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0到1打造无人机飞行赛事版权

ESPN是迪斯尼旗下一间24小时专门播放体育节目的美国有线电视联播网,它将直播无人机飞行比赛,而这项比赛也综合了时下最流行的元素:智能硬件、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以及如何打造无人机飞行赛事版权。

2016-04-15 13:52 来源:禹唐体育 0 29836



禹唐体育注:

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简称ESPN)是迪斯尼旗下一间24小时专门播放体育节目的美国有线电视联播网,它将直播无人机飞行比赛,而这项比赛也综合了时下最流行的元素:智能硬件、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以及如何打造无人机飞行赛事版权。


在布鲁克林一间翻修过的仓库,这里通常供一些知名品牌举行社交聚会。不过在今年一月一个冰冷的下午,这里举行了一个新体育联盟别开生面的发布晚会。这个体育联盟叫无人机飞行比赛联盟(Drone Racing League,简称DRL),它是尼克·霍巴则斯基和瑞安·顾里头脑风暴的结晶。尼克之前的履历,包括参与将国际障碍大赛打造成群众积极参与乐在其中的耐力挑战赛。瑞安之前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同时也是无人机爱好者。


他们二人成立了一家公司,希望能够成为展现无人机飞行比赛魅力的标杆公司。无人机飞行比赛联盟已经确保了8百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为风险投资公司、美国橄榄球联盟迈阿密海豚队的老板和英国摇滚乐缪斯乐队的主唱。“说唱50分”乐队曾出席过他们的无人机飞行比赛。无人机飞行,用不屑一顾的语言甚至可以描绘成,餐碟大小的一个物体在空中急速窜来窜去,但是瑞安和顾里想把它打造成一项世界性的运动。


有此志向的并不只有他们俩,美国体育有线网ESPN在2016年4月13号宣布将在网络频道ESPN3现场直播纽约一场为期三天的无人机飞行比赛。纽约的这场比赛是由斯科特•瑞福斯兰德组织的,他去年主办过全美第一次无人机飞行比赛。就这三天的比赛,ESPN还会每天剪辑出来一小时的无人机比赛集锦供电视频道播放。迪拜在三月份时举办了一场奖金高达一百万美元的无人机飞行比赛,不得不说,第一人视角(first-person view,简称 FPV)无人机飞行比赛当下风云突起。无人机飞行比赛,几年前还不存在,现在却处在成为主流运动的边缘。


一、我们正在见证网络时代第一项新运动的诞生


就像100年前的汽车比赛,20世纪70年代的滑板,无人机飞行是这个时代独一无二的运动。在当下热衷视频游戏的文化中,一项新运动将会根植于数字媒介。无人机比赛不受时间限制,也不是群体体验(每个人带上视频护目镜,更是一种个人的观看体验),这是一项21世纪的运动。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私酒贩子常常驾驶飞车在乡间小路上飞驰,以躲避联邦税务稽查员的追捕。随着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越演越烈,私酒贩子们想方设法地提高汽车马力、改造汽车结构以使车子更好地控制,更容易地逃脱联邦政府的追捕。私酒贩子们为了比较谁的车跑得最快,谁的车技最好,就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赛车比赛,这也就是美国运动汽车竞赛比赛的前身。


滑板运动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还是“反叛的局外人活动”的形象,后来它成了“酷”的象征,ESPN更是在1995年电视转播了滑板极限运动比赛。美国知名大报《华盛顿邮报》的体育专栏记者当时揶揄取笑滑板居然也能算一种运动。如今,极限运动成了ESPN的必播节目。数百万观众会通过电视、视频观看比赛。


无人机一开始体型较大,是美国军方为执行战术任务而使用的工具,后来美国人开始了对无人机的商用,将他们体型收缩、造价更经济、更适宜民用,逐渐无人机飞行比赛也往一项运动的趋势走。


无人机飞行比赛从几乎只是一个概念到一项刚刚萌芽的运动便有诸多联盟声称他们是职业选手,这中间的用时之短令人侧目。无人机飞行比赛,这个名称甚至在2014年初还不存在。最早的有关无人机飞行比赛的病毒视频之一是在2014年9月。一群法国驾驶员操纵无人机穿越森林,当时有数百万人观看视频,媒体将那次比赛比作电影《星球大战绝地归来》中的飞车追逐。


自那以后,有些无人机驾驶员开始积聚大量的粉丝,这首推卡洛斯•普尔托拉斯,大家都用昵称查普称呼他,他能用一台第一人视角无人机做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出来其视频被点击过数百万次。


二、无人机赛事的萌芽


全球各地无人机飞行兴趣小组纷纷建立,大家都因对偶尔飞行无人机感兴趣而结识。无人机比赛也如雨后春笋纷纷出现,有些比赛是选手组织的,他们为了证明自己强过别人而举办比赛。还有人举办则是为了将第一人视角无人机飞行变成一项运动,斯科特就是这样一个代表。



正如美国近些年其他技术的突破,全美第一次无人机比赛就是在加州湾区一个富裕郊区的车库里举办。这次比赛是斯科特的点子。他以前是教授,也是虚拟现实技术的研究员和创业者。他动手能力强喜欢自己制作新玩意。


记者采访他的那天,他的车库里充满了3D打印机、无人机、无线电遥控飞机,VR头戴式显示器(他是早期Oculus Rift产品的粉丝)、手工台、电力工具、焊接条等各种器件。


他飞遥控直升机、遥控飞机很多年了,通过对虚拟现实的研究,他知道了增强现实(增强现实通常是通过在原有的物理世界中再置入,或者重叠一个数字信息层,比如用摄像头对准某栋建筑就出来该建筑的具体信息,以此来增强用户体验)


当他发现第一人视角无人机飞行时,太对他的胃口了。虚拟现实、增强现实、飞行、技术,这些都是他热衷、感兴趣的领域。他说“到目前为止,第一人视角无人机飞行还都是小范围的极客在玩。”


如果你质疑人们是否会收看无人机飞行比赛,那你看看电竞就知道了。球员组队和另一对进行比赛,为巨额奖金和荣誉而战。去年有超过3500万人看了3.6亿小时的英雄联盟对战视频。排位靠前的电竞队伍可以获得运动饮料、电脑处理器等公司的赞助。2015年收入最高的电竞队“邪恶天才”收入是1200万美元。


未来无人机飞行是否也有电竞这样的“钱景”?不是没有可能!据斯科特所说已经有几家大型快消品公司接触过他、要赞助明年他负责主办的无人机全国赛。


三、无人机飞行运动的独特之处


无人机飞行比赛比较奇怪的地方是,不同于它之前的运动。它有F1的速度,滑板的局外人感觉,还有电竞的科技范当然也像电竞一样它也需要久坐。但是不同于上述这些运动,无人机飞行比赛最适宜观看的方式是远观、赛后看录像。无人机体型小、速度快,在大型、3D的飞行赛道,飞行时速可达到60英里。


绝大部分运动都是围绕着身体做文章、考验选手的爆发力、耐力、协调性等等。而电竞和无人机飞行主要考验的是选手的头脑。这两项比赛决胜于不知不觉间,选手手指翻飞快速操作,压力几乎都是考验大脑。电竞运动最好在线观看,要么实时要么事后看。无人机比赛最好通过电脑看,你可以更方便的看出比赛选手之间你追我赶的局势有多紧张,以及选手的哪个操作堪称神来之笔。


四、两个联盟(尼克和瑞安的无人机飞行比赛联盟、斯科特的无人机全国赛)的不同模式


在第一人视角无人机飞行的另一个新兴玩家就是前面提到的无人机飞行联盟。斯科特热衷举办现场活动,而无人机飞行联盟的尼克 在一月份举办比赛时,那场比赛是不对外开放的。比赛之后,他会把拍摄的视频剪辑好上传到网络,这是为了确保大众第一次见到无人机飞行的印象是积极的,视频中要有风景有粉丝的尖叫还有各种戏剧性元素,而不仅仅是几个人在空旷的操场里晃悠。



你上次站在原地却能感觉到飞行体验是什么时候?你上次看电视感受到飞行是什么时候?无人机驾驶员每次戴上视频护目镜操作时都能感受到飞行的体验。

“戴上护目镜是一种灵魂出窍的体验。戴上它,你就不再与现实生活有联系”,去年参加过首次全美无人机飞行比赛的佐伊说道。“戴上护目镜后你只与眼前的世界有联系。它激活你脑内各种化学元素、加快你体内肾上腺素的反应,让你真的很想飞行,这太神奇了。”


查普赞同道:“不到1000美元你就可以飞行,这简直就像超能力。”


不幸的是,这种体验观众无法感同身受。他们伸长脖子想看清无人机的飞行轨迹,但一切都是徒劳。迄今任何无人机比赛的现场观众人数都很少。去年夏天斯科特举办的全美首场无人机飞行比赛顶多只有几百个观众,他们不畏炎热到场目睹比赛。“你以为你是去看星球大战,结果只是一个周六下午的烧烤”,斯科特的对手尼克点评道。


事实证明观众少只是无人机飞行比赛遇到的最小问题。其实,无人机飞行比赛面临的挑战太多:比赛难组织、观众很难参与、观众无法跟上比赛进度看不清无人机飞行轨迹,即使上述问题都解决了,无人机还有自燃的可能。追逐无人机飞行这个唐吉可德式的梦想,选手们劳心又费钱。


五、无人机飞行目前遇到的困境


1,现场观赛体验不佳

现在的技术还不完美,观众想要用肉眼实时看比赛,很难!数百万的粉丝在网上分享驾驶员操作着无人机在废弃建筑、老旧发电厂、公园停车场、空旷的地方腾挪躲闪戏耍对手的视频。但是很少有人现场去看无人机比赛。


2,连接信号是否通畅

无人机和操控系统中间必须有无线电连接;无人机上的摄像机和护目镜也要有无线电连接,一旦任何一个无线电连接被中断了,驾驶员就无法顺利操作他的无人机。摄像机返回到护目镜的影像如果滞后了可能导致驾驶员操作误判,进而导致无人机坠落。如果滞后太厉害,可能造成驾驶员头晕目眩(头晕目眩这个问题现在制造虚拟现实头带显示器的公司也要去解决)。



无线电中断问题在首次全美无人机飞行比赛中就出现过。女选手斯达姆褒赫本来是夺冠热门,可是每一局比赛都遇到无线电问题,无人机操作都很难、资格赛都没通过,更别提夺冠了。除她之外,还有些选手也遇到相同问题,要么每局比赛无法准时起飞要么就是莫名的坠落了。比赛组织者恳请观众和选手关掉手机上的WiFi减少信号干扰,可还是无济于事。


3:画面动作、质量没保证,观看体验不佳

即使无人机都能成功升空、开始比赛,想要用摄像机来捕捉这些无人机飞行画面也是几乎不可能的。在去年的首次全美无人机飞行比赛,斯科特调用了鹦鹉无人机公司的驾驶员,让他们操纵无人机飞在赛道的高空之上拍摄比赛画面——就像汽车拉力赛时,总有直升机在空中拍摄比赛画面一样——但是很难捕捉到参赛无人机的飞行动作画面。由于无线电技术的局限,参赛无人机上的摄像机无法传送高清实时影像到选手护目镜上,这也就是说选手像在看老式录像带一样,画面模糊不清晰,即使放到电视大屏上也是如此。


4:安全隐忧如何解决?

无人机还有安全问题,它简直就是自带双翼能飞行的割草机。如果无人机比赛在人群多的地方举办,万一无人机突然失控了怎么办?

美国联邦航空局迄今也没理出思路该怎么监管民用无人机,也不清楚第一人视角无人机比赛是不是合法(美联邦航空局多次被问及该问题时都是回答正在同飞行比赛组织者商讨中)。


5:电池续航能力,其安全性能否得到保障

除上面这些问题外,还有电池的问题。无人机的电池大小同黄油棒差不多,每个电池可供无人机飞行10分钟,选手要参赛的话通常要带几十节电池——每局比赛结束换电池都要花费一定时间——还有个问题就是这些电池安全吗?有些电池产家信息不明,如果使用过程中过热电池还可能起火。


6:无人机对选手技术要求高

对了还有个问题,第一人视角无人机在商店买不到。这些无人机是定制的,通常是选手自己制作,因而也要求选手有相当的电子、电路设计、航空箱、工程学的知识。例如,参加过去年全美首场无人机比赛的戴维斯就拥有电气工程的学位。除非有专业人士指点你该买什么零配件、怎么组装,否则的话,就别谈无人机的飞行了。可见,无人机飞行是一个比高尔夫球更排外的运动。


所有上述的挑战看起来不可逾越、令人气馁。但是问题总是给人解决的。


六、无人机飞行的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


无人机飞行最令人着迷的不是当下,而是明天和未来。这项运动还在襁褓中,鉴于它目前遭遇的技术和推广挑战,无人机飞行的增速依旧是个未知数。但是支撑无人机飞行的技术在不断发展。短短几年间虚拟现实潜在消费市场爆炸式增速,业内巨头公司大笔投入,而虚拟现实技术的增进亦是对无人机飞行的一大利好。一旦虚拟现实广泛使用,那么无人机飞行的观众也能更好体验到这项运动的精彩之处。如果无线电技术再进一步,观众可以实时在手机上、护目镜上、虚拟现实头盔上观看全球各地的无人机比赛,观众还可以从选手的角度看比赛,即使坐在沙发上却也感觉自己在飞行。


七、打造无人机飞行赛事版权都有哪些玩法


1:无人机飞行比赛联盟的【体育+娱乐】

尼克 接下来将会打造一些能让观众支持、公司赞助的无人机飞行知名选手。他的无人机飞行联盟推出的比赛视频也不仅仅只是无人机飞行赛道的角度,他将推出无人机选手采访视频、幕后故事、选手比赛时边操作边说了什么垃圾话、并对精彩瞬间进行慢动作回放。他的联盟甚至拧松了无人机上的螺栓,所以如果真的有无人机坠落的话,至少也会坠落的非常有观赏性。



2:斯科特的【体育+媒体】,由全美国内赛拓展到世界范围

斯科特还要打通另一条路,就是如何让强势的传统电视网和有限电视网络来直播他的比赛。如果说斯科特目前打造的还只是限于美国国内(Drone Nationals)的无人机飞行比赛的话,那么他已经有了更大的野望和图谋。ESPN说它计划会去报道斯科特打造的最新赛事:无人机世界赛(Drone Worlds)。他想将此打造成无人机飞行比赛的世界杯。


让人印象极为深刻的是,斯科特目前成功的将一个去年几乎没什么人参加的现场活动变成了同ESPN签约多年电视播出合作。当然对ESPN而言,如果无人机比赛日后成为了主流运动,它会极其收益。另外,ESPN之前已经有过诸多成功孵化案例,都是从不起眼的“局外人运动”变成了今天主流受观众追捧的运动。


本文根据QUARTZ内容制作,更多新闻请参考http://www.ytsports.cn/

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禹唐体育)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