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热度攀升如何催生“莱卡大叔”一族?

随着时间的推荐,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入体育界,而且人们对越来越主动地追求积极的生活方式,想必科皮、安科蒂尔时代的那种粗狂、质朴的骑行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016-01-22 15:05 来源:禹唐体育 文/西蒙·查德威克 0 57362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大片《壮志夺镖》在电影中了描绘了骑行的策略与战术。抛开凯文·科斯特纳年轻时的俊朗形象不谈,其中对欧洲骑行的描绘使得这部电影本身也值得一看。


那时候,美国的职业骑行还有待生根发芽,而兰斯·阿姆斯特朗也仅仅是个在德克萨斯街头一边玩耍一遍憧憬未来的孩子。反倒是电影中的魅力男子,是打扮时髦、姿态动人的欧洲骑手


在那之前,职业骑行明显是一项风靡欧洲的运动。像冯斯托·科比、雅克·安科蒂尔、艾迪·梅尔克斯等都曾是引领骑行浪潮的英雄与偶像。而另一位骑手米格尔·安杜兰,则是电影中描绘的典型欧洲骑手。


作为环法大赛的五冠王,在安杜兰在骑行生涯中他往往被描绘成从工人阶级家庭中走出来的典型,而骑行则是他摆脱在西班牙纳瓦尔地区务农的途径。即使还有许多来自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的同样优秀的选手,安杜兰这样的选手可谓百里挑一。


车队管理的心机


如果说《壮志夺镖》在电影中描绘了骑行原有的状态,那么它同样也预示了骑行的未来发展。在电影中,很多镜头由7-11职业车队的骑手真实出演。后来,7-11车队突然变成了奥运冠军车手吉米·奥屈维茨组建的摩托罗拉车队。不久后,兰斯·阿姆斯特朗在1992到1996年期间为摩托罗拉车队效力,于是奥屈维茨也成为了阿姆斯特朗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领队。


奥屈维茨与阿姆斯特朗联手为骑行带来了新的发展方案——即减少车队中西班牙农民出身的人数,同时增加美国车手。他们采用的策略类似于企业程序,而这些已经开始彻底改变职业骑行。

 


在阿姆斯特朗、奥屈维茨等人的影响之下,接触了骑行的上班族很快被这项运动所吸引。华尔街的威尔曼、里德·阿尔伯格蒂、瓦内萨·奥康纳等人在出版的书中阐述了骑行运动在美国如何被接纳、以及它如何成为美国商业的缩影。骑行既是一项紧张激烈的运动,在满足了美国的白领高管们强身健体的需要的基础之上,同时也融合了强有力的战略与战术。


奥运效应


随着骑行在美国的发展,英国人对这项运动的热情也逐渐高涨起来。最初取得的成就中,最典型的当属2004年雅典奥运会,在那之后英国的自行车销量飞涨。随后天空车队横空出世,他们不仅革新了这项运动,而且还成为了英国体育观众以及骑行爱好者关注的焦点对象。

 

在英国人的心目中,引领新浪潮的既不是来自欧洲大陆的“农民”,也不是美国的白领高管。相反,他是来自英格兰北部的纹身男弗雷德·佩里(英国著名网球运动员)。虽然佩里在十年职业生涯期间深入人心,但是当布拉德利·维金斯接连赢得了环法冠军与2012年伦敦奥运会金牌时,骑行运动在英国开始平步青云。


如果把阿姆斯特朗比喻成美国白领的代表人物,那么维金斯则可以被誉为骑行中的“贝克汉姆”。维金斯爱听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音乐,喜欢收藏笔挺的西装,再加上拥有一个相亲相爱的家庭,他对于众多英国男性来讲,是能够集时尚、叛逆、家庭生活、以及高光表现于一身的新世纪的偶像。


骑手出身工人阶级、农户家庭曾经是骑行的传统,而现在道路上布满了色彩亮丽的自行车,而骑行者也变成了身着骑行服的白领一族。一种被称作MAMIL的车手已经出现,并且迅速在骑行运动中扩张开来。


所谓的MAMIL,是Middle-Aged Men in Lycra的英文首字母缩写,指的是身着莱卡服装的中年男子。这已经迅速演变成一种文化现象,已经被清晰地定义为骑行中的一个细分市场。他们穿着光鲜的车队骑行服,服装上打着华丽的赞助商的名字,所骑的自行车价格高达4千英磅。

 


部分文化评论者已经把骑行比作新型高尔夫,就像成群结队的男子从球道间穿行,然后向果岭飞奔而去。虽然现在高尔夫比骑行更时尚、且更具竞争优势,但是骑行中健康、福利等元素以及团队所带来的信心,也难以让高尔夫显得更胜一筹。而且,在新世纪到来以后,有一种清晰的迹象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追求身体的极限,而不是沉溺于高尔夫球场。


骑行大叔(MAMILs)也成为了市场追逐的对象,因为他们在自行车上的投入足以让普通人购买一辆家庭用车。像徕卡服装、碳纤维头盔、车载电脑等都为骑行产业做出了诸多贡献,目前骑行大约已经为英国带来了29亿英镑的经济贡献。

 


在2015年的环法自行车赛中,英国人克里斯多夫·弗罗梅一直在赛事中领骑,美国骑手特耶·范·加德兰给弗罗梅紧追不舍,不过后来遭遇了突然退赛。2015年的环法对观赛的MAMIL来说可谓犹如梦幻。照此来讲,像碳纤维轮胎生产商、能量棒供应商等品牌很可能会赚的盆满钵满。


很多男人都对跑车梦寐以求,希望到中年之时能得到一辆高功耗的跑车,但如今这可能已被自行车取代。从这点可以看到骑行能够带来的环境效益。同时骑行还有利于骑手的健康,骑行也不像高尔夫中的“第19洞”那样堆满了雪茄、威士忌。因为MAMIL们为了控制身材喝的都是功能饮料,吃的也都是瓜果蔬菜。


尽管有人可能会感慨骑行的遗产与传统正消失殆尽,不过目前的骑行的发展轨迹也正如奥屈维茨等前辈最初设立的那样。的确,随着时间的推荐,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入体育界,而且人们对越来越主动地追求积极的生活方式,想必科皮、安科蒂尔时代的那种粗狂、质朴的骑行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本文来自西蒙·查德威克教授,世界体育营销大师解读将于1月28日晚8点举办,点击这里报名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