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巴赫式提问,福州青运该如何回答?

2015年10月19日,第一届全国青年锦标赛将在福州举行。无论是开幕式,还是比赛规程设计,比赛都不乏亮点。对照1年前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给中国的提问,我们践行得如何?

2015-10-21 08:35 来源:中视体育 文/杨柳 0 49963


禹唐体育注:

2015年10月19日,第一届全国青年锦标赛将在福州举行。无论是开幕式,还是比赛规程设计,比赛都不乏亮点。对照1年前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给中国的提问,我们践行得如何?中视体育特邀专家杨柳给出了自己的解读。


在公共场合,抛开流程的率性举动,以及对主人进行直言不讳的评点(哪怕是出于善意),都是被视为不礼貌的行为。但在去年南京青奥会的几次露面,萌大叔、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就挑战了这一规则——在被南京体育学院授予“名誉教授”的仪式上,巴赫说道,“在很多国家,体育在教育体系中应该扮演的角色没有受到重视,体育的作用被很多教师和家长所低估,其中就包括中国,甚至可以说,这种状况在中国更为严重。”


按说,巴赫此举不至于“后果严重”,至少会让自己置身于尴尬的境地。但在坊间,人们对这位前击剑选手充满了溢美之词。尤其是他关于体育回归教育的诊断,被认为迄今为止最生动的课件。时至今日,巴赫那震耳反馈的提问已经过去一年了,中国人到底如何破解这一课题?在中国举行的第一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又能给出怎么样的迹象?


办赛理念:从刻意铺陈逐步走向务实


“中国体育长期以来对体育认识不深刻,突出表现是体育和教育脱节的症结。”新华社体育部主任许基仁分析。作为中国当代最杰出的体育记者之一,许基仁曾带队采访过不少国际组织官员,但和告别或礼貌恭维,或以小细节来彰显亲近的政客式举动相比,只有看似不合时宜的巴赫,和他的一些思考合拍,“他对中国体育的思考都很深入。”许基仁说。


自从许海峰射下奥运第一金开始,在国际大赛上争取金牌便成为中国体育的当然选择,而那种追求宏达铺陈,一切以金牌为基准的办赛理念,也成为各级地方政府的主导思想和必然选择。


2014年南京青奥会,尽管预算据说不及北京奥运会的十分之一(18亿元),且在运行过程中不乏亮点:充满创意的主题曲吉祥物征集及网上火炬传递,轮滑攀岩等项目登陆体育实验室,年轻人为主体,场馆布局注重赛后反哺市民等等,被认为是开一时之风气的壮举。


但在开幕式上,和首届新加坡青奥会几千孩子滑完旱冰就开幕不同,号称节俭办赛事的本届组委会依旧追求场面的高大上;场馆设计,依旧有不够人性化的环节。在大雨中,表演和观赛的人群需要长时间漫步,以抵达各个在安保簇拥下的地点。而为了确保场面不出现混乱,组委会有意屏蔽甚至忽略了场地中冒雨坚持舞蹈、欢呼的孩子们,这些都成为公众吐槽的集中点。


不过在一年之后的福州全国青运会上,这种改变更是进行得比较彻底——青运会火炬在跨省和地市间的传递只在网络上进行,既环保低碳,又节约了资金和人力成本。在各种文体展示和开幕式活动中,不请明星“大腕”,而是让青年人唱主角,演员大多是在榕高校学生。


体育场馆、运动员村等投入的大头,遵循“能改不建、能修不换、能借不租、能租不买”的原则,挖掘闲置资源、立足现有资源、统筹城市资源。未交付的商品房,用作赛时运动员、教练员等临时性的驻地。


福州执委会的办公场所,几个人合用一张办公桌,纸张用完正面用反面;压缩场馆安保封闭期;交通、餐饮等服务与运动员村开村时间紧密衔接以避免空转耗费;简化礼仪接待……细微之处,凸显的是节俭办会的理念。


但这一理念,在18日的青运会开幕式得到了网友的点赞。不请大腕儿,青年运动员成为开幕式主角,体现了赛事以人为本的理念。而且,这次比赛并不乏亮点和创意——充满特色的山地自行车表演、绳操、花式足球等展现了青年人的青春风采,而800名萌娃带来的足球表演动感、美感十足。


比赛:从金牌至上到不设奖牌,注重文化

   

当然,青运会开幕式只是一个窗口,中国体育界能否真正践行这一理念,还必须从19日开始的9天时间里得到检验。


“其实,无论体育还是奥林匹克运动,都不仅仅是一种竞技工具,而应该是一种人生哲学、生活方式、健身手段、社交平台、快乐载体。”许基仁表示。南京青奥会时,除了巴赫的自拍,最能体现这个内涵的莫过于”青奥之家“。在家里,每个摊位都承载着奥委会极为看重的教化功能。运动员流连于此,不仅可以学到知识,得到积分,还能淘到各种礼物。


在中国,体育是严肃、崇高的代名词。对体育认识的偏差而推行的体育模式,虽然也曾帮助代表团登上了奥运会金牌总数第一的宝座,但运动员心理素质差、文化基础低、就业难等诸多问题日益凸显。


从搓澡工邹春兰到乞讨的张尚武、摆摊的艾冬梅,中国退役运动员的就业难问题已经成为中国体育的痼疾和无法承受之重。杨扬麾下的冠军基金,这些致力于退役运动员的培训和就业渠道的拓展。


她发现,像劳丽诗、岳清爽、高畅这种不等不靠体制庇护,通过自己学习新事物从零开始开淘宝店的,所占比例并不高。更多的,是一些思考和认知长期停留在运动时代,即便是没有被安排工作也拒绝任何改变的群像描述。这一点,以西部地区运动员最为明显。


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在许基仁看来,由于体育界存在的金牌至上的错误观念,导致在训练、比赛、运动员选拔等环节出现了无序竞争、恶性竞争的现象,甚至出现了像中国羽毛球队在伦敦奥运会公然打假球等违背体育精神的丑闻,这些都极大地损害了中国体育的形象。


脱胎于全国青少年运动会和全国城市运动会,接轨青奥会的第一届全国青运会,正是这种改革思路下的产物,凸显了中国体育界对感觉的热切期盼。


从兵败汉城到北京大捷,中国在“奥运战略”的指引下大步流星成为竞技体育大国;从参加奥运到举办奥运,中国人的百年奥运梦想得以一一实现。1988年诞生的城运会,作为“奥运争光计划”的一部分,见证了中国竞技体育的辉煌历程。邓亚萍、姚明、林丹、罗雪娟、刘翔、孙杨……从城运会小试牛刀,到奥运会扬名立万,是许多中国体坛明星走过的相同的道路。


但时过境迁,当金牌脱钩于民族自信,随之而来的是对体育价值观的理性反思。在从体育大国迈向体育强国的道路上,向青少年传达理性的体育观,让青少年拥有健康身心至关重要。


与城运会专注竞技不同,首届青运会不仅不设奖牌榜,更设置了不少文化体验活动、文化教育内容、体育启蒙活动。不仅希望青少年在竞技中感受到积极进取的精神魅力、体会到相互协作的团队精神,也希望他们在文化活动中获得知识的收获,在交流沟通中提升人生感悟。


以竞技促健身、寓教育于体育,首届青运会设置了大量校园体育、全民健身、文化教育内容。百万青少年阳光体育展示交流活动、校园健身操大赛、冠军有约、志愿+青运志愿文化体验活动、体育启蒙活动……青运会的舞台延展到赛场内外,力求让青运理念、体育精神惠及更广大的青少年群体。


相比金牌和名次,在青运会这个舞台上,引导年轻人培养健康的生活方式、积极的生活态度,塑造健全优秀的人格品质,才是功在长远。


对此,巴赫为我们提出了一个想象力的命题:南京青奥会,将为北京申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加分。许基仁解读说,“青奥会应该传递世界一个信息,中国是一个文明的有教养的国家,在教育、文化、环保、人文等方面都能践行国际理念,而不是靠竞赛实力和铺张办赛,这样才能赢得国际奥委会的心。”


如果说,全国运奥会初步践行这个课题,但距离目标,还很遥远。


伴随着升学竞争的日益激烈和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中国青少年在营养水平提高的同时,身体素质连年下降。自1985年开始进行的学生体质调研显示,中国青少年体质健康状况持续下滑。这种令人忧心的现象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面对严峻的态势,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和共青团中央在2006年底联合启动阳光体育运动,随后国务院在2007年发布《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指出体育对青少年全面发展和国家未来竞争力的重要性,要求确保学生“每天锻炼一小时”。


七年之后,教育部在2014年发布的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监测数据显示,大部分指标“止跌回升”。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可消融,培育健康的一代人非朝夕之功,尤须全社会的决心、耐心和恒心。


福州青运会是否会成为历史上的转折点?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自中视体育,原标题:巴赫式提问,福州青运怎么破?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