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学峰:“足协新政”与“新奥运战略”之我见

写就写,不就是足球吗,而且我既然打算写,就准备一口气谈四个观点——

2017-06-04 10:00 来源:天天快报 0 39394


不懂足球也不爱谈足球,可“足协新政”出台之后,有个哥儿们“将”我说:你净写那些没人看的文章有蛋用,有本事写写足球啊!


写就写,不就是足球吗,而且我既然打算写,就准备一口气谈四个观点——


1,“金元足球”和“青训足球”


推出这两条新政的措施,一是为了解决资本绑架足球的问题,二是要解决青少年球员的培养问题。其动机是好的、方向是正确的,是想用一针见血的措施求得一蹴而就的效果。


这里有两个问题,同时值得决策者和骂决策者探究,第一个问题是“金元足球”和“青训足球”。


以我对职业足球的肤浅了解,我觉得有两种俱乐部,一种是“金元足球”俱乐部,另一种是“青训足球”俱乐部:前者主要靠引进高水平球员谋求成绩和利益,后者靠培养高水平青年球员谋求成绩和利益,虽然有些豪门俱乐部也有很好的青训体系,但总体说来,还是可以区分出两类俱乐部的差别,并且不能以我们常用的“大俱乐部”和“小俱乐部”概念随意套用。


中国职业足球目前的问题之一,是“金元足球”俱乐部的情形居多,而媒体和公众出于“资本拜物教”的原因,又更多地向往资本和财富的神话,为“金元足球”如虎添翼——这不是中国足球的悲剧,而是中国社会的价值观悲剧和流行文化悲剧。


因此,中国需要更多的“青训足球”类型的俱乐部,例如像我一位朋友购买的法国欧塞尔俱乐部,它虽然已经不再是法甲强队,,却是法国俱乐部里以出产青年球员著称的球会之一。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对“新政”持赞赏和支持的态度。


2,“足球俱乐部”和“体育俱乐部”


另一个同时值得决策者和骂决策者探究的话题,是“足球俱乐部”和“体育俱乐部”。


确实有一些欧洲的著名俱乐部只是“足球俱乐部”,但同时我们应该了解的是,很多我们以为的“足球俱乐部”其实是“体育俱乐部”,例如拜仁慕尼黑和巴塞罗那——拜仁慕尼黑俱乐部有十支队伍:三支男足、一支女足、一支老年足球,还有篮球、手球、国际象棋、乒乓球和保龄球队;巴塞罗那就更是这种情况了,一共有十六支队伍:三支男足、两支女足、一支沙滩足球、一支五人制足球、两支篮球、一支轮椅篮球、两支橄榄球队,此外还有手球、曲棍球、冰球、排球队。


当然在这两家俱乐部里,足球的价值最高,甚至可以说用成年男足的成绩“养着”其他队伍,但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把它理解为单一的“足球俱乐部”。


我这次来池州开会,挺费劲挺费劲地准备了一个发言稿,其中的观点之一就是:对于体育的俱乐部文化,我国的很多城市需要有新的认识,不能一味地把体育的“俱乐部文化”等同于“足球俱乐部文化”或者“单一项目俱乐部文化”。


从这个意义上说,“足协新政”又具有正确的方向,只是需要更完善的动机。


3,“足协新政”与“新奥运战略”


我认为中国体育界现在实际上是在制定“新奥运战略”,U23新政就应该有这方面的考量。


这条新政受到的批评比“奢侈税”那一条更多,但我觉得政策的制定方和批评方都没有把话说到关键点。


次要的一点是,青少年训练是一个整体,在顶级联赛里强调U23这一个年龄段,未必能解决青训问题的全部。


主要的一点是,对于男子足球的奥运会比赛,我们完全可以不太当回事。

奥运会是竞技体育的最高舞台,但并非所有项目的最高舞台,对于那些高度职业化的体育项目来说,奥运会是一个相对次要的舞台,例如足球、篮球、网球、冰球、高尔夫等等(拳击的情况比较复杂,所以不能和这些项目相提并论)。


如果把这些项目的奥运会比赛理解为最高水平的竞赛,那一定是有失妥当的。


在这方面,我建议中国体育主管部门在制定“新奥运战略”的时候,不妨学学英国:英国奥委会和英国体总虽然对奥运会的重视程度甚至要超过中国,但他们有个一成不变的原则,就是从来不给它的足球协会和网球协会花一分钱,让这两家协会自己出面去组织参加奥运会的队伍,体现出对职业体育的尊重态度。


这其实也体现出英国人的“文化自信”——英国人只是在三届伦敦奥运会上才把足球当回事,并且都取得了金牌,除此之外没得到过任何奖牌。


4,中国体育界要正视“公共领域危机”


至少从1997年的五里河体育场(甚至是1985年的“519”)开始,中国足球就一直面临着“公共领域危机”——


戚务生说了一句受到嘲弄的“我是国家干部”,其实说的是大实话,人们不喜欢这句话是因为不喜欢“国家干部”;


何慧娴说了一句“中国足球是亚洲二流队伍”,导致一片骂声,不是人们不知道中国足球的水平,是不喜欢非专业的体育官员出来解释专业的事情。


所以我忽发奇想,觉得可以为中国体育界编写一本内部教材,就叫“中国体育的公共领域危机”,在过去,这是一种面对球迷和面对传统媒体的危机,在今天,这是一种面对所有人的危机,何况——网络和自媒体的发达又发酵着这种危机,“公知”和大咖的存在又催化着这种危机。


目前,中国体育界正在推进改革,据我管窥,所有措施都是积极勇敢的,大部分措施是符合规律和方向的,还有小部分措施、则或有失之偏颇之处和欲速不达之嫌。


越是在高举改革大旗的时候,处理好“公共领域”的危机就变得越重要,有必要在处理足球这类敏感事务时广泛听取各方面声音,更有必要在做出重大决策的时候显示出高人一筹的公共领域策略,而且,这不仅是以理服人问题、不仅是舆论监督与导向问题、不仅是公开透明问题……


本文转载自天天快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足协新政”与“新奥运战略”之我见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