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法国球员为何不再聚集于英超?

在英超成立后的前十年,这个联赛只对最高水平的法国球员感兴趣。现如今,法国人依旧在英吉利海峡另一侧大受欢迎,只不过财力雄厚的英超俱乐部却不再拥有耀眼的法国球星。

2015-12-06 14:00 来源:体坛周报 0 61525


禹唐体育注:

在英超成立后的前十年,这个联赛只对最高水平的法国球员感兴趣。现如今,法国人依旧在英吉利海峡另一侧大受欢迎,只不过财力雄厚的英超俱乐部却不再拥有像坎托纳、吉诺拉、维埃拉和亨利那样耀眼的法国球星,以吉鲁为代表的当代英超法国国脚在“法力”上与前辈们相去甚远。


不同的氛围


被英超抛弃的法国球员不在少数,近来是越来越多,比如阿卢·迪亚拉、本·阿尔法、姆比瓦、卡普、卡贝拉……他们都在跨海而来后悻悻而去。以英超俱乐部目前所拥有的广泛而细致的球探网络,和可以倚仗的数据分析软件,原本可以帮助他们尽可能地降低球员收购时的风险。


但英超的经济实力实在太强,以致于他们不在乎犯几个错误。在英国被称为“Manager”的球队主帅,通常拥有俱乐部的绝对信任,他们的愿望和需求会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多数球队阵容之庞大令人咋舌,有些球队签约的职业球员超过40人。


今年8月接受《队报杂志》采访时,英超CEO斯库达摩尔如此定义他的志向和看法:“英超要给观众尽可能漂亮的表演,踢最好的足球,吸引最好的球员,请来最棒的教练,拥有最好的球场。英超,就是体育、表演和生意。一门向所有可能性开放的生意。”


他还非常强调这一点:“我们的成功是建立在一个体系上:花很多钱。但永远别忘了:这是表演,是娱乐。不论我们的球队是否能在欧洲取得成功……”表演,连续剧,或者电视真人秀,这些对于球迷都有个价格,而法国球员继续大量参与其中,以他们的方式,也展现出他们的长处和缺陷。


霍利尔曾在1998年至2004年之间执教利物浦,后来曾短暂担任阿斯顿维拉主帅,谈起英超他总是带着强烈的情感:“英格兰对于足球有着难以置信、无可比拟的狂热。这是一种健康的激情,懂得如何去除暴力。这种狂热,也可以诠释为对于俱乐部始终不渝的忠诚。足球深深地印刻到了文化中。”


谈起英超的足球风格,他还表示:“在那边,比赛的定义应该是有吸引力、漂亮和带有强烈的感情。攻防转换速度非常快,如今有过之而无不及。比赛强度更大,对于努力和投入的定义也在发生些变化。坐在看台上,你有时会被身边激动的球迷推来推去。但他们最欣赏的东西没有变:投入,铲球,对抗,身体接触,逼抢,角球,远射,冒险,奔跑……”


因此,英超经常能呈现出最难以预料的结果,和最疯狂的逆转。亨利曾对此有过感慨:“英超吸引人,因为一支球队哪怕踢到70分钟还3比0领先,最终都可能输个3比4!所有人都被这种激烈的氛围所感染。”虽然这种情况不如以往常见,却是英超这个全球品牌的标志之一。不久前,《卫报》曾直面事实,提出这个问题:“英超是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赛事吗?”他们给出的答案是:至少这个赛季不是。


如何被接受


直到冬天来临,都没有一支强队真正奉献出令人信服的表现,没有哪场比赛给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西汉姆联、莱斯特城和水晶宫这3家中下游俱乐部在赛季初取得的成功,非常明显地显示出英超出了问题。霍利尔指出:“两年前,托特纳姆热刺卖掉了他们最好的球员贝尔,去年利物浦卖掉了苏亚雷斯。用赚来的转会费(分别为9100万和8100万欧元),两家俱乐部买入了7到8名球员。


他们因此毁掉了球队的基础和整体平衡,然后是换帅,看看这两家俱乐部随后的成绩,甚至连欧冠都进不去。要想赋予球队真正的战术和精神力量,时间和稳定是必不可少的。”然而摆在面前白花花的银子,和竞争对手不断补强带来的刺激,推动着英超俱乐部疯狂地消费。法国人借此机会纷纷登陆。


包括少数很快就成功获得主力位置、适应球队和联赛氛围的球员在内,英超的环境对于任何球员都是真正的挑战,尤其是法国人。霍利尔回忆说:“我还记得自己执教那个时代,像珀蒂、皮雷这样的球员都花了好长时间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要想确立地位,被承认和接受,首先得面对永不停止的对抗,被对方球员甚至裁判撞倒,在对抗和控球时展示出力量。这需要个性、努力和坚强的头脑。因为英格兰人虽然会给你热烈欢迎,但不会轻易接受你,他们会不停提醒你,你来到了足球发源之地,你得证明自己。不管你是谁。”


即将年满38岁的迪斯丁,从2001年来到英格兰后踢了450场英超,先后效力纽卡斯尔、曼城、朴茨茅斯、埃弗顿、伯恩茅斯,是法国人在英超的见证人。“我永远不会忘记埃弗顿的更衣室气氛,球队在球场上有真正的疯狗,他们会让对手吃苦头。只要你勇敢地去战斗,就会被接受。”但现今看来,这条讯息没有很好地被传递给后辈。 


如今,英超对于某些位置的球员非常看重,比如维埃拉这样的Box to Box类型,或者马克莱莱这样的防线前哨兵。今年夏天加盟曼联的施奈德林曾表示:“中场,就好像球队的发动机,英格兰球迷最为看重。这种类似影子的角色,其工作得到了更好的展现。”但这需要付出足够的努力,并非轻易能得到认可。“刚来这儿时,我可以控球,预判、技术也没问题,到了比赛第60分钟,我的球裤还是干干净净的,我没有那种必须的侵略性。人们让我注意到这个问题,如今铲球成为我的武器。”


范加尔,一个人们可以从他身上找到很多缺点的主帅,却一直以来都懂得如何打造球队,他知道施奈德林可以为“红魔”带来整体平衡。虽然本赛季英超只有埃弗顿、南安普敦、斯托克城和西布罗姆维奇4家俱乐部没有法国球员,但并非每一个跨海而来的法国人都懂得这一点。


要求在降低


2000年代初,乃至稍早之前那个属于坎托纳和吉诺拉的时代,只有最好的法国球员来此效力。这是符合逻辑的,他们曾赢得过冠军,或者在其他地方有过足够的经历,可以改变球队的命运,拥有出类拔萃的个性。英国电影编剧保罗·Laverty是凯尔特人球迷,他曾在2010年表示:“在面对狡猾的国外球队,尤其是法国球队时,我们曾长期为自己的粗野和勇气感到自豪。但坎托纳在曼联的成功是绝一无二的,不仅因为他是法国人,还是艺术家、画家、斗士,能言善辩,反叛。是最后的伟大的英雄……”但看看如今的卡巴耶、萨尼亚、萨科等人,球员的水准和魅力不可同日而语。


2000年,英超的法国球员阵容星光熠熠。除了当时尚未进入法国队的西尔维斯特外,其余人都是世界冠军和欧洲冠军。除了刚来到英格兰加盟米德尔斯堡的卡雷姆布之外,其余人都是曼联、阿森纳或切尔西等豪门的主力。也就是说,当时英超对法国球员的水平要求是极高的。


如今情况不同了,他们效力的球队变成了水晶宫、纽卡斯尔、托特纳姆或西汉姆联。和上面的前辈相比,他们的地位和身份不够稳固,个性不够强烈,技术水平相对平庸,赢得的个人荣誉更是无法相提并论。举个例子,2015年阵容的哪名球员,够资格进入15年前的那套阵容?恐怕萨尼亚都无法挤走卡雷姆布……


不论你是否相信,大部分俱乐部对于外援水平的要求不再那么高。2003-04赛季不败夺冠时,阿森纳可以派出亨利、维埃拉、皮雷、维尔托德4名法国国脚,还有克利希、阿利亚迭雷两名小将,以及理想的替补西甘。如今,“兵工厂”正在追逐他们已失去12季的英超冠军奖杯,阵中法国人不少,但看看吉鲁、科斯切尔尼、科克兰、弗拉米尼、德布希这些名字,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亨利最近几个月里说的两句话很有代表性,尽管让某些人很不舒服——“阿森纳靠吉鲁拿不了冠军。”另外一句可能更触及根本:“如果阿森纳买下本泽马就可以夺冠。阿森纳需要这样与吉鲁不同的前锋,可以牵制防线,背身完成进攻。”要知道,吉鲁也非等闲之辈,43次入选法国队打入12球,但放在10年前他肯定在阿森纳没位置。就在本赛季,如果不是沃尔科特、维尔贝克等人受伤,他也很难是正选。


多年以来,英格兰不再是孤悬海外、外邦文化无法入侵的岛国,如今已是足球贸易的全球化市场。这种持续策略所带来的负面因素是不可逆转的?每个周末,驰骋在英超赛场上的球员中,只有将近1/3是英格兰本土球员。最近3个赛季,只有2支球队成功越过欧冠1/8决赛。一个讽刺的结论得出:英超沦为中流球员的天堂。至少从法国球员身上,这一点不可辨驳:目前公认的3名最棒的法国球员,本泽马、波巴和瓦拉内,都在西班牙和意大利踢球。最近一位有可能夺得金球奖的法国人里贝里,一直都在德甲。


当然,如今有另一种不那么悲观的方式和数据,来解释如今的这种趋势。本赛季英超拥有法国球员将近40人,其中有10多人是法国国家队的常客:门将洛里;7名后卫,萨尼亚、德布希、科斯切尔尼、曼加拉、克利希、萨科和祖马;3名中场,卡巴耶、施奈德兰和西索科;3名前锋,吉鲁、马夏尔和佩耶。另外几个人也不是没机会,包括姆维拉、卡普、戈米、恩佐比亚、雷米甚至纳斯里。


但这些球员要么效力积分榜下半区球队(桑德兰、沃特福德、斯旺西、阿斯顿维拉),要么只是在比赛尾声亮亮相,并甘于接受这种角色。在霍利尔执教“红军”时期的助手Jacques Crevoisier看来,法甲虽然仍是英超球探最关注的联赛,但不再能提供最急需的球员:世界级射手,能够终结比赛的杀手。在真正的团队球员、拥有出色技术意识的中场球员上,如今西班牙才是欧洲No.1,法布雷加斯、马塔、席尔瓦、卡索拉、埃雷拉等人均是各队核心。


不过,来自英伦的召唤和诱惑通常是无法抵御的。经历了在巴黎的失望之后,今夏重返英超的卡巴耶表示:“在水晶宫,我有机会连续比赛。节奏上来后,信心也会接着到来。教练(帕杜)仍想当初在纽卡斯尔那样使用我,有时是8号,有时顶到前锋身后。”幸福,有时就像英超这么简单。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原标题:为什么英超不再聚集最好的法国球员?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