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培训,要前途还是钱途?

今年3月 ,西班牙穆尔西亚省足协主席米盖尔亲自将一份聘书交给中国足球名宿徐根宝,这位72岁的老帅也因此成为西班牙足球历史上首位外籍足协理事。

2016-05-06 13:00 来源:广州日报 文/杨敏 0 55307


禹唐体育注:

今年3月 ,西班牙穆尔西亚省足协主席米盖尔亲自将一份聘书交给中国足球名宿徐根宝,这位72岁的老帅也因此成为西班牙足球历史上首位外籍足协理事。


徐根宝之所以能当选,是因为他在2015年年底收购了西乙B俱乐部洛尔卡并出任俱乐部主席,而洛尔卡正是穆尔西亚省的俱乐部。作为上港的股东之一,徐根宝把转手俱乐部得到的资金全部投在足球上:“我的想法是,有了钱,还是用在足球上。现在需要新的尝试,但走出去没钱不行。”


 退役前一直表态要创办网球学校的李娜,如今挂拍快两年了,却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录制体育综艺节目中,网球学校至今连选址都还没有确定。李娜承认,是自己把筹办学校想得太简单了,例如网球学校的教学问题,因为孩子们还需要学习文化课。“从退役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都在努力,希望网校可以办好,但实际操作时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有考虑到。”


很明显,以上两位中国体育名人在体育培训这个领域更多考虑的是年轻一代的“前途”,不过,与二人想法背道而驰的也不在少数,目前国内动辄数以十万计学费的网球学校并不在少数,其收费之高几乎赶上培养出莎娃的美网尼克网校。


此外,随着今后广州中考体育难度大增,中长跑、游泳甚至其他进入考试内容的项目将可预见地产生大量培训需求。在体育培训上,到底是要“前途”还是“钱途”?今天请来两位退役后从事青少年培训工作的奥运冠军乔红与张洁雯现身说法。


要前途?青训教练费力不讨好,不会人人都是徐根宝

广州日报杨敏(以下简称杨):72岁的徐根宝继10年前举债在崇明建立青少年足球基地之后,去年又花费2000万人民币收购与运营洛尔卡,期待打造一个中国球员旅欧训练基地。不久之后,根宝足校将派出30余名球员前往洛尔卡学习一年,穆尔西亚足协也将为这些足球少年安排优秀的青训教练并组织一系列比赛。徐根宝透露,这比在国内搞乙级球队便宜,因为中乙一支球队一年都得花3000万。尽管家人反对,但徐根宝还是坚持己见。只有搞好青训,夯实基础才能有发展。不知道两位是否赞同徐根宝的做法,要是自己处于他的位置,是否有这个魄力?


广东省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调研员 乔红(以下简称乔):在72岁高龄还能豁出去继续投入足球青训,我打心眼里佩服徐指导。我对足球的了解不是特别多,但他在10年前举债赴崇明岛建立青少年足球基地的事迹还是略有所闻的。坦白说,任何体育项目的发展都离不开青训,这是一个项目他日能否具备上升空间的基础环节,但是,这又是最苦最累且最不受关注的。以中国的金牌项目来说,大家对国家队的总教练耳熟能详,其实在全国各个基层一直默默耕耘的教练不计其数,他们从事青训工作多年,也并不是每人都能培养出奥运冠军与世界冠军。现在媒体上偶有报道冠军们的启蒙教练,可这只是基层教练中的凤毛麟角,绝大多数还是默默无闻的。我在日常的工作中也接触到不少从事青训的教练员,很多让我佩服不已。我相信只要大家都是兢兢业业地从基础做起,根据竞技体育的发展规律,无论是足球、篮球、排球,还是乒乓球、羽毛球、网球,假以时日总是能看到成果的。徐指导把青训基地搬至西班牙,让我想起中国乒乓球学院设在卢森堡的欧洲分院。这也是一个以推动世界青少年乒乓球发展的有力举措。当然,这是我国乒乓球人走到海外去帮助别人,而对于足球项目,我们确实还处于走出国门去学习别人的阶段。


广州市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 张洁雯(以下简称张):我可能没有魄力像徐指导那样倾尽家财走出国门继续为青训出力,因为我的两个孩子还比较小,要是长期在外恐怕不能照顾好他们。退役之后,我来到广州市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工作,对羽毛球青训工作有一定的了解。就像乔红所说,青训是最吃力不讨好的环节,但也是不可或缺的。每个项目的成才周期也许略有不同,但绝对没有短时间内出人才的。从事青训就是耐得住寂寞,真心热爱这个体育项目。就说羽毛球吧,现在的小孩相比我们那个年代要娇气一些,又是家里的独苗,有时要劝服他们刻苦训练,还是很考验教练的耐性与口才的。如果从5、6岁开始接触羽毛球,成才期至少10年。到了他们15、16岁的时候,成绩好的能入选高一级地方队甚至国家队。这10年又正好是孩子们学习文化课知识以及塑造健康人格的关键期,少一点责任心的教练都不能胜任。我和谢杏芳那一批队员当年在广州队的主管教练是傅汉洵与曾秀英。直到现在,我们都十分感激傅指导与曾指导当年的循循善诱。广州羽毛球队历年来培养出不少奥运冠军与世界冠军,这与青训工作一直不放松有很大关系。至于以“钱途”为目的的青训,我认为在竞技体育领域暂时行不通。


要钱途?青训瓶颈仍待解决,短期“青训”或成热点


杨:退役两年的李娜迟迟未能动手建起自己梦寐以求的网球学校,不过,现在国内以网球巨星为卖点的网校不在少数,例如德约科维奇的教练、德国名宿鲍里斯·贝克尔就将在深圳创办他在全球的首家网球学校。随着李娜效应的升温,全国的网球爱好者在过去的十几年数量大为增长。国内不少网校的也借李娜效应赚了不少钱。即使某些号称不以赚钱为目的的网校,其每年学费也不低于20万元人民币。可是,在过去10年里,从这些所谓的网校里却没走出几个李娜接班人,甚至有学校办不下去而倒闭的。


乔:我非常理解李娜的难处,因为她也是从孩子们的“前途”着想,而并非像国内一些网校那样注重“钱途”。她提到最困难的一点是如何兼顾孩子们的学业。这一点上,任何一个项目在我国的青训都存在相似的难题。一般来说,瓶颈出现在孩子们二、三年级的时候。每年五一节期间,全省少儿乒乓球赛都在珠三角举行,这是省队选拔苗子的大好机会,今年的参赛人数接近700人,这在全国来说也是名列前茅了。但是,这些孩子到了大约三年级的时候,由于功课增多以及学习压力增大,大多数家长都会选择让他们放弃训练,可供专业队选择的人才将大大减少。这个青训的瓶颈难题,要是能够找到解决方案,我想中国长盛不衰的就不止乒乓球了。


张:在商言商,对于那些以盈利为目的的网球学校来说,注重自身的“钱途”也无可厚非。我想,这些学校出不了人才甚至关门大吉,多少有点儿水土不服。即使与外国球星合作,也不意味着能在中国下如鱼得水。我国的商业青训还处于起步阶段,多年以来一直是以体校、体工队、地方队的培养模式为主。运动员要出成绩,往往是以日夜苦练和牺牲文化课学习为前提,甚少能够两者兼得。要是商业青训也遵循体工队的模式,孩子们荒废了学业,家长们肯定不干,即使能出成绩,他们的前途也不如待在专业队有机会晋升到国家队来得有保证。如果只是通过这些学校培养孩子的兴趣,那是可行的,但是要想培养出李娜第二、莎娃第二,至少目前来说难度很大。昂贵的学费摆在那里,低性价比也是这些学校难以生存的原因。我倒是看好中长跑、游泳这些短期青训,因为这些项目的成绩在中考的比重增大,社会上需求自然大增。这些青训无疑是注重“钱途”的,但是那又何妨,只要孩子们的成绩上去了,家长就会认为花得值。此外,对体育成绩的看重也将提升学生们的整体身体素质以及体能技能。


本文转载自广州日报体育新闻中心,原标题:三言二拍:体育培训,要前途还是钱途?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