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球赛事数量世界第一,然而质量仍有待提高

这一个月来,中国网球迷过足了瘾。从南到北,8站赛事贯穿国内。中网决赛小德对纳达尔;莎拉波娃放弃美网,却来了武汉;费德勒提前4天上海候场。

2015-10-22 08:35 来源:人民网 文/褚鹏 0 37141


禹唐体育注:

这一个月来,中国网球迷过足了瘾。从南到北,8站赛事贯穿国内。中网决赛小德对纳达尔;莎拉波娃放弃美网,却来了武汉;费德勒提前4天上海候场。赛事组织者们幸福了——深圳、武汉火爆;中网赞助商首次满额,收入1.6亿;上海大师赛工作日卖出了满座。

 

然而,幸福之中也有烦恼,赛事多了,球星“不够用”了;李娜退役了,还有俩赛事抢;费德勒输了,黄牛不干了;一不留神中国网球赛数目超了美网赛季,但从赛场文化到网球文化,需要积淀的还很多。

 

办赛数量冲到世界第一

 

从深圳、中网到上海,这是ATP的扩张线;从广州、武汉、北京、天津、香港,最后到珠海总决赛,这是WTA的范围。加上明年升级的WTA南昌站,中国在办赛数量和密度上达到世界第一。

 

前网管中心主任孙晋芳在协助珠海申办年终小总决赛时,就计划完成一个中国赛季布局。这一计划在WTA的配合下进展神速。前主席斯黛西·阿拉斯特女士在位时一直以亚太地区为战略重点。“随着中网连续不断地提升和成功,以及2014年WTA年终总决赛首次落户新加坡,WTA的亚洲发展战略已全面实行。”

 

动辄投资过亿的赛事成功落户,背后的支持力量当然不是网球迷。WTA亚太区副总裁陈述表示:“中国拥有政府支持和市场需求这两大要素,当然也会有越来越多巡回赛事进入。”自从2009年签约第一个中国品牌,WTA就加速了对中国市场的开发和扩张,如今已到了收获的季节。


中国赛季地位高了


10年前无论是广州赛、中网还是上海赛,不时会因为距离美网太近,遭遇顶级选手的忽视。如今中国赛季的数量摆在这里,赛季末年终总决赛的诱惑摆在这里,不由得球员们不努力。


中网是新加坡年终总决赛前的最后一个高积分赛事,在小威和莎娃相继因为伤病和心病退出竞争后,千万美元奖金池就此向球员敞开。只要在北京走得够远,都可以通往新加坡。“这一年我打得比赛真够多了。我真的累了,但我用新加坡激励自己。”本西奇接受采访时说。


费德勒则表达了对上海大师赛的诚意。人还在迪拜训练基地,他就联系上海,希望给他快递两箱球,他要提前练一练。“因为不同的比赛,用的球是不一样的,他提前试用,也是希望到时有个好状态。”最后组委会提前10天将球快递到迪拜,费德勒提前4天来到上海训练。


中网组委会负责人张军慧认为,中国市场之大、球迷之多,是激励球员到亚洲比赛的重要动因。“前两年有人唱衰我们的亚洲赛季,实际上不是这样,这两年我们办赛的感觉是,顶级球员越来越重视亚洲和中国的赛事了。”


黄金时段成稀缺资源


不算珠海总决赛,中国赛季所在这三周,不但天气条件最好,还赶上十一黄金周。时段就此成了稀缺资源。本来是抱团取暖的中国赛季,在时段、球星、赞助商,甚至球迷资源上开始博弈。


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和上海的赛事组织方,他们都认为,这是中国赛季初创期一定会遇到的问题。未来球星、赛制设计也确实需要进一步平衡。“从时间上来说,9月、10月以及南方的11月是天气最好的季节,这期间还包括了国庆长假,这是非常适合举办网球比赛的时间。”张军慧说。


赛事多了,好时段就得共享了。今年10月3日正式开赛的中网,票房受到了一定影响。而ATP深圳公开赛首次拥有了四天国庆黄金周的赛期,作为ATP中国赛季的首站,深圳站不但分流了包括伯蒂奇、西里奇等球星,还有从前只能北上看球的华南球迷,而同样享受到黄金周福利的还有武汉站。


作为中网的上游,深圳和武汉站“截和”的副作用是,有些球星的身体不堪重负。伯蒂奇在中网一轮退赛;莎娃、阿扎伦卡、大威和哈勒普相继在武汉站受伤后,在中网没有建树。“其他有历史的赛季,比如美网赛季,就会有意规避这样的不健康竞争,他们会搞一个统筹,把球星、时段分配好。中国赛季目前还没人做这个事情。”上海赛负责人姜澜说。


中国赛季未来不能只靠球星


运营12年的中网,正在寻找属于北京的球迷和网球文化。除了续签德约科维奇,还提出度假地的概念,把网球的吸引力投送到更广义范围的人群中。“我们希望吸引更多的家庭喜欢上网球,所以我们给孩子准备了场所,给家庭准备了一起欢聚的节目。”中网负责人吴佩华说。


上海站面临的则是当家球星费德勒老去后的票房问题。作为全世界人气最旺的球星,费德勒和上海的良好关系,让大师赛很少担忧票房问题。“这次费德勒是自己要提前来的。他喜欢这座城市,到了以后主动提出来,需要配合做什么活动。去年夺冠和我们工作人员一起照相,又去了新闻发布厅和所有记者照了合影。”姜澜说。


上海和费德勒有了感情,当然希望费天王再拿一站冠军。“结果他第一轮出局,他还没怎么样,我们团队里压力大了,伤感啊、担心球市啊。有说法是大师赛还没有开始就结束啦。”姜澜说。


好在费德勒只是四巨头中唯一发挥失常的,最终的上座率基本正常。“比如有一天工作日,票卖了1.2万张,进场9000人。一部分是在外场看球,还一部分就是赞助商的票,他送了人但人不来,坐不满我们也没有办法。这也说明票还是不够吸引人,要是大满贯,那票总归是有人要的。”


从近年的网球市场看,无论绑定费德勒,还是绑定小德,对赛事运营方都不是长远之计。姜澜表示,其实,今年赛事组委会已经开始淡化费德勒出赛,转而挖掘赛事的其他亮点。


姜澜认为,上海大师赛的观赛人群还集中在中青年阶层,而四大满贯则覆盖了全年龄段,“(大满贯)第一周我们经常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进场观赛,第二周开始,越来越多年轻人入场;白天是老人场,晚上则是以下班的精英群体为主,票房自然不成问题。”


张军慧则认为,中国赛季运营方,需要和WTA以及ATP赛事管理方,共同商谈更合理的赛季架构,给球员更多动力,让全年赛事质量趋于平衡。

 

本文转载自人民网,原标题:中国网球季未来不能只靠球星黄金时段资源稀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