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动吧体育CEO白强 | 年收入过千万的他们为何选择投身中国基层足球?

说到中国做青少年足球培训的公司,我们很容易就会想到由曾任科大讯飞副总裁白强、前央视著名解说黄健翔以及荷兰国脚斯内德所共同打造的动吧体育。

2015-12-25 15:10 来源:禹唐体育 0 65793


禹唐体育注:

随着中国体育产业迎来新一轮的投资热潮,中国足球及其相关产业的发展俨然成为了今年体育圈最热的话题。而中国足球的整体水平想要真正获得提高与发展,拥有更多的足球人口与基层青少年足球参与者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共识。说到中国做青少年足球培训的公司,我们很容易就会想到由曾任科大讯飞副总裁白强、前央视著名解说黄健翔以及荷兰国脚斯内德所共同打造的动吧体育。

 

或许有人会以为动吧体育和市面上随处可见的足球学校的运营模式并无不同,他们和那些订场约球的O2O产品们也只是大同小异,甚至认为动吧体育找些荷兰教练也只是加点噱头,最终看重的还是些培训费而已。但当禹唐去到了动吧体育位于北京财富中心的办公室,对动吧体育CEO白强先生进行了独家专访后,就会发现事实绝非如此。

 

为什么动吧体育不会通过培训费来赚钱?

 

在目前国内的青少年足球培训市场上,绝大多数培训机构的盈利模式仍然相当单一的。说白了,就是通过收取孩子们的培训费来维系机构的运营成本并争取实现盈利的目标。带着这样的DNA,传统培训机构的发展速度十分缓慢,其中表现出色的机构运营推广十余年所积累的学员总数或许还不到2000。

 

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局面呢?首先,我们要看到的是中国足球人口相当匮乏这样一个市场环境。据著名足球评论员张路指导所给的数据,中国的业余足球人口总和仅为200万。


日本的足球人口远超中国


辽宁足球俱乐部老总黄雁曾对比过中日两国的足球人口,他表示:“注册足球人口意味着在足协各级从事专业足球运动的人,日本的官方注册足球人口是100多万,中国13亿人口的基数,注册的足球人口不足4万人,我们的所有职业球员来源于这4万人,人家则是来源于100万人。我们的足球基础普及工作的人群基数与日本相差太大,这就是我们中国足球上不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无论是业余足球人口、青少年足球人口还是有能力从事业余足球教学的老师,在全国范围内都是相当缺乏的。虽然本轮足球热让我们都感到欣喜,但我们也应该认识到,足球产业火热并不代表着一夜间就有很多人会去从事足球运动。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传统青少年足球培训机构发展缓慢也就成了一个很难在短期内改变的事实。

 

其次,不仅是在中国,在世界范围内做青少年草根足球都是半公益甚至完全公益的,能真正实现规模化盈利的几不可见。 “我在德国有一个好朋友,他的两个小孩今年夏天在那儿参加了里德尔(曾任德国国家队的中锋,克林斯曼的替补,97年欧冠决赛打进两个进球)的夏令营。培训收费为十天八百欧元,相对而言还是很廉价的。”白强先生对禹唐说道,“那儿人人都踢球,长辈们也愿意教孩子们踢球,因此要收取高额学费,是相当困难的。事实上,在国外普及草根足球基本上都是半公益或完全公益的。同样,在中国想通过收培训费来使企业做大做强几乎是不可能的。”


冰球的装备更为“酷炫”

 

再者,相比冰球、马术、棒球、击剑等听起来更“洋气”的运动,足球给人的感觉始终还是一种大众化的运动项目,服装可能也不能像上述运动一样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引起他们的兴趣。现实地来说,家长们可能会因为孩子们从小进行击剑、冰球等项目而进行吹嘘,但如果孩子从事的是足球运动,那么想必他们也不会将其视作自己吹嘘的资本。因此相比足球,许多中产阶级家庭会越来越倾向于让孩子们去学冰球、击剑等运动,而足球想要收取高培训费,则是相当困难的。

 

既然如此,为何还是选择投入其中?

 

据i黑马报道,去年底,白强和黄健翔在一个咖啡馆见了面。黄健翔想用一种O2O手段,整合线下体育资源,做体育界的Uber。白强起初并不认同,但最终黄健翔在宏观上说服了他。“体育产业肯定要爆发,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事实上,他们当时也没想好具体要怎么做,“边跑边系鞋带,如果科大讯飞当年非要把语音怎么用想清楚,那就没有讯飞了。”于是在去年11月23日,公司正式成立,取名动吧体育。

 


而一年多过去了,白强与黄健翔也逐渐在摸索中寻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特别是当发展足球逐渐成为国策,教育部表示要建成2万所足球特色学校,相关政策也是纷至沓来对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形成助力后,白强与黄健翔都看到了巨大的市场机会,于是动吧体育也从综合性平台进行了转型,垂直细分到只专注于青少年足球普及这一块内容上。

 

就像刚刚我们提到的那样,在他们看来,想要把动吧体育做大做强,光靠收取孩子们的培训费是远远不够的。在盈利模式上,白强丰富的互联网从业经历始终让他保持着互联网式的思维,同时之前参与拍摄电影与真人秀的经历也使他更加清晰地意识到,什么叫做“羊毛出在牛身上”。就像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说的那样,“白强是在找牛”。

 

那牛是什么呢?白强先生给禹唐举个例子:“一个场馆靠卖票很难实现正向现金流,它需要有赞助、有广告、有延伸品,甚至卖爆米花、卖冰淇淋等等来实现盈利。实际上,美国电影院大部分的营收正是来自于卖这些,而卖电影票所获得的收入占比则要小得多。总体来说这就是我们的模式。”


 

而这种模式得以成功的基础在哪里?当然是中国巨大的市场所带来的人口红利。“我们还是希望规模化,中国高速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都要依靠人口红利,难道到了足球这里我们要追求精英吗?不会吧。”白强先生对禹唐说道:“我们也可以有夏令营、冬令营,赞助广告以及延伸品产业,甚至现在也有品牌正准备和我们一起来生产动吧足球鞋及其他延伸品。在实现规模化后,通过这些来实现盈利是完全可行的。”

 

摸索中过河,做世界范围内的先行者

 

白强先生告诉我们,“我们要看到整个世界足坛就是金字塔式的,真正赚钱的就塔尖的一点点。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下面地基那些不赚钱的部分转化成规模化盈利,这还是全世界都没人做过的事,因此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去进行摸索。”

 

那么动吧体育是与中国当下国情相结合来进行摸索的呢?

 

首先,我们可以看到动吧体育与各级政府与教育部门开展了广泛的合作。鉴于这轮足球热的特点是各个层次都在推,政府也设立了很多具体目标,做了很多推动,但要实现目标就需要各级政府去落实与配合。因此从教育部、教委、教育厅到市教育局、区教委,甚至街道居民委员会的教育办公室,针对不同部门的不同需求,动吧体育都有过或者说正在与之进行合作。


 

正是通过这种自上到下、依靠各级政府去落实而不是一家家去敲门的合作方式,动吧体育才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迅速扩张着自己的业务版图。白强告诉禹唐:“同学校打交道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因为效率低,所以我们很少直接和校方进行合作,而通过上级政府部门则要高效得多。例如教育部的国培计划是连夜给各地的校园足球办公室发文,各地的足球办公室再给各地的足球特色学校发文,这样才能让数千名足球老师一起来。如果是我们自己一个个去敲门,那动吧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动吧体育的用户人群对准的是4-12岁的业余足球爱好者。在白强先生看来,这个目标人群的定位是出于相当现实的考虑——在这个年龄段,家长对孩子们的课业还不太关注,一旦进入初中家长们就会越来越重视孩子们的成绩,高中就更不用说了。

 

如今,动吧体育已经去了全国五十七个城市,并在四个直辖市、二十二个省的七十多个城市挖掘了一百七十多个加盟俱乐部让他们一起来推动吧体育的产品。而在北京,他们通过和北京市教委合作,与不同重点学校例如北京小学、荷兰国王到访的史家小学、回民小学、草桥小学、中关村二小、清华附小,还有像酒仙桥一中、CBD一中等进行合作,从而实现树立标杆的业务目标,形成示范作用。


 

既然涉及到培训,那么除了培训学员外,培训老师也是动吧体育业务中相当重要的一块内容。在白强先生看来,青少年足球的普及推广包括了培训与组织比赛,由于要完成这个业务,他们就不得不选择去培训足球老师。

 

白强对我们说道:“这就好比在柬埔寨推广uber,虽然柬埔寨政府支持我们推广,可是柬埔寨的人都不会开车,那我只能先教柬埔寨的人开车。同样的道理,中国真正能教小孩踢球的老师凤毛麟角,所以只好我们先培训足球老师。”

 

截至目前,动吧体育轮换和全职的外教人数已经超过了60人。那么他们是如何招募到这些荷兰外教的呢?白强先生告诉禹唐,一开始是斯内德通过发脸书、推特等形式进行招募,之后他自己去到荷兰,并通过中介对教练进行了筛选。而如今,这批外教对于动吧体育而言已经是相当珍贵的优势资源,事实上,市面上可以立即为教育部提供一定数量的外籍足球教练并开课的企业或许也只有动吧体育一家。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8月31日,动吧体育与著名投资机构赛伯乐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联合打造青少年足球启蒙发展普及产业链,在未来5年内的资金总量为20亿元,白强先生表示:“这笔钱主要还是用来营建场地,这是我们基金的第一用途。第二,当然是我们正在做的培训与服务。第三则涉及器械与用品制造。”

 

在场地建设与运营问题上,白强先生告诉禹唐:“我们的合作伙伴有两家,泛华体育在体育建筑这块颇有心得,而鑫苑则是纽交所上市公司,它在传统房地产领域寻求转型,于是就想探索足球场开发的相关业务。在与我们的合作中,相当于他们建造了国贸三期酒店,我们则是他们的酒店管理集团。”据悉,动吧体育也将在这个业务板块招募更多的人才,以应对场地运营方面的需求。

 

结语

 

到2016年的暑假前,动吧体育的目标是拥有500万参与过他们线下体验的注册用户。而在教育部2020年建成2万所学校变成足球特色学校并希望2000万在校中小学学生经常踢球的规划中,动吧体育则希望可以在3-5年的时间内覆盖其中百分之五十的人群即1000万的中小学生,在拥有这样规模化的前提下从人口红利中受益,开发增值领域的商业价值。

 

在品牌合作方面,他们已经和New Balance、奥瑞金、奥迪等企业形成了合作关系。同时,他们也在积极开发自己的联赛,来为青少年业余足球爱好者们提供一个赛事平台。此外,他们还将针对足球文化建设来推出APP,满足市场需求。


 

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先生曾表示:“三年到五年内,不要问我成绩问题,我只关注一个问题,究竟有多少小孩经常踢球。第一,我只关心有多少小孩踢球的,第二,我开始界定什么叫经常踢球。”青少年足球的普及俨然已经成为了国家重点关注的内容,而在这块领域上,动吧体育已经走在了前头。

 

在采访的最后,白强先生还引了习主席“足球从娃娃抓起,持续用力,久久为功,功成不必在我”的言论以表决心。当然,对于企业来说,动吧体育始终是以实现“功成在我”的目标为己任。至于在摸索中努力前行的动吧体育最终是否可以完成这样的功绩,禹唐也将与大家一起拭目以待。

 

本文系禹唐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禹唐体育)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