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世界杯:真的,中国人为什么迷恋足球?

尽管中国足球队与本届世界杯完全无缘,但中国仍然以4万多张门票跻身购票前十名的国家之列。

2018-06-30 14:00 来源: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文/郭松民 0 8252


世界杯开赛以来,微信群和朋友圈流传这样一个段子——

老婆:“这是中超联赛么?”

老公:“世界杯。” 

老婆:“中国队在哪?”

老公:“跟你一样在看电视。”

老婆:“为什么不上去踢?”

老公:“国际足联不让。”

老婆:“是因为钓鱼岛么?”

老公:“因为水平不行。”

老婆:“不是有姚明吗?”

老公:“……滚!”


这个明显带有贬低女性色彩的段子,用一种夸张的方式彰显了一些中国球迷(不是全部)可怜的、扭曲的自豪感。

 

他们非常渴望自豪,但又实在没有什么可自豪的,于是就只能在虚构的“老婆”身上去寻找自豪了,这种自豪就不能不是可怜的、扭曲的,距离变态也只有一步之遥。

 

尽管中国足球队与本届世界杯完全无缘,但中国仍然以4万多张门票跻身购票前十名的国家之列。

 

大家都在说,中国除了国足没去,其他都去了。考虑到中国球迷的需要,前两天,始发武汉的中欧班列,甚至向莫斯科运去了10万只小龙虾。

 

这4万多中国球迷,的确非常迷恋世界杯。但在莫斯科,他们是纯粹的背景,是不知道哪个国家球队的义务啦啦队。

 

他们是值得同情的,就像那些永远不能结婚的屌丝,只能靠在窗外偷听别人的新婚之夜获得满足。


这真是令人费解的悖论——

 

我们有着最糟糕的足球纪录,却有着世界最庞大、最热诚的足球球迷群体。

 

截止到2016年12月,中国男足在历史上只有一次,在前南斯拉夫教练米卢的带领下,加上一些偶然因素,获得了世界杯的出线权,入围2002年韩日世界杯。

 

但这次出线,简直比没有出线更糟。中国队在世界杯赛上的表现,可以用“惨遭蹂躏”来形容——3战皆负,净吞9球,1球未进,小组垫底被淘汰。

 

中国是获得过奥运金牌总数第一的国家,中国是全民健身运动取得不俗成绩的国家,中国的体育人口总数位居世界第一,中国人的健康水平和人均寿命也位居世界的前列——但是,因为足球,我们如此在意又如此糟糕的足球,而获得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挫败感就变成了深深的自卑感,而在自卑感的驱使下,就做出了自取其辱的事。

 

2003年7月29日,中新社以《皇马众球星大肆搞笑 荣誉市民授证仪式变闹剧》报道了昆明市授予皇家马德里队球星荣誉市民证书的消息。

 

让我原文照录其中的两段——

 

整个颁证仪式,卡洛斯和罗纳尔多简直成了皇马的大活宝。当卡洛斯上台领证时,两人台上台下把搞笑演到了极至。只见卡洛斯非常严肃地走上台,就像意外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那样激动而深沉,他面无表情地与市长紧紧拥抱,随后又非常庄重地从市长手里接过了荣誉证书,把金钥匙高高地举过头顶,随后的卡洛斯却把礼仪小姐吓了一跳,在与市长拥抱后,他主动与这位小姐礼貌性地做了一个亲密的动作,然后卡洛斯连连向台下的队友们示意: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

 

卡洛斯的“表演”把台下的罗纳尔多逗得前仰后合,张大了嘴巴露出两颗兔牙,嗷嗷叫个不停,小贝不禁捂住了嘴巴,笑得“花枝乱颤”,麦克马纳曼更是夸张,一张典型英国英俊小生的脸变成了哈哈大笑的怪摸样。

 

在百度的“德州五中吧”里,一位明显是中学生的网友这样写道“我第一次为自己是个中国人感到深深的耻辱”。


“荣誉市民”本是一种莫大荣誉,应该是接受者感到诚惶诚恐才合理。但这一次,昆明市却带着一种唯恐高攀不上的心情,把它作为廉价的小礼品送了出去。

 

皇马到昆明,纯粹是为了一次商业比赛。这些球星,无论大罗小贝还是卡洛斯,对昆明都没有任何贡献,昆明市哈着他们,双手奉上“荣誉市民”的头衔,还忍受他们的嘲弄,无非是因为他们头上有“足球巨星”的光环。

 

很可能,足球并不是一种适合东亚地区黄种人发挥自身优势与天赋的运动,就像黑人不适合游泳,却长于短跑一样。

 

研究表明,亚洲的绝大多数人种属于蒙古人种。与欧罗巴人种相比,黄种人身材低、体重轻,绝对力量和绝对速度不占优势,其天赋主要集中在与灵巧、技 能和心智等有关的项目方面。 

 

中国人无论男女,身高、体重等诸多指标都落后于欧洲人,但在坐高和头宽方面则又高于欧洲人。这些特征,极大地限制了中国人在速度、弹跳,在田径、大球(尤其是足球)方面取胜,但为从事灵巧、平衡或柔摔等各种“短、平、快”项目提供了方便。

 

韩、日足球队在亚洲算是不错了,但在世界范围内仍然属于二、三流水平,他们不仅不能证明黄种人擅长足球,反而证明了黄种人不擅长足球。

 

我们为什么着迷于、狂热于、沉醉于一项我们并不擅长的运动呢?难道仅仅是为了从中获得挫败感吗?

 

我们为什么不能像美国人那样,虽然也踢足球,但最沉迷的,却是篮球、棒球等自己最擅长的项目?

 

我不反对玩足球。玩足球,我们自己踢的开心就行,用作体育锻炼也可以,但不必把世界杯作为目标。在足球上和日耳曼人、拉丁人一争高下,等于以己之短击人之长,傻瓜才这么干。

 

苏联人善饮。米高扬到西柏坡炫耀酒量,毛主席就和他比吃辣椒,这才叫智慧。

 

和乒乓球不同,中国人在足球上,没有任何光荣战绩。

 

中国人对足球的沉迷,客观地说,是被媒体建构出来!


在这种建构背后,很可能存在某种“复杂的共谋”。

 

七十年代我们最着迷的运动是乒乓球;八十年代我们最着迷的运动是排球。这些运动都曾经带给中国人无尽的自豪感和自我认同感!

 

想到这些比赛,我们就确认:我们是冠军!


九十年代之后,足球忽然成了事实上的“中国第一运动”。 在媒体的忽悠下,大家糊里糊涂地感觉好像不热足球就不是主流文明似的,无尽的热情和资源投入进去了,收获的却只有失败。

 

想到足球,我们就会想到:我们不行,我们是失败者!

 

真的,为什么我们如此迷恋足球?是应该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了。


本文转载自独立评论员郭松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郭松民 | 谈谈世界杯:真的,中国人为什么迷恋足球?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