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毅:CBA现场的观众们为何要充满仇恨?

一名17岁的辽宁少年(据CBA官网报道)扔出的矿泉水瓶,从二层看台如暗器般飞下,他本想击打一名新疆运动员,却正中辽宁当家后卫郭艾伦的面颊。

2015-12-21 15:10 来源:杨毅侃球 文/杨毅 0 46000


禹唐体育注:

一名17岁的辽宁少年(据CBA官网报道)扔出的矿泉水瓶,从二层看台如暗器般飞下,他本想击打一名新疆运动员,却正中辽宁当家后卫郭艾伦的面颊。郭艾伦鲜血迸流,当场倒地。如果击打部位再靠上1厘米,代价就是郭艾伦的左眼,就将从此结束郭艾伦的职业生涯。


看到上周五晚上的这条视频,我内心的第一声高喊是,天呐。


接着,我相信你们中的很多人和我一样,会叹息着说,这就是CBA。


一位在CBA球队效力的美国体能教练在微信上惊恐的问我,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会这样?我回答他:Welcome to CBA.Welcome to China.


意外吗?郭艾伦那血流如注的场面令我惊恐,但在这里的赛场上发生的一切都不令我意外。郭艾伦这一幕,并不是本溪主场的第一次“射击”。几个赛季以前,同样是在本溪,辽宁人崔万军作为新疆队的主帅带队回到这里。


那个夜晚,他率领新疆在客场击败了辽宁。终场时分,崔万军走到中线,和记录台后面的技术代表握手。就在这时候,一件东西“砰”地砸到了崔万军的面颊上。低头一看,原来是一盒酸奶。


一个球迷——我不愿意称呼他是一个球迷,一个疯子,站在技术代表身后几米外的看台上,探出身来,刚刚投掷了那盒酸奶,仍然在破口大骂:崔万军,我X你妈,你这个叛徒!


如果那不是一盒酸奶,而是一听可乐呢?矿泉水带的进去,可乐就带不进去么?如果那样,崔万军的执教生涯可能已经结束了。


好。写到这里,又变成地域黑了,变成了一个北京人对辽宁人或是本溪人赤裸裸的痛骂和指责,变成了地域的歧视。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请你扪心自问,你的内心,究竟有多么卑鄙。


我想说的是,在如今我们这个国度,无论在哪个省份和城市,在任何一个球馆里,都不缺少混蛋和疯子。无论你如何标榜自己的文化。


北京球迷一向说,北京人最有里有面儿。可是没里没面儿的北京人我也没少见。有一年,北京队还在首钢体育馆里打主场,来的是东莞新世纪(现在的深圳)。东莞有个得分手,身高2米07的顾全,高大,神准,连连得分。我坐在北京队篮框后面的看台上,我身后有位大姐(我真的不想这么称呼她),不停地用最肮脏的语言咒骂着顾全。当顾全造了犯规,站上罚球线,准备罚球的时候,她站起身来,用她最大的声量喊道:“顾全,你妈死了你知道么?你赶紧回家吧,你妈死了!”


那一刻,我真的仓皇和羞愧。我连回头看她都觉得羞愧,而她却能毫无顾忌地辱骂着。她的女儿,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就坐在她身边(管她叫妈),会跟她一起叫喊。她喊一个东莞运动员的名字,女儿就高喊“傻逼”。那本该是美好的声音,脆生生的北京话,来自一个花季少女,喊的却是“傻逼”。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我再也不想带我的女儿苹果去CBA的赛场;我不愿意她在那里的收获就是学会这句话。当数千人同时高喊着傻逼,这件事有里有面儿么?我总是在想,他们平时就是这样开口么,会在大庭广众下肆无忌惮地辱骂,还是来到看台上,就像进入了一个磁场,激发着你内心的疯狂,让你成为了另一个人,就像变身了的怪兽。


在太多的城市,在太多的看台上,你是不是见过这样的场景:赤身裸体的男人们,满脸戾气,眼神里露着凶光。他们擂鼓,他们呐喊,他们伸出手来,指向赛场上的运动员,大骂不休。


他们根本看不懂比赛——你不用问他们什么是CBA规则的干扰球,什么是掩护犯规,什么是圆柱体接触,什么叫可吹可不吹。他们不懂,他们也不想懂。他们来到这里,就是来痛快的。他们走进球馆,就像带着杀戮的气息,让你感到恐惧。


对手不能进球,只要进球,就是傻逼。


对手不能赢,赢了就是黑哨,就全都该死,就围攻他们的大巴。赢了,也别想走。


这就是CBA。在这里,我不认为有哪座城市能高傲地指责别人。因为,这就是中国。


看台文化,或者说,看台现象,远不是一个孤立的体育现象。看台,是一个无法预设管理(买了球票你就得让人家进)、临时形成的小社会。一座看台,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在每个看台上,都有心智健全,豁达,来享受美好比赛的人们,也都有怀着仇恨来发泄的族群。


我说过很多次,我们这个国度,并不是一个真正懂得体育的国度,绝大多数人的生活里,没有亲身从事体育训练的经历,很多人既不懂得体育精神,也不懂得体育规则。与此同时,我们正生活在文化层次差别巨大和各种社会矛盾最尖锐的时代,一切的误读、不公、恨意,都寻找着时机迸发出来。


他们所发泄的,既来自体育,又更多来自生活;既发泄对比赛的不满,也发泄对生活的怨恨。是时代与痛苦造就了一群喷子和疯子,他们也许只占人群总数的十分之一,或许更少,但他们制造出的恨意让所有人感到恐慌。


所以呢?这是无解的。没有人能够现在就去改变这一切,因为没有人能让社会突然加速。


无解你写个屁啊。即便都写出来,然而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是的,我也知道,但我就还是心里有一些憧憬。我总是憧憬,我们每个人,都能多多少少去影响一些身边的人;也许很少,也许就是坐在你左边和坐在你右边的人。如果你不跟着一起辱骂,你身边的人也许就会停下来;如果你劝阻他,你可能就能够改变他。也许,依然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所有社会的变迁,开始都那么艰难。至少,你会希望孩子们也能走进球场;至少,像郭艾伦那样的运动员,希望他们能安全的完成比赛。


其实,CBA是一个不错的联赛。它不像NBA那么精彩,但它的竞争力并不低,20支球队里的5支——北京、辽宁、广东、新疆、广厦,这意味着联赛四分之一的球队,都拥有竞争冠军的可能。正是这些劲旅之间的交锋,才是CBA最好的比赛和故事。可当你看到顶级联赛里最好的比赛和故事的时候,你从未期待着去欣赏,去享受竞争的乐趣,却想用仇恨去杀死它。


为什么我们如此仇恨?


总说借口是爱的深沉。


我们一直被无穷的恨意,


遮住了双眼和灵魂。


本文转载自杨毅侃球,原标题:为什么我们如此仇恨?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