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后的华录百纳,或许成了中国足球产业的中间人

从无人问津到炙手可热,中国足球在这5年时间内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伴随着足协开启“去行政化”,“足球概念股”俨然是资本市场追逐的新宠。

2015-09-02 16:20 来源:界面 文/数娱梦工厂 0 61316


禹唐体育注:

从无人问津到炙手可热,中国足球 在这5年时间内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伴随着足协开启“去行政化”,“足球概念股”俨然是资本市场追逐的新宠。

8月28日消息,华录百纳旗下全资子公司广东蓝色火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代表“创维集团”及“金立手机”等赞助商,与中国福特宝足球产业发展公司签署正式协议,确立“中国足协中国之队”官方赞助商赞助合作关系,合作期涵盖未来四年,合作范围囊括“中国足协中国之队”全部七支“国字头”足球队。

除了“中国足协中国之队”的相关权益外,据华录百纳内部人士介绍,华录百纳以上亿元的代价将中超最后一个一般赞助商(目前中超的主赞助商是平安集团)的名额买断,日后华录百纳可以将赞助商权益转让给公司客户用于体育营销。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创维、金立这种企业不直接去找足球圈里的人去洽谈业务,而是要找华录百纳来代劳?毕竟“脱媒化”(去中介)是一个整体的产业趋势。显然,华录百纳对于足球资源的买断和转租,更像是产业掮客性质的存在。

体育圈内人士认为,足球产业在中国目前阶段还是一个踩着国家政策红利,但具体运营环节尚未完全市场化的“新兴产业”,仍是一个需要依靠“圈内人”来玩转的生意。

仍是“圈内人”玩的生意

创维、金立这种企业并没有选择直接与福特宝公司、中超公司甚至足协合作,而是通过华录百纳再“倒一次手”,相当于华录百纳通过此前与福特宝公司、中超公司以及足协的合作所取得的相关资源再做一次“类分销”的行为。

华录百纳通过此前在体育产业领域内的耕耘接触到足球的核心资源,进而去整合自身的媒体资源和商业客户资源,让创维、金立这种企业也有机会进入到足球产业的核心领域。

相比于其他文化产业,体育产业还是一个“内部人”市场,那么什么叫内部人?那就是足球产业最核心的资源,就是俱乐部、教练、球星、经纪人,相反联赛运营平台、足球协会组织,都在逐步廉价化。此时足协进行“去行政化”也是大势所趋。

创维、金立此前少有在体育领域内耕耘,因此是典型的“外部人”,外部人若想进入到内部存在诸多壁垒,最为核心便是双方的“沟通语言”尚未统一。

据平安集团负责对接中超业务的有关人士表示:“足球圈内其实更多还是看江湖规矩,而像我们这样的大公司主要还是靠商业契约。”

尽管平安集团在2014年以四年6亿元赞助中超,但在与足协、中超公司、俱乐部进行业务对接时显得非常吃力,很多在大公司看来稀松平常的事情难以让这些足球圈人士去理解。

“其实最开始得到万达不想继续赞助中超的消息,我们也是通过一个非常资深媒体人士那里才知道的。”平安集团副董事长孙健一表示,若不是平安集团在早年入主过深圳足球队,那么很难在第一时间获取消息,然后通过积累的关系网逐步找到足协和中超公司来洽谈赞助的业务。

更为让外部人感到头疼的是,整个足球圈的内部结构混乱,中超公司、福特宝公司以及足协的职能存在着多重覆盖,足协与俱乐部之间的矛盾随着球市火爆也被陆续摆上台面,这给外部人进行足球投资带来了很多不便。

“虽然我们之前和恒大有过合作,但很多足球圈的事情我们并不知晓。”有创维集团内部人士说,伴随着足协开始“去行政化”,这一情况会陆续得到好转。

颠覆足球的资本

与其他行业所不同的是,足球这个行当相对封闭,很多信息并不对外披露。国内最早拥有国际足联经纪人牌照之一的王原曾试图将南美盛行的足球基金模式引入中国。

但在从事专业私募基金评价人士看来,比较于房地产、制造业、金融等产业,王原的足球基金专业性太强,面向足球圈外商场融资时足球生意人所供给的信息多为封闭式信息,出资者无从考证信息的真伪,这将给出资方带来极大危险。

“确实,足球生意人的许多信息都是作为最高商业秘要所不为人知的。”王原对此坦言。

“足球圈也是渴望外部资本的。”王原说,只是限于此前的圈子局限于足球领域,对于外部人还是习惯性地采取保守或是抵触态度,因此在他之前所尝试的球员基金项目中,他将一些具备投行、基金经历的人士纳入到合伙人范围之内,这样才能保证自己所设计的产品被足球圈、资本圈的人士所熟知。

众所周知,足球是一个“高投入、高产出”的行业,而中国足球整体盈利状况不容乐观,2014年16家中超俱乐部总体仍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额度比2013年有小幅下降,为2.22亿。中超仅5家俱乐部实现盈利,分别是广州恒大、贵州人和、上海东亚、上海申鑫、广州富力。亏损俱乐部的数目增多,主要原因在于一些俱乐部加大了投入力度,尤其球员转会费用大幅增加。

中国足球在本质上并不排斥外部资本,甚至在某些领域非常渴望,也因此迎来了阿里巴巴、苏宁、京东这些原本与足球完全不搭边的资本。在中国足球最为封闭的区域——资金动向上出现解冻迹象,在去年阿里巴巴以12亿元入股恒大足球俱乐部上,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详细阐述俱乐部未来的融资计划,用资本化全面包装俱乐部的实际运作,寄望马云的到来给足球世界带来一股新的力量。

将一家公司实体打造为一个投融资平台,以用户需求为宗旨切入市场,吸引多方资本进入以扩大经营,待时机成熟便以并购、上市等方式谋求资本退出,这是近年来阿里巴巴、京东等互联网公司的经营战略,并非传统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玩法。

中国职业足球的市场开发空间要优于欧洲,因为中国拥有3亿的球迷数量,比英国、德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等拥有五大顶级职业联赛的全部人口总和还多,以“流量变现”为核心商业价值的职业体育,自然会将落脚点放在具有更多用户流量的领域,而马云所领军的阿里巴巴是以流量为生的企业,通过流量导入来提升其核心的电商业务的市场竞争力。

随着广州恒大准备登陆资本市场,马云所带来的新思维、新思路正在改变着中国足球的业态。也就是说,外部人光是凭借着资本力量是难以撬动,因为中国足球的溢价空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不差钱”的中国足球最想得到的不光是资本上的支持,而是商业模式上的新玩法。

“当时我们在竞标中超的时候,有一些企业出价是比我们高的,最终还是选择了平安,看重的就是平安背后的金融体系给足球带来的改变和想象空间。”孙健一坦言。


本文转载自界面,原标题:华录百纳,中国足球产业的“掮客”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