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车手如何从赞助商手中赚钱?

于许多车手来说,赞助以及代言的关系可能不仅仅局限于现役车队的那些赞助关系。很多成功的车手都会选择自己额外的赞助/代言品牌,如此可以尽可能挖掘自己的吸金能力。

2015-11-12 16:20 来源:骑乐网 0 92916


禹唐体育注:

作为骑行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当车手与职业车队签约时,他们不仅仅是骑车赚钱的车手,同时也将成为车队赞助商们的形象大使,并且其赞助以及代言的关系可能不仅仅局限于与车队有合作关系的品牌。许多成功的车手都有个人赞助和代言品牌,挖掘自身的商业价值、从赞助商手中赚钱,便成为车手们获取收入的一种重要途径。


当车手与职业车队签约时,合约代表着车手们不仅仅是骑车赚钱的车手——同时合约也代表着车手们成为了车队赞助商们的形象大使。从车队的冠名赞助商到补给品供应商,从车队的队车品牌到车队的枕头品牌——车手们可不仅仅是一支车队的形象大使。


但是对于许多车手来说,赞助以及代言的关系可能不仅仅局限于现役车队的那些赞助关系。很多成功的车手都会选择自己额外的赞助/代言品牌,如此可以尽可能挖掘自己的吸金能力。


我们已经见过太多有个人锁鞋赞助商的车手了,有特定风镜或者太阳镜赞助商的车手也不少。还有一些车手的个人代言活动已经不局限于自行车领域了,比如说西蒙·格兰斯与墨尔本沃尔沃代理商的合作,以及彼德·萨甘代言的斯洛伐克“太阳根(Sun-root)”有机食品公司,雪铁龙,还有斯洛伐克电信。



由于个人职业生涯所达到的高度,当年兰斯·阿姆斯特朗就签下了一大票个人代言品牌,比如说耐克,崔克,Anheuser-Busch酿酒集团,Honey Stinger营养品公司,等等。这一大批代言为阿姆斯特朗的2005赛季带来了1750万美元的收入,之后阿姆斯特朗就宣布了退役(后来又复出了)。



在禁药事件东窗事发之后,阿姆斯特朗瞬间流失了绝大部分的代言品牌——他本人将事发的那一天称为“7500万美元之日”。总的来说,据估计阿姆斯特朗的禁药事件导致了他在可预见的未来直接损失了2000万美元。


THE TURBINE案例


当然,阿姆斯特朗有自己独特的卖点来吸引个人赞助商与代言活动。不过当今车坛的车手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赚外快其实也并不难。


The Turbine其实就是通气鼻贴,至少产品的开发者是这么认为的,这玩意能提升鼻子吸气时气流量的38%。在过去几年中,The Turbine通过大量职业车手的个人使用与曝光在车坛吸引了足够的关注。不过据CyclingTips了解,一支澳大利亚世巡赛车队如果在比赛中使用The Turbine并且将这款产品在社交媒体中曝光的话,轻轻松松就能赚上5000-10000美元。


另一位澳大利亚车手,也就是杰克·博布里奇,他在今年年初的墨尔本挑战一小时世界纪录时也使用了The Turbine,这令旁观者与粉丝们感到有些不解。不过据CyclingTips了解,博布里奇挑战纪录之后就拿到了10000美元现金的“外快”,并且还有Rhinomed的股份,也就是The Turbine背后的母公司。据说博布里奇若能成功打破记录的话还会拿到额外的奖励,不过他并没能挑战成功。


不过要说The Turbine至今最大的一次行动,还要数2014年环西班牙第一赛段和2015赛季的环法前几个赛段,他们成功让弗鲁姆戴上了The Turbine,并且弗鲁姆还赢得了环法。


虽然上述这些“代言”的具体细节还不清楚,不过据CyclingTips了解,今年环法中The Turbine想让弗鲁姆在后半部分的比赛中也戴上自家产品,并且合同数额达到了六位数,但是事情并没有顺着The Turbine的意愿发展。



弗鲁姆2015环法期间的推特大意:

环法首战计时赛,我和我的The Turbine最后一次查看赛道


#TDF2015 #GrandDepart TT start time 17:14 CET Time for a final route recon with @theturbinecom (Pic: @skyorla) pic.twitter.com/Cql6swHWn7

— Chris Froome (@chrisfroome) July 4, 2015


传播才是硬道理


当今的赞助活动有一条非常重要,那就是车手们一定要在社交媒体上展示自己赞助商的产品。如果车手有幸戴着赞助商的产品登上了网站媒体或者是骑行杂志的版面,那一般都能拿到赞助商的额外奖励。据CyclingTips了解,每在网站、杂志上露脸,赞助商的奖励可能会高达每张照片10000美元,具体数额要看出版范围以及具体环境。


对于赞助商来说,如果自己的产品在媒体上引起了讨论才是最好的传播方式。


当博布里奇挑战一小时记录时,Fairfax Media对于The Turbine的出现发布了长篇但非负面的文章,解答了大家“博布里奇鼻子上是什么鬼?”这样的疑问。Cycling Weekly在今年环法中也写了一篇类似的文章,同样回答了大家“弗鲁姆鼻子上为什么带耳环?”这样的问题。


上述这种软文的传播效果对于The Turbine来说非常好,比任何花钱拉横幅或者长篇软文的效果都要好。因为上述两篇文章的存在就是在向读者传递“这个产品值得解读”这样的信息,要比单纯的软文效果好得多。


赞助商也会“撞车”


考虑到很多车手都有自己的个人赞助商,所以在签下新的职业车队合约的时候都要费心考虑个人赞助与车队赞助撞车的问题。


Jamie Barlow是Trinity体育管理公司的车手经纪人,尼古拉斯·罗奇就是他的客户之一。Barlow告诉CyclingTips,处理车手的个人赞助合同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因为车队的赞助合同通常会大大限制车手在个人赞助品牌上捞钱的潜力。


“罗奇上个赛季曾是京科夫-盛宝银行车队的车手,所以若要在上个赛季为他拉到冰岛或者爱尔兰银行业的赞助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Barlow解释说。“这就是我所说的限制。”


有些时候,车手的个人赞助商之间看起来似乎有些“撞车”,不过实际上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比如说Bora-Argon 18车队的冲刺手萨姆·本内特,他同时也是爱尔兰健康食品品牌Chia Bia的代言人。


“Chia Bia这家公司很有意思,因为它正巧避开了所有Powerbar,SIS等等车队赞助商的产品,从而不被车队赞助商视为竞争对手,”Barlow说。


当大部分车手都绞尽脑汁平衡个人赞助商与车队赞助商之间的关系时,有些车手却足够大牌,他们甚至可以将个人赞助商与自己“绑定”,不管自己转会到哪一支车队都不会影响自己与个人赞助商之间的关系。


由于有些车手对于赞助商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个人赞助商甚至会支付相对于车手年薪来说都不算少的一笔钱。这种情况就发生在2011赛季,也就是康塔多转会之前的盛宝-京科夫车队时。


在2011赛季之前的一个赛季,康塔多就是闪电的赞助车手。由于闪电与康塔多之间的合作关系实在是太过于紧密,所以闪电同意每年支付给康塔多一大笔钱。据报道,这笔钱可能高达200万欧元——别忘了这是除了年薪之外的“外快”。


自行车运动:赞助商面前的“小透明”


近年来越来越鲜见可以吸引财大气粗赞助商的车手了。不过放眼其它运动项目,顶级大牌运动明星的赞助合同基本都是上亿美元级别的。


去年,美国篮球巨星凯文·杜兰特据报道与运动品牌Under Armour签下了长达十年的赞助合同,价值估计在两亿六千五百万至两亿八千五百万美元之间。爱尔兰高尔夫运动员罗里·麦克罗伊与耐克签了五年的赞助合同,价值也达到了一亿美元。网球明星罗杰·费德勒据报道是赞助代言活动中最赚钱的体育明星,这需要感谢他背后像耐克,瑞士信贷银行,梅赛德斯-奔驰,以及劳力士这样的大牌赞助商。


那为什么自行车运动员就不能赚大钱呢?首先,自行车运动与其它运动相比本来就不能吸引足够的赞助商提供资金支持。然后,车队赞助商与个人赞助商之间常常会发生“撞车”的情况。


“如果你的目光停在了高尔夫球手或者是F1车手的身上,那这些运动员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上印有赞助商Logo的帽子,”Jamie Barlow说。“在自行车运动中做不到这一点。比赛中都需要戴上队版头盔,穿上队版骑行服,还有队版的T恤。这样的设定无法为赞助商带来太多的曝光度。”


“比如说高尔夫球手谢恩·劳里当年可以穿着爱尔兰银行的T恤带着爱尔兰银行的帽子比赛,但是同为爱尔兰人的车手尼古拉斯·罗奇在比赛中就不可能这么做。”


本文转载骑乐网,文章原标题:职业车手如何从赞助商手中赚钱?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