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市明:走下拳台

他庆幸自己走了出去,让自己和那些拳手有更多选择的自由。

2018-07-02 12:00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文/李佳 0 7854


禹唐体育注:

邹市明把自己的钱都做了分类:给父母养老,将来孩子上学,留一部分应急,剩下的还要在美国租房。将来出去打职业拳击,万一伤了残了,再不济,回来把房子卖掉,“归隐山林”也能过下去。


心里盘算好后,第二天他揣着两封信去了贵州省体工大队队长的办公室。


先递上的是退役报告。


那是2012年,在伦敦奥运会上,他刚拿下一块拳击金牌。眼下,全运会又要来了,这关系着更多利益。


“不当运动员可以,”看他一再坚持,对方挽留,“还有个副处级职位,你可以回来从政。”


邹市明有准备,又掏出一封辞职信。


这一年他32岁,距离2008年拿到奥运冠军,已经过去四年。要想转型打职业拳击,邹市明等不起了。


过往所有的荣誉金牌都赌上,邹市明的目标只有一个——金腰带。


几年博弈,金腰带得而复失,如今他被反复问道:“拳王就这样退役了吗?”


或许到时候了,但他还不想给出答案。走下拳台,邹市明还需要找到自己。


拳王IP


尽管一年没有比赛,邹市明的生活依然围绕拳击展开。


如果在上海,他几乎每天都要跑一趟工地,浦东边的拳馆即将落成,工期一再推后,光是找地儿就花了两年。拳王“下半场”的事业要在这里展开,得好好打磨。


除了当“包工头”,有时候他也要以“邹总”的身份来接待客人。《中国企业家》跟拍当天,一位合作伙伴来参观,邹市明和妻子冉莹颖早早就站在路口等待。


见面前,他翻出一张名片,上面还写着“贵州明冉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名片还没来得及改印,如今操盘这门生意的已经是“邹轩体育”。


握手寒暄之后,名片最终没有交换出去。其实也没必要,“邹市明”三个字就已经足够。


两届奥运冠军,WBO蝇量级(112磅)世界金腰带,再加上大大小小的奖牌,在拳击领域,大部分公众很难再叫出第二个名字。


“我最大的贡献就是当一个IP”,起码现阶段,邹市明对自己的角色有了一个定位。事实上,公司基本都是CEO冉莹颖在打理,甚至拳馆的设计也是她亲自在做。


合作伙伴参观期间,大部分时间也是冉莹颖在和对方交流,穿着西装的邹市明偶尔会接几句。


多少能看出他的不自在。


“可能对这个方面迟了一点,没关系,我还是愿意去改变的。”邹市明认得清形势,“如果其他方面是短板,你还端着,能端多久?”


这种心态贯穿了他整个职业生涯。


16岁参加省体校选拔时,他就曾因为臂长比身高短一公分被淘汰。对于拳击手来说,四肢长而壮是必备条件,这么多年过去,邹市明看上去依然不像个拳击手。


为了弥补一公分的差距,只能依靠勤奋和打法。“别人跑2900米,我永远要跑3100米,如果做20个俯卧撑,我永远不会做19个,我只会做21个。”


邹市明的教练还根据他的特点定制了一套“海盗式打法”:注重技术,“打了就跑”,这在业余比赛中很有效。


但转战职业拳击之后,观众花钱买票看的是KO,是更娱乐的重拳。当初成就他的打法,反而成为对他的争议。


2017年7月28日,邹市明在上海举行WBO蝇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卫冕赛,对手是28岁的日本拳手、WBO洲际金腰带获得者木村翔。


在比赛前十个回合,邹市明点数占优,但十一回合,木村翔疯狂进攻,体能严重下降的邹市明没有顶住,丢掉了金腰带。


赛后,中国拳击队总教练张传良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采访时表示,邹市明这次准备时间不足,输在了体能上,“教练、场地、陪练都没有,还要管理手上签约的队员,筹办比赛,40多天,他的大体重和年龄让恢复训练难上加难。”


他还补充了一个细节,“新团队不够默契,补水时洒在台上太多水,导致邹市明在自己角落摔倒了两次。”


一位当天观看了比赛的媒体人也称,邹市明长时间缺乏系统的职业训练,在比赛中可以很明显看出他业余拳手时期的一些技术特点。洒水过多也是因为团队对细节考虑不专业。


这场比赛的主办方正是邹市明自己的公司。比赛前的5月18日,他们召开了一场发布会,宣布邹轩体育成立,公司举办的第一场赛事就是邹市明的卫冕战。


操办赛事的主要是冉莹颖,她在短时间内拉到了夏普、卡拉宝、安踏等赞助,定价388元~2880元的门票售出了近一万张,当天林俊杰、张杰、王祖蓝等明星也来助阵。


“门票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卖光,当天网络在线观看量超过2个亿。”冉莹颖当时的团队只有二十个人,短时间内办这样一场赛事对她来说并不容易,但外界依然有质疑,“大家说市明倒在了我搭的拳台上”。


“我邹市明打了22年拳击,就是为了等今天,我们中国拳击多年不被人理解,虽然我一个人失败了,打不动了,但是唤起千千万万的人关注中国拳击,这就值得了。”当晚邹市明流着泪说了这段话,这是他少有的“失控”时刻。


赛后,邹轩体育以比赛中包括裁判在内的多个环节均不符合要求为由,两次向WBO官方提出重赛申请,均被驳回。


邹市明就此发表的声明中称:“无论在赛前,还是在赛场上,总有人暗动手脚,使我遭受了很多匪夷所思的干扰和压力,导致严重影响了比赛结果”。“那是一场中日国际拳手之间的较量,怎么有人不想我赢?”


本来失利之后,网上对他依然是“悲情”、“英雄迟暮”这样的论调,但当“民族主义”也卷进来之后,舆论开始微妙起来。


之后,邹市明眼疾爆发,和前经纪公司的“解约”风波,再一次把他们一家推向舆论漩涡。


金钱的味道


邹市明在转战职业拳击之后,短时间内能拿到金腰带,离不开他自己的努力和实力,更离不开背后的经纪团队。


2004年,拳王泰森的经纪人唐·金就找过邹市明,当时因为体制内的规则等原因他们没有见面。2008年,唐·金再次找上门来,但由于对方和泰森的纠纷,邹市明不敢信任他。


直到伦敦奥运会之前,邹市明认识了盛力世家CEO李胜,他曾推广过申雪、赵宏博的案例。


在李胜的牵线下,邹市明选择了拳击推广人阿鲁姆。作为TOP RANK公司的主席,阿鲁姆打造过拳王阿里、乔治·福尔曼、帕奎奥等众多拳王。加上盛力世家做赛事推广,邹市明的职业拳击生涯得以顺利展开。


作为商业价值极高的一项运动,拳击在国外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运作体系。进入赌场的门票、赛事转播权,还有赞助,都能为拳手带来可观收益。推广人、经纪公司、教练等,也能从合作的运动员收入中获得抽成比例。


“更大的自由伴随更大的风险,是自己选择战友、选择协作,在体育经纪和残酷的商业斗争中成功生存。”在邹市明的自传《拳力以赴》中早已埋下这样一段描写。他说当时之所以选择李胜,是因为对方是“会站在运动员立场上思考、主动保护运动员的体育商人。”


邹和盛力世家的确度过了一段“蜜月期”。


从2013年4月6日首次登上职业拳台,到2016年11月6日夺得WBO蝇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邹市明总共打了10场比赛,都是由盛力世家进行推广的。


前两场比赛,邹市明赢了,但大量业余技术的打法,并没有获得国外媒体和教练的认可。


一开始教练罗奇还有耐心,但到了2013年10月,矛盾终于爆发。邹市明曾回忆,一次训练后,当他的动作和力度没有达到要求,罗奇冲他吼道:“Go home!”


一旁的冉莹颖很担心,还给邹市明翻译:“教练让你先休息一下。”邹市明虽然不懂英文,但看懂了教练的语气和表情,他“情绪极端低落,几乎流下眼泪来”。


在国内,邹是奥运冠军,但在职业拳击赛场上,他几乎要重建自己的整个体系。最大的敌人不是对手,而是自己的打法和长达二十年的肌肉记忆。


尽管感受到“羞辱”,邹市明还是决定去改变。


他在房间挂了一个弹力球,只要想到关键动作,半夜也会爬起来练习。他知道职业拳击就是这么冷酷直接,“财富万贯和声誉满天背后,更是拳手的刻苦凶悍。”


以前打奥运会,拳手如果体重不过关是政治问题,到了职业拳击,邹市明依然要精确控制体重。以前对他来说一天减掉两斤多还觉得轻松,但打了三年职业拳击之后,肌肉密度变大,新陈代谢变慢,减重也越来越难。奥运会时候邹市明长年只打四个回合,职业拳击要打满十二回合,对于体能又是挑战。


种种付出在比赛结果和收入上都有了体现,邹市明2013年的第一场新人职业赛中,他的出场费是30万美金,此后很快又涨到70万美金。


2016年11月6日,邹市明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创造了历史,十二回合击败泰国拳王坤比七,获得WBO蝇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据媒体报道,当时李胜接受采访时称:“邹市明的出场费一直都是百万人民币的量级,单说这场拳赛,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付费购买了版权,里面就有权益分成,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赞助。”


邹市明告诉《中国企业家》,打职业拳击需要靠积分一层层打上去,出名了,出场费会翻倍增长。“比如2015年两大拳王的“世纪之战”中梅威瑟出场费达1.8亿美元,帕奎奥也在1亿美元以上,不管比赛输赢,这些钱他们是能先拿到的,此外还有转播费分成、赞助费等。


邹市明的出场费远远不及那两位拳王,但很多中国拳手在国外打一场比赛,能拿到一万美金就已经很不错了。邹市明透露自己“两三个月就可以拿一次奥运会的奖金”,在不久前接受鲁豫采访时,他形容得更具体了一些,“在美国打三场职业比赛,就能在好莱坞隔一条街的地方买一套房子,但以前打两届奥运会都没办法在那儿买。”


“一开始邹市明就是以中国市场唯一顶尖的奥运选手进去的,他背后是整个待开发的中国市场,再加上盛力世家有比较优质的国际资源,能让邹市明少走弯路,尽快提升排名,,短时间内获得世界拳王挑战权。”一位曾长期报道邹市明的记者这样解释。


邹市明本身也的确有市场号召力,每逢他的比赛,都能吸引几十家媒体去报道,而相比之下,在邹市明之前,国内第一个获得拳王金腰带的熊朝忠还不被公众熟知,商业价值也有限。


另一方面,邹市明也成就了盛力世家。以前从未涉足过拳击推广领域的盛力世家,这几年下来也成为这一领域较有影响力的公司。一位接近盛力世家的人士称,以前邹市明的职业比赛,每局休息间隙,教练在旁边指导时,李胜都是亲自上去当翻译,给邹市明扇扇子,那时候公司有好的资源也会向邹市明倾斜。


但去年年底,邹市明突发眼疾,随后,妻子冉莹颖透露前经纪公司盛力世家曾逼迫邹市明带伤上阵比赛,拖欠邹市明各种收入近千万元,还变相占用邹市明工作室资金。


一时间舆论哗然。


盛力世家予以否认,还出示了付款凭证。


三个月后,真相依然未知。但再度提起这件事,邹市明和冉莹颖已平静不少。


“迄今为止,我和市明心中一直都是感恩别人的。他在美国没有助理,我就成了助理,所有的事都是我在做,所有的费用也是我们出。他不遗余力地训练、比赛,但是你要马儿跑不给马儿喂草,没有这种道理的。”


那段时间也是邹市明经历的最大一次舆论危机,“可能我被骂惯了吧,无所谓,但我觉得邹市明不同,起码他是为我们国家荣誉做出努力和成绩的人。”说到这里,冉莹颖提高了声音,“包括我以前穿衣服,他们也会说穿的这么暴露,我的身材就是这样……”


“有点激动了。”邹市明试图打断冉莹颖,没能奏效。


《非常静距离》的主持人李静也明显感受到了这种变化,2015年上节目,冉莹颖坐在邹市明身边很少说话,“那时候好一个乖乖女”。到了去年卫冕战之后,夫妻俩再上节目,邹市明调侃自己已经变成“女王的人”。


延伸商业价值


冉莹颖最早帮助邹市明拓展商业价值是从《爸爸去哪儿》开始的,但在这之前,邹市明在美国培训时,冉莹颖就开始学习职业拳击与经纪人的游戏规则,包括怎么运作、包装以及利润分成。


2015年,冉莹颖主动给《爸爸去哪儿》总导演谢涤葵打电话,推荐老公和儿子轩轩上节目。当时盛力世家还有些顾虑。在那之前的3月份,邹市明在澳门的第七场职业赛中,以点数败给了泰国名将阿泰·伦龙,未能赢得金腰带挑战赛。


之后,随着节目播出,拳王邹市明变成了“轩轩爸爸”,他的知名度从拳击圈流向了更广阔的边界。


节目邀约、广告拍摄、商业代言接踵而至。当年11月,邹市明又参与了一档真人秀《女婿上门了》。


2016年1月,“经历了一番综艺世界遨游”,邹市明重返拳台,重新赢得了WBO国际蝇量级特设腰带。也是在这一年,他集齐拳击世界的“大满贯”。


刚打职业拳击时,邹市明第一个代言来自安踏,2013年签约之后,代言费就上了一个台阶。紧接着,BEATS耳机、百事可乐,还有路虎、手游等都找上门来。


2014年在中国体坛财富榜中,邹市明以1600万元的身价排名第四,到2016年,他以2500万的年收入排名第八。


2017年上海金腰带卫冕战中,邹市明的出场费在和冉莹颖“还价”之后达到了1000万元人民币,创造了中国拳手的纪录。


除了综艺,邹市明还在《变形金刚4》、马云的《攻守道》中有过客串,不久前还去上海电影节担任了一次颁奖嘉宾。


邹市明的代言通告通常都是冉莹颖帮他把关,国际特殊奥林匹克东亚区的市场与开发部总监叶嘉倩每次和邹市明谈体育合作,也是通过冉莹颖。“基本都是颖姐出面,帮他安排好所有的一切,他只要出现就好了。”


鲁豫形容邹市明和冉莹颖的关系是“事业共同体”。在职业拳击、综艺代言之外,夫妻俩还在开拓新的商业版图。


除了文中提到的两家公司,据天眼查显示,邹市明旗下还有五家公司,几乎都是围绕体育布局。


2014年开始,冉莹颖就走访北京上海所有的拳馆进行市场调研,最后发现在美国拳击有80%的运动群体,但中国只有16%左右。虽然还是细分市场,但围绕邹市明这个“IP”依然可以做许多开发。


将来拳馆建成后,邹市明首先要做的是培训课程。目前,公司已经签约了二十多个教练,其中包括邹市明在国家队的队友陈祖标。这些教练会针对不同人群开发、定制不同课程,比如青少年就做培训,白领阶层的诉求就是塑形减脂。不同级别的教练在教学价目上收费有差异,邹市明觉得这部分是首先能盈利的。


除了面向大众,拳馆还想为专业的拳手提供培训、赛事、经纪、推广等服务。邹市明说:“还有很多轻餐、合作、衍生品之类的,需要那个女人(冉莹颖)去折腾了。”


目前拳馆和公司的投入都是邹市明和冉莹颖的自有资金,邹市明对待资本的态度还有些谨慎,但他这几年通过拳击,已经直观感受到资本的力量。


“任何平台领域里面都有竞争者,想有更高的提升,就需要资本”,邹市明早年对金钱、数字没有概念,无论在家里还是公司,他和妻子分工明确,“带钱的东西我完全不沾,工资卡、奖金全部丢给她。”


很早之前邹市明就表示过,“无论成败兴衰,身边的爱人总是成本最低、信赖度最高的职业伙伴。”


学过经济学、做过主持人的冉莹颖,虽然比邹市明在商业方面积累的多,但握着这样一个大“IP”,怎么能做好开发,扩展更多商业价值,是她要好好思考一番的。


更多自由


2008年,北京奥运会,邹市明为中国拳击拿到了第一块金牌。在那之前,他在贵州长大,最大的感受就是封闭。“不是通过努力就能拿冠军,而是先要努力才能得到比赛的机会。”


邹市明回忆,当年奥运会之前开动员大会,乒乓球、羽毛球队的基本都坐前面,拳击坐后面。各队提奖牌目标时,乒乓球队说我们争取拿5块,体操争取拿4块,羽毛球争取全拿。到了拳击和足球,“我们争取不出事儿”。那时候,对他们的要求是可以不拿成绩,但是不能有兴奋剂这些问题。


等到邹市明拿了两块金牌之后,开会时中心主任都坐到前面去了。但比起其他项目,拳击的关注依然很少,奥运会四年一次,好不容易有媒体采访,领导还会顾虑。


“我在2008年拿了冠军以后,去美国,街上有人认识我,去古巴和克罗地亚,街上还有人认识我。但在国内,我走在街上有很多人都不认识我。”


残酷的奥运赛制,输赢担负的责任,都让邹市明感到压抑,有一次他甚至拒绝戴上头盔为一本杂志拍照,“业余拳手才戴头盔”。


2009年,国家队领导找他谈话,希望他再干一届,“中国拳击如果你走,就等于是昙花一现了。”


“你不干也是这样,还不如干好。”教练张传良劝他,邹市明挣扎之后,又等了四年。


经纪人李胜曾对媒体说:“如果市明2009年能够去职业,我相信不是两年拿到金腰带,而是说他能够成为一代传奇拳王。”他有些遗憾,“少这四年,他不如李娜幸运。”


就在邹市明宣布进军职业拳坛的前一天,李娜已经打进了澳网决赛。


出去打职业之前,邹市明接受《体坛周报》采访时说:“丁俊晖走出去了,斯诺克开始风靡全国;李娜出去了,网球风靡;姚明出去了,篮球风靡,这些项目的市场运作都非常好,这才是我们项目迅速发展的一种需要,但是拳击就差很多。”


拳击在中国一度是被禁止的项目,直到邓小平让拳王阿里多来中国“带带徒弟”,中国拳击才开始解冻。但比起西方高度的职业化和市场化,今天依然差的很远。包括邹市明和盛力世家的“解约风波”,一方面的矛盾是因为牵扯到利益,但同时也是中国职业拳击市场不规范的表现。


邹市明曾经想像姚明那样,一方面有更高的社会地位和商业价值,一方面也想靠自己的力量去调动拳击圈。


萌生想法正是受到队友冲击。邹市明小时候之所以练拳击,也是从小被女孩子欺负。后来,通过拳击,他获得认可,找到自信,不需要再用拳头为自己说话,然而他的不少队友,还在用拳头谋生。


有的队友打伤打残就回到家里,一辈子待在农村;还有的退役之后只能看场子、当保镖。邹市明有次回贵州,看到夜市上有家“拳击队羊肉粉”,进去一看是给他做过陪练的师弟开的。他想着下次回来把队友们约到那儿吃饭,照顾一下师弟的生意,结果之后没多久,师弟被老板叫去当保镖,参与械斗致死,留下一个刚刚出生的女儿。


这件事对邹市明触动很大,“为什么我们只能把这些练的力量、出的汗、流的血用来械斗,我们也可以有俱乐部,有职业拳赛,可以教学生。”


如今回头看,他庆幸自己走了出去。既然还能做点儿事情,生意之外,就搭个平台,让自己和那些拳手有更多选择的自由。


关于邹市明,一次似乎并不能讲完,敬请期待明天更多有关他背后的故事。


本文转载自中国企业家杂志,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邹市明:走下拳台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