飓风卡特里娜为保罗与NBA留下了哪些遗产?

2005年的卡特里娜造成最少75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成为美国史上破坏最大的飓风。这也是自1928年奥奇丘比(Okeechobee)飓风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美国飓风,至少有1,836人丧生。

2015-09-01 08:35 来源:虎扑翻译 文/ Arash Markazi 0 70472


禹唐体育注:

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的防洪提因风暴潮而决堤,该市八成地方遭洪水淹没。强风吹及内陆地区,阻碍了救援工作。估计卡特里娜造成最少75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成为美国史上破坏最大的飓风。这也是自1928年奥奇丘比(Okeechobee)飓风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美国飓风,至少有1,836人丧生。


作为一个安土重迁,连家人也不肯离开半步的人,克里斯·保罗很少远离过他出生和长大的小镇。就连他选择自己高中(西弗西斯)和大学(维克森林)的原因,也是考虑到这两所学校离家只有不到15分钟的车程。


但是当保罗在“恶魔执事”队打了两年之后决定成为职业运动员时,就无法选择自己住的地方了。他预计会在前五位被选中。如果既需要控球后卫,又手握五号签的家乡球队夏洛特山猫能在2005年的NBA选秀中把他选中,那将是多么完美的故事啊。


然而,新奥尔良黄蜂队在第四顺位就把他摘走了,不过保罗还挺开心的。对于他来说,这意味着一个新家,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新的人生篇章。选秀第二天他就飞到新奥尔良,瞬间爱上了这座新月城。


“城市里充满了激情,”保罗说,“当我到了球馆参加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我记得的第一件事便是他们问我关于新奥尔良的问题。我记得有人说:‘哦,我们确实会刮飓风,不过还好啦。’ 他们告诉我有人会在家里开飓风派对。我觉得这简直太疯狂了。”



选秀之后,保罗最后在新奥尔良待了一个多月,一边训练一边适应新的家园。他的父母在七月参加了年度的Essence音乐节,还帮他选了个住处,让他和刚从大学毕业的哥哥CJ-保罗一起搬进去。


八月下旬,这对兄弟终于在位于美如画的English Turn高尔夫乡村俱乐部的家里安顿下来了。这是他作为一名NBA球员的第一笔大购置。保罗随即回到路易斯维尔待了几天。他需要在九月初搬到新奥尔良之前收拾好行李。


至少计划如此。


飓风来袭


保罗在2005年8月29日被他的母亲叫醒,还被带到电视机前。他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一时没反应过来眼前的图像是什么。


“那是我看到过的最恐怖的事情,”保罗说:“那是我的新家啊。我虽然刚刚才被选中,但那本来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的机会,我觉得我和这城市是有缘分的。我看到的(景象)令人难以置信。”


卡特里娜飓风在周一清晨袭击新奥尔良。当保罗和家人一起围坐在电视机前时,他望向了他的哥哥,思考着他和他新家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那是我们生命中最迷茫的时刻,” CJ说:“克里斯才刚刚被选中,又挑了房子……他体验新奥尔良还没多久,他爱的城市就突然陷入了*河蟹*烦。看看有多少人受灾吧,飓风来临的前几天,我们还在那呢……”


“我们从电视上看(那里)好像是个第三世界的国家,”CJ补充道:“那里看起来并不像我们计划中要在下周搬去的地方,不像一个美国的地方。”


正当保罗和家庭在电视上目睹卡特里娜发泄自己的愤怒时,经历且承受这场灾难给新奥尔良的居民带来了更严重的伤害。吉姆-克里蒙斯——黄蜂主教练拜伦-斯科特手下的一名助理——坦白即使过了多年他和家人仍饱受卡特里娜遗留下来的心灵创伤的困扰。


“真是恐怖的经历,”克里蒙斯说:“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自己都不愿意回忆发生的一些事情。”确实,为了撰写本文,我三番五次地请求采访斯科特本人,对此他也善意地拒绝了。


劫后余生


灾后差不多两个月,位于新奥尔良市中心的黄蜂办公室才允许人员进入。当黄蜂的工作人员回到城市试图打捞球队财物的时候,他们不知道球队会搬到哪,也不知道球队的未来将如何,更不知道在(办公室的)后院能找到些什么。


“我们在里面能从日出待到日落,”丹尼斯-罗杰斯,那时黄蜂的通讯主任,说道:“我和另外五名黄蜂雇员去了。一共六个人,我们装满了一辆27英尺的U-Haul卡车,还有两支枪和一根球棒。我们完全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情况。”


当保罗得以在十月回到新奥尔良的时候,卡特里娜造成的后果就像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疯狂,那样令人无法置信。



“我回去的时候,打着寒颤,满身都是鸡皮疙瘩,”保罗说:“第一次允许人们进到市内的时候,到处都能看到水的痕迹。在电视上,我看见圣查尔斯街,法国区,还有其他(几天前)我刚刚去过的街道淹没在水下。我前不久刚刚去过Foot Action鞋店和利兹(帽子店),根本想不到它们竟然被淹了。”


NBA在2005年9月21日宣布黄蜂队将在2005-06赛季移师俄克拉荷马城。这个暂时的家并没能阻止保罗和他的队友以及前台的工作人员们对新奥尔良的常规造访。保罗在感恩节帮助200个新奥尔良的家庭吃上了饭,又在圣诞节带着100名儿童进行了玩具大采购。他还赞助了当地住房和篮球场的重建。


“为了让这座城市重新振作起来,我们愿意做力所能及的任何事,所有事,”保罗谈到:“在那段时间,我很快就和这个城市融为一体。有太多人们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了。有的人说飓风来了他们会飞快逃走,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风暴来临时有那样(逃走)的条件。不是所有人都能简单地拍拍屁股就走人的。这件事(卡特里娜飓风)算是能让这个城市团结起来的契机之一。”


异地主场


保罗坦言他对于菜鸟赛季的记忆很凌乱。那是个瞬息万变,难以捉摸的赛季。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甚至会不会回到新奥尔良的情况下,他在俄城租了一套房。黄蜂在俄城打了35场比赛,在俄克拉荷马州的诺曼市和路易斯安那州的巴吞鲁日市各打了一场,还在赛季末尾的时候获准回到新奥尔良打了四场比赛。最终,保罗获得了年度最佳新秀的荣誉。



“我们最后去了俄克拉荷马,我却对那儿一无所知,”保罗说:“但谁又知道呢。我爱上了俄城——那的人对我们展现了难以置信的支持。不同的环境能改变人,这还挺神奇的。在俄城(打球)已经成为了我人格的一部分。在新奥尔良(打球)也成为了我人格的一部分。人在成长、学习的过程中,很容易就注意到生命中的很多事情都能够影响、塑造我们的人格。”


保罗对俄城萌生出的好感并不令人吃惊。这个城市之前从未做过任何职业体育队的主场,铺开红毯、张开臂膀热烈欢迎了黄蜂队的到来。之前一个赛季,黄蜂队的主场上座率只能排在联盟倒数第一。但是在俄城,这个数字几乎暴涨80%——以场均18,168名观众排在联盟的前15名。


尽管福特中心只是临时主场,不久后它就成为了联盟中(观众声音)最响的场馆。NBA再也不能忽视俄城疯狂的球迷基础了,一边宣布黄蜂队将在俄城再待一个赛季,一边留意为这座城市找到一个常驻的主队。


“我感觉我们在展现俄城配得上一座NBA城市名号的工作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保罗说道:“我感觉我们贡献非常大。当然距离那段岁月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即便是现在,我回到俄城打比赛的时候,还有很多球迷穿着俄克拉荷马城黄蜂队的球衣呢。”



黄蜂队在俄城的总战绩是77胜87负,两个赛季都没能闯入季后赛。不过这个州(的球迷)得以第一次亲眼目睹NBA比赛。也是在这个时候,一名俄城的16岁高中生悟出了自己的人生梦想。


“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一支职业体育队的主场,黄蜂队的到来为俄城提供了一个机会,向NBA和国家展示我们有这样的能力,”保罗在洛杉矶快船的队友布雷克-格里芬(他出生、成长都在俄城)说:“我记得我看过几场比赛,因为我之前从来没现场看过NBA,所以对于我来说算是大开了眼界。在我准备上大学的那段时间,也是我开始认真看待篮球的时候,那些到现场看比赛的机会,把我塑造成了一名球员。”


黄蜂队在2007-08赛季重回新奥尔良,那年可谓前所未有的成功——他们以56胜豪取西南赛区的头名。斯科特获得了最佳教练的荣誉,保罗在MVP评选中仅次于科比-布莱恩特排名第二。


新奥尔良还举办了NBA全明星比赛,这让很多球员能在卡特里娜离去后第一次真正目睹新奥尔良。球员和教练在那个周末帮助重建了居民房和运动场。



“能在卡特里娜肆虐之后回到那,目睹灾难的恶果,能让我们向新奥尔良伸出援手,在那举办全明星周末,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举足轻重。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卡梅隆-安东尼说道:“克里斯出色地帮助新奥尔良培养出了团结的同志之情,他在俄城也激发出了(当地球迷的热情)。没有克里斯,我都不好说新奥尔良或是俄城会不会有篮球的精神。”


那个赛季的结果仍然在保罗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尽管黄蜂队在西部半决赛中一度以2:0和3:2领先圣安东尼奥马刺队,他们的梦幻赛季还是随着在新奥尔良的抢七大战中败北而灰飞烟灭。在此之后,这支新奥尔良球队再也没有哪个赛季能赢50场以上常规赛,或是获得分区第一,就连闯出季后赛第一轮也只能是天方夜谭。


“所有在我们身上发生过的事情,把整个城市团结了起来,就是这样。”保罗说:“能在回去的第一年就进入季后赛,取得这样的战绩,确实很棒。但是第七场输给马刺依然让我觉得恶心。这座城市完全配得上一个冠军。”



卡特里娜飓风肆虐整整十年后,其对于NBA造成的连锁反应毋庸置疑。黄蜂队在俄城的两个赛季证明了这座城市称得上是篮球的温床,只是需要球队去开发。2008年,西雅图超音速队更名为雷霆队,主场也迁到了俄城。


即使不得不付出从前老板乔治-西恩那里取得黄蜂暂时控制权的代价,联盟为了在卡特里娜过后不抛弃墨西哥湾沿岸的区域,还是承诺让黄蜂留在新奥尔良。西恩找不到愿意接手球队的买家,更缺乏继续运营球队的资金。


在联盟接管黄蜂队的这一年半期间,保罗被送到洛杉矶湖人的交易被NBA总裁大卫-斯特恩以“篮球原因”否决了。一周之后,他被交易到了洛杉矶快船。


登上飞机,离开他第二故乡的结局,比他想象的更难受。



“那算是一种无声的无法打破的纽带,”保罗说:“我还记得我被交易的那晚。我和我的哥哥上了飞向洛杉矶的飞机,飞机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还记得我在起飞的时候哭了。NBA球员不应该被同情,但被交易的人连和好朋友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就得收拾东西滚蛋。对我来说也是这样的。然而,没有新奥尔良这座城市,我就不会成为现在这样的人,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的球员。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点。”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原标题:飓风卡特里娜为克里斯-保罗和NBA留下的遗产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