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滑制造地:在两种极致的经营模式间摇摆

未来的轮滑市场会怎样?永康制造在寻找不同的出路。俊苒希望进一步开拓外商市场,目前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所占比例差不多,他们希望在体博会上寻求更多直接和外商洽谈的机会。

2015-10-26 08:35 来源:世界体育用品博览 文/罗依琳 0 70653


禹唐体育注:

未来的轮滑市场会怎样?永康制造在寻找不同的出路。俊苒希望进一步开拓外商市场,目前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所占比例差不多,他们希望在体博会上寻求更多直接和外商洽谈的机会。高鑫坚持品质路线,对于产品的研发其或许已经到了一丝不苟的程度,如何宣传自己的品牌,是接下来要进一步考虑的事情。


浙江省永康市是我国轮滑产业集群地带之一,除了广州地区的蒙特莱、麦斯卡,宁波的金峰,据粗略估算,永康地区轮滑鞋成品企业在两三百家左右,零配件企业在三四百家左右,对轮滑产业的产值贡献可能在30%左右。这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集群,不出永康,就可以配齐轮滑鞋组装的所有零部件,完成整鞋的生产。体博会轮滑展区走访第一站就选在了浙江宁波,正是看中这里的产业集群。


和羽拍行业不同,轮滑行业不算劳动力十分密集的产业,生产工艺发展到现在,轮滑鞋的制造流程已经十分清楚,从鞋面组装到滑轮制作,如果只是简单的制造“能够滑动的鞋子”,夫妻二人简单购入一些零配件就能够以家庭手工作坊形式开工。


这或许就是10年前,也就是2005年左右永康地区轮滑企业大面积兴起的原因之一。2005年正是轮滑行业刚刚兴起的阶段,市场欣欣向荣,产品供不应求,看到轮滑生意好做的永康人纷纷进入这个行业。


俊苒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进入轮滑产业。俊苒副总童俊巧告诉记者,俊苒的起家,就是从家庭手工作坊开始。最开始是做头盔,后来因为头盔利润太低只有几毛钱而转入轮滑制造。


10年之后,情况已经发生根本性改变。从原来的产能不足到现在的产能过剩,30%的销量下滑,这是记者走访多家永康轮滑企业后,各家企业得出的一个相对一致的估计数据。近两年永康轮滑产业环境不太好,很多有一定规模的企业都纷纷倒闭。产业的衰退和兴起一样来得突然。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过去一两年,有几十家永康轮滑企业倒掉。有些企业的死亡,仅仅因为一张订单出现问题,出货环节发生问题,使得供应商和订货商双方同时给与压力,使得资金链快速断裂。


俊苒同样面临内销缩水的困境。童俊巧估算过,原来内销从年初开始一直到9、10月份,只有11月、12月是淡季,到了年底又开始繁忙。但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内外销之间的差距缩小,每年所占时间差不多各占一半。目前俊苒有两条流水线,日产量4000双左右。订单缩水的让恶性价格竞争开始悄然出现,同行之间由于产品差异性不大,为了争夺市场开始出现不正常低价。


“其实我们也很困惑,现在很多企业都是跟着流行风尚走,流行独轮车就生产独轮车,流行平衡车就生产平衡车,由于新的玩具增多,轮滑鞋不再那么受小孩欢迎可能是市场下滑的原因之一吧。”童俊巧这样描述俊苒所面临的困境。


而在轮滑展区负责人李峥看来,永康地区轮滑产品同质化是导致永康地区虽然存在产业集群,却没有产生集群效应的原因。“永康地区的轮滑鞋生产很大的问题就是产品的单一性和模仿性,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产品设计没有迎合现在的潮流趋势,营销方面又满足于既有渠道销路,有时还会产生内部价格竞争。


”永康轮滑产业,存在产业集群,但却是简单的集合,而不是有机的结合,尚未形成抱团发展的趋势。李峥无不忧心,“这样的结果就是做什么一哄而上,一倒倒下一片。”


同样在永康,还有另外一家轮滑企业高鑫,走进高鑫的厂房,记者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景象。


“这里台资味道很浓。”国家体育总局器材装备中心会展部副主任温嘉说,“我一进来就觉得这里和台湾企业的管理方式很相似,不是因为机械化程度有多高,而是因为管理的精细化和人性化程度很高,让人感觉整个厂区是井然有序的。”事实证明,高鑫的流水线的确在台湾的设计总监和生产总监的管理之下。


一个细节可以看出高鑫工厂的管理方式有其独到之处。在一条鞋面组装的流水线上,一位年轻的男工人把自己的手机插在流水线旁的影响上,整个厂房都大声响起欢快的音乐,这位男工人负责流水线上的拼接环节,他的动作仿佛也随着音乐节奏在律动。工人们沉默、高效、但并不死板。


高鑫董事长周关平说,“虽然这两年经济呈下行趋势,但是看到2016年体博会将轮滑展区从5号馆调换至地理位置更加优越的7号馆,我们对轮滑产业更有信心了。”


在轮滑鞋整体销量下滑的大趋势中,高鑫为什么还能保有信心?


据高鑫设计总监介绍,高鑫近年来在产品研发和测试上投入了大量精力,设置了专门的产品质量监测实验室,对于皮革和布面的耐磨性、韧性、抗腐蚀性,滑轮的速度、承重能力、刹车能力等都进行专门的检测,确保一款新鞋在设计研发阶段能够先确立相关标准,确保产品的质量和性能。


高鑫完全转向轮滑鞋的生产,是从2011年开始。周关平说,我们那时决定下来把公司的零碎产品全部砍掉,就做轮滑鞋,是由于两个契机。一是轮滑进入了当年的广州亚运会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之一,二是国家提出了进入学校体育课的概念。把轮滑鞋作为企业的主打产品,则是看中了未来休闲体育的发展前景。


和很多已经在行业内生存了10年的企业不同,高鑫是这个领域的后来者。但或许正因为没有原始积累阶段的艰辛,而是由其他领域进入轮滑行业,面对行业寒流,高鑫在价格战中有自己的底气。


在周关平看来,暂时的下行调整是为了以后走得更健康打下基础。轮滑的潜在市场是很大的,容量或许再增加几百个工厂都不成问题,主要是看这些工厂如何参与市场游戏。


周关平认为必须让企业在规范良性中竞争,竞争实际上就是择优的过程,优秀的运动员在赛场,优秀的企业和产品在市场。市场的低谷期可以净化市场,剔除低端产品侵占的市场份额,消除低价竞争对市场产生的负面影响。


在记者的走访观察中,永康有着其独特的商业氛围。一方面,这里的工厂配套设施全面——不出永康,就可以完成轮滑鞋组装生产的左右零部件,产业集群十分完备;另一方面,永康的多家轮滑企业之间又存在着微妙的关系,相互之间既是共同发展的商业伙伴,又可能转化为相互竞争的商业对手。是敌是友,有时候完全取决于市场环境的好坏。


未来的轮滑市场会怎样?永康制造在寻找不同的出路。俊苒希望进一步开拓外商市场,目前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所占比例差不多,他们希望在体博会上寻求更多直接和外商洽谈的机会。高鑫坚持品质路线,对于产品的研发其或许已经到了一丝不苟的程度,如何宣传自己的品牌,是接下来要进一步考虑的事情。


他们所想的,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极致的商业目标和模式。“实际上,我们轮滑企业内部都有交流,每个人对市场的理解都不同。我们都在探讨,怎么在抱团发展的同时,大家走出自己的个性化发展路线。”周关平说。


本文转载自世界体育用品博览,原标题:永康制造:在两种极致的经营模式间摇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