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 | 国际足联的官场现形记

本周末,新的一任国际足联主席就将出炉。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刻,我们却非常有必要再去回顾一下他们的前同事们的下场。

2016-02-21 17:00 来源:界面 文/饶文怡 0 25297


禹唐体育注:

本周末,新的一任国际足联主席就将出炉。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刻,我们却非常有必要再去回顾一下他们的前同事们的下场。


10%先生”查克·布雷泽站在他位于纽约第五大道豪华公寓内的落地窗前,两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官员,杰里德·兰道尔以及迈克尔·加埃塔正在他身上装设一个窃听器。此时此刻,布雷泽的身上除了内裤之外一丝不挂,而公寓内的一切物品,也将全都不属于他。


布雷泽乖乖站在窗前,没有任何反抗,他只希望自己能够通过合作尽可能地免除牢狱之灾。


这是国际足联执委、前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协副主席查克·布雷泽为联邦调查局担任污点证人的第一天。


体型肥胖,且留着一脸花白络腮胡子的布雷泽远看颇似圣诞老人,而在中北美足坛,布雷泽的能量也许确实与圣诞老人有得一拼。在1945年出生于纽约的他在早年曾经是一名纽扣商人,然而到了1970年代中期,布雷泽敏锐地发现了足球在北美洲巨大的发展潜力,于是投身到了一个草根足球协会的管理之中。


布雷泽押对了宝。自从1980年代,贝利、贝肯鲍尔、 克鲁伊夫等世界级球星到美国大联盟效力以来,美国的足球事业飞速发展。1984年,他成为了美国足协的一名高层;到了1990年,布雷泽更是一路高升:在当时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足协主席杰克·沃纳的引荐下,他成为了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联的秘书长。


虽然外表慈祥和蔼,但布雷泽硕大的肚皮下却藏着无数想法,他在一步步取得更高权力的同时,也在“保障”着自身的利益。在美国足协管理层的任上,就有他侵吞球队运营资金的消息传出;而他获得沃纳引荐的前提在于,他为后者竞选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联主席一职出力不少。


当然,布雷泽不会仅仅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用于谋取小利上,他着眼于更长远的利益,而随着沃纳成为中北美地区足坛的一号人物,他的设想也得以逐步推展。


1991年,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金杯赛在布雷泽的倡议下开始举办。这一举动为地区足协带来了极为丰富的经济收益。据统计,当年,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协的收入是上一年的七倍,而沃纳和布雷泽也从中获得了不菲的收入。布雷泽之所以被称为“10%先生”,是因为他在参与的各种交易中,都需要提取10%的回扣。而随着金杯赛的发展,许多国家为了刺激经济都希望获得赛事的主办权,作为地区足协高层人士的布雷泽自然能从这些国家获取不少好处。


1997年,布雷泽更上一层楼。他的“黄金搭档”杰克·沃纳推荐他成为国际足联24名执委之一。在国际足联任上,他又依样画葫芦,提出由国际足联来主办当时已经举办的联合会杯。这一提议使得国际足联同样获得不菲的收入,而布雷泽也随之成为了国际足联管理层中最为重要的人士之一。


在布雷泽的私人博客相册中,有着不少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合照。在2010年八月他造访俄罗斯期间,俄罗斯政府向他展示了国家为竞选2018年世界杯举办权所做的准备工作。据媒体报道,在与布雷泽交流后,普京郑重地表示,俄罗斯必须拿下世界杯的举办权。


时间来到了2010年12月,在瑞士苏黎世的国际足联总部,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的竞争已来到尾声。在当时不少人看来,两届世界杯主办国的竞选结果已经呼之欲出:俄罗斯将举办2018年世界杯,而美国则很有可能会在2022年再次举办世界杯。


在竞选结果宣布仪式的会场上,布雷泽春风满面,并与包括前美国总统,世界杯竞选团队代表克林顿在内的许多社会名流频频交谈。也许他认为,世界两大国在他的操纵下都能够稳稳获得世界杯的主办权,这是大功一件。


事情的发展在一开始也正如他所想,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宣布,俄罗斯将举办2018年世界杯;但随后,剧情发生了大转变。


“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国是……卡塔尔!”


听到这一消息的布雷泽差点没摔下椅子去。


而在此时,联邦调查局针对这两届世界杯主办权竞选过程中丑闻的调查也在两位探员,杰里德·兰道尔和迈克尔·加埃塔的带领下,拉开了序幕。


自2010年初起,兰道尔和加埃塔就开始对国际足联的经济情况进行审阅。他们发现,自2007年以来,国际足联的总收入达到了6.37亿美元,组织还承诺,会在2011年到2014年间投入八亿美元来推动足球事业的发展。


照此看来,国际足联的账目上应当没有太多的盈余,然而他们发现,在国际足联内部,官员们却过着奢华的生活。每一名执委每年能够获得20万美元的津贴,并对于赛事的主办权有着极大的引导力。两名探员不禁怀疑,国际足联的官员从中获取着非法利益;甚至,在国际足联的内部存在着一个贿赂网络,于是他们开始了顺藤摸瓜的调查过程。


2011年3月,在卡塔尔人,时任亚足联主席本·哈曼宣布将竞选国际足联主席一职后,调查出现了重大突破。


为了争取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协的支持,哈曼向包括沃纳在内的足协成员赠送了大笔的钱财。两人之间赤裸裸的贿赂行为彻底激怒了布雷泽。在失去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余怒未消的情况下,愤怒的布雷泽直截了当地向时任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打去了投诉电话,电话中,他称沃纳的行为“傲慢且愚蠢”,两人长达20年的同盟关系就此破裂。


在布雷泽的授意下,中北美地区足协的代表律师约翰·柯林斯对哈曼的竞选丑闻问题呈交了一份调查报告,这使得哈曼的竞选以失败告终,沃纳也因而被迫辞去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足协主席一职。下台前,愤怒的沃纳向国际足联指控了布雷泽的受贿和盗用资金等行为。


自此,隐藏在国际足联内部近20年的腐败网络被逐步揭开,兰道尔和加埃塔两名探员也加快了对整个事件调查的脚步。在2011年举行的第11届金杯赛上,国际刑警、国际足联和中北美地区足协已经开始对当中的一些比赛的公平性进行了审查,慌乱之下的布雷泽不得不将操纵比赛的事实和盘托出。


随着调查的发展,布雷泽收取贿赂和盗用资金的指控也得到了证实。结果显示,布雷泽在担任中北美地区足协秘书长的20年间盗用了超过2000万美元的资金,并在多个银行中设有账户来收取贿赂。在事实面前,布雷泽选择认罪,并作为污点证人与警方合作。于是,文章开头,两名探员在布雷泽身上装设窃听器的一幕便出现了。


在布雷泽的协助下,调查工作迅速地推进。而在2013年11月,布雷泽向美国政府承认了自己的罪名。在认罪书中,布雷泽表示自己犯下了敲诈勒索、阴谋诈骗以及洗钱等罪行,他表示:“我和其他人以电子邮件、电话和银行转账等方式在美国境内及境外参与索贿、受贿。从1993年到2000年初,我和其他人接受贿赂,帮助行贿方获取1996年、1998年、2000年、2002年的加勒比足球金杯赛转播权及其他权利。”


随后,美国当局通过对布雷泽的审问和电脑资料的检查,抽丝剥茧地获得了更多信息。2015年5月27日,在与美国方面合作下,瑞士警方在国际足联主席大选前夕突袭FIFA高官驻地,逮捕了九名国际足联官员,其中包括了国际足联副主席菲格雷多和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协主席杰弗瑞·韦伯等人。美国司法部旋即宣布,将对14名相关人士发起47项行贿、洗钱、共谋诈欺等罪名指控,涉嫌受贿金额1.5亿美元。


自此,联邦调查局和国际足联的较量第一阶段宣告结束,联邦调查局1:0领先;而目前同样丑闻缠身的布拉特目前似乎已经无力回天了。


本文转载自界面,原标题:利益同盟的瓦解 国际足联近年来最大的贪腐丑闻被公诸于世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