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产业春天来临 改革不会同地方抢蛋糕

对于市场而言,棋牌产业改革的大幕刚刚拉开。体育总局棋牌中心如何转轨、如何做好市场决策以及如何协调与地方棋院的关系,都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2015-09-24 10:15 来源:京华时报 记者/刘旭辉 0 46891


禹唐体育注:

第三届全国智力运动会日前在枣庄落幕。但对于市场而言,棋牌产业改革的大幕才刚刚拉开。体育总局棋牌中心如何转轨、如何做好市场决策以及如何协调与地方棋院的关系,都是摆在面前的难题。尤其是地方棋院对棋牌中心新推出的会员制和技术等级分会触动他们原有利益的担忧,是棋牌中心在改革中需要着重考虑的问题。


现状:棋牌产业民间基础好


8月17日,中国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召开,《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出炉。方案指出,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适时撤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理顺中国足协与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的关系。


足球项目都已开始改革,棋牌中心当然也不能墨守成规。关于今后改制的传言有好几种,不过据了解,棋牌中心倒是早就未雨绸缪。


其实对于棋牌产业来说,走向市场是有天然优势的。棋牌中心下属的几个协会中,围棋、象棋、国际象棋都拥有较为完善的体系,也有各自的联赛,每年还有非常多的商业比赛在全国各地举行,在民间的基础很好,落地扎根的难度其实要大大小于很多奥运金牌项目。


其实,不仅仅是官方看到了棋牌产业的潜力。近年来,民间主办的比赛越来越多。当然,这得益于46号文件的发布。比如,现在搞得如火如荼的城市围棋联赛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城市围棋联赛采用接力赛形式的团体赛,进行比赛的两支队伍以一盘棋决定胜负;每支队伍由5至10人组成,以业余高手为主、部分职业棋手参加,每场比赛均有女棋手上场;比赛分为序盘、中盘、收官3个阶段,各阶段参赛双方必须换不同棋手上场,现场观众可喝彩、加油或适度干扰。它的形式非常新颖,而且本身具备造血功能。


实际上,在政策逐渐放开之后,加上市场的吸引力,使得官方与民间的竞争是切实存在的,双方比拼的就是细节。


样板:青岛模式值得业界推广


如果问哪里的民间棋牌产业做得最火,这恐怕还有争议。但是青岛的国际象棋市场在近10年的发展却是有目共睹的,这完全得益于一位叫王青伟的国际象棋大师,他在青岛的推广工作非常有特色。


民间的推广和发展途径主要就是培训和办赛相结合。王青伟在智运会间隙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了在青岛普及推广的经验,其中一个经验就是和教育结合。2004年开始,他们与青岛最好的初中——当时的育才中学合作,直到现在,“与教育结合的理念不是我们提出来的,但我们是落实最好的。每年有很多人来参观取经,但是和名校结合,很多地方最多搞三五年就不行了。毕竟学校从了解你,到信任你,是个很漫长的过程,要多为对方着想。我们把获得高水平人才训练基地的荣誉归功于学校,为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再一个就是要摆正位置,积极配合学校的工作,在合作过程中认可教育的主导地位。”


王青伟透露,与新闻媒体的合作也非常重要,“我们和《青岛早报》合作了一个国际象棋比赛,原本早报只允许它的订户参加,后来我们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拿出一部分报名费,给报名参赛但没有订报的棋手送一张报卡,这样就形成了三方都受益的局面。《青岛早报》也很有意愿来报道,版面篇幅都很大。报纸报道多了,也会吸引参赛者看报纸,参赛者甚至会推荐给身边的人看。报纸销量大了,更愿意报道我们的比赛,我们的推广规模也就更大了。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协作共赢的局面。现在我们的教练已经供不应求了。”


王青伟还介绍,结合青岛特色做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比赛,像游轮国象比赛、啤酒节的“醉棋王”比赛等,通过媒体宣传,扩大了影响,并吸引了更多的人来学棋。


分歧:地方棋院担心被分权


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陈泽兰表示,以前棋牌中心主要是为几百人、顶多几千人服务,重心放在职业选手参与的高端竞技上,今后必须转换思路,为亿万老百姓服务。


陈泽兰透露,棋牌中心未来打算和全国网吧行业协会合作,从全国14万多个网吧中选择一批环境、设施、安全等条件出众的网吧进行合作,把低级位、段位的棋牌赛事放到这些网吧中进行,既可以将比赛地点分散化,又能通过网吧管理人员解决网络比赛的作弊监管问题。


棋牌中心关于等级分、会员制的设想提出之后,遭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特别是地方棋院的反对。以往棋牌项目的普及、培训工作主要由地方棋院开展,“等级证书”的发放一直是一些地方棋院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因此,地方棋院担心棋牌中心新推出的会员制和技术等级分会触动他们原有的利益。从上到下都搞培训、普及,地方当然会担心自己的职能被稀释。对此陈泽兰说:“的确有一些‘碰撞’,但这样的‘碰撞’给了我们更多启发。我们不是要同地方‘抢蛋糕’,而是想把蛋糕做大,谋求双方共赢。会员制的根基不会动摇,而且会员管理会一管到底(中国围棋协会或者中国象棋协会,直接面对个人会员,而不是通过地方棋院或协会实施递进式管理)。但是各地棋院在等级证发放、地方办赛方面仍然跟以前一样拥有充分的自主权。”


声音:叶江川棋牌产业的春天到了


 棋牌中心副主任、著名棋手叶江川认为,在国务院46号文件出台、体育产业加速发展的大背景下,棋牌产业的春天已经来临。他说:“棋牌项目不需要占用太多的社会资源,男女老少都可参与,可以促进社会和谐、引领时代风尚。可喜的是,孩子学棋不但可以开发智力,而且还可以带动家长参与,以后我们会办更多亲子比赛和嘉年华形式的活动,通过棋牌项目促进家庭和谐。”


叶江川指出,智运会对于发展和普及棋牌项目意义重大,“以国际象棋为例,这次在设项上专业和业余的比例是4:6,其中有5个项目是针对青少年的,还有一个是大学生的。业余组、青少年组的比赛促进了棋牌项目在青少年中的普及和参与,有利于这些项目在青少年中的开展。各地的领导也非常重视,还有不少省市开展了各省市的智运会。”


叶江川表示,这次智运会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参赛面越来越广,“这次比赛有来自新疆、西藏、内蒙古的代表团参赛,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说明我们的智力项目已经在祖国越来越多的地方生根发芽。西藏代表团的教练专门跟我聊了一下,他们回去会继续普及和推广智力项目,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也愿意为这些地区的发展多提供一些支持”。


评论:合则两利 分则两害


智运会期间,枣庄还举办了为期一周的棋牌文化博览会。在总面积约3000平方米的展厅内,约40家棋牌用具生产企业、棋牌培训机构、网络棋牌公司等企业参与了棋牌文化的交流、展示、推广。记者本想买一套有特色的棋具,但被告知产品都已卖完。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棋牌产业的潜力超出了业内人士之前的预期,这个市场大有可为。


从棋牌中心副主任陈泽兰的几次发言中可以感受到,会员制而且垂直管理的方向已经确定不会变,但这样必然会和地方棋院以往的管理方式有所“碰撞”,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将是今后发展中至关重要的内容。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因此协同发展才是双方解决问题的办法,毕竟时代不可能倒退,棋牌中心只能继续融入市场。如果像陈泽兰所说能把蛋糕做大,那样对于大家都是有利的。


当然,“合”并不是说不提倡竞争。实际上竞争对于棋牌产业的发展是有益的。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只有完善自己的运作方式,才能在市场的经营中占据主动。


本文转载自京华时报,原标题——棋院:改革不是要同地方抢蛋糕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