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受资本热捧 仍破不了缺人的困局

因为政策利好、连年的资金投入,足球成为资本追捧的重点似乎在情理之中。然而,中国足球的生态系统并没有因为资本的注入得到根本改善。

2015-12-23 10:13 来源: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 文/姜中介 0 70392


禹唐体育注:

埃尔克森用一记世界级的进球让恒大三年内第二次问鼎亚冠,恒大成为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最成功的俱乐部。与此同时,因为政策利好、连年的资金投入,足球成为资本追捧的重点似乎在情理之中。然而,中国足球的生态系统并没有因为资本的注入得到根本改善。


“缺人”依旧是中国足球的真实写照,国足客场被中国香港0:0逼平说明了一切。因为中国足球的人力资源体系没有得到改善,足球只能是停留在“概念股”阶段。


版权激活市场


80亿元!中超版权卖出了“天价”。体奥动力公司5年要支付80亿元,年均16亿元,与此前的版权费相比上涨了20倍。


转瞬之间,“足球概念股”成为了资本市场追捧的新宠,在宣布80亿元价格的当天,二级市场集体飘红,道博股份、乐视网、江苏舜天、贵人鸟、双象股份、泰达股份纷纷涨停,而华录百纳、中体产业的涨幅均过4%。2000多家A股上市公司中,大约40家涨停,与足球概念有关的就有6家。


80亿元的天价对于中超来说算是完善了营收体系,资本市场为此看好并不为过,毕竟此前过分依赖广告的模式得以缓解。根据《中超价值报告》的统计,2014年中超联赛得到的各种投入和市场赞助,总收入超过20亿元,而中超公司的收入达到了历史新高的4亿元(主要是版权收入),如此之大的收入差距说明中超的商业模式并不理性和完善。


经过估算,到了体奥动力拿到中超版权的第五年,各家中超俱乐部的分红可以达到1亿元(前四年的分成也有几千万元的收益),这笔费用对于一些中小型俱乐部来说,可以直接改善球场建设、球迷服务体系等环节。


“之前中超公司的分红也就1000万元,连给球员发工资都不够。”一位中超俱乐部总经理表示,中超公司在2012年的营业额也超过了1亿元,其中,来自电视转播的收益为730万元,而央视通过电视转播,却获得了近9000万元的广告回报,当时,版权方在播出平台面前并没有足够的溢价空间。


如今,播出平台却要仰仗着内容源来吸引用户,像中超这样拥有庞大收视群体的内容源自然成为播出平台追捧的目标,志在必得的央视这次也向中超公司拿出了一年3亿元的报价,无奈竞争对手的出价太过猛烈而放弃。“用户对于视频网站没有什么忠诚度。” 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直言,播出平台目前处境尴尬。


依托手中的版权资源,中超公司进行创收尝试,开始进军手游这个公认的“现金流”领域,官方授权的正版手游《中超风云》在11月10日发布,尽管中超公司并未透露具体的授权费用以及具体合作方式,但以目前手游领域的热门IP授权来看,中超公司如果能够在月流水中抽成,那么必然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


体育公司提前布局


高价竞拍得来的版权,体育公司并不想做“赔钱”买卖,单纯拿版权卖广告的模式难以打平成本,必须要对商业模式进行重新梳理。在众多体育公司之中,以乐视体育的步伐迈得最大,布局“赛事运营+内容平台+智能硬件+互联网服务”四大业务。


“现在谈直接的账面回报还有点早,很多都是在为未来进行战略布局,等到整个产业进入成熟期,那进入的成本可不是现在的价格。”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体育董事长高飞认为,现在很多版权运营都是在为未来做准备,包括足球在内的整个体育产业还在培育期。


去年年底,乐视体育开始独立运营,通过融资来进行版权扩张和人才储备,在今年5月完成8亿元的A轮融资后,又在11月与北京鸟巢文化创意交流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发起设立鸟巢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基金“乐体创投”,基金管理规模为50亿元。


乐视体育透露,“乐体创投”将落脚点放在体育创业公司的孵化上,乐视体育在版权、人才、媒体和用户等方面的生态布局将降低初创企业开拓市场的难度。“整个产业的成熟需要各方面投入,只靠乐视一家的力量还是有限的。”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坦言。


对于体育,阿里一直表示出足够的兴趣,新浪和云锋基金共同出资成立阿里体育集团,原SMG副总裁张大钟出任阿里体育CEO,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担任阿里体育董事长。


“come你的on,北鼻!”得知阿里体育正式成立后,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兴奋地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表示欢迎,阿里的资本实力和对商业逻辑的思考是众多体育圈人士希望马云到来的原因。


阿里体育是乐视体育的竞争对手,刘建宏为对方喝彩的主要原因在于:目前国内体育产业尚未成熟,阿里的到来会帮助各家将蛋糕做起来。“体育的盘子很大,现在最需要的是类似阿里这样有实力的参与者。”刘建宏表示。


“拿足球来说,我们的生态并没有因为资本的进入而得到本质改善,各级国字号球队的水平还没达到球迷的预期。”刘建宏坦言。


资产良莠不齐


对于资本而言,投资足球的风险性极高,因为并不是沾上足球就能带来预想的回报。


相比中超联赛的火爆,各级国字号球队一直难有作为,中国队客场被中国香港队逼平,瞬间陷入舆论漩涡。


国家队的资产属性并不适合大面积的商业运作,足协开始了“去行政化”,足协与中超公司“分家”的流程将被加速,中超联赛、中超俱乐部的“企业化”、“资本化”痕迹会越来越明显,相反,国家队则难以在“企业化”、“资本化”的层面获得突破。


因此,中超在去年迎来了平安集团这位金融界的赞助商,而国家队依旧是创维这种消费类品牌。


对于平安集团而言,通过赞助中超提升品牌影响力只是其中一个层面的考虑因素,平安正在结合中超的特性推出相关产品:在线上,今年6月超级球迷派的互联网营销活动,包装了多个金融产品;二是推出了一款“球友运动险”,在线上免费赠送4万份,与以足球为核心的体育爱好者建立更深的联系,对用户的行为、喜好有了更直观的了解,也是对一线用户数据的直接收集。


“运动员一般有运动生命周期,高收入集中在少数年份,一旦退役,收入就会严重下降,经常出现运动员晚景不佳的新闻。”平安集团品牌总监盛瑞生表示,足球运动员需要跟常人不同的理财产品,以匹配他们的年龄、收入周期和收入结构,平安正好可以弥补这一市场空缺。据平安方面透露,进行了一年多的探索后,平安正在与国内顶级体育平台合作,规模与具体合作方式都将与以往所不同,近期将会对外公布具体细节。


就中超本身而言,并不是所有俱乐部都值得去投资,资本也要做好区别对待,恒大的成功只是提供了一个“高投入、高产出”的豪门模式,中小型俱乐部并没有在中超体系内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


“对于中小型俱乐部来说,购买球员的成本被直接拉高了,好的球员和资源只有那么多。”一位足球经纪人对记者表示,恒大这些豪门只是利用资本爬到了金字塔顶端,但这个金字塔的底部建设并没有完善,中小型俱乐部依旧生存艰难。


恒大模式是利用“企业化”的管理方式来经营俱乐部,几十亿元的投资打造出了一个由世界一流教练、亚洲顶级外援以及中国国脚组成的豪华阵容来取得冠军、制造话题,从而引入风投、登陆资本市场。


不差钱,但差人


相比中超与日韩联赛的投入资金来看,光是恒大购买保利尼奥的1400万欧元转会费,就抵得上日本J联赛任何一支球队一年全队的薪水。


从出品的球员数量与质量来看,中超远远落后于日韩。在日韩两国的职业足球队员当中,虽然最精英的球员全部被欧洲俱乐部网罗,留在本国俱乐部效力的球员,但整体水平也高过中超的本土球员。这是由日韩庞大而完善的球员供应体系决定的。就日本而言,其拥有的与张琳芃、王大雷等同一年龄层的球员,基数高达24万,几乎是中国300倍。


由于资本的进入并没有改善中国足球的生态系统,“缺人”是中国足球最真实的写照,目前好的本土球员已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张琳芃、王大雷、吴曦、郑铮等球员,已经逐渐占据了中超球场的主力位置,这一批同龄球员,在全国可供选择的注册球员只有700多人,能够坚持到职业联赛赛场的不足百人,本赛季中超最佳新人居然是空缺。


资本家貌似看到了这个薄弱环节,王健林、许家印都在布局未来的生态。2014年6月24日,恒大集团宣布将恒大足球学校核心资产——所有球员资产注入俱乐部,并为俱乐部增资4亿元现金,这也是坐实资产实力的重要一步,因为足球学校的所有球员资产是恒大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指标,合理的梯队建设以及青训系统是俱乐部资产结构合理性的直接体现,也是恒大能够登陆新三板的重要筹码。


王健林则选择了将还在成长期的小学生送到西班牙接受足球学习,但这种全欧模式要消耗的成本太高,而且最为乐观的投资回报期至少要5年。


在中国目前的教育体制之下,还很难复制欧洲等足球发达地区“以社区、学校为基础”的足球人才培养体制,只能通过资本家们利用高额资本来“圈养式培养”,这让培养明星球员成为一个高风险游戏。据了解,万达每年要为一位孩子出资大约7万欧元,这包括寄养在西班牙家庭、日常食宿、往来差旅以及文化课学习等费用,万达每年为将近百人的留洋集团最少付出600万欧元。


“这些10多岁的孩子,资本投入真正起到化学反应的是他们,而不是现在踢球的这些球员。”长春亚泰董事长刘玉明对记者说道。


本文转载自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原标题:中超80亿天价版权捧红“足球概念股”,但依旧破不了“缺人”的困局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