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 | 足球是一项改造国民性的运动

这一轮的体育经济胎动,以足球最为热烈最为吸引眼球。然而,这并不是中国足球的第一次职业化探索。20年前几乎与中国经济的市场化改革同步的足球改革,基本以失败告终。那么这一次能否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

2015-10-25 17:00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口述/颜强、文/房煜 0 55121


禹唐体育注:

在独生子女社会,在人跟人交流能力已被移动互联网割裂的时代,足球应该是中国一种美丽的生活方式。它是一项改造国民性的运动。


这一轮的体育经济胎动,以足球最为热烈最为吸引眼球。然而,这并不是中国足球的第一次职业化探索。20年前几乎与中国经济的市场化改革同步的足球改革,基本以失败告终。在几年前的足球反腐中,一大批官员、著名球员、裁判员锒铛入狱,即是证明。那么这一次重新启动的足球改革,能否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


颜强曾经担任《体坛周报》副社长,后出任网易门户副总编辑,最近辞职创业。他也是国内深入了解英国足球产业的媒体人,并撰写了大量相关比较研究的文章。颜强这些年在圈内感同身受的一些思考,或许对于我们解答中国足球之谜不无裨益。


这一年来足球领域创业很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过去两年由二级市场到一级市场投资的活跃,这种活跃程度其实也是中国30多年高速经济发展带来的必然结果,社会结构特别是在物质财富这方面是藏富于民的。


另一方面,可能更重要的是,投资环境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并不是那么的开放和便利,这几年有了一些变化,特别是在互联网作为一个工具、移动互联网作为一个工具出现以后,让这些创业链,特别是在产品的生产、传播和推广的过程当中,它的便利化程度有了很大的技术化提升。


这样的话,大家觉得创业也许会效率比以前更高。而如果跟其它产业相比的话,体育或者说足球是一个被开发、被打破、被颠覆程度最差的领域。


因为足球本身运动项目的管理、运营,最为复杂。11人参与的运动肯定比5人、3人参与的运动要更复杂。但是,另外一方面足球这项运动可爱之处是,它本身就是一项最简单的运动,它的简单是人和规则的可参与性,你两个人、一个人都可以踢球。


但是真正要让它成为一项产业,而且具备跟国际接轨的发展潜力,那你势必要将它规范化,在这个规范化过程当中我发现足球运动的发展,它所占据的社会资源,对于整个产业链的上下的要求,是最为繁杂。


所以,有人会说,足球是一个社会现代化的标尺,这种表述原来我觉得挺有道理,后来想想其实也未必尽然,有些社会它的整体现代化发展程度并不高,但是足球水平很高,尤其巴西、阿根廷,所以,我觉得倒未必完全能够这么定性,如果这么定性的话,不发达的国家,就没得救了,这个有些过于武断。


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足球对社会的功效,不仅仅是给人提供了闲暇休闲的游戏方式,或者说它能够增强你民族自豪感,能够让你国家贴上一个运动化标签。其实更重要的一条,是对中国这么一个不具备运动精神体育文化传承的社会,去改造国民性。


足球运动在诸多运动项目当中,是特别具备改造国民性潜力的一种运动。尤其现在是独生子女的社会,人跟人交流能力已经被移动互联网割裂得越来越大,但是足球是独特的一种运动理念。


中国足球的这次改革,它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举办一次世界杯、进一次世界杯,最终夺取世界杯冠军。我觉得其实不应该称之为目标,我觉得成绩跟目标还是有差别的。目标应该是足球能够成为一种健康的运动化生活方式,这又回到这个问题的原点,很多人都在说足球是什么,其实贝利当年在美国做了一个最好的回答,他说足球就是一项美丽的运动。


我觉得这句话其实说得非常到位、非常贴切,足球确实是这样,尤其对中国人的理解,你把它上升到一个美学的高度。这句话里面就包含了对足球的一切。


我觉得在中国发展足球,其实目的是通过大家参与一项最美丽的运动来获取一种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因为现在中国面对的现实状况是,中国的经济要再如何腾飞,社会要取得多么大的发展,不是仅仅抓一二三产业的这种发展,或者说再进行如何深度的结构改革,未来的发展和民族的潜力是在于每个人的基本素质的提升。这其实说的是一个准教育化、一个泛教育化的话题,足球我恰恰觉得是具备这样教化人心功能的、非常伟大的一项运动。


足球绝对不仅仅是商业,我觉得这是最要紧的一个概念,就是足球其实是一个社会公共事务,所以它应该是在很大层面上non-profit,应该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会公共机构。


我举个例子,就是在职业足球里面都有很多这种现象的存在,比如说你去到很多拉丁社会,拉丁社会它是有很强的社会主义色彩,就像西班牙、法国包括拉美的巴西、阿根廷,你怎么界定这些国家,他们的足球俱乐部属于整个职业足球框架当中的皇冠上的钻石,但是80%的拉丁俱乐部是社会公共机构,而没有被注册为公众公司。皇马和巴萨包括巴西的弗卢米嫩塞,包括阿根廷的河床,这些俱乐部都是会员制的membership,所以它没有shareholder(股东),它只有stakeholder(利益相关者)。但是在英国,俱乐部要注册成为有限责任公司,然后你的这个会员可以规避掉作为自然人所要面对的法律责任。这是和各自社会类型相契合的。


从联赛和国家队的关系说,联赛跟国家队的成功从来就不同步,几乎没有同步过。现在这几年出现过的一个诡异的例外,西班牙基本上保持了同步,西班牙同步的原因其实在于,它在国家队里面最大的挑战是,皇马和巴萨的矛盾,前后几任资深的教练逐渐让这个矛盾得到了缓和。


联赛成功国家队不见得成功,但是,联赛不成功国家队就绝对没戏。而且联赛不成功的话,你整个国家的足球场景发展会受制约,你的青少年参与程度会受到影响,意大利是个很明显的例子。


对于恒大现象,我认为正面的作用肯定要多于负面。首先恒大的出现是在中国足球最低潮的时候,它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振作士气,因为它2013年夺亚冠,包括当时选择里皮成为教练,这在中国足球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世界杯冠军教练出任中国俱乐部教练。


所以,我觉得整体上来讲,它的利确实非常之大,而且它改变了整个社会对于足球投入规模的概念。但是不利的就在于它做一个率先垂范作用,大家总会提出更多的要求,充满了更多的期望,希望它能给中国带来一些更多持续健康的东西,但是恒大在这方面既开放又保守。开放的地方在于它的管理和工作效率这方面,达到了中国足球从未有过的历史高度,另外一方面,由于自我保护,它也是非常保守的,它的自我保护就体现在大量地购买国脚,以囤积人才来起到维持自己的统治。


本文转载自中国企业家,原标题——体育文化:足球是一项改造国民性运动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