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拳联迈出改革一大步 他们究竟做了些什么?

上星期,全球在关注英国“巨人”泰森·福里在杜塞尔多夫爆冷完胜世界三大拳击组织重量级拳王、乌克兰人小克利钦科并终结其11年统治。

2015-12-11 08:35 来源:拳击网 文/杜文杰 0 59707


禹唐体育注:

上星期,全球在关注英国“巨人”泰森·福里在杜塞尔多夫爆冷完胜世界三大拳击组织重量级拳王、乌克兰人小克利钦科并终结其11年统治的同时,国际(业余)拳联AIBA创办的APB个人职业拳击赛的两位重量级拳手也出现在8回合垫场赛中,成为拳击历史上少有的第一次,引起媒体的高度关注。


应该说,这是国际拳联锐意改革,摈弃“业余拳击与职业拳击鸿沟”,向传统的职业拳击敞开大门的一次具有广泛意义的尝试和“破冰之役”,很具有说服力和代表性。


因为自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诞生以来,业余和职业体育始终是“水火难溶”的,运动员追求的目标也不尽相同。前者更看重在奥运会上争金夺银的个人和国家巨大荣誉,后者则以谋生为目的,更看重物质上的待遇,这也是大多数参加业余比赛后转为职业选手的重要原因。因此,能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将会为其转入职业体育生涯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这样的例子枚不胜数,拳王阿里就是其中之一。


随着社会文明人们对奥林匹克运动和体育的认识不断提升,职业运动员应该被允许参加奥运会才成为共识和现实,这也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历经百年历史后,体现其价值和发展的必由之路和选择。从田径、足球、篮球到滑雪、滑冰和冰球,优秀的职业运动员纷纷登上奥运会殿堂,向人们展示其高超的技艺,成为奥运会上的新亮点和新动力。


然而,与包括足球和篮球等只有一个被国际奥委会承认为唯一有权管理监督和运营的绝大多数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不同的是,拳击是个“另类”,除国际奥委会唯一承认的国际拳联(AIBA)外,还有WBA/WBC/IBF/WBO等4个影响较大的世界职业拳击组织,他们都是体现各自不同拳击地缘政治和利益的代表,与国际拳联形成了非常明显的拳击业余及职业的划分。


由于传统的职业拳击赛事和商业运营推广都是由推广人一手包办,职业拳击组织只是负责拳手排名及赛事认证监督,因此真正在职业拳击舞台上扮演主角的是与拳手签约的推广人,即拳手与谁比赛,酬金多少,在何时何地,有无电视转播等商业活动,基本上均由推广人说了算,他们与业余拳击发生关系就是寻找优秀业余拳手转为职业拳手打商业比赛。


因此,在国际拳联眼中,职业拳击和业余拳击,即奥林匹克拳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运动,从规则到追求的目标,许多国家纷纷抵制和明令禁止,不许和职业拳手比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上世纪70年代,推广人曾力促世界重量级拳王阿里与古巴的3届奥运会重量级金牌得主史蒂文森进行一场酬金高达百万美元以上的“世纪之战”,结果遭到史蒂文森的拒绝。他那句“我打拳是为了古巴国家荣誉,不是为了金钱”讲话,成为拳击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上世纪80年代,当时的国际拳联主席、巴基斯坦人乔杜里为了与职业拳击划清界限,不仅几次修改规则,如拳手必须戴头盔,比赛从3回合变成4回合,每回合两分钟,与现在的女子比赛相同,过于强调拳击的技巧性,点到为止。使奥运会拳击比赛逐渐脱离了拳击对抗的本质以及通过强对抗体现拳手敢于拼搏的励志精神,演变成打点技术的游戏,比赛失去了悬念和观赏性,观众人数锐减,面临被国际奥委会淘汰出局的窘境。


2006年11月,国际奥委会执委吴经国先生竞选成为国际拳联新主席后,锐意改革,倡导比赛公平公正,不仅向腐败宣战实行“零容忍”等多项举措,还大胆提出与世界接轨回归拳击对抗本质,去“业余化”,创办国际拳联的WSB世界职业拳击联赛和APB个人职业拳击赛,实现职业拳手进奥运会的梦想。


另外,将原来奥林匹克拳击的打点计分规则变成职业拳击的10分制,男拳手摘掉头盔等,受到包括国际奥委会等国际社会及各国拳击协会的鼎立支持和盛赞。在今年10月卡塔尔多哈举行的男子拳击世锦赛上,这些改革成果得到了完美体现,对抗激烈,悬念多多,水平极高和精彩好看,成为最多的评语。


其中,国际拳联主席吴经国邀请曾获得奥运会冠军的现世界三大拳击组织重量级冠军克利钦科兄弟以及菲律宾著名职业拳击世界冠军帕奎奥莅临赛场观摩交流,释放出国际拳联更大改革举措的积极信息,吸引了全世界所有媒体的关注,成为比赛的最大亮点之一。


应该说,此次两位APB优秀职业拳手能够在全世界最关注的世界重量级拳王小克利钦科与英国“巨人”泰森·福瑞争霸战的垫场赛上亮相比赛,显然是吴经国主席与小克利钦科在今年多哈世锦赛上达成的共识。因为这场争霸战是由克利钦科兄弟的K2推广公司推广举行的,说明了克利钦科兄弟对国际拳联的改革举措非常支持。


他们精彩的比赛对决让人们看到了国际拳联推动拳击职业化改革带来的积极成果,对国际拳联APB个人职业拳击赛的水平有了更直观的了解,显示出国际拳联锐意改革的决心和信心,从而向世界拳击走向大同迈出了可喜一步,同时也是最难的一步,为其他职业拳击推广人和推广公司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诚然,也有观点认为,这样的做法只是国际拳联在“作秀”,没有实质意义,因为国际拳联并没有向真正的职业拳手敞开参加奥运会的大门,只允许国际拳联体系下的职业拳手参加。这些观点或许有些道理,但并不完整。


因为国际拳联的任何一项改革举措,首先必须考虑的是196个会员协会及旗下数千名拳手的利益和这项运动的发展,在参加奥运会名额有限的情况下优先或重点考虑WSB和APB职业拳手并无过错。就像国际足联允许每个国家职业选手参加奥运会不仅有名额的限制,也有年龄的限制,基于同样的道理。


其次,国际拳联已经在为传统的职业拳手参加奥运会提供了机会,但条件是参加职业拳赛不应该超过20场,且经过所在国家拳击协会同意参加里约奥运会资格赛,规则面前人人平等。如参加此次垫场赛的德国拳手格拉夫就打过11场职业拳赛并曾向WBC国际银腰带发起了冲击。


再有,改革应该循序渐进,而非“一蹴而就”,如果简单地让所有国际拳联体制外的世界四大职业拳击组织冠军都参加奥运会,将代表国家参赛的各会员协会拳手排除在外,奥运会拳击比赛显然就变了味道,并不符合推动拳击职业化的初衷和各会员协会广大拳手的利益,这种改革就是失败的。


虽然国际拳联的改革刚刚开始,还需要完善提高,但其曙光和成果已经显现,国际拳联旗下的优秀职业拳手与世界四大职业拳击组织冠军的对决也将上演,我们应该为此击掌祝贺!


本文转载自拳击网,原标题:国际拳联又迈出改革一大步 与四大拳击组织冠军的对决将上演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