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锐步如何控制小型联盟和运动员

为避免得罪赞助商耐克,美国田径协会从本届世锦赛的参赛名单中,剔除了选手尼克·西蒙兹,但其实小型联盟因赞助冲突与运动员之间的争议事件并非仅此一例。

2015-08-21 14:05 来源:禹唐体育 0 96725


禹唐体育注:

在美国,除了四大联盟(NFL、NBA、MLB和NHL),其它体育项目的联盟往往因为资金和影响有限,对赞助商需求强烈,因此赞助商对联盟和运动员的影响也就较大。当联盟赞助和个人赞助出现冲突时,运动员往往首当其冲。


Jacob “Stitch” Duran一度被视作终极格斗冠军赛(UFC)最好的伤口处理员之一,在这个默默无闻却至关重要的行业中,他就是专业精干的代表。在激烈的打斗中为运动员们包扎手部、处理伤口了近15年后,他与世界上许多顶尖的综合格斗家成为了密友。他帮助年轻的伤口处理员适应这个行业,也代表他们就赞助交易进行谈判。


Duran在今年7月离开了UFC,之前,他曾就UFC与锐步签署的7000万独家装备赞助合同公开发表批评言论。这份合同规定UFC的雇员不得在擂台上穿着锐步以外的任何品牌的装备,却不为UFC的场内指导和场边人员提供任何补助。Duran对UFC和锐步的赞助交易的批评是最引人注意的,但在综合格斗界,大部分人都与他持有同样的观点。


Duran说:“大家都持反对意见。看看过去的比赛,你会发现那时的服装上有各种各样的商标,那些都意味着钱。”


目前,耐克和阿迪达斯(锐步的母公司)等公司对赞助投入的力度之大超出了以往。据IEG的研究数据,在北美,企业对所有体育项目的赞助金额已经从2011年的123.8亿美元增长到了2015年的149.8亿美元,增幅高达21%。当主流媒体关注范围外缘的体育联盟,比如UFC、田径和游泳协会在竭力维持资金链时,企业赞助商对运动员、体育队伍和联盟雇员的影响力就变得越来越大。


因为与耐克签署了据称金额为5亿美元的赞助合同,美国田径协会在尼克·西蒙兹(Nick Symmonds)拒绝在国家队官方活动中穿着耐克品牌的服装后,将这位明星运动员从这月在北京举行的2015年田径世锦赛的参赛名单中剔除了。NFL和NBA也有过类似的争议事件,但这样的问题在小型运动联盟中最为严重,因为运动员们缺乏庞大的收入,公众知名度和集体谈判权来对抗赞助商施加的压力。


长期问题


现代美国体育史上,因为赞助交易,管理层和运动员从来就是冲突不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发生在1992年的夏季奥运会上。NBA传奇人物迈克尔·乔丹领导“梦之队”在西班牙夺得了冠军,身为耐克赞助的大牌运动员之一,乔丹用一面美国国旗遮盖了美国队队服上的阿迪达斯商标,这一举动当时曾被美国媒体广泛报道。


更近期的赞助冲突给运动员带来的后果只是象征性的惩罚。2012年,NFL对华盛顿红人队的四分卫 Robert Griffin III处以警告,这位受阿迪达斯赞助的运动员在季前的热身赛中,遮住了队服上的耐克商标。两年后,NFL又对旧金山四十九人队的四分卫Colin Kaepernick处以了10000美元的罚款,因为他在季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戴了Beats By Dre品牌的耳机,而NFL独家音响赞助商恰恰是Beats的竞争对手Bose。


相比小型联盟的运动员,为美国四大联盟(NFL、NBA、MLB和NHL)效力的运动员有更好的条件来应对经济处罚。四大联盟都有经集体谈判后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在这种保障下,就算是补助最低的运动员每一季也能挣到数十万美元。劳资协议也能保证运动员从联盟的全部收入中得到可观的分红。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教授兼该校体育管理项目学术指导Dan Rascher 称:“双方就大宗赞助进行协商,运动员通过集体谈判协议能得到大约5成的分红。”


如果有运动员对赞助有异议,或者赞助会对运动员的未来收入有所影响,运动员本人可以联系公会代表,或者更简单一点,向数千万粉丝批评联盟的政策,整件事就会登上全国性的报道。


“对我而言,打击巨大”


综合格斗圈就没有这样的条件。UFC没有运动员公会可以商议最低工资或整体利润分红。据估计,UFC男运动员平均而言,每场比赛的收入不到50000美元,而且通常一年参加的格斗比赛不会超过两三场。和所有不受关注的体育联盟中的运动员一样,他们很难改变自身的处境。


体育营销专家,在旧金山的贝克街广告公司担任执行创意总监的 Bob Dorfman称:“小型联盟就是这样,运动员没有强大的公会,缺乏集体谈判权,只能靠自己,而联盟会占到更多的便宜。”


UFC招揽锐步对其进行赞助(合约于7月起效),为的是在全球范围打响UFC的品牌。针对关于赞助补助的批评,UFC以制定工资等级制度作为回应。据《体育商业日报》(Sports Business Daily)报道,运动员的收入会因比赛场次增加,以及进入锦标赛,而逐渐递增。运动员前五场比赛的收入是2500美元,如果比赛场次达到21场以上,或者因参加锦标赛,场次大幅增长,运动员就能挣到20000美元。


几名现役和退役的UFC运动员公开批评了这种模式。本月早些时候,UFC中量级选手Tim Kennedy称,他为UFC的竞争对手Strikeforce(该组织不会限制运动员的个人赞助)打一场比赛,比参加UFC Fight Night 73的所有人挣到的赞助收入都更多。参与该项赛事的UFC选手能从锐步的赞助中得到10.75万美元的分红。常年解说UFC的Joe Rogan猜测,本月初的这场赞助交易会为UFC和锐步双方都带来负面舆论效应。


Duran说,UFC限制他的个人赞助使他的个人收入出现了大幅下跌。“我的损失相当于中产阶级大部分人一年的收入,对我而言,打击巨大,这是毫无疑问的。”UFC官员称,无论是关于锐步装备的质量还是锐步给UFC赛事带来的知名度,从联盟运动员那里获得的反馈大多都是正面的。UFC首席运营官Lawrence Epstein称,锐步赞助带来的收入也许比某些联盟雇员期待的要少,但是联盟交易会给运动员带来稳定的赞助收入,对UFC长期的发展也是有益的。到2015年年底,与锐步签订个人赞助协议的UFC运动员将达到15名,而目前的人数是11。


Epstein说:“作为一家组织,我们为我们给运动员的分红数额感到自豪。我们几乎把我们从锐步那里获得的所有钱都给了他们,我们为此感到骄傲。任何时候你只要做出改变——很明显这次的交易就是一个改变,也是综合格斗界一个巨大的文化转变——总会遭到一些抵制。但我们从UFC成立第一天起,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就综合格斗这项运动。”


UFC还表示,Duran并不是因为他关于锐步赞助的言论而遭到解雇的。


西蒙兹表明了立场


一家公司通过赞助为体育组织贡献数千万美元,总会对该组织的政策有些影响。美国田径协会和西蒙兹目前的矛盾就是一个例子。协会要求西蒙兹在美国队官方活动中,配合穿着耐克的服装,但西蒙兹对此表示拒绝。西蒙兹与耐克的竞争对手Brooks有单独的代言协议,为了不冒风险得罪自己的最大赞助商,曾参加过奥运会,并在2013年莫斯科世锦赛800米项目中获得银牌的他情愿牺牲几个月的辛苦准备时间,放弃参加本届世锦赛。


美国田径协会其实也有着相似的处境。耐克的赞助协议时效为25年,合同价达到数亿。所以美国田径协会必须讨好他们的最大赞助商,尽管这意味着代表美国出征北京世锦赛的队伍中会少一名顶尖的选手。


美国奥委会的2008年奥运首席营销官兼雪城大学体育管理教授Rick Burton说:“耐克的态度肯定是,‘听着,我们来谈判,我们的赞助让接下来两代的美国田径运动员的迅速发展有了可能。所以请尊重我们一点。’我相信美国田径协会很清楚,他们必须接受耐克是他们的金主这样一个事实。”


美国田径协会发言人Jill Geer说,协会的所有运动员都可在个人时间内穿着个人赞助品牌的装备。西蒙兹承认,他知道这个事实,之所以拒绝在田径协会的文件上签字,是因为协会没有说明哪些活动是美国队官方活动。


Geer说:“美国田径协会对运动员服装或形象的限制只适用于他们代表美国参加国家队的比赛、颁奖仪式、国家队官方记者招待会和其它与国家队有关系的官方活动的时候。协会对运动员穿着、佩戴的鞋子、眼镜或手表并没有限制。”


在《纽约时报》近期的报道中,西蒙兹估计,他的个人收入只有3%来自美国田径协会,其余大部分都是他通过个人赞助获得的。Geer则称协会将1500万美元,相当于协会一半的预算,通过经济补偿、奖金和差旅费等形式花在了国家队成员身上,而这笔钱中有500万美元都给了运动员。


耐克在对《纽约时报》的声明中称:“耐克以身为美国田径协会的合作伙伴和赞助商为荣,这件事关系到的是美国田径协会国家队的规矩。”


目前,小型联盟的运动员和其他雇员很难做些什么来改变他们的经济地位。除了建立工会,恐怕还需要像UFC的Ronda Rousey这样的大人物公开进行批评才能对事态造成一定影响。但是话说回来,小型联盟中名声显赫的人又有多少呢。


Dorfman说:“问题就在于大牌运动员有足够的收入,不会面临这种事情。只有那些不够著名的运动员才会因这种事遭受损失。”


本文参考以下来源: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转载请注明禹唐体育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