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出身硅谷的风投人接管金州勇士之后

创造新纪录的NBA赛季之后,出身硅谷的金州勇士老板认为自己的管理模式值得称颂。是真的吗?

2016-04-09 13:00 来源:虎扑翻译 文/米悠miu 0 65704


禹唐体育注:

创造新纪录的NBA赛季之后,出身硅谷的金州勇士老板认为自己的管理模式值得称颂。是真的吗?


年初的一个清晨,天还未亮,金州勇士大老板乔-拉各布开着自己的奔驰旅行车来到了斯坦福大学的校园。空中飘着些细雨,他把车停在商学院附近,走上人行道,去见一群硅谷的经理人。OpenTable订餐公司的前CEO,现在Andreessen Horowitz软件风投公司的合伙人也在赶过来的路上。同时前来的还有在线学习公司Curious的创始人,Vanguard Ventures风投公司的总裁。若是另一个早晨,他们也许是出席慈善活动,或者参加TED演讲。今天是周二,是篮球日。


拉各布在风投行业做了三十多年。他肩膀很宽,不喜掩饰自己的情绪。他身长六尺,但看起来要更高些。前一天晚上,他在奥克兰观看了一场勇士的比赛,他现在看起来有些疲惫。“周一晚上我们(球队)打过比赛之后,周二早晨总是很艰难,”他说。这块篮球场一般是学生和教授们打球的地方。球场很干净,有种商业范儿:泛光的硬木地板被树脂玻璃的墙壁所包裹着。拉各布穿着勇士的上衣和短裤,手搭在玻璃上拉伸腿部。“实话说,这是我每周最期待的时光,”他对我说。


“球员们”一个接一个的来了。大部分都是拉各布的旧友,自他在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KPCB)风投公司起手的时候就相熟了,他们的篮球之约也是从那时开始的。这些人并无什么理由对拉各布恭恭敬敬的,但是拥有一支篮球队会给人优越感,尤其是这支篮球队已经能在联盟历史前几的球队中挂上名的时候。没有人提到他们自己的公司,但每个人都愿意聊聊拉各布的工作。“乔,巴恩斯回来了真好,”有人说道。勇士球员哈里森-巴恩斯因为伤病错过了几场比赛。


这群人打了一个小时的篮球,每局比赛先拿到13分的队伍胜利,投篮出手有2分有3分。60岁的拉各布是场上最老的球员之一,他显然也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他会在一个特别的地方等着——通常是三分线右边45度的地方。当他看到机会,他会伸手要球,或者绕三分线跑位去接。如果他拿到了球,他通常会投篮。他的出手很特别,球不怎么旋转,但命中率不错。第一局比赛以他的三分命中结束,投中之后他高举双手庆祝。几分钟之后,他的球队又有机会取胜。拉各布持球站在弧顶:“绝杀来啦,”他高喊着。


打完比赛,拉各布用毛巾擦去了手上的汗珠。他拿出了自己的冠军戒指给好朋友们赏玩。“他们一直要让我拿来看看,都两个月了,”他解释到。戒指的设计简洁而奢侈。200多颗镶嵌着的钻石,每一个代表勇士自2010年拉各布和投资人买下球队到去年总决赛以来赢下的每一场比赛。“这东西多重?”Vanguard Ventures的总裁Tom McConnell问到。他把掂了掂戒指,似乎想知道它的价值。


金州勇士球员斯蒂芬-库里面对尼克斯球员凯尔-奥奎恩出手。勇士大老板乔-拉各布在场边观看。CreditIan All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硅谷——这个地方,以及周围充斥的头脑聪明的技术狂人们——有许许多多的篮球迷。很多硅谷人在自己三四十岁的时候赚了很多钱。现在五十多岁的他们想用这些钱干点别的事情。2002年,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的重要成员,曾就读于斯坦福商学院的Wyc Grousbeck带领一群投资人买下了波士顿凯尔特人。这群人中就有拉各布。最近几年,风投人,私募投资人还有对冲基金投资人都认购过NBA球队的股权。底特律活塞、密尔沃基雄鹿、费城76人、还有亚特兰大鹰都是这类投资人的球队。萨克拉门托国王和孟菲斯灰熊则都被硅谷工程师所有。若再加上拉各布的勇士,这数字就超过了联盟所有球队的四分之一。


拉各布不是第一个买下球队的风投人,但他算得上是第一个按照硅谷法则运营球队的人:灵活的管理,透明的沟通,善用外界专业资源,持续衡量公司(球队)的成效和发展途径。大多数上一代的球队老板都是因为在一个特定行业成功而积攒了财富,这其中的部分原因是人们过去就是这么在美国挣钱的。无论结果好坏,他们运营球队的方式,和自己运营手下公司的方式相似,*河蟹*而墨守成规。作为一个管理人,拉各布希望他手下的人都是有专业知识的人,以便他利用他们的智慧。


这个赛季是拉各布作为勇士大老板的第六个年头,勇士有望打破联盟的常规赛72胜纪录(整个赛季只有82场而已)。他和合伙人买下球队的时候,斯蒂芬-库里已经在阵中了。他是勇士最棒的球员,有着不可多得的天赋。他正打出联盟历史上最具统治力的赛季,不管是谁家的篮筐,他都能在30尺外命中许多令人咋舌的投篮。


但是拉各布坚信,勇士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完美的计划所致。“许多伟大的风投人搭建起伟大的公司,那些都不是意外,”他说。“而眼前这些,也不是意外。”


篮球赛结束,拉各布穿上一件运动衫,去下面的咖啡厅吃早餐。他常常来这里做客,以至于其中的一款以橙汁,香草酸奶,香蕉和草莓制成的奶昔,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他给我指出了菜单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点了这款奶昔。我想他问起前一天晚上的比赛,他几乎一直抑制自己。他兴奋的说,勇士现在的打球方式比联盟任何球队都要复杂。“我们在篮球场上击垮了其他球队,而这还会因为我们搭建阵容的方式而继续几年,”他说。但让这支球队脱颖而出的,是球队的运营方式。“从阵容结构,从构思计划,从行事方式的角度来看,我们未来几年可能会比联盟任何球队都要轻松,”他说。“我们的出现将让联盟其他球队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应对。”


2010年,拉各布和投资人买下了金州勇士。他们当时4.5亿的花费在所有人看来都太多了。拉里-艾里森是世界富豪榜前十的一员,但他在这次竞价中败下阵来。这个价钱是当时所有NBA球队交易中最高的。而这支球队竟不是湖人或凯尔特人,甚至连尼克斯都不是。这是金州勇士,是一支在奥克兰打球的队伍,他们上一次赢得总冠军还是1975年。2010年,拉各布说五年内球队会再拿下一座冠军奖杯。去年六月,勇士六战击败勒布朗-詹姆斯和克利夫兰骑士,赢下总决赛。


自那时起,这支球队就达到了文化现象的高度。这是在魔术师约翰逊和天勾贾巴尔的“Showtime”湖人之后的第一次。勇士不仅因为赢球而出名,更因为赢球的方式而流行。你不需要知道篮球的点点滴滴,就能欣赏库里无人能及的精准,或是他比联盟历史上任何人更多的超远距离投射。你只需要连接上网络,相信眼前的事实。库里从电视上的体育节目,转移到了主流的流行文化;他三岁的女儿莱莉都值得关注。当库里参加“鸡毛秀”的时候,莱莉在观众席的镜头引来了当晚场内最大的欢呼声。


而勇士作为一个商业运营的过程是鸡毛秀不会提到的东西,但这也令人震撼。拉各布和投资人给前老板克里斯-科汉的4.5亿在当时看来贵的可笑,因为勇士的状况太差了。他们不只是一支糟糕的球队,更好像永远无法走出被人忽视的泥沼了。Zappos的创始人,投资人Nick Swinmurn是勇士的老球迷了,他如此描述球队的状况:“小火车做不到”译注1。在科汉拥有球队的16年里,勇士只有一次进入季后赛。每个赛季,联盟30支球队中有16支进入季后赛。“所以从概率的角度来讲,”拉各布说,“至少有一半的时间球队是能进季后赛的。所以这里肯定有很大问题。”


译注1: “小火车做到了”,是一个经典童书的名字。


球队无能也减损了投资人的兴趣。当时勇士只有7000名机票持有人。他们的球馆在高速路边一个巨大的停车场里面,设施早已老旧。走廊窄小,餐饮不成熟。球馆里甚至没有可以租借作为商业会议的地方。联盟新的场馆都带有健身会所一般的设施,而勇士的看起来清苦而拥挤。若是客队球员在做客勇士主场的时候看上一眼,他们也许就不再考虑以自由球员身份加盟勇士了。


其他潜在投资人将设施老旧看作是缺陷。拉各布和来自好莱坞的投资合伙人皮特-古贝尔则相信这是个机会。“乔最会干这种事情了,”Autotrader.com的创始人Chip Perry说。拉各布作为KPCB的董事会成员时就曾投资过这家公司。“虽然当时很多人都不信服我们的未来,但他在Autotrader身上看到了潜力。他是那种少有的,能在细微之处找到机会的人。”在拉各布看来,勇士好像是一个新创立的公司,只是表现不佳而已,只是一个在转型中的行业内被*河蟹*又无能地管理着的公司。


当初4.5亿的投资现在已经价值20亿了。2019年,勇士将迁入旧金山滨水的一处新建的全自费的综合性球馆,场馆周边还将包括办公楼和商业设施。这一举动预计将为球队的价值增加10亿。世界上虽然只有一个库里,但拉各布和古贝尔运营球队的手段是可以复制的——至少从理论上来说。


他们的所作所为都被在新一代投资巨人看在眼中。“我知道乔做过什么,”Avenue Capital Group的Marc Lasry说到。2014年,这个摩洛哥长大的百万富翁和私募投资人Wesley Edens合伙买下了密尔沃基雄鹿。“我们也想做相同的事情,”Lasry强调自己也很爱篮球,但是他描述自己愿景的感觉挺起来更像是“大空头”而不是“草地兵”译注2:“我们看了看这支球队,觉得雄鹿有很大的潜力。我们认为自己能运用商业的手段,让这支球队翻身。”


译注2: “草地兵”,1986年一部体育题材的电影,讲述印第安纳州一家高中篮球队获得州冠军的故事。


风投人会在一些公司投入巨资,而他们并不需要真正控制什么。也许实际结构不同,但拉各布为自己的篮球队带来了相似的理念。“在风投界,我要投资过70个公司,”他对我说。“我也看过合伙人签下的合同,大概200多单。这是很大的数量。我觉得我们构建董事会的方法,我们设计融资方案的方法,都是有据可循的。然后我开始思考,有朝一日我买下一支球队,设计公司结构的时候应该怎么做。”


古贝尔在勇士的股权较小,但是拉各布给了他同等的权力,因为古贝尔带来的还有他积攒了四十多年的电影、音乐、体育、媒体的关系。两人联手,雇佣了一为从没有为任何球队工作过,更不用说掌控一支球队的总经理,和两个从没有带过球队的教练。彼时,联盟人士都觉得这是新人都会犯的错误。但拉各布不是新人,至少在创办公司方面不是毫无经验。事实证明,这些并不是错误。


甲骨文球馆的观众席之下,有一条连接勇士会所和球馆的通道。通道旁有一个中等大小的房间,那时前老板科汉招待家庭和朋友的。拉各布接手之后给了它新的名字,Bridge Club,并开放给球队小股权持有人和他们的朋友。他们每场比赛前在这里相聚,享用切好的烤牛肉和精致的点心。那里还有一个吧台,爱好酒类的人可以从自动的恒温的酒架上随意选用。


这个赛季的一个晚上,拉各布从门乐公园经历重重拥堵赶到了球馆。他礼貌的点了一份火鸡汉堡,然后在高桌边找了个位置坐下。吃汉堡的时候,他跟一群同学和同事打招呼,其中很多人都是硅谷的名人。Redpoint Ventures的John Walecka走过,他现在投资的公司包括Moogsoft,Quantifind,Datameer和奇虎360科技。还有曾任Sequoia Capital合伙人的Mark Stevens,他的公司曾为谷歌,PayPal和LinkedIn注资。


乔-拉各布。CreditIan All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Bridge Club成为了湾区风投人最好的社交场所之一。这对于小股东来说也是好事情,因为这给了拉各布机会。每场比赛前后,他都愿意倾听每个投资球队的人的声音。“这种环境下,你知道你能讲出自己的意见——知道自己也在帮忙,”他解释道。“我在凯尔特人当小股东的时候有一件事很不喜欢——我的声音有没有人能听到?我不知道。我希望当我掌舵的时候,每个人都能参与进来。”


NBA要求每支球队选择一个主要负责事务的老板,无论他的股权有多少,这个人几乎可以为球队做任何决定。拉各布悄无声息的放弃了这个权力。在许多董事会议上,他都是坐在那里不怎么说话,他会吸收很多信息,然后试图把讨论向某个决定的方向引导。“我很懂得倾听别人,”他对我说。“这世界上有很多聪明的人。我不是最聪明的,我只是综合大家的意见。NBA和其他行业不同。我是想做什么都可以,但你不能那样对待其他人。”


最近几年,小市场的球队每年也要花掉上千万美金。除非你是前微软高管史蒂夫-鲍尔默,不需要其他投资人的帮助就能独立出资二十亿元买下洛杉矶快船,大部分想要参与进来的投资人没有资金,也没有胆量独自投资。然而拉各布和古贝尔找到的投资人,都是些有想法,有渠道,能成为两人互补的企业家和商人。他们没有找那些除了写写支票以外什么都不会做的人。“每一个他选择合伙的人都是战略性原因的,”底特律活塞的CEO Dennis Mannion说。他曾经在美国四大职业联赛中担任过董事会的位置。“你需要一大群有才能的人。”


在新球馆商议过程中,股东Dennis Wong,SPI Holdings的总经理给了拉各布地产方面的建议。Walecka帮助拉各布筹资。当我和Swinmurn聊天的时候,他一口气讲了很多事情,包括勇士周边服饰的设计,球馆里应该售买什么食物,等等许多完全不同的东西。有时候,小股权持有人也能影响球场上发生的事情。Passport Capital的John Burbank在自己的投资当中应用了很多书学的知识,他为球队提供了参考意见,以设计复杂的算法衡量球员的价值。“我不知道这有没有帮助我们完全改变对一个球员的看法,”勇士总经理鲍勃-迈尔斯说道,“但是这个算法确实让我们朝着某个方向前进了,不论这个方向具体是什么。他所带来的这个算法已经非常完备,并成为我们处理(这些交易和签约球员)的一部分了。这是我们肯定要去看的东西。”


小股权股东一直存在于体育界,但是他们通常都是些当地的医生,或是车辆经销商,他们贡献了几万美金,每年春训或者季后赛的时候出现一下,圣诞派对的时候来握握手,卖掉股权的时候赚几个子儿,就是这样了。“没有什么比做纽约扬基前老板乔治-史坦布瑞纳的有限权益合伙人更受限制了,”人们通常会想起前扬基投资人John McMullen的话。


但体育不是一个小行业了。打比赛,收取观众的门票钱只是这宗商业的一部分。球队管理着餐馆,演唱会场地,还有整条街的零售商店。他们通过广播和视频的形式为遥远城市的球迷服务,私有化他们出品的内容。那些想要事事都自己拿主意,“内衣颜色”也要决定——按照Stevens的说法——的老板们可能正处于劣势当中。“当一个人在其他行业取得巨大成功——比如运输鱼类行业,或者是制造纸箱的商业,”古贝尔说。“然后你来到体育业想要大展身手,因为‘我想买一支球队,我知道怎么运营商业。’这可不是什么取得成功的好法子。”


拉各布在风投行业的经历,尤其是如何构建多元化的投资组合上的经历,让他很快适应了拥有一支球队的特别之处。也许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和勇士管理层聊天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在和一家软件公司合作。买下球队后不久,拉各布就找人把坐落在奥克兰市中心一个停车场上的球队总部的墙拆掉了。现在,各个部门分享同一间大的办公室;当我去拜访他们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能在那里看到生啤保鲜机或是滑板之类的东西。“经过那里,你会感受到年轻与活力,”夏威夷大学的篮球教练Gib Arnold说。他去年花了几天时间拜访勇士队。“他们像是NBA的谷歌。”


与其他商业不同的是,做体育的公司有两个底线。他们的老板当然想要赢球,但是他们也想要赚钱。这两者之间的联系比你想象的弱很多。即使拥有一支糟糕的球队,你也可以揽到不少金钱,比如NFL的华盛顿红皮人。他们在1999年被Daniel Snyder买下。他是个差劲的老板,1999年至今球队只赢下了43%的比赛,换过七任主教练,从未进入超级碗。他还固执的不愿更改球队极端的名字。但若是从商业的标准来衡量,他简直是榜样。红皮人是NFL总资产第三多的球队;Snyder当初的八千万投资现在已经翻了三倍。如果球队公开发售股票的话,买了股票的人怕是要给他开派对庆祝了。


‘许多伟大的风投人搭建起伟大的公司,那些都不是意外。而眼前这些,也不是意外。’


竞技体育的成功总是难以捉摸的。那些赢下众多总冠军,或者差点成功的球队都有极具天赋的球员。这一点在篮球上特别能得到体现,球场上的10个人里面,也许只有1个是历史级别的——一个比尔-拉塞尔、一个魔术师、或者一个乔丹。若是这支球队有两个这样的球员,比如贾巴尔加上约翰逊,或者是乔丹加上斯科蒂-皮蓬,这支球队便成为了王朝。


而这一切成功和球队老板有多大关系,就很难说清楚了。芝加哥公牛在乔丹领衔的时候拿下了6座冠军奖杯。而1985年买下球队的Jerry Reinsdorf,在乔丹1998年拿下最后一枚戒指之后就再也没成功欧了。(他还在1981年买下了芝加哥白袜棒球队。白袜在2005年赢下了世界大赛,但其余年份都表现平平。)无论九十年代Reinsdorf用了什么魔术打造了公牛王朝,他现在还是能那么做,只是在乔丹离开之后,17个赛季里公牛只有7个赛季胜率过半。决定性因素显而易见了。


这并不是说老板们在球队成功上毫无话语权。他们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钱,用多少。他们确定一支球队的目标,以及如何达到这个目标。但是他们做出的直接影响球队场上表现的决定,通常都以失败告终。“这些人都在他们自己的领域如鱼得水,”NBA名人堂球员杰里-韦斯特说,他曾在洛杉矶湖人当过20年的总经理。“但是管理一支球队和他们在生活中做的其他事情相差太远了。”


在洛杉矶,韦斯特为杰里-巴斯工作,后者可以说是现代体育历史上最成功的老板。巴斯拥有球队的33年,湖人16次打入总决赛。他还发明改善了高级座椅,场馆包厢,还有耀眼的篮球氛围,这些现在可以说是体育活动的必要元素了。“杰里-巴斯是个领路人,他认为篮球应该有百老汇的特殊感,”韦斯特说。“那种欢愉!那种激情!但是为什么他能做到?因为用了我们的球风赢球。魔术师打球的时候的快乐,所有人都能看得到。而且他还和历史上最棒的球员之一,贾巴尔一起打球。他们还有詹姆斯-沃西这个队友。我们队里有7个人能进入全明星阵容。这和杰里-巴斯一点关系也没有。”


韦斯特说,他经常需要说服巴斯不要做一些人员交易,那些可能会毁灭整个球队。“你无法想象他想做的一些事情,”韦斯特说。他说巴斯曾想过做这样一笔交易:用未来名人堂球员沃西,换达拉斯的马克-阿吉雷和罗伊-塔普里,两人都因容易被闲事分心而出名。韦斯特觉得这个想法太过荒谬,他跟巴斯发誓如果提出这笔交易他就辞职。“我回家跟我妻子说,‘我可能要失业了,但是这种事情真的不能发生。’”他说。最终,韦斯特说服了巴斯。


拉各布和古贝尔买下勇士的时候,他们请来韦斯特做高级顾问。他们希望韦斯特篮球天才的名誉能让他们即将做的争议性人员变动少一些外界批评——古贝尔称之为“遮黑布”。“皮特说,‘我们接手的这支球队正处在灾难之中,事情会变得很难看,很多事情会出问题,我们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赢球,’”拉各布回忆说。“如果我们失误了,‘嘿,杰里-韦斯特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啊。’”但是韦斯特的角色更大,他没有最终决策权,但可以提供许多建议。“请来杰里-韦斯特不是个风投人的举动,而是典型的Kleiner做法,”Vanguard Ventures的McConnell说。“他们总是会在自己的顾问团里放几个诺奖获得者。在篮球界便是韦斯特了。”


韦斯特因为他对自己观点充满感情,甚至令人生畏的维护方式而出名。但拉各布并不害怕争吵。他的风投生涯,包括在新兴产业投入上千万美金,有些行业甚至压根儿不存在。之后他需要靠自己雇佣的经理人的意见,带领这些公司走上盈利的正轨。他不只是欢迎争议,他依赖于争议。


自从加入勇士以来,韦斯特在几个球员交易上都和拉各布持有完全不同的意见。每一次拉各布都退让了。“球队老板并不是一举一动都会成功,”韦斯特说。“有些你做了或者想做的事情不会成功。这时候你就需要有合适的人来阻止你,而不是因为你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就畏缩的人。这是第一步。其次你要愿意聆听他们的想法。”想想勇士老板们进行的种种革新,韦斯特好像在说,如果拉各布脸皮薄一点,或者他想要确立自己权威的心更重一点,勇士现在也许还在挣扎。


斯蒂芬-库里,勇士明星控卫。CreditIan All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自9岁起,拉各布就幻想过拥有一支球队。马塞诸塞州新贝德福德,他的家乡的一个男孩俱乐部,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硬木地板。他从加州欧文分校毕业,他是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之后他又在加州洛杉矶分校和斯坦福拿到了其他学历。到那个时候,他人生的蓝图仿佛就在眼前了。他用上半生变得富有,用下半生买下并运营球队。“1998年,我第一次见到乔,他对我说他想要买下勇士,”前骑士管理层成员Warren Thaler说。他曾和拉各布在Align Technology公司的董事会共事。


拉各布找好了投资人,勇士在他眼里就和之前见到的那些乳臭未干,继续精英管理的公司没什么区别了。2011年,他雇用鲍勃-迈尔斯做助理总经理。一年后迈尔斯升职为总经理。现年41岁的他曾经在加州洛杉矶分校的篮球队打球,入校时他只是试训而已。他在洛杉矶玛丽蒙特大学拿到了法律学位,然后成为了一名运动员经纪人。“我能来这里,全靠(他们的)风投模式,”迈尔斯说。“我没有任何记录,没有任何经验。如果你只相信工作经验的话,你肯定会跟其他人谈谈的。真的,我都不会雇佣我自己(做总经理)。”上个赛季,迈尔斯称为年度最佳经理人。


在KPCB,拉各布有时候不得不改变一个公司的整个管理团队和管理模式,以扭亏为盈。他并没有被扭转勇士局面的挑战吓到。“在风投界,你总是要做有争议的决定,”前KPCB合伙人Trae Vassallo说。他曾经和拉各布共事。“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这些。”


2012年3月,在比赛中场纪念克里斯-穆林(1985-1997年为勇士效力)的时候,拉各布拿着麦克风。从他开始说话的瞬间,他就被观众用嘘声淹没了。这和穆林一点关系也没有。之前一周,勇士把球队最受欢迎的球员蒙塔-埃利斯交易走了,换来了密尔沃基球员安德鲁-博古特。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桩交易会成为联盟历史上最成功的交易之一。勇士不只是得到了博古特,一个因为脚踝扭伤半个赛季无法出战的7尺中锋。交易走埃利斯意味着控卫库里能寻找自己的投篮机会,而不是主要为埃利斯助攻了。实话说,拉各布并不想交易走埃利斯。但他的篮球顾问们,包括韦斯特,都说服了他。“他们陈述了自己的理由,尤其是杰里,”拉各布说。“我接受。他们说的没错。”


拉各布知道,当时胜率低过五成的勇士需要推倒一切,方能重建。面对一些业绩糟糕的公司,他通常也会采取相同的策略。但是球迷们已经听了十几年长期计划了,耳朵都起茧子了。现在他们连埃利斯都没有了。球迷的嘘声一直持续着,直到前勇士球员里克-巴里接过了麦克风,他恳求观众镇静下来,让纪念仪式继续。拉各布颤抖着。他受到了那么公开那么直接的羞辱,以至于他的朋友都感动的发信心支持他。四年之后的今天,很多人都说那个时刻是球队老板拉各布真正成长的时刻。


那年秋天,球队要决定是否与库里续约。库里展现过自己过人的天赋,但总是受到脚踝伤病的侵扰。之前的赛季因为停摆而缩短,库里缺席了66场中的40场。“我们得做一个艰难的决定,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迈尔斯说。“他当时正养着伤,又是右脚踝扭伤。”拉各布听取了不同的意见。然后他问大家,有没有人能想到一个因为脚踝伤病提前结束职业生涯的NBA球员。“没人能想出来,”迈尔斯说。“这在某种意义上帮助我们做了决定。”


拉各布解释道,给库里四年4400万的续约合同,其实并不是在赌他的骨骼会变得更强壮,更多的是对他心态和性格的考虑:他坚韧,愿意忍受种种不适,这让他变得伟大。“如果我们当时错了,那是给了一个不能打篮球的球员4400万,”迈尔斯说。“这就是风险所在。”然而库里成为了最棒的篮球运动员,他微不足道——考虑到NBA超级巨星的合同——的1100万年薪给了勇士充足的薪资空间,围绕他填补其他有天赋的球员。


2011年,拉各布和古贝尔选择了前圣约翰大学和前尼克斯的控卫马克-杰克逊,做球队的主教练。这步棋很是罕见;杰克逊曾为七支NBA球队效力,曾当过解说员,但他从来没做过教练。在他带队的第二和第三个赛季,勇士进入了季后赛。“马克刚来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是在橄榄球场零码的线上,”迈尔斯说。“他带领我们冲入了季后赛,我们赢下了一轮,受到了很多人的尊敬。”所以2014年,在51胜31负的赛季之后,拉各布炒掉杰克逊,换上史蒂夫-科尔的举动,让整个篮球界震惊了。但拉各布已经决定,勇士需要一个不同性格的人来做领袖,带领球队从季后赛球队跃入争冠球队行列。仅用一个愿意设立远大目标的人,替代一个想法有限的领袖,就取得成功的事情在体育界几乎从来不会发生。但是对于风投人来说,这是常事。


‘经过那里,你会感受到年轻与活力。他们像是NBA的谷歌。’


拉各布早在九十年代末就和科尔相熟了。他们曾经和许多人一起去苏格兰打高尔夫球。科尔作为球员赢下了几个冠军,开始是在乔丹的公牛,后来是在马刺。他曾在太阳队担任过总经理。他曾是NBA解说员。他没做过的,是担任一支球队的教练,无论是主教练还是助理教练。但拉各布有种直觉,在球队当前的框架下——亦即每个部门的领导都可以在非自己主管的领域搭一句的行事办法——科尔会比更强调规则和秩序的杰克逊做得更好。


科尔乐意听取其他任何人的意见的态度在去年总决赛上可以说是拯救了球队。他们1-2落后克利夫兰,科尔的助理尼克-尤恩当时正在看2014年总决赛的录像。尤恩的工作包括为球队选择训练时播放的歌曲,以及剪辑高光片段。他注意到了马刺防守勒布朗-詹姆斯的方式,于是建议勇士在首发阵容中用安德烈-伊戈达拉换下博古特。伊戈达拉矮1尺,但是他的身体素质至少能让詹姆斯在出手前费些心力。科尔接受了这个建议,勇士再也没有输掉一场比赛。科尔公开表示尤恩是大家应该称赞的人。


“我曾为九支球队效力,”勇士后卫肖恩-利文斯顿说,“但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尤恩)甚至连助理教练都不是,只是录像协调员而已。但史蒂夫-科尔听了他的。在这里,沟通的大门永远敞开。每个人都能发表自己的意见。一个好的主意可能来自任何人。而这些思路都是从球队结构最高层的人开始的。”


有一个想法是极好的——让库里在三分线之外出手16次。这正是2月份在勇士对阵雷霆的比赛中发生的事情。勇士比任何球队的三分出手数都多,他们的命中率也更高——比排在第二名的休斯顿火箭多20%。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们改变了过去从内而外的篮球进攻,转而以一个靠近中场的空位投篮,而不是上篮。这是种历史性的策略,但是只有库里所在的球队才能让它成功。正如库里身上发生的其他很多事情一样,我们因此无法评估拉各布和古贝尔对球队管理的革新。若是没有库里,他们也许也能扭转这支球队的境况,但现在我们无从知晓了。


俄克拉荷马城是勇士九天之内的第六站。这次冬季的客场之旅超越了陆地旅行的极限,从波特兰到洛杉矶到迈阿密,而且输给联盟最棒的球队之一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但库里不会让它发生的。他命中了16记三分出手中的12个,全场得到47分。加时赛还有四秒结束的时候,双方118打平。库里带球过了半场,然后停下来让自己准备好在中场的队标附近出手。篮球空心入网。勇士在53分钟的比赛里一共领先了29秒,他们又赢了。


即使是在赢下联盟MVP之后的赛季,库里还是在几乎每个能用数据记录的方面取得了进步。他场均得分超过了30分,命中率51%,三分命中更是可怕的46%。即使如此,我们也没法用数据完全描绘他在场上的表现,有时候是一两分钟,有时候是一整节。在那些时候,库里好像进入了无人之境,每个人都被冻住了,只有他上下飞奔。


这个赛季在奥克兰,我亲眼见证过。勇士在第二节落后太阳,库里在罚球线随意命中了一记后仰跳投,投篮之后他甚至坐在了地下。之后他带球向前,突然把球传给了一个没人防守的队友,后者命中空位投篮。整个过程他甚至没看那个球员一眼。最后,全场观众高声家教着,库里在三分线外几步的地方出手,篮球划过的弧线好像不会终结。你很难看着球的同时也看着库里,但是我的余光瞟到库里转身开始向后长跑去,他的双手上举着,但他出手的球还没有到达弧线的最高点呢。对我来说,这个时刻就是勇士整个赛季的缩影。


拉各布说,球队构建方式必然会带来胜利。我没法跟拥有NBA历史上最佳纪录之一的球队争这件事情。但我总是觉得,事情很容易就脱离正轨。2013-14赛季以来,勇士赢下了76%的比赛。然而没有库里的时候,他们的战绩是3胜6负。如果他明天因为伤病而无法出战季后赛,勇士一定不会是那个人们看好的争冠球队。如同乔丹和公牛一样,我们也可以找到很强的理由,证明改变球队面貌的是库里而不是管理层。“对于球队的球星,他们做了每个优秀管理层会做的事情,”雄鹿老板Lasry说。“他们帮助他成长。但勇士也是幸运的,斯蒂芬成为了联盟最最出色的球员。”


即使如此,库里一个人的存在并不会带来一支球队的彻底革新。成功需要一个历史级别的球员——但这并不是全部。勒布朗-詹姆斯仍然无法为骑士赢得总冠军;高水平全明星球员凯文-杜兰特和拉塞尔-维斯布鲁克在一起不能为雷霆赢的总冠军。留下库里的决定,以及库里保持健康,演变为历史级别球员的好运气,给了拉各布和古贝尔机会,通过球队结构的革新获得他们想要的结果。但是在拉各布眼中,库里在球场上的统治力虽然必要,但和他在过去几年对于球队整体的革新分不开,从推倒办公室里的墙壁,到埃利斯的交易。“这不止关乎斯蒂芬-库里,”拉各布曾对我说,“这关乎构建阵容,找寻合适的球风,关乎他们在一起打球的方式。这些都是我们考虑过的。”


优秀的规划和好运带来的影响,让我想起了我跟拉各布在Bridge Club品酒时的对话。他透露说,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前十位最优秀的21点玩家之一。“我不该说这个,”他补充道,“但我曾9次在赌博的时候一把赢下10万美金。”和赌博一样,体育比赛没有确定的结局,这也是它们如此具有观赏性的原因。无论是周二早晨的哥们儿篮球赛,还是带领一支战绩糟糕的NBA球队走向总冠军,你所能做的只是增大你想要的结果的概率。显然,拉各布在这件事上很有天分。对于他做过的每一件事,他都有一套体系。


在欧文分校上大学的时候,拉各布上了Edward Thorp的微积分课。Thorp在1962年的“打败庄家”一书中,证明一个21点玩家可以通过记牌在胜机上压过庄家。赌场不允许Thorp进去,于是他给自己的学生教了这个系统,陪他们去拉斯维加斯,然后共享获利。拉各布就是其中的一个。现在,当他走进赌场,他并不是每局都能赢,但拉各布取胜的概率比桌上的任何人都大很多。我意识到,拉各布买下勇士,管理球队也是相同的过程。他记下牌面,增大概率,获得成功。


注:本文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网络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原标题:乔-拉各布小传:当风投人接管金州勇士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