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学峰专栏 | “亚洲游泳世界杯”

国庆节前的明天和后天,北京有这样一场比赛值得关注一下:它的准确全称是“2015年国际泳联世界杯赛”,但我觉得,它不妨改名叫“亚洲游泳世界杯赛”。

2015-09-28 13:00 来源:禹唐体育-房学峰专栏 0 99096


禹唐体育注:

国际泳联短池世界杯系列赛北京站已经举办了六届,今年赛事名称由“短池游泳世界杯”改为“游泳世界杯”,而孙杨、宁泽涛等中国游泳队的领军人物也都将会出现在水立方的泳池中。

对于此项赛事,房学峰老师有这样三个观点:“世界杯系列赛”有变成“亚洲系列赛”的趋势;短池变长池是市场的需要;抄底的机会。


本文作者:禹唐体育特约专栏作家 房学峰


国庆节前的明天和后天,北京有这样一场比赛值得关注一下:它的准确全称是“2015年国际泳联世界杯赛”,但我觉得,它不妨改名叫“亚洲游泳世界杯赛”。


以下发表三个观点——


观点一:“世界杯系列赛”有变成“亚洲系列赛”的趋势。


这项赛事的前身,是“世界杯短池系列赛”,它始终是世界泳坛的一项重要赛事,其创办之初,“世界”的感觉还是很强烈的,但事到如今,却发生了两个重要变化——


变化之一,是已经从“世界系列赛”变成了“亚欧系列赛”,并且有进一步演变为“亚洲系列赛”的趋势。。


赛事创办之初,它的世界感还是挺强的,远的不说,就说2001-2002赛季的比赛即多达九站,分别在上海、纽约、埃德蒙顿、墨尔本、里约热内卢、柏林、巴黎、斯德哥尔摩和意大利的因佩里亚举行。两年之后,南非的德班也加入办赛行列,“世界杯”成为了真正的“世界杯”,只差去南极洲和企鹅一起比赛了。


然而“世界杯短池系列赛”逐渐没落,先是纽约不再承接赛事,然后在2009年和2010年,巴西、澳大利亚、南非也不再承办赛事,北美洲、南美洲、大洋洲和非洲接踵退出,“世界系列赛”之名变成了“亚欧系列赛”之实。


最初,承办“世界杯短池系列赛”的亚洲城市只有中国的北京或上海,但新加坡在2007年、东京在2010年、迪拜在2011年、多哈在2012年、香港在2014年,先后成为世界杯赛的举办地,而斯德哥尔摩、柏林、巴黎这样的重要欧洲城市却相继退出,到2015赛季,举办该赛事的欧洲城市只有两个:古典大城莫斯科和古典小镇沙特尔(Chartres,法国)。


这不简直要变成“亚洲游泳世界杯”了吗?


观点二:短池变长池是市场的需要。


游泳世界杯发生的另外一个重要变化,是从本赛季开始、短池比赛变成了长池比赛,这里有三个原因——


首先是传统。


短池游泳比赛是一种欧美游泳的古典传统,迄今为止,NCAA的很多比赛还是在25码(约22.86米)的“短短池”里进行的,它显然更适合坐席较少的学校游泳馆。


然而“亚洲雄风”的特点之一,就是有不少这些年间新建的大型游泳馆,其中不少还是和跳水馆建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硬要将50米长池改成25米短池的话,工程量大小还在其次,关键是让观众看起来费劲,还不如直接举行长池比赛呢。


其次是技术。


可拆装泳池技术的成熟,使得在任何地方举行游泳比赛都成为可能——不怕反动派和群众闹事的话,可以把比赛安排在天安门广场;不怕观众看比赛不方便或者想让大众登山运动和游泳相结合的话,可以把比赛放上泰山的玉皇顶……,诸如此类。


而既然使用这种技术办比赛,那么这个道理就很简单:是搭建个短池卖五千张票呢?还是搭建个长池卖一万张票?


最后是市场。


长池比赛不但能带来更多观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好处,是它和奥运会接轨。世界杯赛短池改长池带来的一个明显变化,是今年世界短池游泳的水平急速下降:男女50米自由泳今年的世界最好成绩,都比去年下降了一秒以上;多个项目今年男子短池的世界最好成绩,不如去年的女子成绩。


说到底,三个原因都是市场的原因,短池改长池是市场的需要。


观点三:抄底的机会。


今年世锦赛期间“有人”曾经发表过一个受到广泛非议的观点:“游泳是职业体育的处女地”,对此我深表赞同,上述关于“亚洲游泳世界杯”的表达都是理由。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发展中国游泳产业的决定性机会来了——


首先,果断抄底。


在宁泽涛这样的明星具有号召力、中国游泳整体实力很强、世界游泳市场不景气并穷则思变、新兴技术有利于游泳产业发展等背景下,果断抄底不失为一种绝佳选择——一个宁泽涛都被算出了“十亿身价”,世界上有那么多比他更杰出的游泳运动员、怎么也另值几个小钱吧?



其次,中国应该为世界游泳做出更大贡献。


作为一项重要的体育运动,游泳仍然保存着业余体育的几乎全部特点,它的现代化改造不是一般地迫在眉睫。在这种情况下,叫喊着“发展体育产业”的中国,有必要在其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为世界游泳做出更大贡献。


何况就在明年的里约奥运会前,还有一个历史事件的巧合:毛泽东主席“7·16”畅游长江50周年——他老人家关于大江大河大风大浪的一切教诲,都是中国体育和中国教育的至理名言。


最后,障碍首先来自国家体育总局和游泳中心。


发展的机会很显然,发展的前景很灿烂,发展的过程很障碍。


这种障碍首先来自于国家体育总局和游泳中心,大潮之下、她们现在不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而是自己已经变成了绊脚的石头。


我这样说并非无的放矢,而是在两个方向上仍然存在着障碍:


其一,游泳中心作为协会化改革的试点单位,仍然缺少足够的胆识和魄力走出那决定性的一步,仍然显得比较“土”;


其二,侈谈“宁泽涛身价”、热衷于体育产业的业内外,仍然没有把游泳的事情弄得很明白。


——————————————————————————————————————————

房学峰:资深电视人,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首席策划,中国体育的活字典。


本文系禹唐体育“房学峰专栏”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