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因凡蒂诺何以胜出?“亚非拉策略”不灵了?

足球是商业、是经济,但足球更是政治!国际足联与美国之间的争斗是两种政治与意识形态之争。布拉特当初靠“亚非拉”路线上台并任职17年,如今因凡蒂诺同样靠“亚非拉”击败来自巴林的萨尔曼。

2016-02-28 12:00 来源:马德兴 0 77601


禹唐体育注:

足球是商业、是经济,但足球更是政治!国际足联与美国之间的争斗是两种政治与意识形态之争;布拉特当初靠“亚非拉”路线上台并任职17年,如今因凡蒂诺同样靠“亚非拉”击败来自巴林的萨尔曼;因凡蒂诺三个月内足迹遍及70个国家、会晤150多个足协领导,精力与效率之高远非萨尔曼可比。


北京时间今天(27日)凌晨,国际足联在苏黎世召开的特别大会上通过两轮投票,现任欧足联秘书长因凡蒂诺压倒了现任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当选国际足联新一任主席。这个结果多少有些出人意料,因为不管是赛前欧洲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还是各种声音,巴林人萨尔曼当选的可能性最大,但最终的结果是在第一轮投票中,萨尔曼就以85票比88票落后与因凡蒂诺,这在现场就已经引发了众多欧洲记者的感慨。而在第二轮投票中,萨尔曼获得了88票,因凡蒂诺则获得了超过半数的115票而直接当选,正式成为了布拉特的接班人。


那么,因凡蒂诺何以能够取胜?因凡蒂诺的当选,是否意味着阿维兰热与布拉特时代所采用的“亚非拉路线”已经不灵了?


一、足球就是政治!


在讨论与分析因凡蒂诺为什么后来居上之前,先扯点“题外话”。


现代足球进入商业化时代之后,围绕着足球出现了很多新说法,“soccer is business(足球是商业)”、“soccer is economy(足球是经济)”,甚至还出现了“soccernomics(足球经济)”这样的专门英文单词。可是,万变不离其宗。当我们在谈论足球商业化、足球产业化之时,我们不能忘了一点,就是“soccer is political(足球是政治)”这个最原始的逻辑。早在商业化之前,足球作为现代工业革命的产物,在象征着工业革命文明的同时,就是“政治”的一种延续。因而,不管足球运动如何发展,“足球是政治”这个属性是不可能发生根本性的变革的。而且,随着商业化的日益加剧,足球运动更不可能离开政治,因为经济本身就是为政治而服务的。


实际上,国际足联过去一年多以来发生如此大动荡,起因当然是美国人的介入,不甘心自己游离于世界足球核心圈外,尤其是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花落旁家之后,更是令美国人耿耿于怀。因为美国人和国际足联本身就是行走的两条完全不同的“政治路线”。当初,阿维兰热将英国人罗斯“赶下台”、成为国际足联主席之时,美国人尚未对足球产生根本性的兴趣,而是完全控制着国际奥委会。而阿维兰热之所以能够当选主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走了一条以往从未有人走过的路——“亚非拉路线”。


在欧洲人把持着国际足联的时代,亚洲、非洲以及拉丁美洲国家属于陪衬,这在当时只有16个世界杯席位分配中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但是,阿维兰热恰恰就是利用了民主选举这一点,人口再多、国家再大,在投票选举也就只有一票。而众多亚非拉国家甚至包括当时还处在欧洲主要国家殖民时期的小国,在国际足联大会上同样也有一票。于是,在竞选之中,阿维兰热成功地抓住了这些国家,掀翻了罗斯,并结束了欧洲人对国际足联的控制。这之后,阿维兰热也让国际足联取得了新的发展。在阿维兰热离任后,将主席的“接力棒”交给布拉特。布拉特在主席的宝座上坐了17年,而确保其成功的同样也是“亚非拉路线”。


去年5月份的国际足联代表大会上,约旦的阿里王子之所以敢于挑战布拉特,而且在第一轮投票中也获得了73票(布拉特为133票),但这些选票更多地来自欧洲,此外还有强势介入国际足联事务的美国帮助阿里王子拉来的选票。就像这次国际足联主席选举之中,美国足协公开表态支持阿里王子一样,因为约旦在中东地区属于“亲美国家”。但是,帮助布拉特取胜的,还是亚洲、非洲以及拉丁美洲国家。最终,在第二轮投票之前,阿里王子宣布退出,布拉特直接连任。


可以这么说,让阿维兰热、布拉特走到今天,他们所依靠的就是“第三世界”的力量。其实,仔细想想,这样的行事方式与当年毛泽东时代中国所走的“外交路线”何其相似?而如今,中国在国际外交事务方面何尝又不是采用这种方式?因此,布拉特完全不像国内所说的那样,是那种“没有手腕”、“不懂政治”的“独裁者”。


但是,布拉特的这种“亚非拉线路”恰恰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最看不惯的地方,美国的“霸主主义”就是“老子天下第一”、“一切要听我的”;而像以英国为首的那些欧洲国家,在国家走向衰退、没有了过去那种“殖民时代”的风光之后,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老子说话怎么就不管用了呢?”恰恰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意识形态,形成了一种“对立”,而且是一种政治上的对立。至于像2018年世界杯、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权之争,不是足球之争,而更是不同政治形态、意识形态之争。但是,老美这次之所以能够介入,突破口则是“经济”,利用商业上的腐败大做文章。【需要强调的是,笔者不是赞成腐败,而是通过反腐这个现象,更应看到背后的政治与意识形态之争。】

其实,只要看一下美国人给国际足联这个机构的组织与定位,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在美国人看来,国际足联以及下属的六大洲足联构成了“足球大企业”,在这些“足球大企业”下都有各自的“体育市场开发公司”,而这些体育市场开发公司通过赛事构成了一个行贿受贿的“线路图”。那么,按照美国人的逻辑,国际足联如此,难道由美国人掌控的国际奥运会乃至整个世界体坛,就不是这样一个“线路图”?难道老美自己控制的其他体育组织就肯定是纯洁的?【题外话:按老美的逻辑,包括目前中国正在全面发展体育产业,是否意味着也是这种情况?】


如今,国内诸多媒体在报道国际足联以及布拉特“下野”时,都对国际足联以及布拉特没有好感。在这个过程中,恐怕更多地还是受到了以欧美为首的舆论、媒体的影响与引导,殊不知这其中是截然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之间的争斗。这个世界,美国人并没有那么高尚,同样也是“利益高于一切”。反正笔者根本就不相信美国在这个过程中真的像他们自己所形容的那样,真的就那么“纯洁”、纯粹是为世界足球运动的发展。鬼才相信!


二、“亚非拉线路”失灵了?


言归正传。当瑞士人因凡蒂诺当选新一任国际足联主席时,来自巴林的萨尔曼按说同样是走的“亚非拉路线”,难道这就意味着“亚非拉”这条过去让国际足联屡试不爽的“路线与策略”随着布拉特下台真的就“失灵”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在国际足联去年10月底最终确定将有五位候选人参加国际足联主席之后,萨尔曼按说一直是在严格按照布拉特当年的“亚非拉路线”形势,包括与非洲足联达成一致,哈雅图公开表示将支持萨尔曼。在布拉特被“禁足”之后,哈雅图担任国际足联代理主席。而在此番国际足联特别代表大会投票表决之前,非洲足联又再一次公开表态支持萨尔曼。在亚足联内部,亚足联执委会期间,与会者均表态支持萨尔曼。在国际足联代表大会前一天,东亚联盟再一次表态支持萨尔曼。而萨尔曼也曾专门前往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进行游说,也曾前往南美,事后均称获得了中北美洲以及南美足联的支持。


但是,从萨尔曼第一轮的85票以及第二轮的88票来看,萨尔曼恐怕并未获得亚、非、拉国家的完全支持!相反,原本就缺少欧洲足联支持的萨尔曼这次之所以竞选失败,很大程度上就是丢掉了“亚非拉”这一阵线中的N多选票。


既然是“政治斗争”,“敌人”的“非盟友”就是“自己的盟友”。就以亚足联内部为例,譬如像伊朗,尽管属于西亚,但因为波斯人和阿拉伯人素来不是一派,因凡蒂诺专门前往伊朗游说。


再譬如伊拉克,过去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就是阿里王子的支持者,尽管亚足联以执委会的名义称,“亚足联所有成员坚决支持萨尔曼”,但伊拉克足协却公开表示:他们将投票阿里王子。再譬如像阿联酋,现任阿联酋主席尤瑟夫·萨克尔当年是哈曼的“同党”,后来与萨尔曼竞选亚足联主席失败,随后宣布退出亚足联。在投票之前,阿联酋足协的态度就很暧昧。还有阿曼,尽管同样是海湾国家,但与巴林、沙特、卡塔尔、科威特等国就不是“一路人”。所有这些,也全部都是因凡蒂诺的争取对象。


颇有意思的是,当萨尔曼阵营宣布已经获得南美足联、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足联的支持时,南美足联宣布将集体投票支持因凡蒂诺;而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足联下属的中美洲足联(包括萨尔瓦多、厄瓜多尔、伯利兹、洪都拉斯等七个小国)却联合签署一份声明,支持因凡蒂诺!


至于非洲方面,虽然哈雅图代表非洲足联与亚足联签署了合作备忘录,甚至非洲足联执委会上也公开表态支持萨尔曼,甚至称将“以BLOC(集团)方式”投票萨尔曼。但是,实际情况恐怕并非如此。


法新社在25日也就是国际足联投票选举前一天发布了这样一则消息,称该社利用遍布全球的记者网做了一次调查,与参加这次会议的209个国际足联会员协会进行联系,询问各自足协将会在五位候选人中投票给谁。除了中国足协的电话无人应答、朝鲜足协的答复是“秘密”之外,有些足协的回答是模棱两可,或称“可能会改变”,总共有161个也就是77%的会员协会也就是给出了明确的答案,算是接受了调查。结果,68个足协明确表态支持因凡蒂诺,而萨尔曼只有28个会员协会明确表示支持并将投票!按照萨尔曼阵营的对外说辞,即便只有亚足联和非洲足联全部支持,也可以拿到差不多100票,而实际回答却只有28票。而且,法新社还称,有24个非洲国家和地区的足协表示尚未确定。这与非洲足联对外所宣布的完全是两个概念!


法新社还称,阿里王子仅获得4票。而在这次国际足联特别代表大会的第二轮投票中,阿里王子就只有4票!换而言之,萨尔曼最终仅仅获得88票,很重要一点就是丢掉了“亚非拉”阵地,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选票全部被因凡蒂诺拉走了!按照因凡蒂诺阵营在选举投票之前的说法,获得了欧洲53票以及南美足联10票的支持,最终第二轮的115票中,多出的52票,何尝不就是来自“亚非拉”?


尽管国际足联主席易主了,但至少在短期之内,“亚非拉”路线恐怕不会就此终结。事实上,在投票选举前的竞选词中,因凡蒂诺上台讲话时专门提及中国,这何尝不就是一种“亚非拉策略”?


三、因凡蒂诺后来居上的奥秘


在今晨当选国际足联主席后召开的新主席新闻发布会上,因凡蒂诺明确表示,就在五个月之前,他自己甚至都没有考虑过竞选国际足联主席一事,更没有想到过当选国际足联主席。而且,在普拉蒂尼被“禁足”之后,欧洲需要推出一名代表时,他的名字是“被抽签”抽出来的!那么,这位五个月前尚未考虑过竞选国际足联主席之人,何以能够压倒原先的大热门萨尔曼呢?


或许由于国际足联主席竞选一事与中国足球关系不大,国内也很少有这方面的报道。但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是:在国际足联最终确定因凡蒂诺可以参加国际足联主席竞选,且在普拉蒂尼尚无明确说法,即是否可以参加国际足联主席竞选的情况下,因凡蒂诺组织了一个强大的竞选团,展开了一系列工作。这个后援团中的成员包括去年曾参加国际足联主席竞选的前葡萄牙球星菲戈、前巴西球星罗伯托·卡洛斯、前西班牙球星耶罗、前英格兰国家队主教练卡佩罗、前皇马、切尔西主帅穆里尼奥等众多世界顶尖教练、球星,其给人的印象就是,这位瑞士人虽然不是足球出身,但未来肯定将回到足球本身。这与萨尔曼后援团中缺少这样的有影响的足球人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能说萨尔曼没有展开一系列的游说工作,非洲足联代表大会、南美足联代表大会、中北美洲及加勒比地区足联代表大会,当然更包括亚足联代表大会,萨尔曼都留下了足迹。但是,与因凡蒂诺,萨尔曼事先的准备工作显然差得太远。一个最简单的数据,因凡蒂诺从去年11月份开始到今年2月份国际足联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在短短的三个多月时间里,先后亲自到了70个多国家和地区、会晤了150个会员协会的领导!这是一个怎样的工作效率和姿态?


而且,就在这次国际足联特别代表大会召开前四天,也就是2月22日,因凡蒂诺还专门跑去了曾经关押著名领袖曼德拉的罗本岛,并在大会期间临时退出的另一位国际足联主席候选人塞克斯维尔的配同下进行参观。在此次代表大会期间的竞选演说中,因凡蒂诺为什么要提及曼德拉,原因也在于此。相比之下,萨尔曼显然准备明显不足!


作为布拉特当年追随的战友,萨尔曼深谙布拉特成功之道。但单就此次准备而言,萨尔曼显然无法与布拉特相比。而且,对萨尔曼极为不利的是,本来,萨尔曼无论是当选亚足联主席还成功夺权、从约旦阿里王子手中抢下“国际足联副主席”一职,令亚足联主席与国际足联亚洲区副主席这两个职务“合二为一”,其幕后有一位重量级人物——来自科威特的艾哈迈德·法赫德亲王。


但是,由于科威特王室“内斗”,目前科威特奥委会和科威特足协分别受到国际奥运会与国际足联的停赛处罚,原因均是政府干涉事务,而法赫德亲王本人在科威特国内被法庭判处6个月的监禁。尽管法赫德本人并没有真正坐进监狱,但在竞选之前如此关键时刻,法赫德无法像过去那样为萨尔曼游说拉票,这就使得萨尔曼在投票之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中少了一位重量级人物,已经开始落后因凡蒂诺。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就是前面所提到的政治。在萨尔曼确认参加国际足联主席竞选之后,西方媒体就在不断造势,先是指责萨尔曼作为巴林王室成员,存在着侵犯人权记录,因为在2011年的那次“阿拉伯之春”中,巴林国内进行反政府游行时,萨尔曼被指责参与了镇压;随后又造势称在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期间,萨尔曼有行贿行为;等等。尽管萨尔曼阵营一再出面否认,但从欧美人先入为主的观念来说,因凡蒂诺作为一名拥有瑞士与意大利双重国籍之人,相比阿拉伯人跟容易为人所接受,而“阿拉伯势力”最近几年在国际足坛掀起了巨大风浪,这本身就令西方人大为不满。而且,巧妙的是,就在西方媒体以“人权”、“行贿”、“腐败”等给萨尔曼抹黑之时,因凡蒂诺借势通过自己的社交媒体,宣称自己各个方面都是干净的。


各种政治势力,加上各种公关工作,最终让因凡蒂诺胜出。说到底,欧洲人做事的风格与方式,似乎更符合国际组织领导人的需要。相比之下,萨尔曼不管是作为阿拉伯人还是亚洲人,在这方面显然差了许多,最终未能当选主席也算是情理之中。


 “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这是因凡蒂诺在当选国际足联主席之后召开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的开场白。在新的主席产生之后,人们迫切希望国际足联能够翻开新的篇章。但是,对于中国足球而言,这场与中国足球无关的国际足联主席竞选中,有太多的“学问”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本文转载自马德兴,文章原标题:因凡蒂诺何以胜出?“亚非拉策略”不灵了?——写在国际足联新主席产生之际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