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布哈兹到桑给巴尔——连结世界所有少数族裔的独立足球协会联合会

今年夏天的6月14日下午6时,在莫斯科中心富丽堂皇的卢日尼基体育场,东道主俄罗斯将与沙特阿拉伯进行本届世界杯的揭幕战,由此揭开为期一个月的大力神杯争夺之旅。

2018-02-14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Will Sharp 译/桐谷华 0 5300


今年夏天的6月14日下午6时,在莫斯科中心富丽堂皇的卢日尼基体育场,东道主俄罗斯将与沙特阿拉伯进行本届世界杯的揭幕战,由此揭开为期一个月的大力神杯争夺之旅。当裁判的哨音吹响之时,全世界的目光都将聚集到这里,数以亿计的观众也将因为一场场扣人心弦的比赛或喜或悲。


尽管为世界杯疯狂是永恒的,但值得注意的是,世界杯并不是2018年夏天唯一举办的全球性足球赛事。事实上,它甚至不是6月唯一的世界杯赛事。因为在5月31日至6月9日之间,伦敦将接纳16支历史原因多样、政治形式不一、来自不同地区的足球队,举办2018年的CONIFA世界杯足球赛。而我们也可以看到与世界杯一样高度多元化的“世界”。

 

在2014、2016年的成功举办后,第三届CONIFA世界杯能在伦敦举办自然能吸引更多商机和目光。能在这个“足球之都”举办赛事,组委会也乐观地认为,这次赛事是与会代表队传播接纳、平等和积极向上这类和平元素的大好时机。这也是他们多年来不懈努力所期望看到的成果。


2018年世界杯的主办国俄罗斯在侵犯人权、种族和性别歧视的存在方面一直存在争议,而最近也被指控使用兴奋剂和体育事业腐败等等。在FIFA世界杯的前夕进行的CONIFA世界杯,或许更应该遵从某种道德风尚,一种不需要被国际足联反复强调,就自在人心的那种道德风尚。


2013年,独立足球协会联合会(CONIFA)正式成立,旨在监管和促进非国际足联会员国足球协会的足球事业发展和交流。


多年来,大多数非国际足联的国际足球事宜都由国际足联前任志愿管理。2003年,一个自称是“新足球联邦组织”的组织开始为未被FIFA承认的足球协会承办国际性的足球赛事。他们最有诱惑力的想法是举办被命名为“VIVA世界杯”的锦标赛,而他们也确实举办了5届—— 2006年在奥克西塔尼亚(Occitania)、2008年在萨米地区(Sápmi)、2009年在帕达尼亚(Padania)、2010年在马耳他戈佐岛(Gozo)、2012年在库尔德斯坦(Kurdistan),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尽管成果斐然,但“新足球联邦组织”还是在2013年宣称因“内部意见不合”而宣告解散。因此,CONIFA轻松接过了这份担子,渴望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建筑属于自己的足球世界。2014年,这个特殊的组织正式开始举办他们自己的世界杯(或称“足球世界杯”赛,为回避任何商标侵权的可能)。


这场特别的世界杯在6月第一周于瑞典“雪城”厄斯特松德举办。共有12支球队参与此次杯赛,包括了无国籍民族队、未被承认的国家代表队、单方面宣布建国的代表队、事实上独立的国家、特殊信仰族裔群体和土著社区组成,出席的12支球队分别是阿拉米叙利亚队(Arameans Suryoye)、伊拉克库尔德斯坦(Iraqi Kurdistan)、泰米尔(Tamil)、阿布哈兹、奥西塔尼亚(Occitania)、萨米(Sápmi)、帕达尼亚(Padania)、南奥塞梯(South Ossetia)、达/尔富/尔(Dar/fur)、马恩岛队(Ellan Vannin,马恩语的“马恩岛”)、尼斯镇(County of Nice)和阿尔扎赫(Artsakh,原国名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


其实,原本与会的代表队本来还有魁北克和桑给巴尔,但前者为了全力加入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联(CONCACAF)而放弃了参赛,桑给巴尔则是因被瑞典拒签而无法成行。因此,南奥赛梯和尼斯镇自愿取代了这两个地区来到瑞典参赛。

 

与众不同的赛事不仅是足球竞技的盛会,也成了参赛队展现全球文化多样性的大舞台。决赛在尼斯镇(“这个位于法国南部的著名历史区域……渴望在全球性的舞台上展现自己独特的文化和历史”)和马恩岛(大英帝国自治领地,位于大不列颠与爱尔兰之间的爱尔兰海域,英语通常被称为Isle of Man,马恩语为Ellan Vannin)。 经过残酷的点球大战后,尼斯镇举起了首届CONIFA世界杯的冠军奖杯。


不过在外人看来,CONIFA世界杯是一届奇特的比赛,或者不如说是一场大战之前的“开胃菜”。 不过,当你当目睹这么多迥异的球队在此面对面交手并打出特别夸张的比分时——比如帕达尼亚小组赛中20-0战胜达/尔富/尔,作为一名观众,你也只需要见证过、记住这样的场景,记住有过这样的赛事,开开心心地回家,就足够了。

 

然而,对于那些运营这项赛事的人来说,对于那些在场上拼杀的球员们来说,他们只要从中获得巨大自豪感,那么这样的赛事就是成功的,也是极有必要的。


CONIFA对全世界符合标准的成员秉持开放的态度,声明“为了足球梦想,我们聚在一起”,坚信无论与会者是否被FIFA承认,都有权力享受足球的乐趣,并以坚定的信念推动这项事业。但CONIFA仍然深刻地意识到,这项世界上最受人喜爱的运动有着激发变化的能力;同时也是团结各族人民,追逐冠军梦想、增强自信、强化自我认识的最佳方式。


CONIFA的各种格言可谓世界性的语言:“踢足球是众人之自由”,“足球让我们站起来”,“足球连通世界”等等。 唯一区别似乎是对于一些参加CONIFA组织的比赛的球员来说,足球是梦想的舞台;而对于某些人来说,这项赛事的意义远比“世界杯”来得要大。


对来自拉普兰地区的萨米队来说,CONIFA世界杯让有可能面临灭绝危险的萨米文明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生活在挪威、瑞典、芬兰和俄罗斯北部地区的萨米族,将为共同的民族事业而努力奋斗,振兴萨米文化和萨米族,并希望世人一起协助维护他们的文化遗产。


对在日朝鲜人来说,这个在日本最大的少数裔族群经常因为其朝鲜或韩国人的身份而备受歧视。这样的赛事也使得他们能够更好地寻求到认同和关爱,能在一起抱团取暖,也能暂时忘却如影随形的各种压力,在这里尽情享受足球带来的欢愉。


至于像阿布哈兹这样的地方,虽然实质上已经独立,但包括格鲁吉亚在内的大部分国家依然视其为格鲁吉亚的一个自治共和国。CONIFA举办的世界杯赛也许能促进阿布哈兹为各国所承认,并呼吁世界关注政治动荡给24万阿布哈兹人带来的各种困难。


事实上,阿布哈兹通过连续参加CONIFA举办的赛事,关于阿布哈兹最重要的两个话题也开始越来越多地被摆到桌面上:政治和传统。


首先,所有CONIFA成员中,阿布哈兹的活跃明显带着政治色彩,他们的积极参与也是对CONIFA自己将足球政治化态度的一个提醒,或是他们为防止这一现象在不断做出努力。决定在阿布哈兹举办2016年世界足球赛的过程中,CONIFA接到了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的一些抗议,因为双方都公开宣布不会承认阿布哈兹的独立主张。


但这充其量只能算是隔空喊话,因为2018年CONIFA世界杯足球赛中,CTA也将组织参赛队参与该项赛事,这必然导致某些方面有所反应,但CONIFA必然会努力推进该项赛事的积极运转。


然而,就CONIFA而言,承认并以平等为由承担一切外来压力,就是他们能做出的最伟大的声明了。


同时,对于那些在CONIFA的组织下与会的参赛队而言,CONIFA将会鼓励他们的观众挥舞旗帜、高唱歌曲,利用锦标赛的吸引力,发扬和开展他们所希望的事业,而不是任由政治力量介入比赛中。当然,参赛队队员的各种意识形态不能带到比赛中去,毕竟这终究是一届“世界杯”。


其次,除了阿布哈兹之外,很少有地方对CONIFA比赛的反映比较积极。 阿布哈兹在2014年CONIFA世界杯上上演难忘的处子秀后,在2016年举办并赢得该项荣誉,因而促成了CONIFA全体成员中最强大的支持团体之一的成长。这种在足球上的成就,为阿布哈兹人赢得了一种更为现代的、来庆祝自己的文化传统和爱国主义的方式,从而避免谈及公民政治或战争。


“这次胜利使得阿布哈兹彻底沸腾了。 第二天总统宣布该日为公共假期。当阿布哈兹赢得冠军时,整个街道上足有一万人庆祝。“CONIFAvcmks萨沙-杜尔科普(Sascha Düerkop)在与The Set Pieces谈话时回忆说。 “终场哨响之后,一位老妇人来找我,她告诉我说:‘我们在节日里庆祝的一切都和战争相关联,而这次欢庆也是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以阿布哈兹人的身份获得胜利。’”


虽然FIFA拒绝承认,但通过CONIFA的努力,阿布哈兹也终于能有机会在体育竞技方面获得参赛机会和获得荣誉。当然,不是说FIFA不承认他们是错的——FIFA自有规则在,CONIFA也并非要和FIFA对着干。CONIFA只是想要为阿布哈兹和其他地区争取到另一种参加国际赛事的机会,而这也是他们工作的意义所在。


除了组织比赛之外,该组织还坚持鼓励各成员在场内外进行文化交流,以进一步促进CONIFA各成员的互相了解、会话和支持。


譬如说,所有参赛队的所有球员都会下榻在同一家酒店,宛如一座小型奥运村;来自不同地区的球员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共进三餐、一起喝咖啡,可以到迪厅共同热舞高歌,为的就是让大家尽情展现各自的文化背景和悠久历史,展现各自地区的独特魅力。感谢CONIFA的共同创始人兼主席佩-安德斯-布林德(Per-Anders Blind)。出身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萨米族的文化背景,使得他不遗余力地推进这项事业。


身为少数民族,有过被歧视、被解雇的经历,而又心怀对足球最本真的热爱,以及坚信足球在推动民族平等上有着巨大的潜力,我们就不必奇怪为何布林德如此努力地经营着CONIFA。因为CONIFA在他心中,是推动全球人民正视少数民族的利益的最佳组织。


“我的父亲曾是瑞典和挪威山区的驯鹿牧民。我是作为一群被遗忘的人的一部分出生和成长的,因而受到了歧视。“布林德回忆说。2016年,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谈到了为何要建立CONIFA,“也许正因为如此,我决定自掏腰包,希望让所有人都能踏上国际大赛级别的舞台。”


“对我而言,CONIFA是一个绿色组织。我们的职责就是让所有和我相似的人有一个能尽情发挥的舞台。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数以亿计的少数族裔,我们希望藉此告诉全世界,在我们周围,还有很多持特殊信仰,有着特殊背景的人。他们和我们一样生活在这个星球上,也应当和我们一样享有各种权利。”


“我们十分高兴2018年的CONIFA世界杯将会成为全球性的盛宴。”杜尔科普在CONIFA首页上如此写道,“很荣幸赛事能为与会代表提供一个巨大的舞台,可以让他们展示他们的独特文化、悠久历史和足球技艺。”我们也相信,这个平台对他们而言也是无比合适。


在今年夏天的CONIFA世界杯中,参赛队是真正的来自五湖四海——各大洲都有球队参加。这证明CONIFA正在积极履行他们的使命,通过足球团结世界。

 

然而,尽管工作繁重,但是CONIFA仍然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其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毋庸置疑,即便世界杯成功举办,他们没有丰厚的薪水和奖金作为酬劳;更不必说有谁会通过什么暗箱交易和非法手段来贿赂工作者,只求将主办权抢到自己的地盘上来,没有。


相反,他们怀着热忱、怀着本真,以最高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正如他们所言:“希望我们架起一座桥梁,连通众人、少数族裔,以及遍布全球的那些‘被遗忘的土地’,以足球之名,连结友谊和文化的桥梁,尽享足球之乐。”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从阿布哈兹到桑给巴尔——连结世界所有少数族裔的独立足球协会联合会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