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德甲联赛中的隐形实力派?

2013-2014赛季,服务于德国职业足球各级联赛的经纪人的总收入首次突破一亿欧元大关。而当我们向这条新闻背后探寻,很快会发现,我们对于这个影响力巨大且收入丰厚的工作群体,缺乏真正的了解。

2015-09-17 16:10 来源:体育画报 文/王宇 0 48199


禹唐体育注:

2013-2014赛季,服务于 德国 职业足球各级联赛的 经纪人 的总收入首次突破一亿欧元大关。而当我们向这条新闻背后探寻,很快会发现,我们对于这个影响力巨大且收入丰厚的工作群体,缺乏真正的了解。是时候抽丝剥茧,把德甲的经纪人们置于放大镜下观瞧了。

 

“经纪人的收入这么高简直是荒唐,他们为球员服务,最后却要俱乐部买单,有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拜仁俱乐部的董事会主席卡尔-海因茨·鲁梅尼格的抱怨并非无病呻吟,但经纪人恐怕也没他说的那么不堪。事实上,球员的经纪人是球员和俱乐部沟通的必要通道,他们提供的服务远不止于转会和续约的谈判……

 

多特蒙德的体育总监米夏埃尔·佐尔克注意24岁的斯洛文尼亚国脚凯文·坎普尔已经五年时间了。当他第一次拿到坎普尔资料的时候,这位出生于德国索林根却早早选择为斯洛文尼亚效力的年轻人,还在勒沃库森的二队效力。

 

那不是佐尔克第一次和米夏埃尔·卢瑙——坎普尔的经纪人打交道。但那很可能是卢瑙第一次给佐尔克留下深刻印象,毕竟这是前者第一次拿到了好牌:一个前途光明的新星。

 

不过转会来得没有那么快,他们只是不温不火地保持着联系。“一些礼节性的问候,还有程序性地询问俱乐部的采购意图。仅此而已,我们对其他的俱乐部也是这么干的”,卢瑙承认他和佐尔克并不熟,也没有做过特别的工作去拉近关系。

 

直到2014年夏天,双方的接触才变得频密起来。因为佐尔克表达了多特蒙德引进坎普尔的意向,并通过卢瑙联系了坎普尔上半赛季的东家——萨尔茨堡红牛。转会最终在冬歇期完成,多特蒙德为坎普尔支付了1200万欧元的转会费,而坎普尔得到了税前300万的年薪。


为坎普尔花去1200万欧元,在佐尔克看来值得,尽管他两年前有机会以这个数字的零头签下坎普尔。当时卢瑙向佐尔克推销过坎普尔,但是多特蒙德管理层没有动心。


“我们不可能为每一位有潜力的年轻球员都支付上一笔转会费,然后把他们塞入俱乐部青年队。那只是看起来划算,实际上你可能要为囤积这些年轻球员花去一大笔钱,而且没有人保证他们当中会出现一个能在一队踢上主力的球员”,佐尔克如此解释当初拒绝坎普尔的决定。


所以像多特蒙德这样的俱乐部更愿意为够分量的球员支付高昂的转会费,而不是在年轻球员身上平均下注——当然后一种也是一种模式,比如波尔图、乌迪内斯、霍芬海姆,他们在这条路上走得更顺畅。



在告别勒沃库森后,坎普尔辗转于奥斯纳布吕克和阿伦这样的二级球会。不过他的身价稳中有升,从自由转会变成了250万欧元,再然后是300万欧元。这意味着他的水平在提高,而且受到了注意,当然也意味着经纪人的推销工作发挥了作用。


在萨尔茨堡红牛,坎普尔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突破,他在加盟的同年入选了斯洛文尼亚国家队。他从一颗新星爆发成了一颗明星,他以富于破坏力的突破和强悍的远射定义了自己的风格。


进入萨尔茨堡红牛的第三个赛季,坎普尔的身价估值超过了1000万欧元。所以多特蒙德为他投入1200万,佐尔克丝毫不觉得亏本。考虑到坎普尔上半赛季代表红牛打进5球助攻7次,以及在欧联杯赛场直接制造了8个进球,佐尔克甚至可以觉得自己赚了。


事实上,的确如此,如果不是萨尔茨堡红牛没能跻身欧冠正赛的不幸激活了坎普尔合同中的一则特殊协议,多特蒙德还无法以1200万的“低廉价格”得到这名和罗伊斯颇有相似之处的骁将。


在德甲,经纪人在促成转会中的主要收益通常是:球员年薪的8%-12%,每年都有。所以保守估计,卢瑙和以他为核心的MRSportmanagement经纪公司因此赚入了120万欧元。


虽然具体数字不得而知,但我们能确定的是:卢瑙没有多要,他赚取的比例是市场平均行情,甚至偏低。“我们是刚起步的小团队,我们希望提高更具性价比的服务,”卢瑙对此介绍道。


在德甲,或者说全欧洲,经纪人的收入主要来自转会、薪资谈判以及赞助合同当中的佣金,通常的提成比例是5%-15%,视具体的情况而定。伴随着球员身价以及薪金的不断上涨,经纪人的收入也水涨船高。


2013-2014赛季,德甲和德乙的36家俱乐部一共为转会向相关经纪人支付了9700万欧元的佣金。过去,经纪人主要从转会费中抽成,现在的主流则是转换为参照球员薪金领取报酬。


这当然令经纪人在为球员争取高薪的时候更有动力,但也令俱乐部很是不爽。因为经纪人服务于球员,但承担佣金压力的却通常是俱乐部,如果这名球员对于俱乐部来说足够有吸引力的话。


经纪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出现了门德斯和拉伊奥拉这样的超级经纪人。为了遏制这一趋势,也是为了避免球员转会过于频繁,国际足联从进入2015年开始收紧了对经纪人参与转会的管理。


首当其冲的是“第三方所有权”被禁,因为已经有很多机构和个人,通过投资球员个人然后推动其进入转会市场增值,并从中获益。这一情况在南美尤为严重,第三方的存在以及利益出发点的不同,严重干扰了转会市场的正常运行。


对于这一新政,德国的经纪人群体五味杂陈,意见出现了分化。严肃的经纪人虽然欢迎禁止“第三方所有权”,但国际足联连带规定的经纪人不得从球员的转会费中受益,也让很多传统守则的经纪人躺枪。因为这样一来,经纪人不得从转会费中提取佣金了,而这部分一直是存在的,通常是由卖方俱乐部支付给经纪人的。

 

对此,DFVV经纪公司的经理格雷戈里·莱特尔抱怨道:“球员的成长,职业生涯规划,以及他的价值提升,经纪人全程参与了。而在球员成熟后,却禁止经纪人得到报酬,这岂不是荒唐?”比如深耕亚洲市场的托马斯·克罗特,他将香川真司推荐给了多特蒙德。


“大黄蜂”引入香川的价格是350万,然后在享受了香川两年的高水平表现后,以1600万欧元的价格将他卖给了曼联。“俱乐部总抱怨经纪人不断促使转会,但这不正是我们该干的?


俱乐部从球员买卖中获益的时候,他们可没有表扬经纪人,也没有人把转会收益分享给经纪人,”托马斯·克罗特的怒火似乎来得更有道理一些。所以国际足联的转会新政一出,就有经纪人把官司打到了欧盟竞赛委员会,要求仲裁。


俱乐部对于新政应该持欢迎态度吧?是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而事实上,俱乐部也有俱乐部的担心:国际足联只是抛出一个规定,具体的监督执行要依赖各国的联赛管理机构,比如在德国就落在了德国足球职业联盟的身上。


而德国俱乐部的担心则是,如果职业联盟对于这一规则抠得太严,那么经纪人就会把抢手货优先卖到那些监管不那么严厉的联赛里去。反正,一批优秀球员可能就此告别德国足坛了。


如果你以为经纪人的规避手段就上面这点能耐,那也未免太低估了这个以狡黠著称的群体。实力强大的经纪人早就开始了收购俱乐部的步伐,比如罗杰·维特曼,前德国国脚马里奥·巴斯勒的大舅子,他手头不但拥有总身价超过1.5亿欧元的球员资源,还投资了一些俱乐部,比如丹茨莱吉亚。


他从巴西挖掘的球员K.布鲁诺、纳扎里奥和恩里克·米兰达都在这里踢球。当他们转会的时候,俱乐部的受益也意味着维特曼的经纪公司从中受益了。这种绕过对球员个人的投资,直接投资俱乐部的做法,简直赤裸裸的是要吃掉整个产业链。其想象力令人赞赏,但其野心也令很多俱乐部倒吸一口凉气。



不过像维特曼这样的例子毕竟是少数,全德持有国际足联经纪人证书的451个经纪人,大多数过的是手停口停的生活,日子和公司职员无异。他们通常的抱怨是大经纪人巧取豪夺,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这个行业里的人越来越有攻击性,道德水准越来越低了。肮脏混乱是大趋势,”持证经纪人阿里·布鲁特抱怨。

 

让诺特·韦尔特对布鲁特的话无比赞同,因为他刚刚被同行撬走了一个大单。他过去服务于阿拉巴,拜仁的核心球员之一,但同行罗伯特·施奈德说动了阿拉巴的父亲,在和拜仁的续约谈判时踢开了韦尔特。罗伯特·施奈德靠着阿拉巴的续约大赚了一笔,而他的满足感有多大,韦尔特的愤怒就有多强烈。


情况有可能会继续恶化,因为国际足联酝酿了四年的另一项改革马上就要成为现实:未来,成为足球经纪人不再需要接受国际足联的考试。这意味着阿猫阿狗也能毫无阻碍地介入这个金元滚滚的行业,只要他能巧舌如簧说动球员或是俱乐部当中的一端。


在格雷戈里·莱特尔看来,取消资格认证的审核流程,伤害的其实是那些年轻的,刚刚接触到经纪人的小球员。因为一旦成为优秀的职业球员,就能在和经纪人以及俱乐部的关系中处于相对的优势地位;但在实现突破之前,年轻球员是属于弱势的,他们更需要经纪人的扶持和指导——但显然不是所有靠近他们的人都能提供这些服务。


甚至有些孩子在12岁就和经纪人签订了协议,自此活在对未来的幻想里,却失去了和整个足球世界的各种机会对话的可能。从这个角度来说,维特曼这样的经纪人业界巨头,虽然在某些方面打了国际足联的擦边球,但在照料球员方面,他们确实做出了表率。


对于他们感兴趣的年轻球员,他们通常从14岁开始观察指导并提供服务,当这些孩子步入17岁、18岁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有机会在一线队获得出场机会。对此,维特曼信心满满地表示:“只要这个孩子的水平够高,年龄不是问题,我们会帮他说服所有人!”

 

本文转载自体育画报,原标题:经纪人,隐形实力派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