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真是让人不省心!

距离2016里约奥运会的开幕只剩下一年的时间,然而除了里约热内卢原本拥有的极致景观和当地人天生乐观的态度之外,这座城市距离举办一届成功奥运会的目标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2015-11-20 16:10 来源:体育画报 文/Alexander Wolff 0 91120


禹唐体育注:

距离2016里约奥运会的开幕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东道主似乎很满意他们开展的工作。然而除了里约热内卢原本拥有的极致景观和当地人天生乐观的态度之外,这座城市距离举办一届成功奥运会的目标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将奥运会放在里约热内卢举办已经算是一个冒险之举了,如果赛事主办者决定将射箭比赛放在著名的桑巴大道上举行,那简直就不能再糟了。试想一下参加2016奥运会的射箭选手们排队进入里约市中心最著名的旅游景点,默默地拉动弓弦,想方设法地在那个每年狂欢节都有无数女孩当众摇晃着臀部的地方保持心态上的平和……


距离奥运会正式开幕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而里约这座上帝之城、神奇之城就犹如那些射箭选手一般。他们顶着各种截止日期即将临近的压力,在巴西经济已经停滞不前、先前的各种美妙承诺都有可能落空的背景下,在全世界的注视下,拉弓瞄准箭靶。


8月2日,一群游泳者从科帕卡巴纳海滩跃入水中,奥运会铁人三项赛的测试赛正在进行。


“我们是跳桑巴的民族,但我们的国家要证明自己同样可以与其他大国比肩,”里卡多·普拉多,1984年奥运会游泳项目的银牌选手、现任里约2016奥组委负责水上运动的竞赛主管告诉记者,“我们可能不会像伦敦做得那般完美,但我们要争取在每一点上都符合标准,我们会将巴西人的精神融入这项赛事之中。如果外界还有任何疑问,刚刚结束的世界杯就已经证明了我们是能够做到的。我经常告诉我的团队‘伙计们,世界杯已经来过了,那是一场盛会,大家踢球也享受时光。我们现在要让它再来一遍,让28个项目都来到我们这一座城市之中。”


然而现实的工作远比他的动员令要复杂得多。巴西人的个性就是如此,然而奥运会就像是波萨诺瓦传奇大师安东尼奥·卡洛斯·裘宾的作品一样,不适合初学者。


六年前在哥本哈根,当里约被确认赢得了2016奥运会主办权的时候,整个巴西都开始扭起了翘臀。2009年10月2日,得到了里约胜利的捷报,时任巴西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就像那些巴西足球明星一样,他有一个简称,卢拉——也开始动情地庆祝起来。他紧紧地攥住了一面巴西国旗,巴西国旗上面有一句箴言RDEM E PROGRESSO(秩序与进步),但太多的巴西民众对于“秩序”是毫无兴趣的,相反他们很关心申办奥运的成功能否象征着巴西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面对狂欢中的民众,卢拉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用左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一位美联社的摄影师抓拍到了这经典的一幕,他的这幅作品突出展现了这位总统先生肢体上的残缺——卢拉小时候在圣保罗一家汽车工厂里劳作时,因为一次车床事故而失去了一根手指。


得知奥运会申办成功,时任巴西总统的卢拉也显得异常激动。而里约奥运会的奥林匹克公园三年前就已经开始投入了建设。


数以万计的里约本地人来到科帕卡巴纳海滩尽情狂欢,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位总统先生一路走来所经历的各种心酸,也知道他是如何从一个小学都没念完的辍学生蜕变成这个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卢拉就像是整个国家的写照。


然而巴西又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国家,眼下的巴西,即便做最乐观的估计,他们也只能挣扎地举办一届奥运会了。作为卢拉钦点的继承人,迪尔玛·罗塞夫虽然在10个月前赢得了自己的第二个任期,但她目前正在为百分号前仅有个位数的支持率、石油公司操控政府的丑闻、逐渐上升的通货膨胀率、席卷全国的失业浪潮而操心。


即便面临着如此多的困难,奥运组委会还是从中看到了机遇。他们不准备仿效北京或索契一样为奥运赛事不惜投入。“我们准备举办一届优秀的奥运会,但我们不追求奢侈,”马里奥·安德拉达,2016里约奥组委首席传媒总监表示,“没有一座场馆会点燃焰火为饮酒的观众助兴;我们不会用保时捷拉着每个人到处参观;不是每座场馆里都有意式咖啡机,但那里肯定也会提供热腾腾的美味咖啡。如果我们有一台印钱机器的话,OK,那就啥问题都没有了。但我们的经济现状是,去年有34.5万人失去了工作。”


2007年在里约举行泛美运动会时,许多准备工作就一直被拖延到了最后,因为举办这项赛事的费用居然比申办预算超支了6倍;举办2014世界杯期间,原先承诺的35项交通运输项目也只有6项能够按期交工。


动用公共资金在玛瑙斯和库亚巴修建的世界杯场馆,在赛事结束后也没有找到愿意经营它们的私人企业。而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注定难以逃脱类似问题的纠缠。约翰·科特斯,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亲身经历过9届奥运会的澳大利亚人,在今年的4月14日就曾公开批评里约奥运的准备工作是“我所经历过最差的”。


对此安德拉达回应道:“就算全宇宙没有一个国家相信我们能按时、按照预算要求举办一届奥运会,我们仍然选择相信。”看来,如果全世界真有一项“相信的运动会”,里约奥组委的人都能登上领奖台。


里约奥组委似乎从世界杯期间爆发的各种街头抗议活动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抗议者们激烈谴责因足球而滋生的各种腐败,他们呼吁政府应该把钱投入教育、医疗和公共运输上。一条连接了里约市中心、巴拉大蒂茹卡区和奥林匹克公园的地铁,是里约奥组委成员们的骄傲。


一组数据显示奥运会会改变里约人的出行习惯:2009年只有16%的市民出行时会选择公共交通,而预计在奥运结束之后,这组数字会变成60%;为了准备奥运会,只要任何人愿意担当志愿者,他们都会得到免费的英语培训;他们指出坐落于奥林匹克公园的手球比赛场馆会在奥运会结束后被立即拆除,政府会在原址上修建4座学校——尽管里约人现在就迫切需要它们。


“有大约60%的预算都来自于私人企业,”里约市政奥运公司的项目主管罗贝托·安宾德尔告诉记者,“承办一届奥运会永远不应该花那么多钱。我们无意修建一些大而不实的东西。我们的目标是节约公共资金。”


然而巴西人的《101省钱宝典》也并没有他们宣传的那般简单。诚然,让私人企业来投资奥运会确实能够守住公众的钱包,但将里约奥运会的核心项目“公共-私人合作化”也会留下一系列后遗症。为了从私人企业得到资金,政府肯定会同意他们开出一些条件:比如说等到奥运一结束,房地产商马上就能得到奥运场地的土地所有权。他们会以举办奥运会为由合法地铲平当地的贫民窟和简易板房。修建奥运会高尔夫球场?没问题,但也要给我们修建高层住宅的权利。迅速在奥运村修建几座高楼,以容纳18000名奥运参赛人员?好的,但我们也准备将奥运村以伊哈普拉豪华公寓的名义提前对外出售,我们的售楼处都已经开张了。


一起被曝光的腐败案件显示,政治家们曾与房地产商相互勾结,以举办奥运会和世界杯攫取了巨额非法赃款。里约政府始终坚持要清理维拉奥托德罗莫——一块靠近奥林匹克公园的棚户区,就是政治家向房地产商献媚的最好体现。


“如果说美国是一个军事-工业的复合型国家,巴西就是一个建筑业-工业的复合型国家,”里约当地记者朱丽安娜·巴尔巴萨,《在上帝之城与魔鬼共舞:里约城市边缘纪实》的作者说道,“你看看这些房地产公司得到了什么,他们是在通过奥运会将公共财产装入了私人的钱包中。奥运越是临近,他们越会催促政府,‘赶紧吧!全世界都在看着我们呢。’他们这么做是为了让这些项目逃避正当的评估。”


伦敦的奥运村选择修建于城市的东区,距离市中心较远。至少在2012年奥运会结束之后,用于接待运动员的住房一部分变成了经济适用房。而里约以奥运会的名义实施“强拆”的做法,则会激发起城市居民的抗议和人权组织的关注。房屋短缺依然是巴西各大城市面临的棘手问题,但在全国范围内估计还会有8000个家庭因为世界杯、奥运会而被迫搬离家园。


维拉奥托德罗莫最初只是一个小渔村,由于里约在上世纪60年代在附近修建了一个F1赛车场,它也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了。而随着巴拉区的迅速繁荣,在维拉奥托德罗莫被搭建的简陋板房也就成为女佣、园丁、社区保安们的家园。后来政府还给这个地方通了水电,并安排人定期收捡垃圾。


与里约其他贫民区相比,这里也很少遭受毒品贩子们的袭扰。然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爱德华多·佩斯(现任里约市长,当时年仅23岁的他就成为负责城市西区的副市长),就曾以里约要承办1992年地球高峰会议为由,尝试过将这块区域从城市地图中铲除。出于某种原因,维拉奥托德罗莫还是逃过了一劫。而等到2007年里约举办泛美运动会时,政府曾第二次进行了拆迁的尝试。


因为领导政府拆除了维拉奥托德罗莫贫民区,里约的市长也成为大家讽刺的对象。


最终,我们看到还是奥运会的力量最大!与政府进行了长达数年的积极/消极对抗之后,绝大部分居民还是妥协了,现在的维拉奥托德罗莫几乎空无一人。几乎每10户居民里,就有9户人家答应了政府的条件——他们可以在几分钟车程远的其他地点拥有一处新住房。


人虽然都离开了,但墙上的涂鸦画却依然还在进行着无声的抵抗。虽然里约的市长从未遭受过腐败的指控,但却依然成为众矢之的。一段话写着“腐败运动会:佩斯金牌”;而在一幅漫画中,撒谎的市长变成了匹诺曹。


过不了多久,这些无声的涂鸦就将在建筑工地中消失。“我们已经成为政府交易的筹码,”二十来岁的汉密尔顿·伊西多罗·德索萨说道,他们全家目前还居住于维拉奥托德罗莫一座被拆了一半的房屋之中,他表示在这座房屋完好时,曾居住着3个家庭和8名住户。他也不知道明年自己会在哪里。“政府拆掉了所有水管,就是故意让我们在这里待不下去,”德索萨抱怨道,“现在连垃圾都没人管了。”


在纸面上,肯定也包括在明信片上,里约奥运会比赛场地的设置可谓是花样缤纷。NBC电视台应该会很喜欢。如果说伦敦奥运会的体育场馆能够展现出历史的壮观,那么里约的场馆则会给大家呈现出自然之美——场地的两侧竖立着几个巨型螺栓,上面则覆盖着绿色、蓝色和白色的彩带,这是里约奥组委是通过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汲取的灵感。除了奥林匹克公园之外,里约奥运会的大部分比赛项目都会在三个运动场群和一个因奥运而重生的港口内进行。


足球,自然是巴西人最关注的项目,它的比赛地点在马拉卡纳体育场;排球,巴西第二受欢迎的运动,则会在附近的小马拉卡纳体育场内展开争夺。位于城市西北部的德奥多罗(里约最早定居者的家园、现在的军事基地)则有另一个奥运场馆群,那里将进行射击、马术、小轮车、皮划艇激流回旋等比赛。奥运期间,这里还将竖立起一块大银幕来为没有买票的观众播放比赛实况。


历届奥运会中帆船和公开水域游泳的比赛,通常会在远离其他体育场馆的偏僻地方举行。然而在里约奥运会中,这些运动员们将在这座城市内享受到更多的喝彩,因为帆船的场地就被设在著名的瓜那巴拉湾、公开水域的游泳选手们将在科帕卡巴纳海滩上开始比赛、赛艇选手也将市中心的罗德里戈湖(抬头就能发现它正对着基督像)中卖力划桨。


镜头拍到的比赛全景,应该是蔚为壮观的,但这座城市却经受不起细节上的检验。“在里约居住,你可以时刻感受到这座城市具备的惊人潜力,但在现实中你却还要不断遭遇挫败,”已经在里约居住了2年半的美联社记者巴尔巴萨表示。


镜头拍到的比赛全景,应该是蔚为壮观的,但这座城市却经受不起细节上的检验。“在里约居住,你可以时刻感受到这座城市具备的惊人潜力,但在现实中你却还要不断遭遇挫败,”已经在里约居住了2年半的美联社记者巴尔巴萨表示,“我每天都会外出跑步,看到美景的同时却也闻到了污水的臭味。城市的潜力与失败就这样交织在一起,这令人心碎。在当初申办奥运会的时候,我们拿自己根本没有的东西作为了申办的重点,最终我们让城市分成了两半。一半是我们承诺的那种里约,一半则是我们现实居住的里约。


“没错,里约最终还是会融合为一体。奥运会很好也很有趣,但为它花的钱……他们只是草草计划了一番就开始推动它进行了。这也是整个巴西的工作方式,从门外到政府人员,无一例外。”


拿奥组委先前的承诺对照,里约的水质可以说是差得离谱。这座城市2/3居民产生的污水,都会在未经任何处理的情况下被排放到公共水域。瓜那巴拉湾现在基本上已经变成了一个粪池;这座城市每秒钟会向公共水域倒入8200公升的污水,而且每天它还要消化掉100吨的生活垃圾。当初里约因为承诺能还世界一个清新的港湾,而在申办过程中打动了许多人。但在今天,每个人都知道这些承诺全都是放屁。


虽然里约的自然景观可谓美不胜收,但当地被严重污染的水质,也肯定是拿不上台面的。摄于瓜那巴拉湾。


赛事组织者现在仍希望帆船比赛能在瓜那巴拉湾进行。他们打算用“环保船”拉网清理水面上的各种漂浮物。届时他们还要祈祷巴西的天气能在比赛时保持干燥、风向有利、让湖面的臭味少点、实时的水质希望能让人接受。里约州政府表示他们已经做了清洁水质的努力;按照他们的官方说法,里约刚刚赢得奥运资格时,当地只有12%的水被清洁过,而现在几乎达到了50%。


“这组数字啥意义都没有,因为根本没有真正的技术能进行统计,”托尔本·格雷尔,巴西帆船国家队的教练说道,如果他的女儿玛蒂娜或者他的儿子马尔科能有机会参加里约奥运会,那么他的家族三代人就都能享受到奥运的荣光了。“即便无法100%地清洁水源,我们也希望里约能够让全市各部门达成一致意见(来实现清洁水源的目的)。当初在悉尼举办奥运会时,那里的水质也不符合要求,但当地通过合作的方式还是让比赛按计划进行了。如果我们也能仿效他们,那就太值得庆幸了。”


令人遗憾的是,政府部门至今都没有拨出足够的款项来根除水污染的问题。“政治家不愿意修建污水处理厂,因为污水管都是走地下的,”安德拉达表示,“他们宁愿搭桥铺路,因为干这种事情可以让他们在上面留名。”


“在现有的时间内,我们也都无能为力了。但我们还应该经常讨论它,对它加以重视,因为那块湾就位于里约的心脏。在奥运会期间,政府应该能确保它的清洁。而我们则需要它一直保持清洁。”


6月19日,安德拉达告诉《体育画报》的记者:“我们不会拿运动员的健康问题来冒险。”然而仅仅11天后,美联社就发布了里约各大奥运场馆周围的水质调查结果。在过去的5个月时间里,在巴西当地病毒学专家的指挥下,在一个海洋生物学家和一个公共卫生官员的监督下,他们4次提取了水样。检测结果表明“在运动员将会参与竞赛的比赛水域,都存在高危级别的病毒和致病细菌。”在罗德里戈湖、瓜那巴拉湾和科帕卡巴纳海滩,病毒专家费尔南多·斯派基检出有三种类型的腺病毒,这些病毒基本都来自于粪便。如果被这种病毒传染,则会引发腹泻、呕吐和呼吸道感染。


针对美联社的调查结果,巴西政府并没有做出回应,只是里约州的环保部长安德烈·科雷亚在三个月前曾提到过水质的问题。随着这份调查报道的出炉,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重新呼吁帆船项目应该转移场地,来到远离(瓜纳巴拉湾的)格劳利亚码头的海域里进行。今年4月还有报道指出,在罗德里戈湖里出现了大面积的死鱼,当地官员则强调这是由于先前的暴雨改变了湖水温度而形成的一个自然现象。


去年的巴西世界杯曾暴露出一些问题,安德拉达则表示里约奥组委则会从中汲取教训,“如果你有任何想法,你就应该去做。否认你就只能在那里胡诌八扯。我们说过要为这座城市留下奥运遗产。在里约,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有没有重新修建码头?是不是让地铁通向了巴拉?我们有没有清理湾区?


截止到目前,答案是:确实做了。但或许,没有啥作用,我的巴西朋友。


Xa COMIGO 是一句里约当地的常用语,最初的意思大致是“交给我吧”。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句话的字面含义已经逐渐褪去,它现在基本用来表示友好、团结。然而对于里约当地人而言,在此后一年时间里,他们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当初的奥运计划,究竟有哪些是虚张声势的噱头,哪些是可信的承诺。这样等到里约真正欢迎全世界光临的那一天,他们才可以避免尴尬,保持谨慎的骄傲。“我这辈子都在盖房子,”埃迪诺·马托·格罗斯·德席尔瓦,一名正在参与奥林匹克公园修建的建筑工人告诉记者,“但这次很特别,因为全世界都会看到。”


安宾德尔,奥运村的项目主管,还在反复地念叨一句话:“奥运会应该服务城市,而不是反过来。”几周前他曾视察了翻新的港口——毛阿广场,这里也就是桑巴的发源地。奥运会申办之前,它曾是一片废弃之地,但现在则出现了花园、自行车道和一系列文化景点(包括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参与设计的明日博物馆)。“你可以亲眼看到里约的改变,”安宾德尔告诉记者,“你都不用等到2016年,改变就发生在现在。”


毛里西奥·克鲁斯·洛佩斯,奥运村的总经理,指着一个高速电梯骄傲地说道:“奥组委的人要求电梯能够确保30分钟内,疏散大楼中的所有人。”因此奥运村的电梯速度要比巴西居民常用的电梯快70%。


里约2016奥组委的办公室内,每一个职员的小隔间里,都会插着大小尺寸不同的巴西国旗。那是去年世界杯时剩下的,尽管东道主在世界杯半决赛中曾以1-7输给了德国,但它们依然还在屋内飘扬,用来提醒这里的每个人“他们正肩负着国家的使命”。


“我希望巴西能够赢得奖牌,但我也希望生活能够顺利,”阿曼达·多斯桑托斯·佩雷拉,一个在校大学生,同时也是卫生设施及废物收集部门的志愿者,她说道,“交通状况正变得越来越好,这座城市也是如此。我希望我们向全世界展现出一个不一样的巴西,我们依旧友好热情,但也能办好大事。”巴西在奥运会上从未取得过男足金牌,他们现在急需一块足球金牌用于补偿去年夏天造成的损失。“我觉得巴西需要这块金牌,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佩雷拉继续说道,“教育、健康、运输——这些才是奥运会的意义所在。留给我们的遗产。”


前往她的办公室,或者去她就读的里约联邦大学,佩雷拉每天都把2个半小时的时间花费在交通上。其实除了墨西哥城和伊斯坦布尔,这里是全球交通状况倒数第三差的大都市。她希望随着交通系统的升级,浪费在路上的时间能够被砍掉一半。一条直路——不走弯路、别总是停停走走,别总是跳桑巴多来点实在的东西,这就能成为2016里约奥运会留给巴西人的遗产。


本文转载自体育画报,原标题:里约奥运?不省心!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