔阳旭的“选手梦”在接触专业学习后,自然地搁浅,用游戏战绩向父母证明自己“有点天赋”的成功难以复制。和周围圈子里的人打过几次比赛后,“打游戏很强”的自我认知不再具有更大说服力。再者,接触到的职业圈子用每天十小时以上的训练作息“劝退”了他。从事游戏或赛事运营是他的新目标。


作为中竞教育驻校的六位全职老师之一,胡亚雷承担了17级《电子竞技艺术鉴赏》、《游戏案例分析与练习》、《游戏解说与分析》三门专业课的教学任务。但这学期的教学实训已偏向于游戏解说,崔阳旭感兴趣的游戏策划实训在学期伊始就已结束。


小型游戏设计作业他“当天就能完成”,结合玩游戏的体验和灵感,他认为作业“都挺简单的”的。


崔阳旭更倾向于“自己去看去做”。“过个三四天就会变化”的世界、“根据角色创建的问题回答”生成人物属性是他最近从玄幻小说里获得的游戏设计灵感。


与此同时,胡亚雷忙于更新课程内容和教材编写,虽然已有16年的游戏研发从业经历,但仍要通过“TTT培训”(即train the teacher)的试讲考核。


与传统教育不同,电竞专业要求授课老师兼顾新兴性和教学性,授课内容抽取自电竞企业的实际工作,而评判标准掌握在“TTT培训”的审核者中。


试讲中,审核团在6——20人之间,其他老师或领导、第三方合作企业、新上岗的实习生组成的审核团都会以胡亚雷所称的“专门挑毛病的眼光”进行考核,提问课程讲述方式、授课框架、行业实践,甚至包括授课姿态和衣着,试讲达标才能授课。


虽说经历了多次试讲,但最后当课程呈现在课堂上的效果如何,谁都说不准。教学方表示做出了努力,但崔阳旭口中“不太够”的情况仍有发生。


“不太够”的不止是电竞专业的教学,还有整个电竞行业。有人将2018年定义为中国电竞的"黄金元年",将当下定义为中国电竞的"黄金时代"。金光闪闪的背后是不见五指的黑暗,资本大风吹,电竞人在天上飞,能飞多久,谁也不知道。


与之一起在风中飘扬的电竞专业更是被人们指作资本的试验品。是试验品吗?


“我觉得现在是马上要成功的产业,”王聪说道,“今年ig夺冠了,证明这个事业是可以持续发展下去的,而且也是可以被当做一种职业。”


王聪相信当他的同龄人“长大”时,电竞就会被主流所接受。现实似乎也确实如此,当年那群拿着“小霸王”游戏机的人,那群在街机馆打拳皇的人逐渐掌握了话语权。电竞被不断忘记,又被不断提起。


提起电竞,更多的时候,王聪将其定义为“陪伴”,“陪伴了我大半个青春”。


2017年,王聪正值高二,他经常拿着一台vivo y55l的千元机进行游戏直播。手机热得烫手,直播卡顿,但他依旧乐此不疲。最好的日子里,王聪一个月可以收益一千元,他没有告诉爸妈,偷偷地用掉了。


这一年,the shy正式加入ig战队,所有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本文转载自品途商业评论,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电竞专业:"黄金时代"的豪赌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