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机对决:一个大写的媒介事件

人们都无比的相信:围棋是人类的专属运动,但正是这样的自信,让人们在李世石输掉三局后被打击到难以抬起头。

2016-03-16 16:20 来源:北大新媒体 0 99962

 

 

禹唐体育注:

人们都无比的相信:围棋是人类的专属运动,但正是这样的自信,让人们在李世石输掉三局后被打击到难以抬起头。无数媒体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引得这场比赛吸引了更多的人关注,Google的这次媒介事件的建构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AlphaGo和李世石的终极较量终于落下帷幕,AlphaGo执白180手盘中获胜,李世石失败,双方最后都进入了读秒阶段,但这一局不似上一局那样差距明。

 

李世石似乎希望通过引诱AlphaGo不断出错来取得胜利,但AlphaGo凭借着强大的全局观最后取得了胜利。

 

从3月9日第一局开始,这场世纪对决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尤其是在东亚,据称第一局的比赛有来自全世界1亿人在观看,其中中国就有6000万。但据韩国媒体报道称,在中国下围棋的人数,包括懂得围棋规则的,以及从业余段位到专业选手,也仅为2000万。

 

相比多出来的四千万中,很多都是冲着AlphaGo来的。甚至在比赛之前,AlphaGo存在的意义就已经被讲解的清清楚楚,在比赛的这一周内也已经被轮番轰炸,无数专家学者从各个角度进行了剖析。但今天,我们聊一聊这场由Google策划和全部网民参与的媒介事件。

 

人工智能下围棋的发展史

在我们对这场大写的媒介事件进行梳理之前,我们先来看看人工智能在下围棋在方面,究竟有着怎样的发展历史。在过去一周被技术轰炸到不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直接跳过看下一部分。

 

杰弗里·艾尔曼(JeffreyElman)于1996年出版了专著《对天赋的再思考》(RethinkingInnateness)在书中给出了实际的神经计算模型,这就是纯计算驱动的深度学习模型的技术先驱。

 

这些理论指出,大脑中的神经元组成了不同的层次,这些层次相互连接,形成一个过滤体系。在这些层次中,每层神经元在其所处的环境中获取一部分信息,经过处理后向更深的层级传递。这与后来的单纯与计算相关的深度神经网络模型相似。

 

2006年GeoffreyHinton发表的论文《Afastlearningalgorithmfordeepbeliefnets》。

 

他在此文中提出的深层神经网络逐层训练的高效算法,让当时计算条件下的神经网络模型训练成为了可能,同时通过深度神经网络模型得到的优异的实验结果让人们开始重新关注人工智能。

 

2011年,吴恩达在谷歌建立了GoogleBrain项目,他是国际上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最权威的学者之一、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

 

2013年3月,上面那篇划时代的论文作者,GeoffreyHinton加入了Google,Google并收购了他创办的DNNresearch公司。这位作者是机器学习领域的泰斗、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

 

2013年12月,Facebook宣布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新主管为燕乐存,他是著名人工智能学者、深度学习领域的专家、纽约大学的教授。

 

2014年1月,Google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DeepMind,也就是今天的AlphaGo的开创团队建立的公司。

 

媒介事件是如何被建构的?

终于在数十年的学科累计和大量公司的前期投入下,人工智能在围棋领域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绩。

 

2015年11月起,Facebook的DarkForest就已经在公开的围棋服务器KGS上击败了一些人类选手和其他围棋机器人。这个程序已经在KGS服务器上运营了一个多月,并取得了成人组第五的排名。

 

今年1月28日,Google在世界顶级科学刊物《自然》上发布了一篇论文,他们研发的人工智能算法击败了欧洲围棋冠樊晖,同时也击败了目前最好的围棋程序中99.8%的对手。而帮助他们解决这个人工智能历史难题的关键是使用了政策网络(policynetwork)和价值网络(valuenetwork)两种深度神经网络。这篇论文也成为了当期《自然》杂志的封面。

 

随着不断地预热,数次发布预告,不断吸引更多人来参与这件事情的情况下,终于在一周前3月9日,AlphaGo和李世石迎来了第一局比赛。比赛中,AlphaGo下棋的手法和速度都给李世石带来了极大的压力。顺利赢下比赛后也是一片哗然。

 

各大新闻头条都让给了这场机器的胜利。因为在比赛前,无论是李开复还是柯洁,都认为李世石将会以大比分胜利,人们都无比的相信:围棋是人类的专属运动,但正是这样的自信,让人们在李世石输掉三局后被打击到难以抬起头。

无数媒体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引得这场比赛吸引了更多的人关注,Google的这次媒介事件的建构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那么究竟什么是媒介事件,以及新媒体时代的媒介事件和传统媒体时代的媒介事件有什么不同呢?


媒介事件并不是贬义词,在新媒体时代又有了新发展


媒介事件就是通过某些组织进行规划并执行,有媒体参与的并向受众传播的具有特定历史价值的事件。丹尼尔.戴扬/伊莱休·卡茨在他们的书《媒介事件》中提出了这个概念,认为对电视的节日性收看,即关于那些令国人乃至世人屏息驻足的电视直播的历史事件,它们对受众来说是事先策划的、带有一定的文化表演性质、仪式化特征和象征意义的活动。

 

换句话,我们狭义上指的媒介事件就是电视机构组织的,对某种大型的全民可以参与观看的活动进行直播,通过这些事件,每个人都参与了其中。例如阅兵仪式、春晚等等。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媒介事件不是新闻,媒介事件是提前策划好的,提早就进行了宣传,为的是使更多的人可以聚集在电视机前观看活动。而新闻则是突发的,用于提供第一手的信息。

 

看到这里是不是发现,AlphaGo和李世石的终极对决其实就是一个媒介事件呢?

 

但新媒体时代的媒介事件和传统媒体时代有了巨大的变化。

 

首先是进行直播的组织方发生了变化,组织方成为了两个分离的部分,一个是策划和发起,另外一个则是直播。在这次的围棋对决这里,进行组织和策划的是Google,而进行直播的则包括新浪科技、乐视、爱范儿等在内的众多网络平台。

 

这背后其实有更为深层的变化,那就是互联网平台上的传播由以往的在有限的传播资源平台上进行单向的传播。传播行为都局限在少部分的组织和机构手中,例如美国的五大电视网:CBS\ABC\NBC\FOX\CW,我国的中央电视台,这些传播机构和组织所进行的传播行为都是单向度的一对多。这也是大众传播的典型代表。而今天再互联网上进行的则是资源更加平均和多向传播。由于互联网的传播资源拥有无限多的可能,而且是一对多、多对多并存的传播形式,导致了专门的直播平台的产生。

 

以往由中央电视台和各地方卫视垄断的全国性的传播格局在互联网上不再存在。理论上任何拥有网站的人或者组织都可以进行直播,这样大大丰富了人们的选择性。例如这次围棋对决,传统电视媒体没有一家进行了直播,而6000万中国人选择了在互联网平台上进行观看。

 

这也导致了直播的策划主体发生了变化,以往传统电视媒体肩负策划和直播两种活动,但随着分工的专业化,越来越多的个人和组织可以利用这样的机制进策划一场媒介事件。

 

这次的围棋对决就是Google进行策划的,而不是媒体。

 

谷歌收获的不仅是名誉,还有资本市场的认

3月8日,Google的收盘价为693.97美元,而到14号收盘,已经涨到了730.49美元,这样巨大的成功,当然是Google在技术上的巨大成功,但也是在资本市场以及人才市场上的巨大成功。相比之下,100万美元的奖金就微不足道了。

 

除了我们在上文中提到的媒介事件与新闻的不同之外,媒介事件还有一项重大的意义,那就是通过参与观看事件的发生与进行,培养出一种认同,也就是参与“仪式”的意义。詹姆斯·凯瑞提出了“仪式观”的概念,强调从时空上凝聚一个社会,强调信息对团体、社区等的凝聚力。

 

通过观看这场世纪对决,人们在直播之前接触到的“围棋是人类智慧的专属游戏”的概念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建立了Google的巨大影响力,形成了人们对于Google技术强大的看法,这都对Google极为有利,除此之外,这也强化了技术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通过技术可以改变社会的观点也会得到普遍承认。

 

但无论如何,这场对决都是人类的胜利。AlphaGo的可怕之处并不是因为在所谓的人类专属游戏上战胜了人类,而是AlphaGo所表现出的极强的成长速度,在几个月前和樊晖的对决中还处于业余状态,而仅仅过了几个月,就成长为了世界第四。

 

但对于围棋或者广泛意义上的计算方面,这都是机器擅长的东西,而人类则在创造力、组合能力上表现更强,依靠大脑的劣势来战别人的长处,那人类为什么不跟猎豹赛跑呢?

 

正如今天推送的吴军博士的一篇文章中说的一样:这个过程中,很多计算机科学家和工程师为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是我们文明的缔造者。因此AlphaGo的胜利,实际上是计算机科学家的胜利,也是人类的胜利。

 

本文转载自北大新媒体,原标题:围棋对决:一个大写的媒介事件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