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体育产业十大影响力人物(下)

奥运会和欧洲杯即将来临,而国际足联和国际田联这两个大型世界体育组织预计在2016年也会有大的变革,2016年注定又会是一个不平凡的体育大年。

2016-01-19 09:20 来源:禹唐体育 0 58785


禹唐体育注:

奥运会和欧洲杯即将来临,而国际足联和国际田联这两个大型世界体育组织预计在2016年也会有大的变革,2016年注定又会是一个不平凡的体育大年,尤其对于下面这10位体育界的领袖而言,他们或将在今年将一些重要的体育项目提上议程。


(本文分为上下篇,每篇盘点5个在体育行业深具影响力的人物,此为下篇。)


西德尼•莱维(Sidney Levy),2016里约奥运会首席执行官



至少从国际上来说,西德尼•莱维并不是人们最容易将其和2016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准备工作联系起来的人。我们所能联系起来的人,更可能是更加消瘦、从面相上看更加身经百战的巴西奥运委员会主席卡洛斯•努兹曼(Carlos Nuzman)和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在罗塞夫于2011年当政,成为巴西首位女总统以来,她继承了奥运会和2014 FIFA世界杯的最终责任。


但莱维却是具体执行的人,推推这里、拉拉那里,最终让里约成为奥运会的举办城市为她铺平了进入里约奥组委、成为首席执行官的路。像2012伦敦奥运会其前辈保罗•戴顿(Paul Deighton)一样,莱维也是来自体育圈之外而接受该职位的人。但与戴顿不同的是,他没有7年那么久、那么奢侈的准备时间。


戴顿在2005年接受任命,然后建立了自己的管理团队,之后在成功举办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前,见证了2006年意大利都灵的冬奥会、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而莱维却是在2013年从其在商业银行Valid Solucoes SA的领导职位上提拔上来的,他接替莱昂纳多•格瑞纳(Leonardo Gryner)成为2016年里约奥运会最高层的执行官。


一年后,2016里约团队不得不应对大家严厉的批评,因为当时由于大面积场馆施工延期而引起国际各体育联盟和国际奥委会(IOC)的严重关切。最后采取了政治手段,在早期借调了经验丰富的奥运会执行理事吉尔伯特.费利(Gilbert Felli),这个举措似乎真的起到了作用。


由于大家对东京为其2020年奥运会筹备中失策的关注骤然上升,对2016里约的热情减退,其场馆设施在里约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主要的基建工作不是莱维直接负责的,但是平衡运营成本却是他的职责。在巴西的金融危机之后,其2015年的经济萎缩2%,通胀率达到10%,而在2016年其趋势也一样,其预算必须要受到控制。在10月份的时候预算削减30%,志愿者项目也大规模缩减。这对于莱维来讲是非常关键的时刻,这将又是一次“紧缩时代的游戏”(Austerity Games)。


帕特里克•卡纳尔(Patrick Kanner),法国城市事务、青年和体育部部长



在2016年6月10日到7月10日之间,法国将举办2016欧洲杯足球比赛,帕特里克•卡纳尔,这位法国城市事务、青年和体育部部长在此次赛事最终是否能取得成功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从1989年到2014年,他一直是法国北部城市里尔的副市长,在2014年8月份被任命为现在的部长职位,此外,从2011年开始他还是北部总理事会主席。


继11月份130人在灭绝人寰的巴黎恐怖袭击中丧生后,法国欧洲杯期间的安全问题便成为该组织官员首要解决的问题。作为体育部门高级政府官员,监督承办一届安全、无障碍、体验良好的欧洲杯,便是卡纳尔的主要职责。


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的发言中,卡纳尔迅速地排除了法国将不举办欧洲杯的可能性,他在发言中说,体育是不会被恐怖主义所阻挡的, “2016欧洲杯将会在绝对安全的环境下举行,在我们刚刚经历的事件之后进行了强化”。


该项赛事将会在法国10个场馆中进行,还没有计划要废弃露天球迷区,但是这要符合政府的严格规定。


巴黎在2012奥运会的候选城市中处于领跑地位,尽管最终还是输给了伦敦,这座法国城市现在在2024奥运会的申办名单之列。而关于2016欧洲杯,巴黎的王子公园体育馆(Parc des Princes)将举行5场比赛,法兰西体育场(Stade de France)将举行4场小组赛和3场淘汰赛,包括决赛。


通过举办一个成功的赛事,这座城市可以强化其作为奥运会候选城市的资格,而出现任何问题都会严重影响该城市在2017年将要在秘鲁召开的IOC大会上作为候选城市被选中的前景。


谢赫•艾哈迈德•法赫德•萨巴赫(Sheikh Ahmad Al-Fahad Al-Ahmed Al Sabah),国家奥委会协会(ANOC)主席



他在全球体育界的影响力,可以说,只要他愿意,大家会认为他可以将FIFA和IOC主席的职位都揽下来,但是目前,他已经满足作为一个有权支配要职的人物。


这位现年52岁的老人是科威特王室的一员,也是该国军队的前任军官。他曾在科威特掌管通信、建设、水电和石油的最高部门工作。但是他真正的激情似乎是在酒店大堂里与形形色色的组成全球奥林匹克运动的政客和体育管理人员“窃窃私语”。


在1991年成为亚奥理事会主席和IOC成员,谢赫•艾哈迈德•法赫德•萨巴赫在2013年完成了一次大扫除,支持IOC总统竞选获胜者、2020主办城市选举以及让摔跤重新进入奥运会。


 自他2012年担任国家奥委会协会(ANOC)主席,他便开始稳步建立该组织权威性与影响力。而他所掌控的IOC团结委员会(每年向全世界奥林匹克组织机构贡献将近1亿美元)又进一步强化了他已经建立起来的影响力。


在2015年4月份,萨巴赫又进入FIFA执行委员会,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和萨巴赫应该是值得下赌注的人吧,他们应该会被视为是在2月份即将举行的FIFA主席大选中最适合从布拉特手中接过权力的人吧。


王健林,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



净身价300亿美元,大连万达董事长王健林成在2015年正式成为中国首富,超过了阿里巴巴的马云,马云在2015年年初的时候是排在第一位的。


这两位大人物都对今年的体育市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当然王健林的风头明显要盖过马云。阿里巴巴与新浪的合资企业阿里体育承诺会有大的举动,但是其早期的动作都只是试探性的,也都局限于本土市场,而马云也一贯集中力量发展本土市场。


与此同时,王健林也一直坚持向外发展,在2015年斥资近20亿美元投资全球体育资产。大连万达将12亿美元用于收购总部位于瑞士的盈方体育传媒,6.5亿美元用于收购世界铁人三项公司(WTC),4500万美元收购西甲球队马德里竞技20%股份。横看该集团广泛的传媒营销业务、大众参与体育行业和制作服务,几乎没有哪个行业是万达现在的业务没有涉及到的。


为了表明他并未止步于此,在2015年11月份,王健林表明,他的计划是将万达体育(合并盈方和WTC而成立的体育公司)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体育公司,目标年收益达到100亿美元。


王健林的发言可以被当成是其宏图大愿的标志,也可以是对诸如WME/IMG、拉加代尔体育(Lagardère Sports)和MP & Silva这些体育相关公司所发出的警告。上述这些公司近年来都开始在亚洲市场发力,现在他们却发现自己要与一个资源配置到位、资金非常充足,并且在该行业有相当大影响力的对手竞争。


在接下来的12个月,王建林的影响将会是巨大的,无论是从万达的竞争对手会如何应对其扩张,或是从他自己的行动来讲。


而王健林的下一步行动将会是其宏伟目标在短期内可实现的具体象征。据称,王健林可能进一步增持他在马德里竞技的股权,以便在利润丰厚的欧洲足球市场获得更强的立足之地。之后,有传闻称他对欧洲足球中的赚钱机器——英超也感兴趣。


最近的新闻多是将他与自行车赛联系在一起,据新闻称他将进入该骑行领域,而环意和环法都在他考虑收购的资产范围内。王健林在未来很可能会有更大的投资,所以2016年有望看到万达体育会时不时地出现在体育头条新闻中。


丽萨•法兰斯•肯尼迪(Lesa France Kennedy),国际赛道公司(International Speedway Corporation)首席执行官



作为美国纳斯卡车赛创始人老比尔•弗朗斯(Bill France)的孙女、现任首席执行官比尔•弗朗斯的妹妹、国际赛道公司(ISC)的首席执行官,丽萨•法兰斯•肯尼迪是真正的美国赛车“皇室”成员。而2016年很可能是纳斯卡车赛在近年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年,而肯尼迪则被寄予厚望,她将带领该组织进入一个前景光明的新时代。


ISC作为13个纳斯卡赛道的所有者和管理方,肯尼迪目前的角色是监督这个价值4亿美元的代托纳复活项目(Daytona Rising),这是对代托纳国际赛道(Daytona International Speedway)这个纳斯卡最负盛名的赛事——代托纳500(Daytona 500)赛事主场的重大扩张和再开发项目。该运动的旗舰场馆已经再重新设计,以便更好地满足观众需求,一旦新场馆落成将可容纳10万多观众。但是如何能保持该场馆的历史和传统却是件非常微妙的事情,在该场馆所举行的赛事素有“赛车界的超级碗”之称。


或许目前所面临的更大的一个挑战是,美国Sprint 公司与纳斯卡顶级系列赛冠名合作终结。斯普林特杯(Sprint Cup)从2007年开始变这么称呼了,而纳斯卡与该电信巨头之前的合作也被大家公认为是体育领域最富成效的合作。Sprint 几乎成为该系列赛的代名词,赛事冠名赞助的改变,在许多人眼中便成为该赛事的品牌重塑。


肯尼迪坐在纳斯卡车赛董事席上,她也是那些需要负责在未来找到一个适合的赞助商来代替Sprint的成员之一。据称,该企业现在在寻找一个10年可以赞助10亿美元来代替Sprint的冠名商,该金额据称是Sprint承诺在协议最后三年所支付的金额的2倍,这代表了纳斯卡车赛对其冠名赞助的价值定位,但是也许这也是他们的决心,要找到一个顶级合作伙伴,能立刻提供长期赞助。


代托纳500在其新开发的赛道的首次比赛还将是携带Sprint冠名标识,而2016则将是肯尼迪和纳斯卡车赛展示自己在未来10年或者更长时间,其系列赛将会如何发展的机会。


转载请注明禹唐体育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