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健身应用抱团取暖 体育用品行业的数字化革命还在升温

在健身风潮持续升温的今天,行业内的竞争也变得日益惨烈。无论是传统的体育用品制造商还是近些年来不断涌现的各种健身应用,都因为日趋压缩的生存空间开始寻找新技能。

2016-02-19 10:00 来源:禹唐体育 0 48432


禹唐体育注:

在健身风潮持续升温的今天,行业内的竞争也变得日益惨烈。无论是传统的体育用品制造商还是近些年来不断涌现的各种健身应用,都因为日趋压缩的生存空间开始寻找新技能。近年来,两大领域的抱团取暖逐渐演变成一种新的潮流。特别对于运动品牌而言,现在要是不玩科技,不玩智能,似乎有种分分钟被淘汰出局的危险。


在众多的体育用品厂商中,耐克可以说是与智能化结合的开山鼻祖。而且不同于很多竞争对手现在的做法,耐克完完全全是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一套体系。早在2006年的时候,耐克就提出了Nike+的概念,只不过在当时的条件下只能与iPod结合。2010年,耐克紧随移动智能化的大潮推出了Nike+Running这款APP。可以肯定,当时跑步并没有像如今这般风靡全球,这也更能体现出耐克自身企业发展的前瞻性。


现在,Nike+这个大家庭里不仅有Nike+Running、Nike+Training、Nike+Basketball等手机应用程序,还扩充了诸如Nike+Sportwatch,、Nike+Fuelband,、Nike+Sportband这样的可穿戴设备。可以说,无论在怎样的时代背景下,耐克仍然在行业内的很多方面都充当先行者的角色。不过,耐克也自然明白,往日的成果只有在不断进取中才能不被市场竞争所吞噬。



近日,耐克正式任命亚当·苏斯曼(Adam Sussman)为公司史上首位首席数字官。他将负责包括Nike.com、Nike+以及Nike各网络平台的相关产品与服务。此前,他一直担任耐克的全球策略发展负责人。加盟耐克之前,苏斯曼曾就职于EA Mobile和迪斯尼,在互动游戏和娱乐领域经验丰富。


设立该职位,表明了耐克在未来将在数字化领域加大投入,以实现2020财年500亿美元的营收目标。公司的品牌主席特雷沃·爱德华(Trevor Edward)表示:“数字化为我们提供了商业变革的机遇,耐克致力于为消费者打造数字化生态圈。这一任命也说明了我们会持续推动数字化,深化和维持与消费者的关系,并为运动员提供最好的的产品与服务。”


也许很多人对首席数字官这个名词感到些许陌生,事实上这很快就会成为一种潮流。据普华永道的报告显示,全球1500强企业中已经有6%配备了首席数字官,这其中就包括了耐克的主要竞争对手安德玛。可见与一系列零散应用的结合已经无法满足这些企业大佬们的胃口,建立完整的数字体系才是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对于其它运动品牌,虽然无法在时间上抢先一步,但是为了顺势而动,也都积极地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而它们采用的方法更多是收购,这样对于自己和相关的健身应用来说无疑是双赢的买卖。



安德玛一直都以科技公司自居,虽然属小字辈,但是还真有点年轻气盛的劲头。2013年,安德玛斥资1.5亿美元收购了运动锻炼追踪应用MapMyFitness;去年年初,它又分别花费4.75亿美元和8500万美元收购了热量计数应用MyFitnessPal和欧洲健身应用Endomondo。光从收购总金额上就足以吓人一跳,安德玛这么做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搭建世界上最大的运动数字平台,而其瞄准的对象无疑就是耐克。此外安德玛还与HTC合作研发了可以追踪健康、睡眠和健身状况的应用Record。


之前我们提到安德玛在耐克之前就设立了首席数字官这一职务,此君为何许人也呢?其实就是MapMyFitness的创始人罗宾·瑟斯顿(Robin Thurston)。安德玛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就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数字化体系,难怪连耐克都要对这个竞争对手提高几分警惕。


眼看着两大竞争对手快马加鞭,阿迪达斯自然不能熟视无睹。去年,阿迪斥资2.4亿美元收购了欧洲移动健身创业公司Runtastic。这家公司在数字健身领域颇有声望,其主要产品是GPS健身追踪应用。此外,它们还有GSP手表、智能手机等多款硬件产品。阿迪达斯收购Runtastic最主要是看重了它庞大的用户数。两者结合后能够打造出怎样的全新的产品组合也是外界十分期待的。虽然与耐克、安德玛相比,阿迪看不到什么优势,不过能够在这股数字化浪潮中占有一席之地,对企业本身来讲也是具有战略意义的。



当然,玩数字智能化可不只是几个大品牌的专利,来自日本的跑鞋运动品牌亚瑟士(Asics)就搞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动作。它在近期刚刚收购了运动监测软件Runkeeper。Runkeeper于2008年面世,是首批在IOS和安卓设备运行的健身应用之一。它能让用户通过智能手机的GPS轻松追踪和记录健身活动,例如跑步、步行和骑自行车。这款App很快就成为最多用户使用的应用之一,全世界范围内有超过4500万用户。


Runkeeper的创始人杰森·雅各布斯(Jason Jacobs)表示,健身品牌不只是做实物产品,还将嵌入用户旅途中,激发用户积极性并最大限度发挥他们的运动乐趣。通过将数字健身平台和世界一流的实物产品拼在一起,你可以建立一种新型健身品牌,与用户保持一种更深刻、更值得信赖的关系,并且以一种更个性化的方式参与其中。


从亚瑟士的角度来讲,收购健身应用并不是其走数字化、智能化路线零的开始。在自己旗下,它也有My Asics这样一款跑步类软件,只是在如今健身应用的大潮里有些不显山不漏水。收购Runkeeper之后,My Asics是继续独立发展还是完全让位于Runkeeper,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雅各布斯也承诺,Runkeeper将继续作为一个独立的产品存在,从用户的角度来看,这次收购不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从目前来看,无论是自给自足还是各方联手,运动品牌与健身应用的结合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大势所趋。对于运动品牌来讲,除了扩大自己的用户群体外,一场数字化革命似乎才是对它们创新力和生命力的最大考验。而对于健身应用而言则要简单很多,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在市场日趋饱和的形势下,要想继续找到生存空间,找到实体平台的落脚点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SocialBeta、可穿戴设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