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71到第1,看比利时足球逆袭之路

就在8年前,比利时队的世界排名仅有71位,而国足当时的排名是76位。这8年间,比利时如何实现了完美的逆袭?

2015-10-15 13:00 来源:综合自深圳晚报、新浪体育等 0 42054

比利时队官方推特:世界第一!


禹唐体育注:

10月14日,3比1,比利时在主场轻取以色列,为欧洲杯预选赛完美收官,而这也意味着,在即将公布的新一期FIFA排名中,世界第一将是比利时队!就在8年前,比利时队的世界排名仅有71位,而国足当时的排名是76位。这8年间,比利时如何实现了完美的逆袭?


其实,在2002年世界杯止步16强之后,比利时足球开始走向低谷。如今的登顶得益于比利时足球从21世纪开始实施的足球复兴计划。


2007年时,比利时的世界排名一度是第71名,但接下来,该国的足球人才突然出现井喷,阿扎尔、孔帕尼、德布劳内、卢卡库、本特克、维尔通亨、维尔马伦等一批牛人涌现,比利时国家队出现了球星云集的盛况。


人才井喷,和比利时足协狠抓青训而且方式高明有很大关系,21世纪这头10年,比利时人在青训上下了大功夫,在青训总设计师米歇尔-萨布隆(michel sablon)的主导下,“校园体系”与“借鸡生蛋”,成为比利时培养足球人才的两条路。


所谓“校园体系”,是指比利时足协开设多家足球学院,并与大学达成战略合作,让学校内喜欢足球的学生,每周能接受固定小时数的高水平训练,在学业与足球并重的情况下,为踢得好的学生提供“足球”这个未来职业选项。“借鸡生蛋”,则是比利时利用地理上的便利,将青训好苗子送到荷兰、法国等高水平邻国进行培养,比利时北方说荷兰语的地区,人才主要输送到荷兰,南方说法语的区域,则与法国合作,大批“比利时小子”出现在荷法等国的青训体系之中。而比利时国内的一些俱乐部,也主打青训牌,比如培养出贾努扎伊的安德莱赫特。


两幅良药治愈分裂


如何处理足球界内语系和文化造成的群体对垒?两个方法:强化球员素质教育,球员之前先学做人,有清醒理智的见解;大批量吸收海外移民进入国家队,让这些没有政治立场的球员成为更衣室润滑剂。


和足协技术总监萨布隆一同改革的青年队主帅布朗维斯介绍:“改革之初,比利时在每一个省设立精英足球学院,和国内的大学合作,达成战略伙伴关系。足球精英学院不止教授足球技巧,开设各种足球训练课,也将球员的素质教育、知识体系构成看得更重要。小天才们每周接受20小时足球训练之余,本有的学业不能耽误,他们都有自己的专业和攻读领域。这种制度、组织结构现在看来起到很好的作用。”足协推行“braincentredlearning”概念双轨教育,像孔帕尼、默滕斯、卢卡库等人,都从这种模式走出来。


孔帕尼6岁到20岁在安德莱赫特成长,学习踢球两不误,2008年转会曼城之前,拥有国内大学的本科学历。2012年1月,又在曼彻斯特商学院报读三年的MBA项目学习课程。莫里尼奥4年前曾想把卢卡库买到皇马,“他的父母真是人中精华,不为高薪所动,坚持让儿子在安德莱赫特完成学业才能转会。这样的球员我要定了,明年他必到皇马。”然后,狂人在切尔西兑现诺言。21岁的卢卡库拿到经济学本科学位,精通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堪称比利时打造“精英球员”的代表。


海外球员的作用一目了然。他们本身就没有地区和语种的矛盾,所以成为法语球员和荷兰语球员的缓冲地带。费莱尼说过:“我们这批人从小就在各级国家队一起踢球,有默契,有感情,早有凝聚力,我们很少触碰政治话题。”


与其他欧洲国家一样,比利时1960年代开始有一股移民潮,如今,约20%的国民是外来人口。比利时对自己殖民刚果的历史问题讳莫如深,却不可否认刚果后裔的贡献,本特克、卢卡库、孔帕尼父亲都是刚果人。“孔帕尼”这个家族名字就起源于当年在殖民地银矿中工作的苦役。孔帕尼经纪人也说,刚果对比利时足球崛起起到推动作用。


聪明的比利时政府巧用足球给移民后代提供工作,因为移民们难以找到工作增加社会负担,比利时的人类学家约翰·勒芒建议比利时兴建更多球场,供孩子们踢球谋生,再鼓励他们走出国门。“并不是每个移民都有饭吃,也不是所有年轻人都能成为工程师,但你能创立一种希望,建立一个模范角色,足球只需要一块空地。”球员也都是有感情的感恩之人,孔帕尼购买了布鲁塞尔的一家社区足球俱乐部,命名为BrusselsBX,出钱出力让孩子们走上自己这条路。 


从议员到教练,不变的是国家使命


“足球正在给这个国家的国民带来一种新的认同感。我们进了世界杯的八强,而且不止于此,请大家闭目想一想,这是多大的民族凝聚力,多荣耀的民族纽带,对习惯了无政府形态和文化纷争的比利时构成多么强劲的团结动力。”威尔莫茨在对阵阿根廷前发出这么一篇凝重的感叹,将他转瞬即逝的政客生涯及比利时政治、国家背景摆到台面上,借此,给予“红魔复苏”、时隔28年再进世界杯8强回味深长的历史定位,拔高了足球对国家的改良作用。


国民对立影响更衣室


比利时政治究竟有多混乱?西方世界将他们喻为“十字路口的国家”,既指地理位置上偏安西部毗邻大洋,更指代政治上的前途不明。欧盟近些年最头疼一是希腊代表的南欧经济,恐引发欧元区地震;二就是比利时政治分裂。


比利时历史上被西班牙、法国、荷兰统治过,造就了他们没有统一本国语言的特殊现状,在欧洲实属罕见。1815年清算拿破仑的维也纳会议将比利时划归到荷兰治下,因此比利时61%的人口说荷兰语的一个分支弗拉芒语,分布在北部即与荷兰临近区。南方与法国接壤是瓦隆区,38%说法语,还有东北部1%人口说德语。


世界上有几个存在语言之争的国家,但没有哪一个国家由于语言分野造成的政治对峙像比利时那样突出。每一个党派无论左右,都分化成弗拉芒和瓦隆两派。国立大学只要瓦隆区有一个,弗勒芒区就必须有一个与之对应。首都布鲁塞尔以南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像“三八线”一样的分界线,将这个国家分成南北两大区。布鲁塞尔的自由大学校园从中间划了一条线,将大学分成双语两半。


北部弗拉芒区因经济较好带有天生优越感,早就想脱离比利时独立,并单独加入欧盟,新弗拉芒联盟政党目前也在议会占据最多席次。瓦隆人则反对一分为二。政治分歧尖锐,2007年比利时大选后花了194天才组成内阁,2010年选举后竟用541天才组成联合内阁,“无政府”状态创下世界纪录,破了伊拉克在2009年的289天无政府时间。


今年5月25日比利时又开始大选,新一轮的北方独立呼声势必又要闹腾起来,这是比利时征战世界杯不可忽视的背景,也好理解威尔莫茨对球队的“政治禁令”。西方媒体爆料,比利时议会有1/4的成员呼吁国家分裂,让北方自治,弗拉芒区代表城市安维尔萨的市长就是铁杆分裂派。


政治乱象对足球的影响显而易见,语系和文化的对立延伸进更衣室,导致派系林立,来自瓦隆区俱乐部(如标准列日)的球员和来自弗拉芒区俱乐部(如布鲁日、根克)的球员老死不相往来。2009年世预赛期间,一家弗兰芒区报纸报道,部分球员在和波黑的比赛前到夜总会享乐,但瓦隆区的报纸没有报,因为这些球员是瓦隆人。派系林立导致国家队的荣誉感荡然无存,比利时队医后来披露一些丑闻:球员诈伤不踢球,替补球员拒绝上场,老球员不带球鞋比赛等等。


从凯撒大帝到多元体育


足协在这方面的努力,一是将施坦因、松克等不服管的老将剔除出国家队,二是赋予传奇球星威尔莫茨塑造新团队的至高权力,对引发队内不合、妄谈政治的球员绝不手软。


谈起国家形势,威尔莫茨语重心长:“我国历史就是一部多民族融合的过程,有法国的、荷兰的、德国的、甚至包括意大利的,现在又加上海外非洲的。我不觉得这有何不妥,国家并未像媒体报道的那样整日忧心忡忡不知所措。政治上,我们一直秉承的是凯撒大帝那一套哲学:分区越细致,越容易管理。可能由此造成了分区过多,一部分人开始妄想独立,居心不良。我要说,2011年,我国处于无政府状态,但国家经济却达到历史最高点,人民生活再上台阶,这有什么不好吗?现在这波比利时国脚,或出生在或成长于比利时,他们心中有一个比利时的概念和热情,向往国家队为国作战。足球、体育本也是一个多元融合的产物,你们看,现在世界杯哪还有固步自封、专守本国传统的球队?都在吸取中壮大。吸收借鉴的越多,球队越强,我喜欢这样。”


威尔莫茨生在南北方交汇的城市若杜瓦涅,或许也促成他政治的中立立场,既反对南方人分食北方税款的懒政之举,又反对北方人的独立情绪。他不明说,但他的球队从出征之日起就肩负着团结全国人民、增强国人内部凝聚力的重大使命,国家队功勋教练也可看做威尔莫茨政治身份的一种延续,“我真想看看,我们的世界杯出彩之后,比利时会发生什么。” 


1986,黄金一代分水岭


比利时能否企及1986高度,仍待夺冠热门鉴别,不过他们必须承认,如今的比利时职业足球不如1986年那么高端。要知道,1985/86赛季安德莱赫特进了欧冠4强,梅赫伦又在1988年击败阿贾克斯拿到优胜者杯冠军和欧洲超级杯冠军,比利时联赛是欧洲足球的重心国之一。1988/89赛季,梅赫伦只是在1/4决赛败给后来风靡一时的萨基的米兰,加时赛才决出胜负,威尔莫茨也在阵中。眼下,比利时只能算球星输出国,本国球队难有作为。


1986年正是比利时足球的转折点,一个团队登峰造极老去,今日则是新黄金一代问世。除了范比滕生于1978年,目前比利时核心球员都生在1986之后,孔帕尼恰好生在那一年,成为红魔精髓的传承。最年轻的奥里吉1995年生,1987年有5人:默滕斯、费莱尼、米拉拉斯、维尔通亨、登贝莱,1988年的德富尔,1989年3人:维特塞尔、沙齐里、阿尔德韦雷尔德,1991年2人:德布劳内和阿扎尔,1992年的库尔图瓦,1993年的卢卡库。冥冥中自有天意,上帝巧手安排一波新星在1986之后井喷。


马竞门将库尔图瓦是个幸运之神,他为国出战的21场,球队不败,对美国加时赛下半场成功封堵登普西几近单刀的打门,比利时国人认为他是让·马里·普法夫(1982和1986两届世界杯门将,顶级生涯留在拜仁)的接班人,甚至更强。


红魔人才济济,连意甲亚军队罗马后半程的主力中场纳英戈兰(有印尼血统)都未能进入大名单。纳英戈兰关注着世界杯,对意大利媒体饶有兴致谈起比利时,“遗憾,但我不恼怒,这支球队够强了。世界杯期间,我和默滕斯、孔帕尼、登贝莱、卢卡库始终保持联系,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快乐,比赛不是给谁看的,而是他们真地得到享受。”


纳英戈兰认为比利时的突出优点在“团结”,“步调一致,他们大多人年龄相仿,很早就开配合,愿意为彼此牺牲,不计个人得失。小组赛的确不太好看,但对美国一战他们把强势都表现出来了,90分钟内完全能进球,理应出线。有此表现,我现在很自信,比利时和阿根廷旗鼓相当,各占50%胜率。他们有梅西?好啊,我们也有阿扎尔。同级的个体交锋,我们一点也不差。”


对美国,90分钟内30脚打门、平均3分钟一次成型进攻,比利时确有荷兰足球全攻全守的味道,团队配合方面似乎略胜阿根廷。威尔莫茨也在提醒阿尔扎:“别说23岁不能当领袖,这正是最佳年龄。到了你带动全队统领比赛的时候。” 


埋头耕耘的道理谁都懂,但比利时足球人扎扎实实地做到了。“别人家孩子”的老梗虽然很俗,但也请国足您长点心吧。


综合自深圳晚报、新浪体育等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