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 | 一次胎死腹中的赞助之本末

束昱辉赞助家乡球队江苏盐城队的计划最终因为足协的干预而胎死腹中。这样的一起普通赞助事件背后究竟是中国足球怎样的现状呢?

2016-01-29 17:00 来源:禹唐体育 0 57351


在这个冬天以前,中超的疯狂似乎仅限于恒大之流的突然烧钱,其他球队似乎只有眼巴巴看着的权力。可当时间进入2016年以来,无论是80亿的刺激,还是各个大佬的加入都开始在中国足球圈里慢慢显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拉米雷斯,热尔维尼奥,姆比亚等一个个我们之前还望尘莫及的名字,都正在或者至少是有可能变成了未来中超的生力军。然而正当我们都被中超甚至中甲球队的“壕”所震撼的时候,一则不大不小的新闻最近却让人心生莫名。


大家都知道天津权健的投资方束昱辉,也都知道他的壕气万丈,最近这位出生于江苏盐城的金主又相中了来自自己家乡的江苏盐城鼎立队,准备出资500万,作为该队的青训费。然而这样的一次“衣锦还乡”的赞助却被足协紧急叫停,理由就是作为天津权健的老板,束昱辉不能再赞助其他中国职业球队,而江苏盐城鼎立队作为一支中乙新军,已经不能再成为权健的猎物了。


中国足协的这项规定其实是吸取了之前实德系的教训的。实德系可能是现在一些球迷并不太清楚的事,简单的说就是当年的甲A时代,由当时的霸主大连实德通过股权收购等模式控股了一众球队。四川,珠海等球队都成了大连实德的“嫡系球队”,在当年的中国顶级联赛中成为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许多默契球,甚至假球层出不穷。就拿2005年中超来说,作为冠军的大连实德就从自己的“卫星队”手中拿到了18分。“卫星队”送分给实德,实德也会在赛季末帮助“卫星队”狙击保级对手,也算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了。当然实德系内部的“互利互惠”绝不仅仅限于比赛上,球员的不正常转会也比比皆是,限于篇幅就不一一列举了。


根据这样的情况,中国足协最终在这一轮的改革中痛下杀手。在禁止了球队易地迁移的同时,也下达了严禁一个赞助商赞助两支职业球队的禁令。


束昱辉赞助盐城队的故事讲到这里也就差不多结束了。但这件事留给我们的只有这些么?当然没有!


因为其实如果我们仔细想想就会明白,其实一个赞助商赞助两支球队,甚至同一联赛的两支球队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远的不说,大家都知道南京的钱宝网在西班牙同时赞助了两支西甲球队巴列卡诺和皇家社会,而且都是球衣赞助,比束昱辉的青训赞助似乎力度要大得多。但我们也从未听说过西班牙足协规定钱宝网只能赞助一个队。当然在一个联赛中脚踩两只船的绝不仅仅是钱宝一家,著名的奥地利的博彩公司Bwin就曾同时赞助拜仁、云达不莱梅和科隆三支德甲球队。


有了这样的例子,我们也就能够明白,原来问题不在于同时赞助多支球队,而在于“中国特色的国情”了。从浅层次来看,那就是一个金主在入主球队之后,可以完全不受制约的操控球队,而对于比赛结果的操控和私相授受在中国人的风俗习惯中似乎又算不上多严重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中国球队的经营模式和欧洲联赛有着巨大不同,中国的球队股权模式往往就是大股东的“一言堂”,其他层级的赞助商处于无权状态。加上很多球队属于国有,这就让球队的决策有了更多的“官方色彩”。于是,实德系这样的怪胎就在中国这片土壤上“开花结果”,甚至“开枝散叶”了。


当然,我今天说的这一段绝不是在鼓吹让中国完全和欧洲对接,采取人家的制度。我想说的是,现在很多人迷信的制度建设(比如禁止俱乐部易地搬迁等)其实都并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从长远来看顶多算得上是扬扬止沸而已。从长远上看,如果不改变大家的共识,让大家取得认识上的进步,一切制度建设似乎都并没有什么卵用。换句话说,如果中国人哪一天不再迷信与制度建设了,恐怕我们才真正算是进了一大步。


本文系禹唐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