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俄罗斯青训营:每年投入1000万元勉强度日 羡慕恒大足校

一座城市遭遇的诅咒似乎降临着科诺普洛夫学院之上。

2018-07-11 16:00 来源:腾讯体育 记者/李旭 0 4786


禹唐体育注:

“成功的世界杯”可以变身为那只在天桥下任人打扮的猴子,却终究无法矫饰俄罗斯足球面临的尴尬。


科诺普洛夫学院走出了三位参加世界杯的俄罗斯国脚,其中包括一度被视为俄罗斯头号球星的扎戈耶夫。“但好像也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太多的声名。”学院负责运营的尼古拉怏怏地说。


一座城市遭遇的诅咒似乎降临着科诺普洛夫学院之上。这是俄罗斯第一个现代化的足球青训营,由着一个富豪的足球梦应运而生,阿布拉莫维奇的介入让它名噪一时;而在切尔西老板兴尽而去之后,它被州政府接管开始了勉力度日的时光,换一种方式,继续前行。


第一个现代化足球青训营:俄罗斯球员的摇篮


从萨马拉市中心出发行驶了120多公里,我们雇的拉达车终于在一条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上停了下来——旅游手册上所描绘的“俄罗斯汽车城”陶里亚蒂,实在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导游显然对这样的路面司空见惯,“想知道走在月球表面是什么感觉,不用登月,来我们这里就行了。”


但无论如何,陶里亚蒂的历史使命,的确是为了与美国底特律抗衡而存在的。有大量的汽车工厂,涵盖了从汽车零部件、汽车材料、汽车车身在内的整个生产线,城市的布局也是从这些工厂延伸开来。还记得八九十年代在北京、上海招摇过市的那些“四方的前脸、平直的腰线、有棱有角的车身”么,一代中国人曾经的梦想。陶里亚蒂,便是拉达车的诞生地。


苏联解体前后,很多工厂在私有化浪潮中倒闭。好不容易缓过劲,2001年开始的经济危机又让城市的工业遭受创伤。时至今日,工厂们依然还在。这些建筑物分布在数十个街区,烟囱上面缭绕着烟雾。汽车制造业依然是城市的核心,只是地位已经今不如昔。


眼前这条饱经沧桑的水泥路的映衬下,道路一侧原本普普通通的一栋4层小楼显得庄严起来。时值正午,有三三两两的学员从铁门内出来,透过铁门,也能看到三辆大巴车整齐停放在楼前的空地上。大巴车身上彩色的涂漆在阳光底下闪闪发光,俄文意思为“民族足球学院”——这是尤里·科诺普洛夫身前立下的雄心壮志,因运而生的科诺普洛夫青少年足球学院,是俄罗斯第一家由私人创建的足球学校。


尤里·科诺普洛夫出生在距离乌克兰很近的顿河畔罗斯托夫,在服完兵役后就来到了陶里亚蒂。在俄罗斯混乱的1990年代里,他通过物流行业发家。财富的累积,让科诺普洛夫可以任性的追逐起少年时代就怀揣着的足球梦。他成为了萨马拉球队苏维埃之翼队的副主席,但这还远远不够。


当科诺普洛夫买下陶里亚蒂市郊的一块土地,他告诉居民们打算建造一所足球青训基地时,别说是当地的居民,就连市政府都不敢相信。


“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具体投资了多少钱建设这个基地,但那绝对是一笔大投资。”尤里的儿子、25岁的安德烈·科诺普洛夫对着腾讯体育的镜头说道,“他当时就告诉我,要在俄罗斯建立第一座现代化的青训营,他希望这里走出去的球员,帮助俄罗斯夺得奥运会和世界杯冠军。”


普京和三个世界杯国脚


在人们怀疑的眼光里,科诺普洛夫学院拔地而起,从2003年起面向全国开始招生,老科诺普洛夫希望陶里亚蒂成为整个俄罗斯天才球员的摇篮。


“庄严”四层小楼兼当学员的宿舍和教学楼,在紧挨着的另一幢建筑物里,则可以看到一块室内足球场,一个私人健身房、游泳池、按摩浴缸、土耳其风格和俄罗斯风格的桑拿房、还有一个医疗室。室外有两个标准球场,人工草坪的球场外圈带有跑道,通常被一分为二,孩子们在半场进行攻防演练;天然草的球场处于背阴处,四周用铁丝网围拢,用来进行比赛。


“学院的宗旨是满足球员们的一切需求,所以这里的设施应有尽有。”安德烈介绍除了足球之外,文化课得到极大的重视,“低年龄段的孩子需要文化课也过关,如果小朋友成绩不好,是不准许参加训练的。当然,作为集体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也会对于他们的日常作息严格的管理,比如宿舍的整洁。”


学院建立之初,就在俄罗斯全国挑选一批最优秀的青训教练,学院里的各级梯队有统一的风格,教练们则根据各个年龄段的区分,做训练计划的调整。科诺普洛夫还会出资让学校的球队去全国参加比赛,与此同时,学院也会举办自己的邀请赛。


一应俱全的硬件设施,优秀的教练队伍,加之所有学院均是免费就读,一下子让科诺普洛夫享誉全国。“到目前为止,从学院走出的职业球员一共有80多人,活跃在俄罗斯各个级别的联赛。”负责学院运营事务的尼古拉告诉腾讯体育,这其中最出名的自然是入选俄罗斯世界杯阵容中的三人:9号前锋扎戈耶夫、11号中场佐布宁以及后卫库捷波夫。


尼古拉还记得,小扎戈耶夫当年不远万里乘坐火车来到这里,正是因为他的教练被聘请到了青训营。佐布宁则是随队来学院参加一项比赛时,被发掘的。


教练员尤里从青训营成立的第一天起就在这里工作。“佐布宁小的时候好胜心就非常强,刚转来的时候和年龄大的孩子在一个队,因此并不突出。但是他每天都加练,很快就脱颖而出了,我想正是这样的性格让他有了现如今的成就。”尤里回忆,“库捷波夫是天赋型的选手,也足够聪明,但他的侵略性不足。不过,加盟斯巴达克后,显然更加自信了,我觉得世界杯后会更上一层楼。”


在学院的荣誉室里,靠墙而立的三面玻璃柜里陈列着满满当当的奖杯,正中央放着创立者尤里·科诺普洛夫的照片。同样显眼的位置,摆放的是普京与夺得2006年U17欧锦赛冠军的那支俄罗斯队的合影,球队中有6人来自于科诺普洛夫的青训营。


阿布拉莫维奇的到来与离开


U17欧锦赛和其他一系列青少年比赛上的成功,让科诺普洛夫在国内打响了名气。欧锦赛过后的一天,科诺普洛夫的手机上显示了一个陌生的号码——那是阿布拉莫维奇,切尔西老板告诉他,希望能够参与到青训营的发展中来。


眼见着最初的梦想正一步步成为现实,意外发生了,在接到电话后的一个礼拜,科诺普洛夫因为心脏病猝死。阿布拉莫维奇的团队负责起了学院的运营。


“他投了资,而且负责起了整个学院。不过学院依然在按照我父亲的理念运行。”安德烈介绍。


彼时,阿布拉莫维奇正热衷于一个名为“国家足球学院”的项目,致力于在全国范围内提高年轻球员足球水平,而陶里亚蒂被视为这一项目的最高标准,是俄罗斯顶尖足球人才的最终归宿。


切尔西老板从荷兰、比利时招聘了多位教练,并且出资让球队同曼联、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队在内的欧洲最优秀的青年队交手,还邀请陶里亚蒂最有前途的毕业生去切尔西队训练。佐布宁和库捷波夫当初从陶里亚蒂前往莫斯科的两大豪门,这其中便有阿布的操作。


然而在2012年的夏天,没有任何征兆的,阿布拉莫维奇突然宣布国家足球学院项目完成了使命。“很意外,至今也说不明白具体的原因。”安德烈说。


在阿布中断了投资之后,萨马拉州政府开始介入。如今,政府每年的投入约合人民币1000万元,而俱乐部成为了萨马拉球队苏维埃之翼的卫星队。目前训练营里共有9岁、14岁和18岁三个年龄段,每个年龄段设有10个班,总人数在290人左右。但由于政府出钱运营,所有的球员都必须统一输送给苏维埃之翼。尼古拉介绍,如果在这里呆满5年被选走的话,每个学员的补贴在70000人民币左右。“这是俄罗斯国内的统一标准,在足协的相关文件里可以找到,因为我们是公立机构,没有权利买卖球员。”


1000万这个数字看似不小,但对足球青训营来说也只能算是杯水车薪,举个例子,中国恒大集团在2012年创办的恒大足校,迄今为止已经投资20亿,过去三年的投入超过5亿。


除了政府拨款以及这少得可怜的补偿费,青训营再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因为缺少经费,训练营的孩子无法再出国比赛,缺少与国外球队交流的机会,而越来越少的孩子从其他省市慕名而来,最小的9岁年龄段,几乎全部来自于萨马拉当地。“你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影响,孩子们的成长速度是不一样的。”老教练尤里评价。


“这是在广州的一个青训学校,你知道么?”安德烈指着手机上的一张照片问我,他有朋友在广州上学。


“当然,它属于中超俱乐部广州恒大。”


“设施可真好。”安德烈的眼里放着光,“李,你能够帮我们在中国找到赞助商么。我们相信凭借着十多年累积下来的经验,一定能够培养出最好的球员。”


勉力经营,但训练营依旧对所有的学员全部免费,也依靠着“这十多年积累下的经验和一批好教练”,科诺普洛夫学院的梯队还能时不时地在国内的各项比赛中取得佳绩。但无可否认的是,它在俄罗斯青训版图上的光芒,已经黯淡了很多。


会有下一个阿尔沙文么?


安德烈相信,正是在陶里亚蒂所发生过的一切,促使包括莫斯科斯巴达队、圣彼得堡泽尼克队和克拉斯诺达尔队在内的球队改造自己的青训体系。


但在青年阶段崭露头角之后,如何继续提升,从而真正成为一名球星,俄罗斯足球还没有找到答案。


俄罗斯队在世界杯之前并不被看好,一来因为一系列热身赛的惨淡表现,更是由于它实在是太平民化了——23人当中,没有一个外界耳熟能详的名字,只有1人效力于五大联赛,其余22人全部出自本国俱乐部。


“的确,和国家的足球历史相比,我们现在缺少海外效力的球员和顶级的球星。”俄罗斯国家电视台和国家广播的评论员尼克表示。


暂且不论苏联时代的伟大球员,在上世纪90年代初,球员们都梦想着去西欧踢球。维克托·沙里莫夫和伊戈尔·科利瓦诺夫在意甲站稳脚跟,坎切尔斯基扬名立万于英超,德甲联赛有瓦列里·卡尔平,谢尔盖·基里亚科夫。本世纪头十年的这一代人见证了俄罗斯球员的国际成功,阿尔沙文、帕夫柳琴科、日尔科夫们努力追随着先辈的足迹,尽管那个时候在泽尼特以及中央陆军等大球员,核心球员的薪水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但随着巨量的资本疯狂涌入,俄超开启了疯狂烧钱的岁月。“我们是世界上最富裕的俱乐部之一,曼城只是阿布扎比财团收购的一个投资项目。确切的说,我们的基础比曼城更加牢固。”泽尼特主席曾做过这样的对比。在2012赛季开始之前,泽尼特一天之内出手近1亿欧元签下胡尔克和维特塞尔,其中身价超过5000万的胡尔克荣膺那个夏天的标王。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对于熟悉中国足球的人来说,肯定不会感到陌生。


随着重磅外援的加盟,本土球员的薪水也水涨船高。眼见着俄罗斯球员的生存空间遭受挤压,足协制定了限制外援人数的措施(俄超为“6+5”的外援政策),这又进一步抬升了优秀内援的身价,而国内优渥的生存状态,使得俄罗斯球员们失去了前往海外打拼的动力。尼克介绍,在俄罗斯的几大豪门,主力球员拿到的薪水在200万-300万欧元。


因伤没有入选世界杯的前锋柯科林在莫斯科迪纳摩甚至能够拿到500万欧元的年薪,被西方媒体形容为“没有任何一家五大联赛俱乐部会为这样水平的球员付出该数目的薪水。”2016年欧洲杯俄罗斯队早早出局,媒体曝出了柯科林在蒙特卡洛花费25000欧元购买香槟。


“俄罗斯队在世界杯的表现,证明了主场作战带来的动力、主教练恰当的战术布置以及队员体能准备所能够产生的效果。而国内球员在联赛中获得更多的出场时间,也将互相之间的默契带到了国家队层面。”尼克评价,“但抛开国家队的表现,从个体上来说,这一点俄罗斯球员的并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


尼克透露,在世界杯之后,俄罗斯足球面临着进一步的变革:国家资本逐渐退出,越来越多的私人企业介入(阿布极有可能入主一家俄超俱乐部),对于国内球员的限薪政策也有可能出台。“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已经意识到,钱并不是踢球的全部。”尼克说。


世界杯期间,意大利媒体传出了尤文图斯有意戈洛文的消息,能否成行,所有俄罗斯人都瞪大了眼睛。


本文转载自腾讯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探访俄罗斯青训营:每年投入1000万元勉强度日 羡慕恒大足校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